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色可餐 作者:委地成烟

字体:[ ]

 
文案
大征王朝有个特点:皇帝和摄政王相爱相杀。 ———————————— 娇软皇帝受×忠犬摄政王攻。宠宠宠腻歪腻歪腻歪 ————————————每天晚上十点整定时更新,小伙伴们及时翻看(=^▽^=)因为锁章会很快。解锁采取和谐→删删删策略。————————————短篇,初稿2016.4完结。重发。 ——小攻不是人。——本文三观不正,强制爱。 ——————————————为什么我的文案总是糊成一团。到底怎么分段落啊求指教π_π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子枭,沈湛 ┃ 配角:沈易,黎商,沈策 ┃ 其它:养成,娇软受,宠溺,强制爱
 
 
  序
 
  “先帝驾崩时陛下还小,令摄政王代为管理朝中上下事宜。如今您已然加冠,摄政王却越发大肆揽权,把持朝政,惘视皇威,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年轻的皇帝撑着下巴,轻轻地“嗯”了一声。
  元公公噎了一下子,微微抬眼,去看黄金王位上那生得过分俊美的帝王。他悄悄打量了帝王一眼,确定帝王没有动怒,也没有驳斥的心思,却也仅限于此了。至于是否心动,他则完全看不出来。
  七年前,先帝驾崩,年仅八岁的孩童一继位,就被摄政王牢牢地控制在手中。摄政王对小皇帝,从文到武,监管之严厉比之寒门士子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却独独对帝王之道避之不授,生生养成了少年这般“出淤泥而不染”的心性。
  这样一个皇帝,按说是当权者最容易把持的,也是身边人最容易蛊惑的,实在让人高看不了。然而他伺候这个少年七年,以他兢兢业业事事亲躬圆润通达的心性,竟也没能完全取得这位的信任,摸透这位的心思。
  元公公知道这位心性冷淡,以至于凉薄,可这其中,也未尝没有令人心惊的仿佛天赋一般的“帝王之术”的影响。远宦官,正视听。
  不,尽管如此,还需尽力一试。毕竟这位对摄政王的痛恨,除了源自于幼年时期被如囚犯般对待,严厉至苛刻的管教,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那是帝王心中,难以启齿的……
  绝不愿为人所知的……
  隐忍的……
  耻辱。
  这份耻辱,使得原本八王还是摄政王把持朝政都与小皇帝毫无意义的局面,打破了。
  小皇帝纵然再性情清冷,也还年轻,忍得了一时,不可能永远忍着摄政王,只是缺乏一个宣泄的缺口。
  如今八王持五万精兵秘密进京“护驾”……
  这是最好的时机。元公公相信,小皇帝没有理由放弃的。
  那值得他再加筹码,赌一把。
 
  【1】
 
  荒芜的黄土小道上,一阵烟尘滚滚扑来,伴随着铁骑踏地的隆隆声。
  快马加鞭,一路向北。
  中间黑金色盔甲的少年伏低了身子,瞳色澄明。
  他在京城藏了五天,终于找到机会出城。既然已经跟随八王的人逃出京城……
  那这退路,就没了吧。
  也不知那人,在发现自己不见了时会作何反应。
  那常年自若的神色,是该变一变的了吧。
  暴跳如雷怒不可遏还是气急败坏……
  还真是,期待。
  再行片刻,就应该能看到八王安排接应的人了。到时他在八王营中一坐,密图不轨的八王,顷刻间就是持帝令清君侧的忠贤。
  至于后续如何,他闭着眼也能猜出来。
  无非就是他的八皇叔把摄政王搞下台,然后自己成为下一个“摄政王”。哦,当然,八王成了“摄政王”和那人的摄政王还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
  八王身上有皇室血脉,那人没有。所以八王可以在把持几年之后,令他“让贤”。随后,八王碍于悠悠众口,自然不会杀他。只是此后,他便要像个废人一样,被圈养软禁在废宫一生了。
  曾经朝暮读书,目不交睫;曾经闻鸡起舞,如同寒门。这样的努力换来的文韬武略……
  终究还是要被荒废。
  ……现在想这些做什么。少年自嘲地笑了笑。不是已经选好了么,自出城起,便是绝路。哪里还容得半点犹疑不决。
  只是,不知那人……
  罢了,不想也罢。
  开始觉得畅快。现在一想,就头疼。心口也闷闷的不舒服。
  他拒绝去想这是为什么。
  前方就是弯道,过了弯道,就可以看到八王营地所在吧。
  眼看就要到弯道处,一马当先的死士突然猛地拉紧缰绳,马蹄高高地扬起,半个马身都直立起来。
  尖锐的马嘶唤回少年的神智,他控制住马停下来,听见当先的死士开口,是冷硬的语气:“你是何人”
  少年抬起头,望着突然出现在一行人前面的人影。
  他披着威仪的披风,大大的帽兜遮住他的眉眼,马队扑起的烟尘自他身前三尺分道让开,仿佛不敢冒犯此人冷冽的威严。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突然出现。
  若是寻常情况,死士的马不会停,但凡挡路,一马鞭草草解决,更别说停下问话。
  但这人显然不是一马鞭可以解决的。实际上,自这人出现,这队经历过战场杀伐的战马,就开始躁动不安,不受控制。
  少年帝王皱起眉,他看见那人的嘴角微微挑起,似乎有一丝诡异地,凛冽逼人的笑意。
  ……摄政王。
  他竟,孤身来了。
  来拦自己。
  少年帝王有一瞬的犹豫。
  要不要……现在过去,承认错误……
  或许他还会得到“从轻处置”
  然而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少年的眼神瞬间又坚定起来。
  所作所为,若是连承担后果的勇气都没有,那还何谈帝王血脉,何谈男儿尊严。
  对峙片刻,那人没有回答,死士也再难再进一步。
  军营就隐在弯道之后的树林中,过去那个弯道,八王的人定能发现他们。可是他们却寸步难进。
  死士的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左手隐秘地向后打了个手势,示意手下报信,然而没有人回应他。
  除了年少的帝王,所有人,都似被定在原地,巨大的压力迫使他们难以动弹。
  “子枭,不过来吗?”
  一阵萧索的风自身后吹来,少年帝王沈子枭微微战栗,而当那阵风吹过摄政王,使得那宽大的帽兜鼓起,使得众人终于得以看见他完整的容颜时,沈子枭轻微的战栗,终于裂变成难以自持的簌簌颤抖,仿佛秋风中的落叶,眸中的惊惧,一瞬间,扩大到极致。
  连瞳孔,都微微缩了一下。
  ——对面那人浅浅的瞳色,他今日之前只见过一次,却永远不想再见到第二次。
  ——那颜色纯湛的,黄金色瞳孔,全然不是人类能够拥有的,也的确不是人类所拥有的。
  ——那是那只妖,在暴怒变身前的预兆……
  一瞬间,刺骨的寒意侵袭了沈子枭整个背脊,沁入心肺。
  他后悔了……
 
  【2】
 
  八王的死士拦不住沈湛,小皇帝一点也不奇怪。然而沈湛连本体都没显形,甚至没有动用妖术,完全凭借速度一招制敌,这是他无法想象的。要知道,小皇帝幼时被沈湛逼迫习武,已然小有所成,更因身在皇家帝位,各种武功记载书籍应有尽有,因而对武功的鉴别,更是起势便知。而那些死士的武功,不说世间顶尖,也已算高手中的佼佼者了。
  就是这样一群人,竟然不堪敌沈湛一招,便被秒杀。
  摄政王沈湛,小皇帝子枭的皇叔,本不是皇家后裔,而是先帝所认的义弟,赐姓沈。
  小皇帝对于他的父皇,是有怨恨的。
  所谓“先帝驾崩”,不过掩人耳目。实际上,他的父皇,是携了他的父后隐居去了。
  那时子枭才八岁,懵懵懂懂地被推上那个至尊之位,又懵懵懂懂地对沈湛喊皇叔,对身边潜伏的危险全然不觉。
  他至今日尚不明白,父皇那样强势的人,如何会不管不顾等不得他成年便匆匆“卸任”帝位,又如何会放纵一只妖长伴自己八岁儿子的身侧,导致他这些年来,过得如此……
  隐忍。
  是的,隐忍。
  受辱而不死,不是怕死。隐忍着,只是怕他死后,策儿落入那妖魔的手中……
  沈策,他一母同胞的弟弟。
  这次谋划“背叛”沈湛,小皇帝不顾一切去做,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沈策出游,落在八王手中。
  若他不答应,被迫“谋反”的便要变成沈策,在大权旁落的如今,他想要保全他的策儿……
  除了答应八王,别无选择。
  这些因果代价,早已在心中计较良久。但在此时此刻,却又都不重要了。
  纵他千算万算,终究忘记了,妖性嗜杀。若真激怒了沈湛,策儿能死在八王手里,反倒少受些折磨……
  小皇帝战栗着,缰绳几乎只是“挂”在手上,僵硬而难以动弹。只眼睁睁地看着脱下帽兜的男人向自己走过来。
  地上杀戮的痕迹格外残忍,一截一截的断肢浸在血水中,人的,马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整个血场中,就只剩了小皇帝一人,一马,与沈湛对视。
  小皇帝能感觉到身下战马的颤抖。
  那个人,身不染血,却一步,一个血印。
  依旧是往日自若的神色,依旧是九天谪仙般的容颜,没有严声厉色,也无故令人胆寒。
  沈湛走到小皇帝马前,伸出手。
  小皇帝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沈湛伸出手,他便不敢视而不见。下意识搭上去,任沈湛把自己抱下马。
  “子枭,走的这么决绝,想过后果吗?”
  小皇帝听见沈湛在他耳边低声问。
  他不由得颤抖得更加厉害,喉咙仿佛被无形的手扼住,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只是徒劳地,惊惧地望着沈湛,望着他黄金色的妖瞳。
  “这么害怕……却死不认错。”沈湛微微压下眼帘。“让我猜猜,是因为……策儿吧?”
  听到那个名字,少年帝王瞬间有了反应,消失的力气似又回到身上,开始用力挣扎。
  “安静!”这次的语气略带严厉,没有多余的镇压动作,小皇帝停下挣扎。
  “策儿不会有事。先跟我回去,嗯”
  摄政王耐性一向不佳,少年帝王没沉默多久,就僵硬着点头。
  左右,不过是……
  生不如死。
  怕,又能如何。
  沈湛把小皇帝裹进披风,一路以非人的疾速奔驰回宫。而他怀里的少年在这样深秋的天气中,奇迹般的,连发丝都没有被风吹到。
  沈湛停在冷宫。
  这处冷宫孤立于宫中,有其独立的围墙,庭院,景色并不显得荒芜。
  若说还有什么不同,大概还要算上,这冷宫的宫殿略小,几乎称不上“宫殿”,而像民间那些独立的宅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