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傻子 作者:哭泣的石头

字体:[ ]

 
文案:
明知道对方不可能永远是个傻子,总有一天会变回那个阴狠的鬼无常,却还是沦陷在他温柔的怀抱里的自己,才更像一个傻子吧。
市井小民受vs前期失忆痴呆后期狠辣攻。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壳儿,傻子 ┃ 配角:杨竟 ┃ 其它:
 
 
  ☆、第 1 章
 
  
  这一年的第一场雪降在夜里。
  远处带血的厮杀声没能吵醒苏壳儿,一泡尿憋醒了他。
  嘟囔着起床开门,满地白雪差点晃瞎了他的眼睛。
  饶是如此,他还是一眼瞧见了门口不远处躺着的人。
  躺势如此之“大”,是个人无疑了。
  走近了,苏壳儿吓了一跳——
  那人手里拿了把刀!
  那这一路蜿蜒的暗痕……苏壳儿蹲下拿手捻了些放到鼻下嗅了嗅,皱起眉头,纠结还要不要救这人。
  流了那么多血,又冻了这许久。
  救不活了吧,苏壳儿摇头叹息,对着地上看不清脸庞的人投去几眼同情,转身去了茅房——
  憋不住啦。
  一边哗哗尿着,一边还想着,你说一个大好男儿,干什么不好,非要去混江湖。实在逼不得已要靠混江湖吃口饭吧,也学学他苏小爷,见好就收该退则退!
  没错,他苏壳儿也混过几年江湖。
  实在饿得没办法了,有人拿着刀说,跟大爷我混吧,有肉吃!
  肉对那时饿成人干的苏壳儿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
  苏壳儿便去了,麒麟帮,江湖数一数二的大帮派。
  苏壳儿进去做了三年帮厨。
  也经常拿刀,磨得锃亮的菜刀。
  不过苏壳儿很满足,有吃有喝又没有生命危险,天底下再没有的好事了。
  直到有一天,女干细混进后厨,毒杀了两个堂主一个护法。
  那真是个惨案啊。
  两个堂主一个护法死得倒挺安详,惨的是当天后厨里所有的下人。
  巧在那天苏壳儿轮休,逃过了一劫,饶是如此,也被传进大狱里各种问话。
  走时,狱里的血水已经漫到了门口,苏壳儿垫着脚跳着跨过去却还是沾了鞋子。
  “全杀了,宁可错杀三千,不能放过一个。”
  这个阴冷的声音传进苏壳儿的耳朵里,苏壳儿两腿一软,差点跪进一地血水里。
  身后目光有实体般地扫过来,苏壳儿头都不敢回,也顾不得沾鞋不沾鞋了,屁颠地跑了。
  笑话,那可是右护法,人称鬼无常的、帮里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阴狠毒辣杀人无数的右护法,要不是他溜得快,肯定就被当做心虚给砍了!
  后来后厨就换了一批人,苏壳儿借机请退搬到城外做了个普通的农户。
  帮里给的安家费足够他安稳过个十年二十年的了。
  多好。
  非要打打杀杀的,最后命都给送了。
  路过院中尸体时,苏壳儿又叹了口气,明儿报官,让官家处理这事吧。
  谁知就在他悲天悯人的时候,那尸体竟然活了!
  不仅活了,还闷哼几声就要坐起身来!
  吓得好久不活动筋骨的苏壳儿往后蹦出了三尺高。
  诈尸啦!
  那尸体只挣扎了一下,没能坐起来,又躺倒了。
  听说人死后尸体却不会立即死透,痉挛一下也是正常现象……
  苏壳儿定下心,壮着胆子走过去,颤巍巍地伸手摸了摸那人的心口,冰凉冰凉的摸不出心跳,又凑过去探那人脖颈……
  脆弱的经脉若有似无地跳动着。
  竟然没死!
  这就难办了。
  这人要是死了,苏壳儿可以毫不犹豫的的把他扔在这冰天雪地里然后头也不回地去睡他的大头觉。
  可是现在人没死,良心告诉他哪怕这人是个恶徒他也不能置他于不顾任他冻死,然而苏壳儿又十二分地不愿意捡这么一个麻烦回去。
  纠结半晌,一阵冷风挟着雪花飘进了苏壳儿的衣领里,他好一阵激灵,终于下定决心做回好事,把人带回去。
  要说这习武之人,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啊,苏壳儿费了好大劲才能拖着他在雪地里滑走,又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总算将人拖到了炕上。
  摸摸炕,那点柴火估计早烧完了,苏壳儿又去添了柴,重新将炕烧起来。
  那人浑身血水和污迹,弄脏了苏壳儿还算清爽整洁的床铺。苏壳儿皱起好看的眉毛,只得去打了盆水,慢慢收拾半死不活的人是衣服容貌。
  布巾擦干脸上的灰尘血迹,整张脸露出来,这是一张颇为俊秀的脸。
  叫人看了如沐春风的好容貌。
  却着实吓着了苏壳儿。
  手一抖,布巾掉地上了。
  腿一软,人也掉地上了。
  人掉地上了还不死心,胡乱蹬着腿要往外跑。
  这不是活阎王,哦不,鬼无常右护法吗!他怎么不在帮里好好待着,跑这儿来了!还要死不活地瘫在了他家门口!
  待苏壳儿定下心神,发现自己拢共也没蹬出去多远,腿伸伸还是能够到炕脚的。
  这副窝囊样子倒先惹怒了他自个儿。
  他为什么要这么害怕,他早就脱离帮派了,右护法怎么了,又管不着他!
  何况他的伤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还睡了他的炕,算起来苏壳儿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呢。
  这样一想,苏壳儿硬气不少,站起来拍拍屁股就要把人往外拖。
  还是让他自生自灭就当自己从来没起夜没看见他好了——他绝对不想和这人扯上半点关系!
  然而冻了许久的右护法如何舍得离开温暖的炕?苏壳儿没能把人扯下来反而被对方大手一带,压在了床上。
  接触到温暖的被褥,苏壳儿败下阵来,算了,他苏壳儿做不出这种事来。
  先睡吧,明天再说。
  抬脚将身边的人往边上又踹了踹,苏壳儿裹紧被子,心安理得地睡了。
  鸡叫三声,苏壳儿醒了。
  一睁眼,对上一双大睁着,却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的眼睛。
  苏壳儿重新闭上眼,再一睁眼,对面的人脸凑得更近了,不仅如此,还伸出手来,似乎是想要摸摸苏壳儿的脸。
  回顾了一下自己昨天半夜里做的倒霉事,苏壳儿不情愿地接受了现实,
  “右,右护法,”苏壳儿陪着笑,“您醒啦?”
  右护法张开嘴,说了一句话,吓傻了苏壳儿。
  他说:“乌璐鲁哇啦无力呀”
  苏壳儿:“……”
  不能动,这一定是某个地方的巫祝之语,一动,轻则五脏出血,重则穿肠烂肚!
  右护法:“呜呜哈物理卡物无”
  苏壳儿:不能动,右护法这是想让他不得超生啊……
  “哇呜——”
  “右护法!”苏壳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您饶了小的吧,小的以后给您做牛做马还不行吗!”
  右护法的回应,竟然是摸了一下他的脸。
  苏壳儿只觉得被摸了的半边脸瞬间酥麻了,心里一慌,肯定是□□!
  右护法还是没有饶了他。
  苏壳儿闭上眼,绝望地等着毒发。
  等着等着,心里却不甘起来。
  他做了什么了?好心地救了他,给他炕睡,不就是没给他被子盖嘛,但是炕这么暖和又冻不死他,他怎么反倒恩将仇报要置他于死地呢!
  苏壳儿倏地睁开眼睛,愤怒地瞪着眼前的人,对方仍旧睁大了眼睛,有些茫然地望着他。
  他茫然啥?奇怪为什么还没毒发吗?
  气得苏壳儿抬脚将人踹下了炕,一声很轻的闷响之后,右护法迅速地爬了起来,在苏壳儿反应过来要抱头躲闪之前,右护法自己竟然先抱头蹲到了一边。
  苏壳儿:“……”
  苏壳儿举起的还没来得及放到脑袋上的手就这么僵住了。
  右护法这副受了欺负的小狗似的反应是怎么回事?莫名地觉得有点……怪啊……
  “右护法?”
  抱头蹲着的人没理他。
  “喂!叫你呢!”
  抱头蹲着的人从手臂间探出一双眼睛,望着他。
  苏壳儿这才瞧清楚,这人眼睛里满是好奇和迷茫,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
  这哪里是他们那个阴狠毒辣的鬼无常右护法啊?
  苏壳儿咽了口唾沫,心里有点慌。
 
  ☆、第 2 章
 
  
  村头的王赤脚围着右护法转了几圈,神色惊疑,一边转一边还发出“哎,不对啊”“啊,原来如此”等等莫名其妙的声音。
  要不是苏壳儿知道他有几斤几两,差点就要以为村里唯一的大夫转行做神棍跳起了大神来了。
  “他到底咋了,能不能说点我听得懂的?”   王赤脚伸出两根手指,轻而悄地探向右护法的脑袋,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一个指尖弹跳,右护法的头发就被……撩了起来,露出半边无任何异常的脑袋。
  这般行云流水,看得苏壳儿一愣一愣的。
  “他脑袋怎么了?”
  王赤脚指着那半边脑袋:“你别看这没破没缺的,据老夫估计,应该是受了重物钝击,脑部神经受损,才会有如此怪异的表现。”
  “哦,”苏壳儿点点头,“就是……撞傻了?”   王赤脚一脸严肃地纠正他:“不,是被打傻了。”
  “哦,反正傻了……哎,大夫,他这边脑袋上有血……”
  “……老夫说的是对的,他是被重击——”王赤脚手指绕到另一半的脑袋,“这边脑袋然后傻掉的。”
  “大夫,还在流血啊……”
  “看我做什么,止血啊!”
  所以,右护法是这么傻的。
  送走了王赤脚,苏壳儿蹲在右护法面前,两人大眼瞪小眼。
  “傻子!”苏壳儿叫了一声。
  傻子起先没反应,苏壳儿又叫了一声,傻子喉咙里呜呜地说着没人听懂的话。
  堂堂右护法竟然傻了,苏壳儿嘿嘿地笑起来,没有错,他不需要掩饰,他就是幸灾乐祸!
  傻子见他笑了,竟然也跟着笑了起来,喉咙里的呜呜声更大了,然而还是没有一个字能清晰地说出来。
  苏壳儿笑得更欢快了,好像碰上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笑得前仰后合,笑得捂着肚子满地打滚。
  傻子也笑得很开心,终于不再抱头一脸防备地蹲在地上了,苏壳儿笑得前仰后合,他也跟着左右摇摆,苏壳儿捂着肚子满地打滚,他也躺下滚来滚去。
  然后两个打滚的人就撞到一起去了,苏壳儿哎呦一声捂着脑袋,傻子碰到伤口也是浑身一抖,又抱着头蹲回去了。
  本来还担心又给人家撞聪明了的苏壳儿见他这副受气包的样子,放下心来,十分好心情地拍拍他的脑袋:“傻子,饿了吧,爹给你做饭去啊……哈哈哈……”
  就是傻子,也是要吃饭的,饭还没熟,刚飘出些米香味,傻子就悄悄地自以为没人发现地,挪的自个儿蹲的地,眼巴巴地盯着灶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