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半血 作者:北辰庆之

字体:[ ]

 
一句话故事:一代大帝成长记(大雾)……
一句话故事:一个学渣对学霸的疯狂追求
 
文案废
 
1V1+HE
慢热絮叨成长文
架空世界
一个心酸的剧透申明:主角强行没有血缘关系
 
 
存稿时改文导致中间一段混乱前后严重不一致,在此对小伙伴们表示深深的歉意…在这里用一句话概括一下:第三十章开始的人物关系是酱紫的——李修齐同学不是九王爷亲生的,他爹是卫忠,他娘是白源的妹妹……嗯,就是这样……
 
新人写文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跪求各位小天使们多多提建议。
喜欢的小天使们点点收藏哦~!
 
 
 
内容标签:甜文 青梅竹马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玄|李修齐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  双开新坑古穿今《掉包影帝》欢迎入坑~!^-^
  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
  秋有蚊虫冬有雪,收拾书本好过年。
  李玄躺在后山的坡上,身上的绣着金丝的衣服沾上了草屑,一股清香,他伸手摸了摸被草屑弄得搔痒的鼻子,舒服得叹了口气。时值阳春三月,正是草长莺飞,春风和煦。他父皇今日给他请了一个新师傅,说是宇晋国最有学识的人,德高望重,算起来是他爷爷那辈的。李玄一想着日后要被这老先生耳提面命的教训,他就头疼。
  他把头仰着,瞧着天边一片片漂浮着的云朵儿,心想这云朵每日这么飘着,会不会也犯愁?正这么想着,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见两名太监正急急忙忙地朝这边走来。
  一小太监年龄不大,一张脸光堂得像只剥了壳的鸡蛋似的,他跟在一老太监身后,拖着两条小短腿,苦着一张脸,细声抱怨道:“哎呀这小祖宗,是跑到哪里去了。”
  在前面走着的老太监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子,厉声呵斥道:“这宫里可不是你那旮旯小村子,脑袋都是挂在裤腰带上,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心里要清楚。”
  那小太监听了,忙低下头,细声应道:“李公公说的是……”
  老太监这才放缓了面色,道:“圣上膝下只有这么一双儿女,若是有了其他妃嫔那便是后话,若没有,这大皇子保不准就承王位,你在大皇子身边跟着,要留着这个心眼,听见了没?”
  小太监忙将那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小的明白了,明白了。”
  老太监转过身,朝前走着,说:“我也是看在你爹娘的面子上带你进宫,你可别在宫里丢我的人……”小太监一边点头应着,一边迈着小碎步在后边跟着。
  李玄见两人正朝自己的方向过来了,暗叫不好,抬眼看了看身旁那树,见那树树干有一人粗,几丈高。他伸手拍了拍那树干,用脚试了试树上的一凸起疙瘩,觉得能使上劲,又想着自己有些功夫底子,便吸了口气,往上攀去,有些笨拙的将身子靠在一只树梢上。
  那两个太监来到了树下,老太监开口道:“在树下找找,殿下可能在这后山玩得累了,在树底下睡着了。”
  小太监忙应了一声,绕着这树找了起来,见没有人,便想抬头看看这树有没有,这时他突然觉得有个毛茸茸又亮晶晶的东西好像掉在了自己的身上,惊呼道:“啊啊啊啊,有虫,有虫子啊!”
  那小太监像只给自己抓虱子的猴子,身子不停扭动着,手抖着自己的衣袖,嘴里哼哼叽叽的叫着:“有虫子,有虫子啊!”
  一旁的老太监看着这上蹿下跳的后辈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伸出两根手指,从那小太监的肩头上拈起一只肉肉的绿虫子,道:“行了,别再鬼叫鬼叫的了。”
  小太监瞧见那只在两指之间拼命蠕动身子的毛毛虫,一脚跳开了三步远,打了个寒颤,他撇了撇嘴巴,细声道:“好恶心……”
  老太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心想,这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啊,然后用手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颚,开口道:“别再傻愣在那儿了,接着找啊!”
  树上的李玄见两人走了,咧嘴一笑,把两根手指往绣着金丝的衣襟上抹了两把,哼了声:“傻子。”然后将身子倚在树干上,两腿交叉平放在树梢上,两臂抱在胸前闭上眼睛闭目养神起来。
  正合着眼,他突然觉得有股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目光从这树下射向他,他打了个寒颤,眯开一只眼睛,向树下看去,看见这树下正站着一个穿着月白色棉布衣衫的少年。
  那少年年纪应该与他相仿,身子瘦弱,一张脸白白净净的,嘴边挂着好脾气的笑,一双黑得像秋水般清凉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
  他皱起眉头,心想,怎么从没在宫里见过这家伙。
  那少年见他瞧见自己了,便开口道:“殿下,树上危险,小心为好。”
  李玄哼了一声,这是在看不起他吗?在笑他不会爬树?便开口道:“小心?这树我爬了不下百遍,有什么可小心的?你是哪来的家伙?”
  那少年还是笑着,说:“臣是九王爷府上的,今日进宫是来见新师傅。”
  “怎么没在宫里见过你,你怎么认识我的?”
  “刚好瞧见几位公公正在找殿下,便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哼,聪明家伙。”李玄嘀咕了一声。
  李玄抬眼看了看那树梢,觉得这树比他刚刚目测的还要高,又瞧见那少年仍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便心一横,一手抓着树枝,一脚抖抖嗦嗦的去探树干上的疙瘩。
  人都道这上山容易下山难,这爬树也是一样。李玄手还未松,心里就有些怕了,他往下看看,发现自己的身子正半悬在空里,距离地面有近二十尺远,他的腿不由抖了起来。
  他看了看树下的少年,见他仍是好脾气的笑着,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心想,这分明是在笑他嘛,士可杀不可辱,他今日一定要从这树上下来。
  这么想着,他一边脚使着劲,一边说:“这树真矮,爬得一点也不过瘾。”接着,扑通一声,从那树干上结结实实的摔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的背是火烧着的疼,他忍着眼角的泪水,哼了一声,“唔……还是用摔来得快……”
  未曾走远的太监听见动静,忙返了回来,看见仰在地上的李玄,一把扑了上去,哭着说:“殿下,哎呀殿下,您怎么了,您怎么了?”
  李玄只觉得自己这要折了的背这么一压是真折了,说:“李公公,你这么按着我我喘不上气……”
  老太监忙将手松开,摸了一把鼻涕,朝一旁吓傻了的小太监说:“还傻愣着做什么?快去传太医啊!”
  那小太监这才如梦初醒,迈着两条小短腿往前跑,才跑了几步远,老太监叫道:“你!你!你是在往哪儿跑呢?东边啊,东边!”小太监脚下一绊,一个趔趄顺势转身往东边去。
  李玄躺在地上龇牙咧嘴,那少年没眼力劲的问道:“殿下哪里不舒服?”
  李玄咬着自己的牙根不让自己哭出来,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你说我哪里不舒服,爷哪里都不舒服!”
  少年叹了口气,轻声道:“那只能这样了。”
  “怎样?只能怎样?”听着这话,李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从脚底冒起来。
  他眯开眼睛,瞧见那少年把脸凑了过来,一手拨弄他的眼皮,将他的眼皮子给整个掀了起来,他近距离的端详了一下,道:“神志清晰。”
  然后一手抬起他的脖颈,一手在他的脑袋上四处摸索,指尖每到一处便稍稍用劲轻按几下,“头部没有积血。”
  然后一手捏着他的肩膀和手臂,道:“手臂没有断。”接着捏了捏他大腿和膝盖的骨头,道:“腿没有断。”一手抬起他的脚,扭了扭脚踝,道:“脚无大碍。”
  回过身子,一张脸出现在李玄脸的正上方,道:“殿下,只有一个地方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会有些疼。”
  “有些疼?”李玄将那话喃喃地重复道。
  那少年一手环住他的腰,手朝他的背上捏去。李玄马上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啊!!!啊!!!啊!!!这叫,这叫,这叫有些疼?我,我要杀了你!”
  那少年淡定的对老太监点了点头,道:“殿下并无大碍,只是腰扭了。”李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倒吸着气,咬紧牙根,把眼角的泪硬生生的憋回去。
  动弹不得的李玄被抬回寝宫,御医重复了刚刚那聪明蛋的所有动作,在他肿得老大的腰上狠狠捏了一把,最后说,并无大碍,只是腰扭了。
  李正雅听了松了口气,他谢过了那满头大汗的御医,转身对李玄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道:“你今日又跑哪里去野了?都说了今日要见新师傅,你看你把你自己搞得,像什么样子?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李玄在被子里缩了缩头,露出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望了李正雅一眼,小声道:“父皇,我不想念书……”
  “不想念书?你不想念书就不念书吗?你以为你是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李正雅一阵火大,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这逆子将来还有可能会继承他的皇位,他一想到这,就为宇晋国的未来捏一把汗,掬一把泪。
  “你今日好好想想,想想自己错在哪了。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你要想想自己的严行合不合这个身份。你别以为这太子的位子日后一定就是你的,你自己想想清楚。”
  他没想过当太子的事儿,李玄在被子里吸了吸鼻子,他不过是想多玩几日,那砖头厚的圣贤书,一看头就大。可能他真的就不是读书的料吧。
  正迷迷糊糊的睡着,李玄蒙住头的被子被一把掀开,“弟弟别装睡了。”一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脸紧紧的贴了过来,“哟,还哭鼻子了呢,是不是等一会还要尿床?”
  “李绯你不要闹了!”他一把将被褥夺了回来,翻过身子背对着她。李绯和他是龙凤胎,两人长得是一模一样,只是一人脸上长着一颗黑痣,一人脸上长着一颗红痣。他们父皇也真是偷懒,想着分不清楚谁是谁干脆就一个叫小黑,一个叫小红。好在他们的母后有点文化,阻止了他们父皇,给他们一个取名为玄,一个取名为绯。
  李玄运气不好,在就要被生出来临门一脚的时候被他姐姐一脚揣开,成了第二个,晚了一瞬,就得叫这个小丫头片子一辈子的姐姐,李玄想着,不由叹了口气。
  “啊!你在干什么?”
  李绯若无其事的收回戳他脊梁的指头,说:“没什么,我看你叫得中气蛮足的,明日应该能去上课吧。”
  李玄在被子里哀号了一声,心想,就算他腿断了明日父皇也要命人抬他去上课呀。
  李绯拍了拍他拱着的屁|股,说:“有这么痛苦吗?来,把眼睛睁开,姐姐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李玄拗不过她,只得睁开一只眼,瞧见一片乌压压的字正横在脸上,“这是明日的功课,你今晚就好好看吧。”说完将那书盖在他脸上。
  李玄紧闭着眼睛,嗅着那书上蠹虫的霉味,心里咆哮道:这是亲姐姐吗?这是亲姐姐吗?
  
 
第2章
 
  该来的还是要来,才过寅时,屋外天还微亮,灰蒙蒙一片,李玄从床上爬起来,用热毛巾抹了一把脸,连粥都没喝上一口,便被几位太监带着去学堂见新师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