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悲剧总是从收错了徒弟开始 作者:叶泛舟

字体:[ ]

 
文案
 
傅乔殷这辈子有三件后悔的事情。
第一件就是收了祝辰当徒弟。
第二件是虐待了自己徒弟。
第三件是虐待了之后没有及时弥补还被他知道了自己身体的秘密。
“师父,你怕我做什么?你不是最喜欢我了么。”祝辰捧着傅乔殷的脸深情的说道。
“……不要过来。”
 
排雷:
1.师徒年下,祝辰X傅乔殷,双性受。
2.受不是什么好人,胆小怕事又善妒,天赋低还喜欢作死,软骨头,但是,长得,超好看。[←喂]
3.攻也不是什么好人。
4.有包子,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
5.作者脑子里面可能比多点屎什么的所以设定可能会有不合理的地方,另外修真等级按着炼气,筑基,开光,金丹,元婴,分神,大乘,渡劫来[.
6.受的心理过程大部分是瞎想有一大半没啥屁用就是表示一下这人不是啥好人脑子还有病。
7.其实受真的是恋童的变态【沉痛的】
 
内容标签:年下 生子 边缘恋歌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乔殷,祝辰 ┃ 配角:秦云 ┃ 其它:师徒年下,双性受
==================
 
    第一章
    
    傅乔殷靠在溪边的一块石头上,他的鞋袜放在一旁,裤腿也卷到小腿肚子上,垂着个头泡着脚。
    虽说是酷暑,但是对于修道之人而言其实一年四季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特别是傅乔殷这种自身灵根就有一根为水的修士,就算只是炼气期,也足以抵抗这样的天气了。
    更何况傅乔殷已是开光期的修士,天气的变化对他的影响更是少之又少。
    舍弃形象在此泡脚无非就是为了稳固自己的境界罢了,这一处溪水的源头乃是靖墨派所依赖的灵脉,灵气的浓度乃是傅乔殷那院子的数倍,傅乔殷刚刚才进入开光期,境界本就不稳,他又不愿按部就班闭关修炼吸取灵气,自然是将主意打在了这灵脉上,趁着掌门外出的时间就摸进禁地中来了。
    嫌弃的看了一眼自己泡的泛白的脚,傅乔殷觉得自己就不该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要不是打不过守护灵脉的灵兽,他早就到那儿吸收灵气了,哪用的着将自己的脚泡成这种样子。
    下次试试跟掌门说说吧。傅乔殷盘算道。
    “傅乔殷!你真是好大胆子!”
    “哦,张烨你倒是说说,我怎么又好大胆子了?”傅乔殷皱着眉头对着身后怒吼之人问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惹了这个人,明明话都没说上几句过,能记住名字也是亏得他们门派够小,加上杂役也就只有几十个人,怎么着都能记得是谁了。傅乔殷刚刚还在想着自己该如何跟掌门提这件事,用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让掌门松口,结果这张烨一句话吼着就将他的思维打断了,怎么也想不起来刚刚想到哪了,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看到傅乔殷这幅态度,张烨也是气得乐了起来,他早就看不惯傅乔殷的作风了,要不是对方一直深受掌门宠爱而且一直没有惹到他身上来,他早就将傅乔殷教训一顿了。现在正好,掌门外出了,傅乔殷又自己惹上了他,那就不能怪他不客气了。
    不过这傅乔殷长得跟大姑娘似的,也不知道味道尝起来是什么样子。
    张烨的眼珠转了转,这念头一起,他本来看到傅乔殷之时的怒火就被压下去了不少,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不知道从哪窜上来的邪火,就等着傅乔殷给他泻泻火了。
    “行吧,你接着装蒜,我们暂且不说你到这禁地来的事情了,你说说,我饲养的灵兽的内丹是被谁用去了?”
    “原来是为了那个灵兽啊……”傅乔殷笑了起来,张烨眼里的*没有做丝毫严实,自然是被傅乔殷看了个清清楚楚,胃里翻腾一阵恶心,傅乔殷连跟他兜圈子的*了,直当了断的承认了下来,“那内丹当然是被我拿去进阶用了,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么?”
    傅乔殷这样直接承认下来倒是也合了张烨的心思,他只当是傅乔殷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也答应了下来,又向前又走了两步,弯下腰将手搭在了傅乔殷的肩膀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带着□□的搓揉着那一小块皮肤。
    “当然了,你可是用了我的东西,难道不需要做些什么表示?”
    “张师兄想要我如何表示呢?”傅乔殷问道,他为掌门亲传,要是按着辈分来的话张烨还要喊他一句师叔,只是傅乔殷本人的修为比张烨的要低上一点,喊一句师兄倒是也算不上是不合道理。他似是无意一样将领口又扯开了一些,那白的刺眼的肌肤便暴露在了张烨的眼前,配上胸前那一抹若隐若现的红,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诱惑在里面。
    张烨吞了口口水,他本来就因为傅乔殷的那张脸对他起了邪心,现在对方特地摆出这种姿态来,更是让他头脑发热,身体的某处直接立起了一个小帐篷来。
    “当……当然是……肉偿了。”张烨激动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傅乔殷在心底冷笑了一声。
    修道之人在这种事情上对于人的选择从不拘泥于性别,本就是逆天而行之事,还非要纠结于阴阳生子顺应天道这样本来就不符合大多修道者的脾气,甚至有些人就是为了表示自己和凡人的不同,不喜欢同性也非要找个同性来试试,等到发现真的不行之后拍拍屁股走人徒留一个已经交出了真心的人独自伤心。
    不过那样的人渣还是少的,更多的,则是像张烨这种普通的、看到美色就走不动的人渣。
    “好呀,只是……张师兄,我还什么都不会……”
    “没事!我教你!”听到傅乔殷应允,张烨猴急的扑向了傅乔殷。
    可惜的是他脑中想的那些旖旎之事是没有可能办到的了。
    张烨刚近了傅乔殷的身子对方就像是害怕似的后退了几步,精虫上脑的张烨吞了口口水一边松着自己的裤腰带一边安慰傅乔殷这种事情舒服的紧,傅乔殷也配合的像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一样眨巴眨巴眼睛点了点头。等张烨的裤子一落到地上,傅乔殷便用袖口藏着的短刃将那根挺立着的孽根直接砍断,他这动作像是临时决定之举一般,在那之前身体的真气都没有一丝的波动。
    张烨就算修为比傅乔殷高上一些也没有什么用,照旧还是中了招。
    “张师兄,我可是为了你好,你也是知道的,结婴之前若是泄了精对修行可是百害而无一利。”这一下傅乔殷是真的不用装作那副样子了,他笑眯眯的用短刃的刀背在张烨的脸上划了两下,被直接割断命根子的痛让张烨在地上缩着跟只虾子似的,一双眼睛还通红通红的瞪着傅乔殷,恨不得把他抽筋扒皮了似的。
    说得到好听,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他那个杂灵根是根本不可能结成元婴的,这开光期还是因为以前的一场机缘……张烨就不信这个小兔崽子不知道这事!还满嘴的为了自己好,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他在这边疼的要命,那边傅乔殷快活着啊,他本来就觉得这张烨恶心着呢,修为还比他高,师尊对自己的关心总要分一部分出去给这个人,要不是这样的话他也不至于需要偷他的灵兽的内丹这才进阶,现在倒好,人自己送了上来,自己要是不配合着点不也是对不起他么?
    这样一想傅乔殷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舒坦了,他又踹了张烨几脚,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行了,张师兄你就在这里休息休息吧,等师尊回来之后我必会跟他提一下你对于可以达到更好境界的决心,师尊一定会对你表示嘉奖的。”
    他这话也就是说出来恶心恶心张烨,真要让他提一下张烨的事情他怎么着也不会情愿的,眼瞅着张烨的表情愈发狰狞,傅乔殷整个人都舒坦了起来,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目不斜视的朝着自己的小院子走去。
    反正他的境界也稳固了下来,之后只要等到师尊回来就行了,师尊必定会夸奖他的。
    一想到这些,傅乔殷的步子轻快了起来。
    傅乔殷的师尊真名青枋,其实也就只有开光后期修为,奈何不住人是掌门啊!在整整一个修真界没有什么名气,但是在他们自己门派里还是说一不二的,这也就导致傅乔殷从小时候被青枋带回门派就一直享受着掌门亲传徒弟的特权,掌门对他还宠爱的紧,要什么有什么,他自然天不怕地不怕的,像张烨这种在他们门派能排上前十的高手废的都不眨眼。
    反正是他先动手的不是?
    前脚刚踏入院子,傅乔殷就看到伺候自己的侍从陆嘉满脸堆笑的站在门口搓着双手四处望着,一见自己就立刻一路小跑迎了上来,行了个礼后殷勤的说道:“主人,掌门刚刚回来了,现在在前面大厅里。”
    傅乔殷的脸上掠过一丝喜色,他点点头,掏出一块下品灵石扔给了陆嘉。
    “你干的不错,这是赏给你的。”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陆嘉一脸欣喜的将灵石藏到了胸前,一块下品灵石,在大门派里自然是算不了什么东西,可能外门弟子都不屑于这么一小块下品灵石,但是在傅乔殷他们这种小门派中,这可是算的上是稀有的东西,开光期一年估计也就只能领几块中品灵石,像陆嘉这种刚刚进入炼气期的、还不是弟子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侍从,这种东西更是想都不用想。
    “没事,下去吧。记得,只要你做的好那么赏赐是少不了你的。”傅乔殷摆了摆手说道,转身就朝着门派的大厅走去,他满心欢喜、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师尊了。
    想要被师尊夸奖,想要被师尊揉揉头说干得好,想要看到师尊慈父般的笑脸。
    傅乔殷被这样的念头充斥了整个大脑,却在看到师尊旁边跟着一个大约只有三岁大小的粉妆玉琢的小娃娃的时候如同被从头泼了一盆冷水一样冷静了下来,他吸了口气,将自己的衣服抚平皱褶,在确定没有什么不妥之后这才慢慢的走了进去,对着青枋行了个礼说道:“乔殷恭贺师尊游历归来。”
    
    第二章
    
    “乔殷来了啊?来,看看你未来的新的小师弟,火系单灵根,天赋不错吧?”青枋笑呵呵的说道,他自己天赋不高,临近暮年才勉强筑了基,在元婴重塑身体之前自然只能保持着这副模样,好在他自身底子不错,人看起来也宽厚的很,就算年龄大一点也是一个慈祥老人的形象,拐那些有天赋的孤儿是一拐一个准。
    再加上他本身就喜欢小孩子,自从傅乔殷被青枋带回来后年幼的他不知道因为青枋出去一次就带个孩子回来吃了多少醋,后来年龄大了知道师父不可能是他一个人的师父的时候这才好了一点,只是那个时候青枋也不怎么捡小孩回来了就是了,还对傅乔殷加倍的好了起来,好到了已经超出一个师父应该做的范围。
    傅乔殷定了定神,他忍住自己想要甩袖走人的打算深吸一口气,摆出了一个笑脸揉了揉小童的头,“这天赋确实不错,若是培养的好的话说不定会成为我们门派的顶梁柱呢。”
    小童被夸得低下了头,傅乔殷本身就长得好看的极了,对人和颜悦色起来更是比平时眉目柔和不知道多少倍。小童年龄尚小,还分不清男女之别,只知道这个揉着自己头的大哥哥好看的让他根本移不开眼睛,而且对他还亲切的很,就跟旁边的爷爷一样。
    哪像他父亲,每天除了喝酒就是喝酒,看都不看他一眼。
    傅乔殷看着红着脸的小童眼中掠过一丝阴冷,无论是哪个方面来说,这个小孩子都不能成为自己的师弟……哦不对,是不能活下去,若是真的让他到了那种程度,以后门派里什么东西都不会是他的了,就连师尊的宠爱说不定也会转到小童的身上,这样的话自己以后就只是个笑话,现在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的那些人以后也不知道会怎么嘲笑自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