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手足成衣服+番外 作者:天恒有月

字体:[ ]

 
 
    一句话文案:
    面对痴化的好友,尹天城表示,要把持住,很难。←← 而面对被自己治得只能对自己举的好友,蔺钦澜表示菊花残,满腚伤。
    新弄的文案:
    两人中招,偏惹四人麻烦。
    一个肝胆相照,面对中招对自己求爱的好友头疼不已,一个义气相助,面对吃错药求欢的好友拳打脚踢……
    面对中了毒“喜欢”上自己的好友,这两人又如何能避免,手足成衣服?
    
    楔子
    
    传闻代代相传的百晓生手中,有一本坊间秘闻集合成册,其中有一册,五十八篇描绘了江湖中龙阳断袖之情,将故事传闻记录成文。文中上下几百年,将风月之情尽诉。
    书之扉页更记八行书,书曰:
    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风月情转菱花镜,龙阳事录烟雨楼。言怨人情薄蝉翼,齿啮红豆捻轻骰。
    ……
    此书录于烟雨楼,却是众所周知。而此册书名,便是《武林龙阳艳事录》。
    
    第1章
    
    “怎么回事?”蔺钦澜瞥了一眼顾秋棠,问尹天城。尹天城被好友顾秋棠如树袋熊抱树一样地抱着,竟面不改色地道:“他们中了毒。”
    “们?”
    “上官明月在里面,还没醒。”
    蔺钦澜沉吟半晌,道:“什么症状?”
    尹天城动了动唇,显是想要开口,但是眼神闪烁了一下,终于诡异地沉默。
    “很复杂吗?”好奇问。
    尹天城似乎是在思考,正在他思考关头,顾秋棠搂着他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他脸颊上,不住地蹭着他的颈窝,傻笑,“相公……”
    蔺钦澜:“……”
    尹天城:“……”
    “←←”
    “……”
    “我懂了……”蔺钦澜咳嗽了一声,露出微微笑意,“是挺复杂的,怎么,是情蛊?”
    尹天城道:“不是蛊。”
    “那是什么?”
    “……不知道,此番请神医来,一是为了上官明月之事,二就是为了这……这奇怪的毒。”
    “尹城主大可放心,这世上还没我蔺钦澜解不了的毒!”放了豪言壮语,蔺钦澜捉住顾秋棠的手腕,搭了脉,细细感知了一阵,平稳……和谐……搏动有力,十分正常。
    啧啧称奇,半晌后,对上尹天城凝视的眼……
    “咳咳……”尴尬地咳嗽两声,蔺钦澜避开他的视线,道:“这毒……咳咳,难!”
    尹天城几次不着痕迹地抓住顾秋棠摸他身体的手,沉声道:“若神医都说难,只怕这世上,也只有神医才能解这毒了。”
    这句夸赞令蔺钦澜很是受用,于是他高兴地道:“这个自然!!想那明月楼的开山主人上官秋月留下不少珍贵医书,这毒定能够解开!”
    “不知神医需要多久?”
    “呃……三个月?”蔺钦澜不是很有把握。
    尹天城蹙眉,捏住顾秋棠凑近的脸,不让他亲自己,道:“三个月太久,何况秋棠现下这副样子……神志不清。”
    蔺钦澜道:“若依我的经验,你们间该有个契机才让他对你如此,这毒既然与情有关,你对他好一点,与他亲密一点,尤其是特别亲密的……这毒自然而然也会慢慢解开……只不过,我想你是希望另外的解毒方法的?”
    “这个自然。”
    “那不如去雪山,雪山之寒气,任何与情有关的毒都免不了被镇压。”
    “他这副样子……我要如何带他去?”
    蔺钦澜,想了想,诡异一笑,道:“晕了,就带的走了。”
    尹天城了然,笑了一笑,抱拳道:“多谢神医指点。”
    “muma!——”又是吧唧一口亲上了尹天城,尹天城额上青筋跳动,真恨不得抓住好友的衣服把他的脑袋塞进天山的雪里,让他清醒清醒。
    就不该让他和上官明月那个风流种子一起做客江南的,果然,不是染了乱七八糟的病,就是中了乱七八糟的药!
    好不容易带他来这里,可是他除了安静一点,晚上照样抱着他,照样喜欢摸他。
    寒冷可以让他正常一点,无奈天山的夜晚不可受凉,尹天城也不敢让他冷了,于是屋里很是暖和,暖和到半夜顾秋棠脱了衣服往他身上蹭,暖和到饱暖思- yín -欲,抓他的手往他胯下蹭!
    “你信不信我把你捏废了?”握着灼热的一根,尹天城咬牙切齿地在顾秋棠耳边道。
    顾秋棠迷蒙着双眼,半咬着唇亲吐呻吟,湿润润的眼一直注视着他,甜甜地道:“夫君……”
    尹天城:“……”
    先前警告过他,让他不许叫自己相公,于是他改叫夫君了,再次警告也没用。
    “秋棠!”
    顾秋棠偷偷瞧他一眼,手指勾了他的腰带,一扯——
    一个不留神,衣服都被顾秋棠给解了大半,尹天城从床榻上站起,衣襟敞开,露出健美的胸膛和诱人的脖颈,目光凌厉地瞪着顾秋棠,仿若他再走近一步,他就打死他。
    顾秋棠被他盯得浑身战栗,可是看着他,眼神越发晶亮,反而兴奋起来,吞着口水,爬着抱住了他的腿,往他的腿上蹭,像只小猫一样。
    “嗯……夫君……”
    面色如名字般艳得像海棠,顾秋棠难耐地扯着自己的衣服,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不住喘息,不住往尹天城身上攀爬。
    尹天城略有些狼狈地将好友推开,气得都结巴了,“你……你现在……你现在这像什么样子?中了毒连点记忆都没了?”
    顾秋棠微恼地扑过去,死死抱住他,饥渴地道:“不许推开,摸我!你快点摸我!”边说他边摸他。
    尹天城推着他的脑袋,恨恨道:“不行!”
    顾秋棠恼怒地咬住他的手,恶狠狠地瞪着这个不肯顺自己意的男人,直咬得出了血也不松口。
    剧烈的痛处袭来,尹天城微微蹙眉,却是道:“我就算被你咬我也不摸你。”
    顾秋棠一直瞪着他,不住吮吸他伤口处的血液,一直把他的手吮麻了为止。松开牙,顾秋棠微微张开口,一小股血液顺着嘴角流下,流过细腻的肌肤溅入衣裳,修长的手指抹了抹唇边,冲尹天城妖异一笑,舌头舔了舔唇。
    “夫君的味道,好好。”
    “……”尹天城沉下脸。
    原本以为顾秋棠只是毒迷了心智,现在看来,除了心智外,他的行为更加不正常,如果是心智不对劲,他的行为应该没有逻辑可言的,现下,却好像有点逻辑……
    只是想把他往床上拉。
    微微有点头疼,尹天城再次捏住了顾秋棠的脸颊,令他疼得无法嘟嘴来亲他,从小一起长到大的好友忽然成了这副德行,把原先的侠骨柔情变成了“媚骨”柔情,他的心情复杂得要命。只盼望蔺钦澜快些研究出解药。
    “夫君……”
    “夫君~”
    “夫君~~”
    “闭嘴!”被他语调中的撒娇甜腻给惹恼了,尹天城狠狠地道,一下子点了顾秋棠的哑穴,顾秋棠啊啊张了几下口,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眨了眨眼睛,忽然瞪圆了黑溜溜的眼,一脸惊奇。
    “你给我安静点,要是不安静,我明天——”拉长了调子,想想出个惩罚的方法,顾秋棠一脸纯真地看着他,尹天城愣了愣,续道,“我明天就不给你饭吃!”
    顾秋棠抱住他的腰,脑袋往他怀里蹭,一双手仍旧不放弃地往尹天城衣襟内处摸。
    他分明是听不懂他的话,要不然顾秋棠那般看重吃食,定不会肯依。
    尹天城捉住了他的手,没有推开他,反而把人环住,心中升起了无奈,低叹一声,道:“秋棠,难道你后面三个月,都要半分神智也无了吗?”
    顾秋棠抬起头想要亲他,尹天城又推开了他的脑袋。
    “看来得催一催蔺钦澜……”咬牙切齿地把顾秋棠包得像粽子一样限制了他的行动,尹天城下了床榻点灯写信。
    龙飞凤舞,一气呵成,端的是所有心思,全在笔触。
    夕阳半落,竹屋,竹林。
    绿竹半含箨,新梢才出墙。微风徐动,竹叶飒飒。
    雪白的鸽子扑棱棱地飞来,停在窗棂上,脚上绑了个竹筒。
    “神医亲启……”蔺钦澜放飞了信鸽,一边吃力地看信,一边把抱上来的上官明月一脚踹到角落里去,“秋棠神智不清已一月有余,夜晚苏醒……热……冷……不行……只能压抑……不能……求教……令其神智清醒……先配些药……”
    上官明月从角落里站起,见那人分毫也没给自己一个眼神,好看的眉一皱,面露寒霜,一个飞扑,又把蔺钦澜给扑倒了。
    “咔擦——”
    “哎哟我的老腰——!!”蔺钦澜疼得哎哎直叫,抬起腿又踹了上官明月一脚,“他奶奶的上官明月!老子就是吃饱撑得来救你!交个狐朋狗友命短三年!!”
    上官明月好似不知道疼一样,不管他踹不踹自己,固执地扒他衣服要亲他,毫无章法地乱摸乱亲,甚至亲了锁骨不够,还想亲嘴。
    面对着好友放大的俊脸,蔺钦澜毛骨悚然,立时掏出一大把银针扎在他背上,使劲一推,上官明月就僵硬着倒了下去。
    “活该!硬要逼我!!”蔺钦澜又踹了他一脚,骂骂咧咧半晌,哼哼了两声,龇牙咧嘴地站起来。发现上官明月倒的姿势不太好看,而且背上一大把银针……
    还好不是清醒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