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生生离+番外 作者:黑类

字体:[ ]

 
文案:
    他和他,浮萍一世。
  他和他,爱恨嗔痴。
  他和他,终成眷属。
  有人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徒留爱你的人的念想偏偏带不走。
  有人说,一辈子不是用嘴说的,而是用心。
  有人说,师父别寂寞,陆澜伴你左右。
  每个人的身边总有那么一个傻子。
  而你也却总有那么一个傻子舍不得。
  原名《别情游》,请多支持!
 
小说人物: 明光,莫云觞,陆寒真,陆澜,重代
作品标签: 美男 虐恋 专情 青楼 
 
 
  ☆、第一章   师父,你醉了
 
  “师父,你醉了。”
  房内,烛光悠悠,陆寒真扶着额头撑在桌面上,用极为迷茫的眼神看对座的陆澜。看了半晌,他才微微眯起眼,含糊道,“为师……没、没醉,就是头有点晕……”
  “师父,你今天心情不好?”
  “嗯?唔,不好。”
  陆澜盯着那张面色酣红的脸,问,“为何?”
  “为何?”陆寒真的意识似乎被酒精麻痹得反应迟钝,自言自语似的,依旧含糊道,“不、不知……”
  罢了。
  忽然身体一轻,陆澜打横抱起压根问不出什么的男人朝床榻而去。
  途中,他静静垂眸看向软在他怀里很安分的男人,抱着他强有力的双臂只觉男人轻得不像话,难以想象一个白日里吃得比母猪还勤快的成年人竟这般没分量。
  可是,那圆翘的臀.部带给他的触感,倒让他摸着爱不释手。
  “陆澜……”
  “我在。”
  男人梦呓似的念着他的名字,陆澜听着,心里既是快悦却也苦涩,他也不敢当真。
  他知道,陆寒真一直以来对他只有师徒之情,再多的,从来都很吝啬。
  床软绵绵的,陆寒真一沾床,并没有乖乖地躺上去,反而搂着陆澜的脖子调皮地不撒手,还冲人甚是诱.惑地微微一笑,一脸让人挪不开视线的蛊惑。
  陆澜心里苦,无奈轻拍一下男人的手背,低声道,“师父别闹,快些睡吧。”
  男人仿佛没听见般,收拢手里的脖子紧了紧,还不够地把诱人的脸凑近了些,热气全数喷在陆澜的唇上,眯着眼没有说话。
  真是要人命。陆澜不禁下身一紧,危险地抓住男人的手,“师父,你不想睡么?”
  陆寒真红唇微启,一口酒气盈满他的鼻间,陆澜本以为陆寒真这是要吻了……
  哪知陆寒真又无声地笑了下,挂在他脖子上的手一阵瘫软,身体直往后仰,闭上眼就睡了。
  一缕无奈地叹息轻响,陆澜拉过人的手臂将人轻放上床,动作无不温柔小心,好似手里抱着的是件扔不得的易碎品。
  而差点就被点燃的谷欠火强忍中熄灭。
  烛光是昏红色的亮,看着男人异常红润的睡脸,他忍不住伸出手,将食指抵在男人的唇上,微微探了些进去,把男人习惯性叮咬下唇的小虎牙石更生生撬开,小心翼翼。
  于是,小虎牙便顺理成章地轻轻落在了他的指面,但一点也不疼。
  似乎是不大舒服,男人的眉头小紧,吱唔了声后稍微撇开下巴,手指一顿便悄无声息地撤走了。
  一瞬不动地听着男人又念了他名字,有点含糊不清,陆澜呼吸微顿,眼里是淡淡的希冀。
  但只是,一闪而过。
  有人说,每当你注视着一个人,哪怕是那人的背影,他的轮廓,还是他闭目不睁的双眸,久而久之,即便是擦肩而过的陌路人,也会有感觉。
  可是,对于他整整望了十四年朝夕相处的人而言,陆寒真有如跳脱三界的凡非俗子,毫无疑问,是个例外。
  一点感觉都没有。
  人世间,总有无法预测的人。
  “别走。”
  陆澜起身的那一瞬间,男人拉住了他的指尖。他偏过头,陆寒真撑着一条若有若无的眼缝同他相视。
 
  ☆、第二章   师父,我在呢
 
  “师父?”
  陆寒真动了动嘴,却没有发声。
  那下一秒他撒手离去就会落寞的样子,可怜楚楚。
  陆澜现下算是明白了。
  自四岁那年他被陆寒真捡养,狗皮膏似的他和陆寒真几乎形影不离,而陆寒真从一开始对他的爱理不睬到无微不至,可见,陆寒真以前的十六年是多少寂寞。
  而他的到来,这十四年只或许是陆寒真孤独的陪伴罢了。
  除了名义上的师徒关系,他什么也不是。
  这么想想,陆澜的心底渐渐生了火。
  盯着男人乞求的目光,他带着男人握住的手捏紧了指尖。
  十几年不碰酒,那么这次醉酒,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不见人重新坐下,指尖被夹得生疼,陆寒真怕疼地缩回手的同时再次闭上眼。
  他在做什么,果真是一把年纪醉得稀里糊涂,这种时候还眼巴巴希望自己徒弟留下来陪他待房里过夜不成。
  然而在他缩手之际,陆澜却又反手擒住,俯身坐回床沿,眼底满是不甘心的异色,若隐若现。
  那是压抑的情绪等待爆发的契机。
  “师父,你醒没醒?”他问。
  得到回应的陆寒真掀开眼皮,对上陆澜模糊的视线,露出疑惑的眼神。
  陆澜被这样的小眼神看得心神荡漾,那慢慢熬着的小火开始碰呲了。
  他只手撑在男人的枕边,伏身又问,“师父,你醒着的?”
  陆寒真微动着眸子望进陆澜深沉的眼里,双唇抿了抿,不语。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清醒的。
  陆澜低下头,两人鼻尖对鼻尖,他近乎以强迫的口吻道,“说话。”
  说话的时候,四唇摩擦而过。
  “我……”
  陆寒真张了张口,不过一个“我”字停顿了半晌,等不到后话。
  陆澜真是要被憋死了。
  如若人是醉的,此刻他会义无反顾地吻下。
  如若人是清醒的,他头也不回就走。
  但是眼下,他不知如何是好。
  “陆澜……”男人轻轻唤了声,声音有些沙哑,也带着疑惑的语气。
  能认得他,想来是清醒的。
  陆澜强把火气压抑下,告诉自己要冷静。
  于是他直起身体,也放开了男人的手。
  什么都不可以做,不然明天只会被一声冷冷的“你滚”,逐出师门。
  所以现在,走为上策。
  就当他闭了闭眼打算走时,袖子又被拉住了,又从男人口中唤来一声别走。
  自作孽不可活,陆寒真这是想让他活活把自己折磨死吧。
  陆寒真咬了咬下唇,自觉真是醉得不轻。
  就在他松开手之际,陆澜一个回身,将人吻住,重重碾转着,有种气急败坏的地问,“师父,你耍我很好玩儿么,嗯?”
  唇上一阵刺痛,陆寒真怔住了。
  又不见人回应,陆澜反而冷笑一声,他现在有那么点相信陆寒真是完全醉了的意思。
  不然,他早就被一脚踹开了。
  既然如此……
  下一刻,宽衣解带的摩擦声随着缠.吻的换气声响起,陆澜早就不想忍了,也早就想这么做了。
  他很想看男人被他吻到窒息时无助的样子。
  很想体会进入男人身体时把他夹得死死的快|感。
  很想亲眼目睹男人在他身下高|潮时叫他名字的表情……
  被突如其来的冲动懵了神,陆寒真抓着陆澜的肩背肉谷欠拒还迎地抵触着。
  “师父,你有没有喜欢我一点?”陆澜顶入男人措不及防而张开的牙关问。
  嘴巴被堵得严实,陆寒真根本回答不上来。而且,他的头好晕,呼吸也困难。
  滑嫩的肌肤带来无限的摩擦快|感,陆澜一手探入男人的亵裤,一手抚向男人的胸口,嘴上也不停歇。
  十六岁以前,他和陆寒真一同洗澡,他就觉得陆寒真的身体比女人还软有手感,抱起来特别舒服。不过,那会儿他有这贼心没那贼胆。
  十六岁以后,他只能偷窥陆寒真洗澡,依旧有那种心思,但没敢真木仓实干。
  现在好了。
  一发不可收拾地想欺负人。
 
  ☆、第三章   师父,我们做了
 
  即便明日被无情地逐出师门,他也豁出去要定人。
  与其隔层纱成日对人遮遮掩掩的让自己窝囊地虚着,倒不如今夜做足了,彼此明白,给他个痛快。
  瞎折腾这种事,面对陆寒真,从来都是虐待自己。
  陆澜:“师父,你回答我。”
  陆寒真被撩起的谷欠望折磨得完全丧失了理智,因为陆澜放肆地在他身上点火,他压根无法回答。
  及冠后,近乎十几年来的的禁谷欠,这种处子之身根本禁不起陆澜这般对待,他舒服蜷曲起了脚趾。
  朝夕相处陪伴了十四年,男人从未好好释放过自己的谷欠望,冷得跟捂不热的冰块,不知道的人都会以为这人不举。
  不过他一直知道,男人并不是不懂这些,而是不喜欢做,只道快乐的事情并非只有单调的情谷欠。
  比如,练功吃饭、游山玩水、吹他亲手做的竹笛。
  相对他而言,简直无聊透顶。
  分开男人修长的双腿,他做足了扩张。可当他进入的时候,男人身体猛得一顿,弓起身体的那一瞬间,他以为男人会挥掌而来。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男人只是用尖锐的指尖狠狠地划擦着他的后背,只喊出了极为忍耐的两个字,好疼。
  闻言,陆澜低笑一声,随之开始由缓到快地来回抽.送起来,顶得男人压抑不住舒服地口申吟出声。
  “师父,舒服么?”
  “舒……不、不要……”
  让人快乐的东西或事情,很少有人会去抵抗,更何况是第一次被进入的快乐,那种新鲜的刺激,对保守的男人而言,一定是像现在这样,谷欠罢不能。
  而一旦深陷,便只会想要得更多。
  那么,男人的第一次,他要让男人痛快也彻底地体验情谷欠所带来的快乐,就像毒.药那般,戒不了……
  “师父,你喜欢这样么?”
  “啊啊啊喜、喜欢……”
  “那师父,喜欢我这么对你?”
  “我啊呜……”
  陆澜狠狠地顶了一下,“师父喜不喜欢?”
  “啊呃不要!”
  “师父快说,你喜欢我么?”陆澜捏起人的下巴,强势地迫问。
  抱起男人坐在他的腿上,上下上下大幅度晃动,快|感仿佛剥离了他的躯体般,让他连自己说什么都不知道。
  “喜欢……”
  闻言,陆澜扣住男人的后脑勺压向自己,狼吞虎咽似的索.吻着。
  “师父说过的话,当真?”
  “我……”
  加快抽.送的速度,大力地抽出,重重地进入,撞得男人的回应支离破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