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兽人之大夫陷凶兽 作者:默默晨语

字体:[ ]

 
文案:
从前有个兢兢业业学习医术的小大夫,然而大夫也是人,也需要一个爱人。于是,小大夫遇到无情学长一枚,遇到渣攻一枚,遇到炮/友一枚,最后故事发展越来越离奇_(??ω?? 」∠)_
在一个雷雨阵阵的夜晚,孤枕难眠的小大夫终于竖起修长的中指对着贼老天道:“他妈你敢不敢劈死我!”就在这时老天嗲嗲的说:“呵呵~”
命运改变的小大夫和部落里著名的“凶兽”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内容标签:生子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寒仁川霄 ┃ 配角:夕颜勋宝蓝驰中 ┃ 其它:
 
  ☆、第一章 就这么……穿了!?
 
  寒仁川的爷爷说过医者仁心,而光有仁心不足,还应该有海纳百川的肚量。所以从小便以未来名医培养的寒仁川应了爷爷那句医者仁心,海纳百川。大概也就是因为这样,仁川的情路相当坎坷。
  寒仁川没和女性谈情说爱,大学之前一直都在学习中医,等到能够恋爱了,仁川也进去大学这所污水池。
  寒仁川没想到会有同性向自己表白,并想尽方法讨好自己。更没有想到,这位千方百计要和自己在一起的学长,最后以“我认为你不喜欢我”结束了自己的初恋。
  寒仁川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一个同性,这个同性比自己小。在仁川大三时,这位才大一,更没想到,这位小学弟竟然是个同,并且对仁川也有好感。当然更没想到的大结局是,这位学弟是当初那位学长的弟弟,最重要的是,在自己千方百计讨好学弟,甚至求爷爷在把学校不足百名的交换生名额给小学弟时,小学弟抛弃了他和自己的堂哥相亲相爱去了。
  寒仁川觉得自己这辈子有了不错的事业,稳定的收入,安定的生活,谈过两次失败的恋爱,但是有一个炮/友安慰空虚的自己。也许该知足了……
  在一个夜晚,疾风暴雨伴着滚滚惊雷,寒仁川对着贼老天一笑,竖起“黄金”中指,“你敢不敢劈死我!”
  老天爷嗲嗲地说:“呵呵~”
  寒仁川不敢相信地掏了掏耳朵,更不敢相信的看着紫色的利剑劈向自己。感觉自己命不久矣的寒仁川留下遗言,“麻蛋!!!!!!”
  ..........................................................╰(〒皿〒)╯……………………我是寒仁川小大夫崩溃的分界线啦啦...........~~~...............................
  古树野藤垂,丛林真百丈,偶尔虫鸣鸟啼,仔细听还有流水长吟,更甚能听见远处野兽咆哮的声音。
  这是寒仁川醒过来的第二天,而寒仁川仍旧一副呆样。
  陌生的丛林,未知的果子,重要的是还有变大两三倍的牲畜和野兽。寒仁川只能想到的就是穿越。
  不会吧?这么简单就穿了!就—穿—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啦啦~
 
  ☆、第二章 这是被圈养的节奏!?(1)
 
  寒仁川小心翼翼地在陌生的丛林里移动,这里的一切都让他惊奇,除了好大粗壮的树木,草丛,还有陌生的果实,以及“变异”的动物。
  寒仁川终于饿到只能下定决心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伸双手摘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紫色果实。入口淡淡的类似于山竹的甜味获得他的好感。
  “这么大,汁水很丰富,干脆多摘两个。”寒仁川喃喃自语,双眼放光的看着在风中摇晃的果子,“嘿嘿嘿,我来啦!”
  抱着多多益善的心理,寒仁川摘了十多个果子,用衣服兜着继续在丛林里探索。
  这里太古怪了,什么都这么大,我这是穿越到哪儿了?千万别是无人星球,等自己开荒吧?光是一只兔子都能撞的自己七荤八素的,这要是来个食肉的,那自己不就……
  感觉自己前路堪忧的寒仁川狠狠抖了两下,还弄掉一个果子。
  “啊咧!有山洞!”寒仁川慢慢朝着那边走去,“看起来不像有动物的样子。”寒仁川拿起一个果子,掂了掂,用尽力气往洞里头扔去,只能听见回响。
  寒仁川放下果子,深吸一口气,往洞内走去。
  这里没有动物生活的痕迹,应该只是普通的山洞吧?寒仁川想着,走出山洞,把果子放进去,又在周围掰断许多树枝堆在洞口。
  像是在沙漠寻到绿洲的旅人一样,狠狠放松自己的寒仁川来不及填饱肚子,就在冰冷坚硬的石头上睡着了。
  寒仁川没想到自己能睡着,更没想到,这么一睡就醒来了一个不请之“客”。
 
  ☆、第三章 这是被圈养的节奏!?(2)
 
  宵是住在部落外围兽人,宵是由前族长捡回来的孩子。
  宵的兽型或许奇特,以致宵从小就没有伙伴,大家一来认为宵是不被眷顾的兽人,因为没人见过他的兽型,大家就认为宵被抛弃的原因就是这个;二来,宵的武力值实在高到离谱,兽人夫夫都很担心宵被惹怒后会伤害他们的孩子。
  宵是孤单的,一开始宵还和老族长生活,可是老族长很快就接到兽神的召唤,在交代宵一些事后,便告辞这个世界。
  新族长彻底继承了部落,同时也接纳了宵。兽人都是敏感的,年幼的宵也不例外,宵明白接养自己的人对自己的忌惮,所以在展示自己的力量,表示自己可以独立生活后,宵选择了部落外围的房子开始了生活。
  然而,宵是孤独的,力量的强大并不能组织宵渴望一份温暖。所以宵请求族长提前自己为期五年的历练。
  宵看过了各个部落,明白了自己的兽型是真的很奇特。后来宵干脆在丛林里穿梭,或者野人一样的生个,挑战各种强大的生物,带着一身的伤也完全不在乎。
  五桑拉,其实是很快的,起码对于兽人而言,五桑拉真的只是一瞬间。
  宵觉得,或许丛林才是自己最好的归宿。丛林里虽然没有可以交谈的人,可宵想了想部落里,自己是一样的沉默,除非必要没人和自己说话。这样一来丛林反而很好,几乎没有对手能伤害自己,食物和水很充足,没有忌惮和害怕的眼神。
  宵突然不懂,崇尚武力的兽人为什么反而害怕武力最高的自己?难道兽型的统一真的那么重要吗?
  宵看着面前的大树,放弃思考,兽神的安排自有道理,自己是想不通的。
  宵决定今天去挑战一下群架,对面山上有些山原狼,或许很适合打架。宵变成兽型展开双翼飞去对面。
  宵像往常一样低头看着丛林,伟大的兽神把这里装扮的漂亮非常,各色鲜花果实,绿色的林海。
  很快宵收回视线,对着天空咆哮,震响丛林。宵寻到狼窝,里面头狼不悦地看向他,毕竟正在□□的动物被打扰后心情都不会好。其他狼很快摆出攻击姿态,宵很快被狼群包围,头狼吼叫一声,战斗便开始了。
  宵今天其实就是来打发时间的,毕竟狼窝这种东西他已经端了好几窝了,今天这一群是他端过比较小型的。若是问,既然人家势力还不大,那你干嘛还招惹人家呢?宵会面瘫着脸回答:“这是当时离我最近的一群狼。”
  宵三两下解决狼群,只能无聊的变回原型,慢悠悠往山下走,正当宵想变回兽型去解决晚餐的时候,一股味道传来。
  这好像是……雌性!?
  宵摇头,不会的,雌性是兽人的宝物,哪里有部落会把雌性丢到这里呢?
  可是随着宵越接近,看到掉落在树旁的果实,宵似乎有些肯定自己的嗅觉不会有问题了。毕竟果子就算掉落也不会掉在这么远的地方,被采摘的痕迹,掉落的痕迹,以及这股雌性的味道,都显示着这里有一个雌性。
  宵很快找到寒仁川所在的山洞,宵扒开毫无用处的树枝,夕阳橙黄的光撒在素白的小脸上,那一瞬间宵几乎要跪下亲吻寒仁川的脸庞。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宵问着睡着的寒仁川,回答他的只有风声。
  宵复杂地看着雌性,重新用更粗壮的树枝围起山洞,又在山洞外撒了些植物,才放心的离开。
  无论如何,先把晚饭解决,雌性似乎只吃了些果子,这样对身体不好,还是吃些肉比较好。
  宵暗自想着雌性会喜欢的肉类,仔细寻找着。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听说正常开讲应该码更多字,原谅我写作无能吧,哈哈哈。
 
  ☆、第四章 这是被圈养的节奏!?(3)
 
  寒仁川是在烟熏和肉香中醒来的,说实话,寒仁川没想到这个地方竟然还有人。在不知道敌友的情况下,寒仁川不敢妄动。
  但是当寒仁川小心的走出洞口时却空无一人,“我这是遇到土地仙人的救济了!?”,寒仁川摸着“咕噜噜”叫的肚子,内心挣扎了两下就拿起放在宽大绿叶上的肉吃了。
  这味道还不错,里面竟然有盐!?看来这里没有落后到茹毛饮血啊。
  宵没想到寒仁川这么快就行了,想着雌性大都喜欢清爽的果实,就化作兽型去采摘了。等到回来时就看见穿着奇怪衣服的雌性小口地吃着自己准备的食物。
  雌性似乎对食物很震惊?宵想着,自己一个人生活久了,想着自己大抵要孤独终老便也没在意讨好雌性的方式,烤肉之类的东西更是随便,累了吃生肉喝两口血都是常有的。看来自己做肉雌性不是很喜欢啊。
  宵有点烦躁的甩了甩尾巴,完全忘了自己离寒仁川的距离。寒仁川当下就注意到树林里的异样。
  寒仁川拿起一根木棍,准备慢慢退回山洞里以求安心的时候,宵无奈地走出来了。没办法,他的兽型的确奇特,他不想吓坏雌性才想着把东西准备好,只以人形现身。而现在,雌性恐怕已经……
  宵感觉很痛苦,他以为他可以争取雌性的好感这样让雌性接纳自己,但是全都因为自己一个疏忽而破灭了。宵又自嘲地想到哪有雌性会不看兽人的兽型呢?部落里讨好雌性的兽人他也是见过的,变出兽型讨雌性欢心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宵挪动着巨大的身体,在快到山洞前匍匐在地上。好让雌性看到无害而又庞大的自己。
  寒仁川也是保持“痴呆”状的看完宵一系列的动作。
  “Oh   my   要命的玩意!!这他/妈是龙啊!!还是欧美范的巨龙啊!!老天爷,你他/妈让劳资穿越就是为了让这货玩/死我!?”
  寒仁川骂了好一会,才发现眼前的龙似乎完全没有动作。
  “哈哈,你是不是也挺绝望的发现我这个新型物种的肉不多不够塞牙缝啊?老兄,额……希望你是公的吧,(你放心,肯定是攻的(*/ω\*)你能别一直盯着我吗?”寒仁川啰嗦两句,发现自己相当于自言自语。
  我这是傻了和一只龙啰嗦半天?
  宵则是震惊于对方的语言,自己听不懂,眼里流露的害怕自己也能看出来。但是这个雌性都说了什么呢?宵默默想着。为了显示自己的善意,宵把用绿叶包裹的果实,用前爪小心地推到洞口。
  寒仁川无语地盯着展开的绿叶,里面透亮的果实,还带着水珠看起来可口极了。刚吃完烤肉嘴里腻味的很,眼前的果实显然能解决这些。虽然自己也摘了有,但是明显吃的太多,他已经不太想吃那种紫色果实了。
  “现在这些……嗯……动物?杀人方式都这么先进了?这是要诱我出去,还是要毒死我?”
  寒仁川捡起滚到自己脚边的白色果实,试着咬了一口……没咬开……
  寒仁川汗颜,这果子的韧性会不会太好了?寒仁川用尖锐的犬齿磨了了两下,一下涌出的汁液让他措手不及,弓着腰赶紧吸了两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