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摄政王 作者:白衣若雪(下)

字体:[ ]

 
    第70章
    
    晚上的时候,沈郁坐在海棠树下喝酒,因着国丧,中秋节他们没有大办,四小姐跟陈良生陪同他吃了顿饭就各自回去休息了,沈郁睡不着觉,就在这自酌自饮了。这棵海棠树送走了很多人,顾飞走了,过不了多少日子,四小姐也要出嫁了,沈郁看着满树的海棠果感叹了几声,小福子给他倒酒:“王爷,郡主出嫁了也会回来的。”
    沈郁嗯了声:“就是太远了。”
    小福子笑:“我们也可以去看她,听说南诏也挺好玩的。”
    这话说的太轻松了,他一个大梁的摄政王哪能轻易去呢?就算他以后不是了,陈良生也不会让他去的,是更不能让他去了。沈郁这么想着有些无可奈何,他挥了下手:“你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坐一会儿。”
    小福子下去后,他自己在这里坐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想了很多很多的事,大多是杂乱无章的,只有一条因为是明天要做的,所以他想了想。
    明天是柳太后的头七,所有朝中重臣都要去哭灵,他也得去,沈郁往酒杯里倒酒,去就去吧,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萧祁昱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沈郁又重新对自己说了遍,他不过是你的小皇侄,你看着他长大,他有几分本事你都清楚,他再胡闹也胡闹不到哪儿去。
    沈郁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正想要去睡觉的时候,守门的侍卫一路跑着过来了,沈郁看清楚了他后面的来人眯了下眼,侍卫给他低声请安:“王爷,皇上来了。”他不能让皇上在外面等,而且皇上是只身前来的,就带了一个刘公公,他也没法拦着。
    沈郁摆了下手让他退下去,萧祁昱走到他身前了:“皇叔。”
    沈郁闻着他身上的酒味皱了下眉,但也没有说什么,只道:“皇上怎么这么晚过来了?”
    他抬头看了看月色,子时已过,太后的头七也算是守过了,不算是违背族制了,沈郁便没再说什么,萧祁昱又向他身边走了几步,沈郁看他这个样子往后退了几步:“皇上?这是喝醉了?”
    他想去找刘公公,但是刘公公这一会儿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这个奴才真是的,沈郁只好回过头来对付萧祁昱:“皇上先坐吧。”
    哪知萧祁昱踉跄了几步扑倒他身上了,他喝醉了酒格外重,沈郁扶不住他,倒退了好几步被花丛绊倒了,两人一起倒在花丛里,沈郁背部压倒了一片海棠花,他有些心疼的想去摸,这都是他自己种的名贵海棠,长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成了一丛,这次可好,全都压碎了。
    沈郁推他:“你先起来!”
    萧祁昱把头枕在他胸口:“皇叔,你不叫我名字了。”
    这真是喝醉了,要是平时绝对说不出这种话,沈郁骗他:“你起来我就叫。”萧祁昱哼了声:“你骗我。”
    沈郁真是烦死他了,他都多大了还得他哄?他使劲推他,哪知他越推萧祁昱就抱他越紧,沈郁几乎要被他压的喘不动气了,萧祁昱一身酒气直往他鼻子里钻,他喝的那酒都是烈酒,不好闻。
    沈郁真想摸个东西打他,他摸了一圈就拽了一个花枝子,这花枝子打他一点儿效果都没,反而被他抓住了手,举到了头顶,沈郁非常讨厌这个姿势怒道:“赶紧给我起来!混蛋!”
    萧祁昱抓着他的手,终于把他制得动弹不了了,他看着他道:“皇叔,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沈郁翻了个白眼:“我怎么对你了?”军饷他已经补给他了!现在再来秋后算账太晚了!早不来活该!
    萧祁昱看着他的脸,手里的劲却一点点的收紧,沈郁被他掐的骨头都疼了,他终于觉得不对头了,他开始使劲挣扎,手挣不开,用脚踹他,萧祁昱被他踢疼了,却没有起来,反而使劲把腿插在他两腿间,把他压开了。
    沈郁就被他以这么一个耻辱的姿势摁在了地上,这个姿势萧祁昱以前经常做,但是那是在床上,不是在这花园里!沈郁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什么,只是心砰砰的跳,或许他是希望萧祁昱对他做点儿什么吧,但是这想法多可耻啊,于是沈郁怒骂道:“萧祁昱,你发什么酒疯,你赶紧给我起来!起来!你发酒疯也不应该对着我!”
    萧祁昱还是不肯放他起来,只看着他问:“皇叔,你为什么要逼死我母后?”沈郁不挣扎了,他睁大眼问他:“你说什么?”
    萧祁昱看着他眼神悲痛,不自觉的要掐他:“你为什么要逼死我母后!我母后再不好也是我母亲,我就算对不起你,你可以来对付我,就跟你克扣我的军饷一样,你为什么要害死我母后!”
    沈郁觉得自己第一次吃了哑巴亏,他满口的牙,竟然咬不出一个字来,他不知道萧祁昱从哪儿得出是他害死柳太后的,他也不知道如何去骂他,已经骂不了,不解气了,他只想掐死他算了,他不知道生出了多少力气,一脚踹向萧祁昱:“王八蛋,去死吧!”
    萧祁昱没有防备他这么猛的一踹,疼极,终于把他松开了,沈郁推开他,刚爬起来,还没有走的就被他抓着胳膊往后一抡摔趴下了,这一下摔的他有些茫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萧祁昱摁在花丛里了。
    等他反应过来再反抗就晚了,他不是萧祁昱的对手,萧祁昱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装的,手里的力气无比大,他的腿被他一只手硬是扯开了,接着便被他合身的压在地上了,开的正艳的秋海棠在他身下凉凉的,应该是被他压出汁水来了,两个人的身量啊,萧祁昱像是又长高了一点,边关不知道吃了什么好东西,沉的要死。
    沈郁还在乱七八糟的想的时候,萧祁昱已经不再只是抱着他了,他已经摸索着要解他的腰带了,他摸不到在哪儿便越发的狠,几乎是掐着他的腰,沈郁开鲤鱼打挺似的往上挺:“萧祁昱,你放开我!”该死的侍卫都去哪儿,一定是刘公公这个该死的守在门口,沈郁又急又慌,已经不知道什么心情了,他不知道侍卫在哪儿,可他却不敢喊了,要是被他们听到,明日他就不想活了。
    萧祁昱像是预料到他不敢喊,所以更是为所欲为,腰带终于被他解开了,腰带没了,那衣服就再也没有束缚了,萧祁昱一只手便直接摸到了他的腰,长年练剑,那带着厚茧子的手摸得的人疼,况且还是他的腰,他怕痒,沈郁反射性的打了个寒战,身体挺了挺,这反而更加贴近了萧祁昱。
    萧祁昱的脸没有变化,然而急切的动作还是泄露了他的欲火,他手一下子就抓到了他的屁股,隔着一层薄薄的裤子,屁股简直要颤颤发抖,沈郁扭着腰要挣脱,反而被他一把把裤子扒下去了,紧接着沈郁就再也跑不动了,萧祁昱两只手捏着他的屁股,拉到了他的身前。
    上他的过程是一样的,撕衣服,插入,跟从前一样,没有任何的缓冲,沈郁疼的惨叫了声,紧接着就被他压下去了,萧祁昱大概是嫌他叫,竟然用嘴巴堵上了他的嘴,这一个俯身疼的他打颤,沈郁推他打他,已经顾不上想这个举动有多娘了,他疼啊。
    萧祁昱把他踢打的手再次掐住了,这次只剩下腰能动了,可这个越动越疼。沈郁手里捏着一把海棠花,捏出了水,也没有心疼,已经顾不上了,他疼的喘不过气来,他这些日子被那个狗洞打击了,再也没有敢出去浪,也没有心情给自己润一下,所以此刻疼的死去活来。萧祁昱那根家伙跟利剑一样捅进来,想要把他开肠破肚,可他偏偏没有任何的办法,除了忍住别叫唤。
    现在算是自作孽不可活了,他的花园很少让侍卫进来,现在有刘公公在外面看着,那更是不会进来了,不进来可是能听到声音的,那这比看得见还要惨,沈郁只能憋着不叫唤。
    沈郁这么想着看着恨的眼睛冒火,他终于逮着机会咬了萧祁昱一口,萧祁昱撤的很快,舌尖没有咬到,但是他这个举动惹火了他,萧祁昱慢慢撑起身体来,攥着他的手腕居高临下的往里挺,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那副面瘫,毫无表情,仿佛他是在骑马!
    沈郁被他自己这个比喻气着了,他刚想要骂他点什么,但喊出来的都是单音节,萧祁昱挺进去了!
    萧祁昱的那一下仿佛是顶进了花苞里,在里面躲藏着的花蕾像是遇到了闯进来的匪徒,躲无可躲的时候便害羞抱愧的看着它,既害怕它对他们蹂躏,又期待着它的揉搓,揉搓出鲜嫩的汁水。
    于是他们挤成一团儿,揉着捏着的包着它。
    这种直接的感官取悦了萧祁昱,他在里面停了一会儿,等沈郁脸上的表情不再是痛苦后,就忍不住开始大动起来,沈郁的身体像是天生的,天生被人CAO的,一夹到棒槌忍不住就追着吸允过来,湿润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含着,含不住了浸- yín -出潺流不断的春水。
    那一波波儿的春水滋润着他,那张紧致殷红的嘴巴也强有力的吸允着他,他的每一次进退都缠着他,仿佛是怕他跑掉,萧祁昱冷着一张脸看沈郁,脸是面瘫冰冷的,可是深邃的双目里是骤然升起的欲火。
    他使劲的握着他的手腕,把他固定在身前,开始毫不留情的穿插,这是他恨的人,可是他却想了他九个月了,日日夜夜的想要这么穿插他,痛快淋漓的上他,不再是梦中那样虚无的,这是个有血有肉的真人了。
    萧祁昱用胯部把沈郁的两条腿顶的大开,贴着他两腿内侧柔嫩的肌肤大力的顶撞着,每一次都快速的顶进来,然而慢慢的享受那一吸一允的*合,那种快感让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能用行动,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两人相撞的部位让他顶的啪啪作响,相*合的部分却如水顶壶盖一样,滋滋的往外冒着水。
    沈郁在他身下辗转着想呻吟,他的身体是那么的该死,适应的这么快,随着萧祁昱一下下的顶入,那个洞口动了起来,每次他的*插他都反应过度,一张一合的等着他的进入,进入的时候迫不及待的把那一块芯子迎上来,顶不到便是一阵难耐的空虚,他扭着身体去贴近他,想要让他插的更深点。
    沈郁用手掩着脸,身体却一阵阵的颤栗,疼还是疼的,可是更多的是那种熟悉的被充盈和贯穿的快感。那种毫无空隙的最亲密的相连让他想哭了,可是他不能哭,他凭什么哭呢?萧祁昱掐着他的腰像是在享受,退出来一点,然后再缓慢地插进去,他享受着折磨他的过程。
    他知道他放荡,最忍受不了这种缓慢的折磨,沈郁想竭力的让自己不要屈服,可他左右不了他的身体,他不仅没有摆脱他还主动扭动着迎合他,想要他顶的更深一点儿,更快一点儿,他要受不了了,他受不了这种慢刀割肉的过程,他的脚尖都难耐的颤着。
    他的反应萧祁昱即便是醉中也深切的感受到了,在他的腰还没有挺到空中是,就被他一下子接手了,他捞着他的腰把他半抱了起来,埋在他体内的武器几乎整根抽了出去,随即又狠狠顶了进来。坚硬的前端撞在体内敏感的一点,沈郁无法抑制地仰头大叫,脚趾头蜷缩起来,眼泪因着这迟来的快感终是流出来了。
    萧祁昱听着他的叫声,搂紧了他的腰,开始狂风骤雨的*插。
    这个身体一如从前那样顺滑,一如他梦中那样紧致柔软,勾的他夜夜梦见他,他不知道对沈郁是什么感情了,沈郁一开始就没有好好对他,一开始就是欲望,他给了他这样噬骨入髓的欲望,让他以后无论上了多少女人都忘记不了他。
    他这一生孤傲清高,从不屑于做这种龌龊之事,可他偏偏遇上了一个不要脸的沈郁,于是从此伦理道德都离他而去。
    萧祁昱抱着他恨不得把他捏碎,恨不能把他揉进他的身体里,他不知道他自己本身就是这样的人,还是他自己伪装的清高,每次遇到沈郁,他都控制不住他自己的欲望,沈郁将他从高高的神坛上拉了下来,拉到了欲望的深渊,于是他从此万劫不复。
    萧祁昱猛烈*插,沈郁崩溃的失声叫唤,他的衣服被萧祁昱扔了个精光,被他仰面压着,无处可咬,无处可藏,就如同这剧烈的情欲一样,无法遮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