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艳骨 作者:三两钱(上)

字体:[ ]

 
人生贵的适意耳,何能羁宦一筐鱼?
 
艳骨,我用我来钓你可好?
 
有一天,流景死了,遇上了一个叫艳骨的阎王,这阎王好,体贴下属,还准鬼民在奈何桥旁公然卖人肉汤抢孟婆生意!
 
流景觉得这阎王当真好,好到一不小心就喜欢上了!
 
然后......
 
“你说,上边那个挖人家坟盗人家尸体的是你什么人?”
 
白无常说:“判官,没什么特别关系。”
 
“没什么特别关系就是有不特别关系了?”
 
艳骨无奈叹口气:“你很无聊。”
 
......
 
CP:艳骨X流景   谢必安X范无救  酒青X景池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古色古香-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杏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453145字
第一卷    心无旁骛
第1章 1
艳骨,酆都一不入天地,不知来历一媚鬼,其言有称,以媚为态,以惑为形,以邪为血,以艳为骨!
 
。。。。。
 
忘川河旁有一片红色花海,被称为死亡之花,而流景,就是从这醒来!
 
 
这是一个诡异的地方,睁开眼时,万物皆黑,看不见光,听不见声音,好像时间停止,空间寂静!
 
流景浑浑噩噩撑着地面爬起,睁眼时也不知自己是个瞎子聋子还是这里真是那般诡异,竟然伸手不见五指。
 
很担心脚下会一个踏空,从而坠落,却还是耐不住性子,脚步旋转,身子回旋!依旧是一望无际的黑。
 
这里,究竟是哪?
 
四顾茫然之际,忽的有人吟歌:“艳骨艳骨,红衣美目,灯上一舞,流萤四处,艳骨艳骨,妖魅骄负,长发逶地,凤尾盘住……”
 
那声音好听至极,像是风掠过竹叶,溪水流过哗哗作响,可却极轻,近在耳目又像远在天边。
 
流景连忙循着声音望去,忽然见一点红光,自来者脚下散开,瞬间铺天盖地的红,晃了眼目。
 
心中一惊,浑然不敢相信,那人竟在花上作舞。
 
红色蔓延自脚下,错愕眼眸倒映着脚下花瓣摇曳的样子,红色的花瓣,红色的茎蕊,脚步连忙后退,惊讶的看向那人,对方离得不远,可看不清面容。
 
正如歌中所言,看不清面容的人穿着红衣,长发逶地,于花上作舞,颀长身影,占尽风流。
 
衣袖翻转,花瓣翩飞,好像从一开始,鲜花就是从衣袖中飞出。
 
那人踏足而歌,接着吟道:“艳骨艳骨,红林尽处,我来击筑,你来起舞,艳骨艳骨,得比一顾,风华停住,心无旁骛。”
 
这段曲并不长,可哼的流景心头惆怅,他不知为何有这样的情绪,看不见的人,翩然的舞步,衣袖翻转,花落成雨,遮住目光。
 
停下动作的人看向流景,明明隔得不远,却看不清对方面容,自己的眼睛也仿像被蒙了层纱,始终朦胧。
 
可那双深沉眼目却落入眼底。
 
深沉黑眸像是遥远星海,吸引着他的目光,将整个心思夺取了去。
 
心间万句话语,却不得出口。
 
蓦然间,对面的人身上散发出光点,红色的身影变得虚幻,点点散去。
 
流景一惊,不由自主伸手想去握住,可最后只能看着那人在眼下消失无踪。
 
那人消失之后,周围又陷于安静,仿若刚刚出现的人是一场假象,如果不是眼底一望无际的红色花海,也许连流景,都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像陷入某种结界的地方,在那人消失之后,红色花海成了破碎的镜片,竟然开始崩塌,虽然无声,可脚下却有裂缝撕开,一点一点破裂。
 
出于本能的躲避,在脚步晃荡的时候,无边的花海碎为破片后消失!
 
一幕幕场景上演流景还没来得及消化,周围又换了一片景色,前面一条发黄发臭,面上悬浮着可疑物体的河,而身后,一条望不到尽头的土路。
 
“新鲜肉汤,现剁现熬,快来瞧瞧。”河对面忽然传来一声吆喝,流景连忙注目看去,这一看,不得了。
 
先是被朦胧烟雾缭绕的河对面瞬间清晰,河对面的风景一览无遗,本是隐在烟雾后的楼宇也露了出来。
 
勾起的楼角,高耸的楼宇,低沉的色调,威严又诡异。
 
楼宇前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男人在一个大锅前,蔓延出锅底的柴火照的他面容清晰,身材消瘦。
 
大锅高至他胸口,他此时低着头,右手握着勺柄,在锅内滚动。
 
“肉嫩汤鲜,百吃不厌,各位大人快来瞧瞧。”听他吆喝的那么高兴,貌似真的很不错!
 
我摸了摸肚子,干瘪瘪的,骨头还磕手。
 
只是要怎么样才能度过这条腥风扑面的河?
 
忽的一方小舟,从烟雾深处冒出,船桨划过血黄色河面,缓缓行来,舟上一戴帽老人,弯驼着腰,面容藏在帽檐下,身上穿着灰色长衫,死沉而年久。
 
船头压过岸边,老人未抬眼眸,看不清面容,苍老的声音传出:“年轻人,要过河吗?”
 
年老的声音带着苍凉,凉至皮肤,渗过肌骨,流景一愣,不禁有些害怕,颤抖着道:“我……我没有银两。”
 
流景的一句话惹来他的轻笑:“呵呵,金船驾起游苦海 ,不渡无缘渡有缘,你上来吧,我不收你银子。”
 
流景想要到达对面的心思甚是迫切,以至于没想过这是何等好事就跳到了船上。
 
刚站稳身子,忽然感觉到热烈目光,本能低眼看向他,见他还是低着头,并没有抬过头的倾向。
 
正疑惑着,他就摆动船桨,小舟后退,划向对面。
 
流景坐在一旁,目光不经意停在河面上,对上河面上的东西时,心脏狂跳。
 
河面上竟全是腐烂尸体,虫蛇遍布,甚至有森森白骨露出,刚在岸边味道还没这么浓郁,现船行至河心,浓郁的腥臭味冲击鼻腔,腹中一阵翻滚,竟干呕起来。
 
老人依旧垂着头,摇摆自若,流景双手扶着船沿,阵阵呕吐只觉得身体某个地方快要脱落。
 
一手抓紧船沿,一手难受的抓紧衣襟,眼睛朦胧!
 
“公子,到了。”小船到岸,老人的这一句话,被流景的身行摇荡而忘在脑后。
 
急忙跳下小船,站稳脚步,连连道谢:“多谢老人家。”
 
他轻笑,双桨用力向后一划,远离岸边!
 
“公子,要来碗热汤吗?”眼前涟漪未散,身后传来男人清晰声音。
 
热汤?当然要了,现下肚子空空,不吃点怎么行?
 
刚被腥臭刺激,现在鼻子对鲜味特别敏感的流景走前一步,靠近大锅,而锅底下火焰跳跃。
 
大锅高至胸口,灰色表面,并无花纹,清雅素色,甚是简单,锅口小,锅身大,站在旁边,竟然看不见底下的材料。
 
流景看着微笑的青年,最多二十年华,眉眼清秀,笑容甚是和善,只是那脸色太过苍白,流景虽疑惑,可也没问出来,而是笑道:“大哥,你这熬的是什么汤?味道好香。”
 
酒青站直了身子,看着流景,跟着笑道;“公子面生得很,是在哪层狱里当差?”
 
对方答非所问,熟络的语气让流景甚是不解,于是回答道:“我第一次来贵地,并未当差。”
 
显然对方也是不敢相信,接着流景的语气疑惑道;“刚来的?因何没瞧见无常二爷跟着你?”
 
流景眉头一蹙,感觉这名号甚是熟悉:“无常二爷?”
 
酒青点头,认真道:“你即是新来的,无常二爷定当在你身边,如若不是无常二爷领你来这,你是如何来的?你的路引呢?拿来给我瞧瞧。”
 
路引?那又是什么东西?流景翻了翻衣袖,腰间,可除了这一身不错的衣裳,并无它物。
 
见流景仔细找了半天也没翻出个什么来,酒青也傻了:“没有吗?”
 
对上酒青不解的目光,流景摇头!
 
酒青不禁奇怪的用手挠头,困惑道:“真奇怪,你没有路引,也不是无常二爷领你来,那你怎么就……”
 
流景也不知道要怎么告诉酒青,他在黑暗中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看不清面容,可却在面前跳了一段难以忘怀的舞。
 
流景只能干笑两声转移注意力,道;“大哥,你甭管我是怎么来的了?你这热汤好香,是用什么熬的?”
 
说到这香气四溢的热汤,酒青顿时笑容满面,自豪道;“我这热汤,现剁现熬,味美料足,只需三张白钱便能尝上一碗。”
 
白钱三张?这碗汤……当真这么不值钱?
 
带着些许疑惑,流景踱步走近大锅,探过头望向锅内,这不看还好,一看吓飞了他两魂六魄。
 
锅内鲜红的血水,未熬化的小腿和手臂参差不齐的溢在水面上,手臂和小腿有些地方的肉被熬化,白骨露出,一个个坑洼,倒真像是被猛兽撕咬扯开,血淋淋的恐怖至极。
 
只要一眼,心便凉了半截,流景蹲在一旁,难受的干呕。
 
酒青惊呼一声,连忙走到身旁,拍着流景的背急道:“公子你没事吧,这汤可是我用新鲜人肉熬的,刚死没多久,血还是热的,那可……”
 
流景伸手拉住他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摇头,示意他别再说下去。
 
活剐人身,还敢光明正大熬成汤卖,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刚刚目睹的一切还在脑海内,虫蛇密布的河,手脚受损的肉汤,一幕幕回忆像是夺走呼吸的致命□□,逼得流景呼吸急促,干呕不断。
 
忽然间,喉咙一阵卡塞,一个浑圆之物从喉咙口溢出,腹部里面好像有器官脱离,生疼的厉害,流景本能的抓紧对方的手,却听见对方更加惊讶的声音:“你快吞回去,那是你的胃。”
 
流景觉得他被逗了!这胃也能……“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