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囚仙 作者:小竹子君

字体:[ ]

 
文案:
曾有云中帝君怒,一片山川化焦土。
“你命中无子。”
他不信,强行夺走生子丹。纵然男子结合违背天伦,也没有什么阻挡的了他云焱帝君。
可笑的是,顾念怀的,不是他的孩子。
——————————————————
渣攻,攻情商并不高,受自尊心很强,囚禁play。
会有重生,不要着急……攻会付出代价。重生的故事在下本文《反派追妻》中。
 
内容标签:年下 仙侠修真 生子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念云焱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血,滴落在地。
  白衣已被晕染至深红,如墨般长发肆意垂落,只露出那人一半容貌。眸微垂,目光并不聚焦在何处,纵然面色惨白,也不减一分浩然正气。
  堂堂一个元婴修士……居然落到如此地步了吗。
  仿佛背上深可见骨的伤毫无知觉一般,他低笑了一声,似是自嘲,又仿若讥讽。紫霄派长老顾念真人……居然沦为魔修鼎炉,真是可笑。
  身后的玄衣男子面色愠怒,手持沾血长鞭,魔气不可抑制的溢出,更衬的面容可怖。手扬起,浑身灵力都注于鞭中,以骇人的力气狠狠抽在顾念的脊背上。皮肉瞬间绽开,森森白骨在幽暗的烛光下泛出惨白。
  “你竟然敢跑……”天魔宗宗主云焱帝君冷笑起来,眸中尽是嗜血寒意,“看样子本尊还是对你太好了……”
  他已经把所有最好的都给了这个人,为什么还要逃!
  顾念不语,眸中划过一丝讥讽。将他囚禁于这无极宫,日夜采补……元婴修为硬生生降至金丹。如今,就连金丹上都生了裂痕,恐怕不需多久,就会落至筑基……
  长鞭破空,又一次朝他袭来。双腿的肌肤一触到那装有倒刺的长鞭,就立刻绽开,骨骼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身体不由自主的晃动,却又被锁链紧紧拽住。顾念咽下口中涌上的甜腥,垂下眼帘。
  之前还因为疼痛而紧绷着的双腿如今虚软的垂在空中,身后的人没有一丝怜悯,反而低笑起来:“本尊打断了你的腿,你是不是就不能跑了?顾念,乖乖的待在天魔宗不好吗?”
  顾念仿若昏迷,连眼帘都不曾颤动一下。
  云焱手中的噬魂鞭又一次击打在那白衣之上,本就瘫软的双腿无力的晃动,骨骼竟又断裂开来,若非皮肉还紧紧牵拉着,否则便要直接上下分离。玄衣男子的呼吸无比粗重,原本以为会消散的怒气此刻却化为郁结缠绕于心。
  为什么不求饶?!
  持长鞭的手紧了紧,最终松开。两道暗光划过,紧扣于顾念手腕的铁链瞬间断裂。云焱立刻将人拥住,纵然神色依旧愠恚,动作却不由自主的轻柔下来。被他拥于怀中的人睫毛微微颤了颤,心中划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在被放在床榻上的那一刻,面对噬魂鞭也不曾变色的顾念也不禁惨白了双颊。
  早就破碎不堪的衣物被轻易的扯下,他睁开双眸。滔天的怒意此时也失了气势,嗓音沙哑,仿佛能嗅到浓郁的血腥气——“你放开我。”
  被囚禁的半年里,几乎日日夜夜要发生的事让他的手都不禁颤抖起来。身为一个男子,居然要雌伏于他人身下,做那卑微如尘埃的鼎炉……
  “怕了?”云焱捏住他纤细的脖颈,象牙白的肌肤立即留下深红的印记。呼吸逐渐变得困难,双腿已经被打断,他此时却连挣扎都做不到……
  “你敢逃一次,本尊就抓你一次。”手紧扣在脆弱的椎骨上,只要稍稍用力,这个已经成为他心魔的人便会消失在这世间。云焱的眸微微眯起,看着顾念的呼吸逐渐粗重……
  “顾念!”就在对方下一秒就要窒息而亡的时候,他又飞快的松了手。床榻上的人剧烈的咳嗽起来,鲜血顺着嘴角滑下,惨白的脸颊映衬着他的唇瓣更加鲜红。云焱轻轻的用拇指擦去他唇角的血,目光停顿在顾念如墨般漠然的双眸上。
  “只要你别逃……本尊什么都可以给你,如何?”
  “你放开我。”嗓音依旧沙哑,他仿佛没有听到对方所说,目光泠然,不含一丝情绪。
  云焱慢慢的低笑起来,目光幽暗。他强忍着怒气才没有一掌打死对方,而是缓缓的将手上的血舔尽。
  “顾念,你永远只会是本尊的。”唇角勾起,他低头吻住那双被鲜血染红的唇。床榻之上的人紧握五指,眸中尽是不甘。血腥之气越发浓郁,就连雕花金木也被染成鲜红。
  与其说是一场*欢,不如说是单方面的施暴。双腿已断,顾念连挣扎都做不到,只能被迫承受对方的残暴。金丹的裂纹逐渐增加,最终在采补中破碎。修为骤跌的疼痛从丹田蔓延至四肢百骸,然而他却不吭一声。
  眉头死死皱着,唇瓣已被咬破,身体不着一物,布满了欢爱的痕迹。浑身上下似乎都被碾碎了一遍,血液几乎流尽,不过是勉强吊着一口气。他此时却连动一动唇角都不行,只能虚软的躺倒在云焱怀中。
  餍足的男人轻柔的将他抱起,看见顾念身上那些属于自己的印记,微微勾起唇,显然愉悦不少。步入宫殿后方的玄玉温泉中,云焱取出百灵玉脂膏,动作温和的在顾念脊背上轻轻擦拭。皮肉伤接触到如此灵丹妙药,瞬间愈合,只留下浅浅的粉色印记。
  顾念的眸微微颤了颤。
  “乖乖的呆在这里,想要什么,本尊都会给你。”云焱动作熟稔的帮他清理着身体,原本黏腻不堪的身躯立即清爽起来。双腿也被抹上了膏药,流血不止的地方也已经愈合,只是里面的断骨还需静养一段时日。顾念倚靠在他的怀中,双眸紧闭,并不多语。
  他感觉得到……对方正在帮他清理。他不相信天魔宗宗主云烟帝君会缺一个鼎炉……
  何必屈尊降贵,为他这等阶下囚做这种事?
  沾染了血液而凝结在一起的发丝也被轻轻洗净,云焱又喂了他一颗九转混元丹。顾念原本苍白不堪的脸颊立即泛上鲜活的红润,他神色冰冷的看了一眼对方,又垂下了眼帘。
  披上外袍,又被放置于床榻之上。之前染血的床铺早已被侍从换下,干净的被褥格外柔软。云焱不禁垂眸,看向他依旧无法动弹的双腿。
  “再敢逃,就不是打断腿这么简单了。”冷声威胁了一句,云焱看见他眉目间脆弱的神色,又忍不住轻轻抚上那纤细的双腿。
  “帝君居然有这么多时间耗费在区区一个鼎炉身上……”顾念睁开双眸,冷笑了一声,“筑基期的鼎炉,不知能够帝君采补几次?”
  “你别妄想激怒本尊。”在对方的丹田下了禁制,云焱又看向那双被自己打断的双腿,竟然有些不忍。他不曾想要真的伤到顾念,只是怒火难抑,失手竟打折了骨。
  这么多年,被他所杀的人数不胜数,如今却因打断了一个人的腿而产生了些许愧疚……
  “呵……”顾念只是低笑,眸中尽是讽刺。双腿之间那令人作呕的感觉还未完全消散,从金丹落至筑基,身体早已疲惫不堪,先前也不过是强撑着一口气,才未曾晕厥。
  那人还在这里……自己,怎么可能示弱……
  双腿上传来冰凉的触感,他又抬起眼眸,看见男人正在为自己涂抹着什么。云焱看见他讥讽的神色,微有不悦,却不曾责骂,只是继续慢慢的在断骨处涂抹赤炎生肌软膏。
  “你好生歇息。”抹完软膏,又替他盖上冰玉蚕丝被。云焱想起之前肌肤相亲之时对方身上灼热的温度,原本压下的欲念又有些燃起之意。目光晦涩不明,拇指轻轻的在那人唇瓣上摩挲片刻,最终转身离去。
  床榻之上的顾念睁开眼眸,露出罕见的茫然之色。出逃失败……修为也跌至筑基。众人皆以为他顾念已死,那么从今以后,难道真的便永远成为云焱帝君的禁·脔了吗?
  怎么……甘心……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应该是全文免费,希望大家看在作者码字不易的份上收藏一下~喜欢看甜文的可以点击作者名进入专栏查看《反派追妻》。那一本是云焱重生后追顾念的故事,走师徒向。本来打算全文存稿,但是实在是懒,需要小天使留言鞭打(????`)
 
  ☆、第二章
 
  久违的沉睡,似乎从他出逃以后便不再有了。然而再沉的梦境,终究是有抽离的一刻。意识瞬间清醒过来,耳边故意压低的脚步声也变得清晰,并不是云焱那般健壮的男子身躯,反倒像一个孩童。
  顾念的睫毛微微颤了颤,随即缓缓睁开双眸。
  “啊……啊啊啊,顾……顾公子,您醒了啊。”手中端着由墨玉雕刻而成的莲枝缠龙洗手盆,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的丫头慌慌张张的摇晃了几下,赶忙把盆放在了床榻边的小桌上。她似乎很紧张,不安又好奇的瞧着顾念,双手不自觉的绞着自己的衣摆。
  “你是……”纵然修为已降到筑基,顾念依旧看出面前少女并非人类修士。发丝规规矩矩的束在两边,挽成发垂,各自别了一朵玉簪花。还带着稚气的脸庞格外圆润,一双乌黑的眸扑闪扑闪的瞧着顾念。一会儿,仿佛是害羞了一般,竟低下了头。
  “奴……奴婢名叫玉簪,幸……幸而得帝君点化,奉命服侍顾公子。”嗓音也软糯细腻,玉簪又偷偷看了一眼顾念,绞着衣摆的手更加无措起来。
  “顾公子要起了么?”玉簪又端起了洗手盆,“帝君吩咐……等顾公子起了,服侍顾公子洗漱。”
  顾念刚想说“好”,双腿传来的无力感却提醒着他已经被打断腿的事实。眸中划过自嘲,他用双臂将自己撑起,倚靠在床围上。
  “顾……顾公子?”玉簪歪了歪脑袋,却什么也没有问,只是端着盆到他面前,“请……请洗手。”
  她刚要拿挂在一边的帕子,就听见无极宫门已被推开。二人同时转头看去,只见身着烫金云锦缠龙玄衣的云焱步入。见顾念已经坐起,他的步伐不由加快,随即又恢复了沉稳。
  顾念只看他一眼,飞快的掩去了那抹愤恨,便垂眸至另一侧。发丝垂下,遮住半边脸庞。
  “帝君……”玉簪仓皇请安,云焱挥手示意她出去。宫门又一次被关上,烛光摇曳,更衬的顾念面容精致。
  气氛瞬间凝滞。
  云焱见他并不看自己,眉头微拧。刚要直接捏住他的下颚,随即却又犹豫着收回了手。
  “你醒了。”嗓音低沉,不辨喜怒。
  顾念慢慢的转头,眸中闪动着烛光,明明是面无表情,却又参杂着讥讽。“若非帝君手下留情,顾某如今早已化为尘土。”
  云焱抚上他的发丝,动作缓慢而温柔。他似乎并不在意对方的态度,又轻轻撩起一缕,落下一吻。
  “你在怨本尊。”
  “不敢。”他又别过头去,不再言语。如今被软禁在这无极宫内,多逞一时口舌之快并无多大用处,不过是令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喜怒罢了。
  云焱的指尖轻轻触碰着那恢复洁白的脖颈,衣襟被拉开,露出精致而诱人的锁骨。顾念仿佛毫无知觉一般,也不反抗,只是漠然垂首。云焱轻轻拨弄着他胸前的一缕发丝,见他许久也不曾反应,眸中的幽暗更甚。
  一抹怒意在眸中瞬间划过,纤细的脖瞬间被钳制。顾念终于抬头看他,然而却毫无恐惧之色。
  “顾念,本尊要杀你,轻而易举。”微微加重了手上的力气,云焱看着他的脸逐渐涨红,然而眸中依旧一片清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