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明月如霜 作者:花子术

字体:[ ]

 
文案:
江湖中的血雨腥风从未停过,皇宫里的争斗从未平过。搅乱天下只为重塑盛世。这是一场男人对男人的阴谋、男人对男人的情意。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霜,端木闻玖,涂清澈,决明子 ┃ 配角:柳月眉,叶之洋 ┃ 其它:
 
 
  ☆、初相识
 
  引子
  窗外一弯冷月利如镰刀,年轻的皇帝负手而立。
  “自朕登基以来,外有蛮夷进犯之扰,内有南涝北旱之灾。朕以春秋四载安内攘外,今风调雨顺,上下太平已三年矣。然则国库不盈反亏,百姓日岁贫苦,四位爱卿可查出是何缘故?”
  长髯老者趋步上前:“回禀皇上,经查,四方境内有近一半财物流向双仪城。”
  皇帝把玩着掌中碧玉,缓缓道:“双仪城……”
  长髯老者又道:“双仪城位于西南群山之坳,地势险要,机关遍布。其间设赌场、风月场,乃天下第一等销金魔窟。城中以江湖正邪两道为主,富甲豪商为常客,朝中忠逆大臣亦不在少数。”
  一书生模样的青年男子右袖垂于身侧,单手施礼道:“皇上,据查前朝余党亦有不少兵马混匿于双仪城内,雁门关一役,罪臣吴楚与其麾下三千残兵尽投之于此。”
  皇帝叹道:“长此以往,必有大祸。”
  又一妙龄女子声音婉转道:“近年来,双仪城常以金银惠泽百姓,颇得人心,其居心所向,令人堪忧。然此间势力混杂稳固,非一朝一夕而就,亦恐非一朝一夕可倾毁。”
  皇帝道:“中军将军,你以为如何?”
  一熊腰虎背男子沉声答道:“此地易守而难攻。”
  皇帝微微一笑,将手中碧玉握于掌心:“三年为期,他年今日,双仪城与四爱卿项上人头,朕必取其一。”
  杨柳依依,小荷尖尖,层层叠叠的绿,深深浅浅的红,正是人间芳菲四月。
  “想姐想得没奈何哟~脸上长起疙瘩砣嘿~神仙下凡医不好哟~只望乖姐摸一摸嘿~十个疙瘩好九个哟哟嘿~”
  “癞疙瘩,这歌唱得爷想女人了……”
  未时将过,正是寻常人家中饭过后的午觉时刻。一伙子春心萌动的强盗在树林子恹恹地等待猎物。强盗疙瘩的山歌点着了老大的火,那强盗头子双眼通红地盯着路口走过来的美娇娘,一个劲地朝手下使眼色。那美娇娘提着一串药包,正坐在块大石上歇脚擦汗。强盗疙瘩领着两个小喽啰,一个捂嘴一个拽腿轻车熟路地将她拉进了树林深处。
  当是时也,强盗头子将美娇娘压在身下欲行好事,忽然 “啊呀”一声杀猪惨叫滚倒在地。紧跟着“嗖嗖嗖~!”数枚石子擦风而过,喽啰们应声滚落一地。伴着众强盗哭爹喊娘的惨呼声,救人英雄自树林深处款款走出。
  一场俗套的英雄救美戏码圆满落幕,若说与其他有什么不同,嗯,那就是美人年纪略大了些,英雄的岁数略小了些,且……略脏了些。
  小英雄面上黢黑不辨眉目,衣衫褴褛臭气熏天,一团乱发五颜六色横七竖八,简直比沿街乞讨的小乞丐还要落魄三分。他并不看那美妇人,也不等她谢恩,径自穿过大路要到对面的林子里去。并非小英雄冷血,他救过不少人命,但那些人一看见他,倒比见了那杀人强盗更为惧怕。一次次被伤了心,对谢恩领恩这等俗事也便不那么上心了。
  美妇人快步奔向道旁散落的几包药草,其中一包药草已经破散,她叹了口气,拾起剩下的药包仔细揣好,看见救人英雄要走,忙出声道:“小英雄留步!”她整理好衣裳,拍打着身上泥土快步拦下小英雄。她望着如人似鬼的小英雄,好像没看见他有多脏,没闻到他有多臭般,笑如池边白莲:“多谢小英雄出手相救!”
  小英雄认真看了看美妇人,随后淡淡点一点头,一派高傲漠然之气,不料肚中咕噜几声异响,在那黑面之上又添几分羞赧桃红。
  美妇人会心一笑:“此处离家不远,恳请小英雄来家中略用饭菜以报大恩。”
  小英雄略略犹豫,抿了抿唇,淡淡点一点头。
  一路分花拂柳,行至偏僻处复又豁然开朗,有一府宅掩于重叠古木之后。
  宅中多树少花,多植松柏,景致颇为清雅,榭廊之畔更有一碧池水,映着满天悠悠浮云,看去十分清闲。池边春柳如烟,一青衫少年正默默望着池中成群的红鲤鱼发呆,他双眉间清清淡淡无忧无愁,似千年寒冰不起褶皱,听见脚步声响,缓缓回首。
  小英雄的双眸亮了一亮复又一暗,继而羞愤难堪地低下了头。
  青衫少年像一株花草,不断被人洒着水,洒水的人也着实任性,有时在木桶里甩出一线水串子,有时兜头盖一脸盆小瀑布,有时又忘了浇水这茬一般,却又突然砸出一记水拳。他头发衣裳半湿不干地腻在身上,觉得自己的头快要赶上面前的澡桶一般大了。任性的洒水人此时正潜在澡桶里,露出一截脏兮兮的脸,不咸不淡地瞅着这株花草的双眉之间,似要在上面钻出个洞来。
  “小弟弟,我……”
  长眉一挑,一对眸子凌厉如刀向自己面上剜来。
  “小……小英雄”青衫少年垂下头来舔了舔唇,“能否告诉在下是何处得罪了你?”
  一挑长眉,凌厉如刀的双眸向自己面上剜来。
  青衫少年将抬起的头复又低下:“对不住啊小英雄,我忘了你不会说话。”
  小英雄在一脸黑灰中不甚明显地抖了抖眉,整个人没入水下。
  这……这到底是哪里惹到了这位小祖宗?!
  青衫少年靠在水桶旁,决定从头开始思索这个问题的答案,反正初次见他,也不过是一炷香之前的事。一炷香前,自己在池边喂鱼,听到身后脚步声响回过头来,正看见自己那整洁成癖的娘亲,她竟紧紧牵着一个臭气熏天黑黢黢不辨人鬼的家伙向自己走来,而且面含微笑甚至迈着欢快的步子!就是那个时候吧,小英雄就是在自己目瞪口呆的那个时候埋下了头。他该不会以为……青衫少年恍然大悟般:“小英雄,你该不会是认为我嫌弃你的样貌吧。”
  桶内咕噜噜响起了两声响亮的水泡声。
  小英雄原本也习惯了被人以这样的态度对待,可是见他露出那番神情时,竟然久违地觉得愤怒,甚至还有几分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卑怯。
  “先生自幼教我以心察人,我怎会是嫌弃你。”青衫少年心里嘀咕,乖乖,还真是因为这个,他赶忙解释道:“小英雄,我那个亲娘啊,她那个人,就连衣裳沾了芝麻大小的灰尘也会立即换一身……”解释得口干舌燥,那人却连水泡也没再回一声。他忽而想起,娘亲吩咐下人去烧热水时,自己顺口说了句多烧些,让小英雄也洗一洗。当时,小英雄兀得抬脸向自己瞥来,琥珀色的双眸像是某种野兽,凶狠中带着一闪而过的狡诈。他明明厌恶,却还是朝娘亲点了点头,怪不得洗澡时他特特拉着自己进了房门,当时只当他要自己帮忙,原来……青衫少年恍然大悟地张大了嘴,原来他这是寻机报复来了!
  一记水拳在舌面匆匆掠过重重地砸进咽喉,青衫少年一通猛咳吐着洗澡水,又气又笑道:“小英雄你慢些洗,我……我换身衣裳再来侍候您!”
  青衫少年一十七岁平淡安然人生中,第一次体味到某种异样的情绪。他那时肯定想不到,这个少年几乎改变了他的一生。
  青衫少年又换了一身青衫再来时,房内已是空空如也,几番找寻,望见一红衣少年立于廊后。黄昏昏黄,红衣少年身如杨柳不盈一握,锦缎般的白色长发纷扬似雪随风飞舞,将将沐浴过的肌肤带着药草香气如红梅覆雪般白里透红。他长了一双妖媚勾魂的眼,却偏又生得一对张扬凌厉的长眉,乍看去有股慑人的凌然傲气 ,又有股子夺心惑人的狐媚气,直教人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小少爷,你不认得我了么?”
  望着那眼熟的琥珀双眸,青衫少年期期艾艾地出声道:“你?你……你!”
  上一次以真面目示人是在何时小英雄已经记不得了,但无论何时,那些人面上的神色都是一样的,大张着嘴,圆睁着眼,像面前的这位小少爷一般,几分惊惧几分痴迷,半天吐不出个字来。
  青衫少年嗫嚅半晌,终于涨红着脸出声道:“小英雄,你竟然会说话!”
  小英雄像是很满意他这样的反应,舒了舒眉,淡淡道:“小少爷,你竟然不是聋子。”
  青衫少年偷偷打量身边的小英雄,只觉他身姿昳丽容貌过人,完全不似先前的小脏鬼,甚至是那卑怯倔强的神情都变成了骄傲慵懒的调调。他仔细地看着,想找到一丝相似的地方,却不想小英雄一个挑眉,一双含情妙目将万种风情递将过来。他吓得迅速转过头来提足便奔,走了几步觉得失礼又转回来,垂着头胡乱说道:“小英雄你将洗了澡就来这里吹风,小心染了风寒,还是到我屋里来坐坐吧。”
  青衫少年的卧房就在隔壁屋子,他再没有看小英雄的脸,只是礼数周全的引路泡茶。小英雄看着手足无措心思淳朴的青衫少年,收敛了调戏的心思,细细打量起这间卧房来。屋内装饰普通得挑不出一丝惊喜,却看得小英雄热泪盈眶。自小到大,自己便希望能有这样一件卧房,母亲亲手缝制的棉被,父亲亲手布置的桌椅,还有一件件陪伴着自己长大摆放在列的物件。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气息温暖而香甜。
  悲伤怯懦的神情一闪而过,却被青衫少年无意捕捉在眼底,虽然眼前的少年明艳照人神情高傲,但他却觉得那个悲伤的小乞丐才更像原本的他。小英雄在书桌前停住目光,他看着书案上将写就的字迹轻轻问道:“小少爷,你……叫什么名字?”
  青衫少年笑容清清,明眸如潭水:“我复姓端木,名闻玖,我比你年长,你叫我玖哥便是了。”
  小英雄忍住笑意:“端木是个好姓氏,玖少爷,你好啊。”
  虽然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他笑起来的样子可真好看,青衫少年只觉得眼前的少年有趣得很,忍不住想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是否如自己猜测华丽的外表下有一颗脆弱的心,他心存亲近的念头,走上前去,温声言道:“小英雄救命之恩感激不尽,敢问小英雄尊姓大名?”
  
 
  ☆、明月花灯雪夜
 
  端木闻玖问小英雄的姓名时,小英雄的目光正落在一旁的书桌上。墨砚旁有一张将写就的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字迹质朴,如松如柏,却有一分藏不住的洒脱豪气,与某个人玄诡毓秀的笔墨有些微相似。于是他喃喃道:晚霜,我叫晚霜。
  晚饭吃得酣快却不见男主人,待得端木夫人吩咐丫头环儿给老爷熬药,才知道原来是在病中。晚霜想起白日那包散落的药草随口问道:“老爷得了什么病?”端木夫人颇为无奈的一笑:“倒不是什么大病,前几日染了风寒本快好了,这几日不知怎么忽又加重,连床也起不来了。”晚霜记得那草药多是些舒气凝神的功用,对医治风寒并不对症,心中疑窦,便道:“我与唐本草的徒弟略有交情,跟着学了些本事,若夫人信得过我,不妨让我给老爷把一把脉。”
  唐本草一生传奇名满天下,论医术当今天下恐怕没人能强得过他。果然端木夫人一脸喜色,忙请进房中。
  榻上之人侧身熟睡,身长九尺,身形健硕风姿卓绝。然而,只有深谙医术之人才看得出来,他的确是在病中,且病得不轻。晚霜上前去搭他的脉搏,双眸忽明忽暗摇摆不定。脉息强健有力,但律动间有些微不易察觉的停顿,而且……慕容霜凑上前去闻他的指尖,肌肤里幽幽散出的赫然是含笑花的香气!晚霜有些惋惜地看了榻上之人一眼,他的风寒已好,只是中了这世上绝顶毒的毒,怕是撑不到来年春时了。不过,此时他起不来床倒也不是毒发而致,而是心中郁结不得抒发,是心病。如此看来,那些草药倒也用得准确。只是这毒……以花香入毒,用毒用得如此出神入化,这天下除了自己的亲爹慕容星,晚霜想不到第二个人。更何况,含笑花是娘亲最喜爱的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