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独倾+番外 作者:钟兮邪

字体:[ ]

 
【书籍简介】
     “这武林纷争何时才能了?”崖上一身素衣,用悲凉的眼神看着天下无尽杀戮。“若天下能了,那你我二人为何降世?你说是不是,哥。”同是白衣,却尽着猩红蔓延。“吾乃天道已变,我等,势必逆天!”
    
    武林圣人掩姿容,万象祈莲立中心。神曲星君遮踪迹,换天换地改天机。
    
    圣人言:“若我等非能尽诛枭小,天道何以能改!”
    星君言:“若普天之下覆水难收,我同你,势必逆天!”
    
    河山数万里,狼烟四起之下,剑光溅血,且以拭剑定天下!
 
序阙
 
    湖,映着弯月的倒影?,冷清,悲悸。这时,湖中央,传来一狂笑声,“哈哈哈,天道!既然天已失道,我等,战天!”一朵耀世的白莲,在湖中盛开,随即呼应的,是不远处的一颗明星。“恩?”一道白色身影,盯着远处,“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随即,化为一道光消失。
    
    “哥····”望着湖中的身影,紧皱的眉头化为无奈。“我们,终究还是逃不过命运。我历经三世归来,从文渊,到圣灵尊者,再到无为禅师,儒、道、教这三世,太累了。”无奈,是从一开始的使命,亦是从未停止过的诅咒!“哥!这一世,我来陪你。我们重新开始,我选择,改变命运!”
    
    一瞬间,湖色被月光掩映,两人站在湖中央,“无双,你跟着我,会苦了你的。”“哥,什么都别说了,我心甘情愿!”池中丽人无奈的点头,是啊,想他素还真,纵有一世功名,那能算什么?无非是江湖打打杀杀,恩恩怨怨罢了。“时机已到,吾等·····”二人以星光为衬,消失了。风,独自流动着。
    
    琉璃仙境中。“一线生,你说素还真跑出去之后能干嘛呀?”秦假仙问道。一线生摸了摸他那一把胡子,说道:“以我那屈世途的身份来看,素小子定式····”话还未说完,却见池中莲花尽数凋落!“这···这什么情况?”秦假仙抱住业途灵,喊道:“哇——花儿都凋谢了,整啥情况啊?”一线生精眯着双眼,暗想:大事不妙了!
    
    一处山崖之上,一座隐秘的宫殿,两道身影站在崖巅,“段在的安静啊,你说是吗,哥?”另一人点头,紧闭的双眼,说:“吾等舍弃一切,换的吾等短暂的安宁,算得上值得了!你们也出来吧!”只见几个人影出现,“属下见过尊上!见过长老!”素还真转身,望着他们,说:“自此开始,吾便以纪九歌的名讳行事,诸位切记,吾无玄殿,以天下为己任,不得做出丧尽天良之事!”“是,属下明白!”无双说:“哥,既然你都换了名字,那吾便以纪无衡如何?”素还真点头,望向空中那几颗星星。
    
    深渊处,冷寂的声音从深谷中传来,阵阵亡灵们的嘶吼声。阴风,让人透骨寒冷,阴喊,是那些孤魂野鬼们不甘心的呐喊声。突然,一道强有力的吸力,将这些充满黑暗,阴晦的黑色灵魂们吸纳入其中,霎时,传来一阵笑声,笑中,暗藏着杀意,又暗藏层层决意。“再过不久,吾将重临于世间,你们,都给我等着吧!哈哈哈哈。”
    
    深渊之上,一道黑色人影,衣袂飞舞,面容上似在深思些什么。“大人!”一个黑衣侍卫突然出现,“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禀大人,事情完成的很顺利。”“很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冷漠的低头望着下面。深渊中,阵阵嘶吼声,“蛊螴魔帝,我黒蚀恭候你,重现人世,哈哈哈哈。”伴随着笑声,深渊中,幽魂们发出阵阵凄鸣声。“我们走!”“是!”
    
    一方四域。葬魂皇望着屋中,回忆着与纪无双的点点滴滴,无奈的捶打着桌子,“神曲,汝究竟在何处?”是啊,天魁爱着神曲这是章武韬义、寰尘布武都知道的事情,现在章武韬义的盟主纪无双失踪了,寰尘布武中葬魂皇当然会坐不住,自己心爱的人消失了,着比谁都急!
    
    江湖,就是一个腥风血雨的地方,虽说自从两大地域合并后,江湖有了鲜少的和平,这归功于武林一代神人和那神曲星的功劳,可现在不知道又有谁在流传着,对那武林一代神人的污蔑。葬魂皇记得有一次,在和神曲的一次交谈中,他得知,那武林一代神人,名叫素还真,称号清香白莲,同样,也是纪无双的哥哥。“无双,那素还真····”“咿呀!吾知道,等有时间,吾带着哥哥来见见你,怎么样?”
    
    他还记得,无双笑得很温柔,他俩携手共饮,相互依偎,共赏那一夜的月色,可有谁知,那一夜,就是他和无双的离别之日。“无双,你为什么····哎!不管如何,吾终究会找到汝!天魁神曲,不可分离!”
    
 
第一阙
 
    古轮山,无玄殿的根据地。
    银色的发丝随风在飘着,那充满着孤独,涡眉紧蹙,紫砂在那苍白的脸上,显得莫名的虚弱。
    同是兄弟,为什么,他的是银白,无双看着他哥再看看自己,微微泛着淡紫的银发,他无奈的叹着气。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从来不曾联系,但如今两人相见,却又是以他哥那悲惨的经历重聚。
    他看得出来,哥哥再变了,变得强大,而又寂寞了。虽然每天都是强颜欢笑,但又何曾独自流泪。
    
    “哥,你又来这里了。”无衡手拿着一件大衣,温柔的轻轻地将手中的大衣展开为他披上,“这里冷,快披上吧!”
    九歌侧头一笑,轻拍着无衡的手,说:“无衡,你随吾来这里,真的好吗?”“哥,说什么呢?无衡心甘情愿,就算……”
    “那他呢?你舍得吗?”他,无衡低头不语,是啊,他扔下他,一个人来了这里,真的对不起了呢,天魁,原谅神曲这么做,好吗?
    
    “无衡,为兄不强求你,你若是想?”
    “哥,算了吧!吾们不是说过了吗,要改变命运的。”九歌一听,“也罢,也罢!”凝指为额心,拈诀一挥,只见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出现,涡眉,紫砂,唯独那一头黑发,那看清世间真真假假,是是非非的神。
    “哥?”
    “无碍,这么点修为,耗费不了吾太多功力。”微微摇晃的身子,无衡皱着眉头说:“哥!别这样了好不好!让我替你分担点吧,好吗?”
    
    同样是拈诀一挥,一个同他一样的人儿出现,“就让他们,替我们看看这世间的一切,哥,你的伤势从老的到新的,从来就都没有痊愈过!你到底是受了多大的创伤啊?山鬼!随我带着我哥回殿!”
    短色碎发,一身黑色夜行衣的山鬼出现,“尊上,失礼了!”
    无衡对着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说:“替吾好好照顾哥哥的分身,去吧。”挥手,屹然消失在山巅。
    
    琉璃仙境。一页书来回踱步,“一线生,池中莲花你是说是素还真用其心血种植而成,而如今都尽数凋谢,你是说,素还真······”
    “然也,并非一页书你想的那样,一线生所想的是,这素小子定是要改变什么。”坐上,叶小钗盯着那枯黄的莲花,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九歌和无衡的分身皆以入世。
    “哥!别乱跑好不好,怎么主体和你比起来,你怎么那么不省心啊!”
    “咿呀!小衡你就不要唠叨了好不好,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怎么像老妈子一样!”
    “你是说什么!”
    “额···没··那边有吃的!我们去吃东西好了!”说着,连忙拉住即将发飙的弟弟无奈的笑了。
    
    而在一座酒楼中,一个人影盯着那两个人。
    “素还真?”而在小摊上的某个人感到一阵恶寒,脸色发青,“咦?哥,你不舒服吗?”
    “小衡,不用紧张,只是有瞬间觉得有点·····恩····说不上来的感觉。”
    “好吧,不舒服告诉我。”
    “恩。”那人盯着二人,“我得告诉一页书前辈去!”在离身之时,示意自己的随从暗处监视着他们两个。不过,现在虽然安宁,但是过一阵又要忙碌了。
    
    寰尘布武,收魄童子突然紧急召见。
    “宣。”只见收魄童子急急忙忙跑进来,阅天机问:“何时紧张?”
    收魄童子说:“禀魂皇,属下在魔息山脉发现异常。”
    魔息山脉!葬魂皇猛地站了起来,“魔息山脉?魔息山附近?”
    “是的。”
    葬魂皇得到确认,魔息山,魔息大帝!但是他不是已经被打败了吗?
    阅天机思索,“似乎,又有什么势力,在蠢蠢欲动了。”
    
    或许是人太多了的缘故,街道上,看不见自家弟弟的踪影,感觉有点落寞。
    突然,一名老者突然摔倒了,“老爷爷,您没事吧?”
    被扶起的老者挥挥手,憨笑着说:“没事没事,一身老骨头了,不怕被摔,哎呦!”
    看着眼前的老爷爷,“小兄弟,你叫什么?”
    “我···我叫小九,八九的九。”
    “小九?这名字好!来,扶我一把,哎呦!”可能是出于对老者的尊重,再加上他身上的文儒的感觉,自然而然的放下了戒心。
    
    “什么?非凡,你可不能乱说,素还真和一个银头发的小子出现在大街上,还拉来拉去的?这不可能!”一线生说道。
    他从来不会怀疑素还真,但这次,他真的要怀疑一次!
    “是的,就是二哥!但····”“但什么?”看非凡吞吞吐吐的样子,一页书问道:“二哥好像不对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