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绝色半妖国师+番外 作者:沧海浮生泪(上)

字体:[ ]

 
    内容介绍
 
    三万冥河水,沧海滔滔,叹不尽世人痴情骨。
    九天瑶池泪,浮生绵绵,怨长生并箸相思引。
    身为高贵的皇子,却从未享受过一日属于皇子的尊宠,那双表明了异族之血而让他备受排斥的蓝色眼睛,那双恨不得挖去的眼睛让云峥一次又一次感到屈辱。
    一半妖魔的血,恨不得流尽这肮脏的妖魔之血,萧秦也曾经为自己半人半妖的身份而深深羞耻、迷茫。
    不能把这世界让给那些轻视自己的人,为此他选择了云峥——只要你在那万人之上,就证明像我们这样的异类终于还是比他们任何人都强。
    阴谋、战争、妖怪、背叛……云峥不明白什么都没做的自己为什么会一再遭受厄运和磨难?
    无法信任他人,却又不得不去信任萧秦。
    虽然也曾无数次想要除掉这个危险的家伙,但云峥却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杀了萧秦,这茫茫天下从此竟再无一人可信……
    
    第1章 师兄
    
    初春,挨过了整个严冬的生命开始渐渐复苏,新的生命开始成长的时节,却有人生出了不合时宜的别愁。
    “你当真要走?”萧秦那还带着几分稚气的脸即使是在板起来的时候看起来也还是十分的可爱,但那双对于男孩子来说显得过于秀气了些的长眉却为他添了几分说不出的邪气,而那双眼睛里此时正透出几分怨毒。
    “嗯……”似乎是因为觉得心虚理亏,段破尘低下头躲开了萧秦的眼睛。
    “好,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萧秦勾起嘴角冷笑。
    “我……”段破尘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但却终于还是抬起了头。“我就是看你,又能怎么样?”的确,就算是看到那双眼睛,就算是过意不去,也还是一样不会改变他的决心。
    虽然愧疚,虽然不安,但段破尘的那双眼睛却清澈、干净,干净得让萧秦忍不住心生嫉妒。“这个人怎么可以活得如此简单,如此纯粹,又是如此的……让人羡慕……”萧秦突然动摇了,那双眼睛里也渐渐不见了怨毒。
    “我知道,我对不起师父他老人家,但我也知道你一定会替我好好照顾他老人家的……”段破尘犹豫着,慢慢开了口。
    “哼,你倒是推得干净。”萧秦微微仰起头。“你难道忘了是他老人家一手将你我二人从小抚养长大?如今,你不过才羽翼初丰,就要背弃师父了吗?”
    “我……”段破尘纠结的眉头表明了他的痛苦。
    “你难道不知道师父对你寄予厚望,他一直都认为你比我更适合继承他的衣钵?”萧秦的声音里透出几分愤怒。他不怨恨师父对段破尘的偏爱,只因为他也知道向来心无杂念的段破尘的确是比自己更加适合修仙长生,而他之所以固执地要坚持学习他并不擅长的内丹修炼不过是因为想要让师父开心,想要获得师父的称赞……如今,师父最为器重的段破尘竟然要下山去,就算师父应允,他也不能答应。
    “但我志在解救所有天下因痛苦而无法超度的亡魂,就算是勉强留在这里,也是毫无意义……”段破尘虽然犹豫,但态度却异常坚决,让萧秦心头一股火起。
    “好啊,那你怎么不先解救一下自己,再去想解救别人的事?”萧秦的脸上露出一个恶意的冷笑。
    “你说的不错,我为什么不先解救一下自己……”段破尘重复着萧秦的话,脸上现出痛苦之色。萧秦一言不发地看着段破尘,从段破尘的痛苦中获得到了一种扭曲的快感。
    “师兄……”萧秦叹息出声。“我嫉妒你,一直以来,都嫉妒你……但我却从来没有怨恨过你,即使师父总是用那种满含欣赏和期待的目光看着你……但我现在却恨你,恨你竟然忍心要他老人家失望!”
    “你不是我,所以你不会明白……”段破尘看着萧秦,那双清澈的眼睛里竟然也露出了痛苦。
    “没错,我不是你,我倒恨不得我是你!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让师父痛苦失望……”萧秦咬紧了嘴唇,眼中似乎有泪光闪动。
    “对不起……”段破尘咬牙转身,没有再回头看萧秦一眼。
    “师兄……”因为过于激动,萧秦那尚未完全变声的少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尖锐凄厉,但却始终没能换回段破尘的回头一眼……
    萧秦从小到大亲近的人就只有师父和段破尘这个师兄而已,因为知道自己是个弃婴,所以在怨恨生身父母的同时萧秦对所有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好印象。不喜欢和人亲近,甚至不喜欢和除了师父、师兄之外的其他人说话,孤僻的萧秦把全部的精力都用来学习如何修仙长生只因为那是师父的愿望。
    意识到自己和师父都已经被段破尘毅然抛弃了的事实,萧秦匆匆奔了回去。
    “师父……”好像猫一样扑进了师父的怀里撒娇,萧秦终于感到获得了些许安慰。“师兄也好,什么也都好,都无所谓,只要师父还在,只要还能和师父在一起就好……”萧秦在师父的怀中蹭了蹭,仗着自己还没有长大这个优势撒娇。和从来都不喜欢多话,更别提撒娇了的段破尘不一样,他虽然孤僻,却非常喜欢在师父面前撒娇。“你为什么答应让师兄走?”
    “他有自己的理由。”老人慈爱地抚了抚萧秦的头。萧秦则伪装着,尽量想要在师父的面前保持天真、可爱的模样。他甚至不想长大,想到长大后就会失去像现在这样随意撒娇的特权,萧秦就害怕自己会长大这件事,害怕到全身发冷。“人各有志,我如果真心为了他好,自然也不该因为私心限制他,你将来也是一样……”
    “不,我才不要离开师父……”萧秦将头埋得更低。“我要侍奉师父一辈子!”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老人轻轻叹了一口气。“早晚你我也会有分别之日……”
    “不会的,绝对不会……”萧秦好像赌咒发誓般不断重复着。不能想象,只要想到有一天师父也会不在这个世界上,就怕得浑身发抖。“师父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师父高兴就好……”萧秦孩子气地保证着。“如果自己也有段破尘那样的天赋,如果自己就是段破尘的话,是不是师父就不会伤心,不会难过了……”这样想着的萧秦忍不住又开始嫉妒起段破尘来。
    恐惧,却不会因为你的恐惧而真的选择离你而去,但奇怪的是虽然曾真的无比恐惧,但等到恐惧真的降临的时候,萧秦却发现自己意外的比想象中要平静得多。
    师父去世了,这曾是萧秦连想都不敢想的,但在师父的墓前他却并没有痛哭不安,却是一脸平静。不知道要做什么,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能做什么,一直紧绷着的某根神经就那样“啪”的一声断开了,他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那好似弦断了的声音。
    “终于变成一个人了吗?终于,还是,一个人……”本以为自己会恸哭失声,悲伤欲绝,但真实的情况是连一滴眼泪都挤不出来。从不相信,完全不接受,到半信半疑地试着相信,再到终于承认现实,直到现在他也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处梦中,期盼着只要张开眼睛就可以从这无休止的噩梦中醒来,然后欣喜地发现原来一切都从来没有发生过。
    这身体似乎就是为了承受痛苦而创造出来的一样让人疲惫,如果泪水是为了表达痛苦,痛苦到了极致却为什么反倒没法表达出来?
    “这里的每一样东西,每一草一木都会让人回想起美好的过去,却也因此而更加痛苦……已经无法承受了,不想在留在这痛苦的地方……”虽然理由截然不同,但萧秦却在和当年的段破尘年龄相仿的时候选择了同一条路——下山。
    
    第2章 下山
    
    这世上有一种鸟,明明双亲每次只能成功养大一只雏鸟,却偏偏每次都会产下两枚卵。晚一点产下的卵就是那个稍大的孩子的替补品,以防在大的孩子遭遇不测之后,不至于全军覆没。两枚卵,仅仅几天的差距,却注定有着迥异的命运。
    当平日里就和自己争夺食物的哥哥用长长的喙无情地啄向自己的时候,稍小一点的那只雏鸟感到了痛苦和恐慌,但却无力抗争……
    就在它觉得自己可能就要这样死掉的时候,母亲回来了,发现了这凶残无情的一幕。并没有制止稍大的孩子的暴行,母亲将衔来的清水喂给了那稍大的孩子,并且只喂给了稍大的那个孩子。行动已经说明了一切,稍小的那个孩子已经不再有继续喂养下去的必要了。于是,明白并无言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失去了父母的庇护,同样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稍小的幼鸟迈着蹒跚的脚步离开了鸟巢,那曾经属于自己的“家”。
    父母接下来要做的就只有全心全意抚养那唯一仅存的孩子而已,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两个孩子显然都无法活到成年,但如果非要这样不可,为什么不干脆只产下一枚卵就好?为了整个种群的繁荣,有些个体必须做出牺牲,这样的残酷的规则究竟是上天的安排,还是千万代进化而来的选择?不知道该怪谁,也不知道能怪谁,渐渐虚弱的幼鸟终于无力地倒在了地上等待着死亡。而死亡,好像从来没有这样接近过,如此接近,似乎可以听到死神轻轻的吐息……
    “可怜……”萧秦用一种自己都未曾发现的极其温柔的声音轻轻感慨。“你是被遗弃的那个吗?”将那弱小的身体轻轻捧在手中,萧秦凝视着那似乎已经连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了的幼鸟。其实如果萧秦能够听见自己现在的温柔语气,他自己肯定也会被自己吓上一跳。
    对人群似乎有着天生的排斥和敌意,萧秦一路上都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而偏偏选择了荒僻之地,也就因此而意外地发现了这只被遗弃的幼鸟。不喜欢和任何人进行任何形式上的接触,身体上的也好,语言上的也好,这样的萧秦却对动物意外地有着喜爱之情。将幼小的身体小心放入怀中温暖,萧秦突然想到了一件要紧的事。
    “我还不知道你这样的鸟应该吃什么啊……”将那小小的身体重新拿出来看了一遍,又小心放入怀中,萧秦开始了自言自语。“看样子应该不会是吃瓜果之类的鸟,因为那样的鸟好像一般都没有这么大的幼鸟……难道是吃虫子?”这样想着的萧秦打了个哆嗦。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厌恶。如果要他为了喂养这只幼鸟而不得不天天去捉那种软绵绵蠕动着的生物的话,还真是有点……不情愿。
    完全听不懂萧秦在嘀咕什么,幼鸟没有任何反应,只因为它实在是有些精疲力竭,急需食物。
    “我知道了……”想起了幼鸟那特殊的喙和那双带蹼的脚,萧秦的脑海中灵光一现。“你一定是吃鱼的!”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般,萧秦真的就在河边摸起了鱼。
    浑身滑溜溜的鱼并不好捉,即使是的确会些道术,大多也都是些养生长寿,采药炼丹之类的,萧秦只能凭借着自己的蛮力和能力来做这件简单1却异常费事的工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抓了几条小鱼,萧秦将一条鱼放在幼鸟的嘴边,然后发现那小小的一条鱼似乎产生出了神奇的魔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