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美人难戏 作者:落孤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爱与美人插科打诨的翩翩公子想要调戏美人却反而被美人抱回家的故事。好吧,反正都是得了美人,虽然这美人装得好了点、心机重了点,但左右还是不错的,不过他怎么瞒了自己很多事情的样子?而且那些事情居然都和自己有关?!
 
 
“我这辈子算是栽在你手上了,说吧,你还瞒了我多少事?”(无奈脸)
 
“没多少,就一件了。”(狐狸笑脸)
 
“什么?”(认真脸)
 
“其实在很早以前……”
 
“很早以前……”
 
“我就想上你了。”
 
CP:影帝腹黑深情攻×能说会道深情受
 
 
PS:本文中涉及的动植物及各种医理药理等理论,部分为架空幻想,无科学依据,无从考据T^T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千澜、叶临寒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无遇镇是个不怎么出名的小镇,平日里一到夜晚便冷冷清清的,这一日却不知为何来了许多江湖人,镇中唯一的酒楼内人声鼎沸,掌柜的与小二忙得不可开交。
  “去去,再去镇头弄几坛女儿红来。”
  “是是。”
  小二连连点头,一路小跑到酒楼门前,也不知是谁将水洒在了门槛处,脚下一个趔趄,小二眼看就要摔倒。
  “小心点。”手肘下突然被人一托,清和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下意识地抬起头,只见一白衣男子立在门前,那人身形翩然,引人的黑眸里含着幽幽的笑意,像文士一般儒雅,却又没那股子弱气,整个人如轻云出岫,轩然霞举。
  自打娘胎出来就没见过这般风姿的人,小二一个晃神,竟连声谢谢也忘了说。
  那人也不在意,只是将自己托住的人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片刻,他轻轻地摇了摇头道:“可惜不是美人呐……”
  小二脸上一窘,讪讪地笑了笑,急忙跑开了。
  将酒楼内的景象匆匆扫了一遍,白衣男子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前脚刚落,后脚掌柜的就屁颠屁颠地送上了一壶酒。
  在这酒楼里混迹久了,什么样的人需好生相待,即便是用鼻子想也知道。
  “哐当——”
  突然,喧闹不堪的大厅里响起了东西碎裂的声音,众人转过头去,只见一桌酒菜被摔得滚滚烂,油渍糊了满地。几个彪形大汉围站在木桌旁,领头的那个左眼上有一道刀疤,肌肉虬结在一起,整个人看上去孔武有力,却也丑陋不堪。
  “兔崽子,你奶奶的什么意思!”领头的大汉走到中间,单手一提,拎出了被团团围住,淋了一身菜汤的男子。
  “大哥……大哥息怒,我没别的意思……”被提起来的男子衣衫褴褛,乍眼望去身材弱小,眼下嘴里还含着一波血,顺着嘴角直往外流。
  眼前一副惨状,那大汉却丝毫不为所动,他用力一摔,将手里的人扔到几米开外的桌子边,怒目道:“老子告诉你,这应血匣爷爷要,帮主的位子也绝不会让出来,你少在这儿白日做梦了,不过是我爹和外面的臭婆娘生的杂种,给你口饭吃就不错了!”
  “果然是为应血匣来的……”
  “大言不惭,那哪是他说要就能要的……”
  旁边响起窃窃私语的声音,白衣男子听着,拿着酒壶的手微微一顿,随即又若无其事地倒起酒来。
  大汉不依不饶地冲到那摔得一身狼狈的人面前,刚想要再好好教训他一番,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瞥到一抹紫色的影子,转过头,狰狞不堪的脸上即刻堆出了一个让人反胃的笑容。
  桌子边坐着一个身着明紫色长袍的男子,那人黑发如瀑,眼尾微微上挑,眼色极深,仿佛一汪随时能将人吸入的深潭。他薄唇轻扬,唇角在发丝的掩映下颇有几分慵懒而暧昧的意味,远远望去便知是风华绝代之姿。
  白衣男子眼前一亮,顿时连酒都顾不上喝了。
  众人看看那大汉,又瞧了瞧那男子,暗道不好。
  果不其然,大汉将摔倒在地的人无视了个彻底,他跑到那男子面前,咧嘴道:“在下七武帮帮主赤全,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那男子放下手里的酒杯,悠悠起身:“在下区区之名,不劳赤帮主相问。”
  赤全一笑,耐心倒是出乎意料地好:“诶,怎能不问,公子如此风姿,实在叫人心动。不知公子今晚可有闲暇,我想邀公子赏月。”
  此话一出,酒楼内一片唏嘘。
  “早知那赤全偏好男色,想不到如此露骨。”
  “可不是嘛,我都快吐了。”
  “哎,想那七武帮里养了多少禁脔啊……可怜人家好好的公子……”
  议论声此起彼伏,赤全却没工夫理会,眼看着对面的男子但笑不语,心里更是按捺不住,他上前一步,几乎就要用强,忽然间,眼前一道劲风刮过,回神时,那男子竟已被他人搂住了腰。
  赤全怒火中烧,刚要破口大骂,定眼望了望对面白衣翩然的人,气焰顿时消了一半:“你是……郑千澜?!”
  三字一出,本来一群对调戏“良家妇男”毫无兴趣的人纷纷转过头来,郑千澜暗自叹了口气,本来还想低调行事的,现下……
  抬眼看了看身旁的男子,郑千澜笑得一脸餍足,现下倒也不错。
  “郑千澜,你这是何意?”赤全皱着眉头,却比方才冷静了许多。
  郑千澜轻轻笑道:“爱美之心人尽有之,赤帮主坐拥天下美人,可否让予晚辈这一回?”
  赤全怪哼一声:“连穎山庄郑翊天号称江湖第一豪侠,想不到他弟弟却是个好男色的主,也不知他知道后会不会吐血而亡啊。”
  郑千澜目光一冷,皮笑肉不笑地应道:“赤帮主这话倒是说得奇怪,若说我好男色,我大哥就要吐血而亡的话,那七武帮早已作古的数十位帮主岂不是无血可吐,诈尸不成?赤帮主,这随不了祖先的心愿,可是要摊上不孝之名的啊。”
  赤全被气得脸色发青,吼道:“郑千澜!你莫要以为有郑翊天撑腰就可胡作非为,他闭关已两年,谁知是不是在里面走火入魔了,你这黄口小儿牙还没长齐就想来抢赤爷爷的人,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赤全越吼越带劲,到后面竟开始运起功来。
  郑千澜轻笑,搂着那男子退后一步,掌心微微翻动,说道:“我自幼孤苦无依,倒也想认个爷爷,不过若是帮主的话……那便算了吧,只怕有违风化啊。”
  赤全听着郑千澜的话,怎么都觉得有些古怪,还未及多想,突然就听到绢帛撕裂的声音,紧接着四肢一凉,只觉身子空空如也。
  “啊!”在场不少女子在看明白之后纷纷发出尖叫声,就连后方想要上前助阵的七武帮弟子也尽是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
  赤全的上衫尽数崩裂,膀圆腰粗,脖子往下处处都留有深深浅浅的红痕,足以用不堪入目四字来形容。   
  郑千澜挑挑眉,一脸揶揄道:“瞧赤帮主这模样,平日里过得未尝不销魂,又何必与我相争?”
  “你!”所谓树要皮,人要脸,饶是赤全这样的江湖莽夫,眼下也是老脸通红。
  郑千澜正兀自沉醉在自己的杰作里,手上却感受到了一阵阵微微的颤动,往旁边一看,竟是那男子在笑。
  美人在怀虽是乐事,但看了看酒楼里的那一众好事之辈,郑千澜思忖着怎么也要给人家公子一点面子,当下准备松手。
  “现在松手,不怕我被他抢了?”男子突然道。
  郑千澜停下了收手的动作,又朝那俊美男子的脸上多望了几眼,这越看越是收不得,最后索性又将人搂得更紧了些,笑道:“放心,我定护你周全,不叫那样的事发生。”
  男子轻笑道:“公子果然侠义心肠。”
  郑千澜道:“只对美人。”
  这一头正是风花雪月,你侬我侬,那一头光着膀子的某人却是怒目圆阵,赤全自知不是郑千澜的对手,就打算放下几段狠话“郑千澜,今日之仇我若不报……”
  复仇的豪言壮语还没念完,就被毫郑千澜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帮主是名字倒过来写也好,誓不为人也罢,在下管不着,在下只愿帮主报仇的时候能多穿上几件,免得被外人看到,以为在下和帮主……那我大哥可真要吐血而亡了。”
  四周传来笑声,赤全的脸像是浸了染缸一样,他一拳打碎了身旁的木桌,领着七武帮的一众人匆匆往楼上去了。
  郑千澜笑得一脸开怀,正打算好好跟身旁的美人说上几句,却发现有几个始终在静观其变的人作势就要朝他走来。
  “各位前辈。”郑千澜退后半步说道:“在下本想和众位前辈好好探讨下近来江湖上发生的大事,顺便也一解各位前辈对在下和家兄的关怀之情,只是这春宵一夜值千金,如今美人在怀,各位前辈都是过来人,所以……”
  看着那些个只踏了半步就僵在原地不动的人,郑千澜笑道:“所以在下就先告辞了。”
  众人还是一片云里雾里,郑千澜却是一个瞬身,片刻就与他那美人没了踪影。
  “还什么过来人呢,咱们师父倒还好,他让少林寺的各位高僧情何以堪啊。”人群里突然响起了低低的笑声,少林各僧仿若未闻,只是一味念经,但不知是将郑千澜的祖宗十八代都超度到哪儿去了。
  大堂里的人碰了一鼻子灰,二楼某小间里的两人却是清闲得意,紫衣男子看着正在斟茶的郑千澜道:“武当莫虚道长,少林玄空方丈,峨眉静尘师太……这旁人巴结都来不及的人物,公子何以躲得如此之快?”
  郑千澜用手抚了抚杯口上的热气,叹道:“无外乎就是与我寒暄几句,再问问我对应血匣一事的看法,我这儿自己还一团乱呢,哪里顾得上他们。”
  “公子也是为应血匣而来?”
  郑千澜抿了一口茶,看了看紫衣男子道:“难道阁下不是?”
  紫衣男子笑道“在下只是一江湖散客,也是偶然路过这里才得知武林至宝应血匣重现江湖,还到了南炎阁阁主手里,听说那阁主广邀群雄要破这应血匣之秘,所以这无遇镇才一夜之间多了这么多人。”
  郑千澜放下茶杯,望着紫衣男子叹道:“可不是,谁让这里是去往南炎阁途中唯一像样的落脚处呢。”
  “只是不知这应血匣里究竟有何秘密,传闻得应血匣者得天下,只可惜几百年来无人能解其谜啊……”
  郑千澜轻笑,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指不定里面是什么富可敌国的财宝,或者是能把那天下群魔之首的琼绝宫宫主一掌劈死的武功秘籍,诶,也说不定是些美人图……”
  紫衣男子微微扬唇,目光变得有些深邃,他笑道:“公子是为了美人图才来找应血匣的?”
  郑千澜摆摆手“在下就是来凑个热闹,这宝贝谁不想要呢,若是美人图最好,不是的话……倒也无妨。”
  “哦?”
  郑千澜的眼神在紫衣男子的脸上逡巡了片刻,笑道:“依我看阁下的风姿堪称天下第一,怕是什么美人图也比不过,但不知阁下尊姓大名,怎会在这江湖中沉寂许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