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钰我君心+番外 作者:初一姑娘

字体:[ ]

 
文案:
爱人背叛,弟弟惨死,山庄覆灭
连君越瘫倒在大殿上,怀里是十一的身体,望着周围慌张震惊的人群,眼神里充斥着讥讽和嘲笑。闭目前的最后一刻,脑海里映出了身旁这个浑身浴血的黑色身影,那双黝亮的眼睛以及那句我喜欢你......
 
 
CP:连君越(庄主攻)连钰(影卫受,原名影十一)
攻属性:对外冷漠凶狠对内温柔宠溺
受属性:对庄主忠犬痴情但自卑
1v1结局HE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君越,连钰 ┃ 配角:连君诺,连九(影九),宁青瑜,宁青瑾,宁鹤海,宁鹤枭,花老医,江海,唐毅,刘连平,谢云流,玉意,碧月,青眉等若干炮灰 ┃ 其它:钰我君心,傻阿呆,重生,情有独钟
==================
 
  ☆、死亡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皓月当空。
  此时连云山庄内,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空气中散步着浓重甜腻的血腥味,令人阵阵作呕。凌云大殿内,周围围满了手持刀剑的人,个个都是面带肃杀,眼睛死死的盯着大殿前面。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胸脯横阔,一双眼似寒冰,死死的盯住地面上坐倒着的人。身侧立了一个身材瘦削,面容清秀,脖颈左侧有一蝴蝶胎记的男子。
  连君越瘫坐在地上,墨色的锦绣衣袍泛起道道褶皱,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里充斥着浓浓的愤怒。他看着眼前眉目如画,抿嘴浅笑的女子,咬牙切齿的问道:
  “为什么?”
  宁青瑜微微俯下腰身,明眸微弯,嘴角抬起,半是嘲讽半是戏虐道:
  “连大庄主,青瑜只是想像庄主要两件宝物,奈何宝物深藏至极,青瑜至今未曾寻到,连大庄主可知在哪儿?”
  连君越心里冷笑一声,原来是为了乾坤无影掌和碎月神剑。这两本秘笈是家族流传下来的宝物,是连云山庄的镇庄之宝。想不到父亲母亲才过世两年,就有人惦记山庄。
  如今山庄里的人死的死,逃得逃,所有的名贵药品财物也被洗劫一空,弟弟也惨死在宁青瑜的哥哥宁青谨手下。自己又喝了宁青瑜的参汤,中了迷魂散,浑身内力尽失,纵是武功再强,现如今也是废人一个,只能任其宰割。都怪自己,迷恋柔情蜜意,轻信她人,错把蛇蝎心肠当真情至爱。
  “青瑜,别浪费时间。连君越,赶紧把乾坤无影掌和碎月神剑交出来,岂码还能留个全尸!”那中年男子,也就是宁青瑜的父亲宁鹤海说道
  此时,大殿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纷乱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阵刀剑相交的刺耳声。只见一名黑衣男子浑身鲜血淋漓,黑袍被浸得直往地上滴落鲜血,头发凌乱,几缕发丝贴在布满汗水混迹血液的脸上,一双黝黑清亮的眼睛冷若冰霜。他手持长剑,快速挥舞着,刀刀狠辣至极,仿若不要命般。奈何人多势众,眼看就要招架不住,突然腹部传来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
  黑衣男子低头,只见一把长剑贯穿了自己的腹部。霎时回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割掉那人的脑袋,顿时鲜血四溅。又伸手把腹中插着的长剑一下取出扔在地上。众人都被他这不要命的气势怔在了原地,黑衣男子踉踉跄跄的来到连君越的跟前。剑杵地,跪倒,眼眉低垂:
  “属下来迟,请庄主恕罪!”
  连君越望着眼前鲜血直流的人,心里很是震惊:
  “你叫什么?”
  “属下影十一”黑衣男子头也不抬的答道
  语罢“噗”的吐出一大口鲜血,直挺挺的栽倒在连君越怀里,连君越赶紧把人搂住。十一紧紧的死死的抓着连君越的衣袖,眼睛直直的盯着连君越,眼神里带着满满的眷恋。
  十一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这是自己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般近距离的看着这人。自己还没有告诉他自己喜欢他,不能就这么死去,不能!十一用尽全力鼓足最后一口气说道:
  “我喜欢........你!”连君越就只感觉自己的衣袖一松,怀里的人头低垂着,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胸口,眼睛已经闭上了。连君越立时感觉心里一片悲凉,眼中似有温热的液体在流动着,他抬手用衣袖轻轻的擦着十一血迹斑斑的脸庞,嘴角勾起浅笑,语气轻柔:
  “我陪你!如果真的有来世,我来喜欢你!”说完连君越鼓起全身最后的力气,执起十一手边的长剑,狠狠的往脖子上一抹。
  连君越瘫倒在大殿上,怀里是十一的身体,望着周围慌张震惊的人群,眼神里充斥着讥讽和嘲笑。闭目前的最后一刻,脑海里映出了身旁这个浑身鲜血淋漓的黑色身影,那双黝亮的眼睛以及那句我喜欢你......
  
 
  ☆、重生
 
      
  连君越耳边模模糊糊听见有人走动的脚步声,还有鸟儿清脆的叽叽喳喳声。声音传进耳朵越来越清晰,意识越来越清醒。猛地,连君越睁开双眼,一个挺身从床上坐起,大喊道:
  “十一”
  从房梁上掠下一道黑色的身影,低头跪在地上,却不是十一
  不等面前的黑衣人开口,连君越便急忙问道:
  “十一呢?”
  连君越此时顾不得多想自己为什么没死而且还在山庄内,还在自己的床上,只知道自己应该还没死,那十一是不是也还好好活着,他现在只想找到十一,看到十一。
  “回庄主,影十一正在刑堂!”影九面无表情的答道
  刑堂!连君越心里猛的一抽,刑堂就是个站着进去躺着出来的地方,他不敢想象十一在里面已经怎么样,忙胡乱套上衣服穿上鞋子,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担忧和焦急,也顾不得门外打算进来伺候的丫鬟,连忙吩咐一旁的影九:“赶紧带我去”!
  影九跟在庄主身旁飞奔着,他从来没见过庄主这般失态的样子,衣服随便套着,头发也没挽好,哪里还有平时翩翩公子的模样,即使是宁青瑜小姐昨天落水都没如此慌张!
  刑堂,刑堂堂主刘连平站在刑牢中央,旁边站着两个影卫。刘连平手执长鞭,黑色的长鞭布满倒刺,鲜血把鞭子浸成了黑里透红的颜色。刘连平看着墙上用手脚镣铐吊着的人,心里也是一阵压抑,还有三十鞭,再打下去这条命恐怕就可以去奈何桥喝孟婆汤了。得罪谁不好,得罪庄主大人的心上人。
  “唉”兀自叹了口气,刘连平把正要伸到盐水里的鞭子收了回来,准备直接抽打下一鞭。
  门“砰”地被撞开,突如其来的巨大的声响把刑牢里的所有人吓了一跳。刘连平回头就见庄主衣衫不整惊慌失措的飞奔过来,后面跟着严肃的影九。刘连平心想,这是要亲手为宁青瑜小姐泄恨吗,这影卫怕是保不住了。
  连君越一路马不停蹄的施展轻功,不消片刻便飞奔到了刑堂,刚跑到刑牢门口,他就站住了。入目的是镣铐上挂着的人头发散乱,头微耷拉着,看不清面庞,赤裸的上身布满了一条条血红的鞭痕,血顺着白皙的胸膛一条条的往下滴。连君越心里攥得紧紧,红着眼忙跑到十一跟前。十一仿佛感觉到面前站了个人,怔怔的抬起头。
  他瞪大双眼,满脸震惊的看着庄主血红的双眼。连君越顾不得跟他解释,忙挥掌把镣铐震断,吊着的人立马掉落下来。连君越忙把人接住紧紧的搂在怀里,一瞬间热泪盈眶,感觉上一秒还在自己怀中死去的人现在又有了些微的气息!一旁的刘连平眼看影十一浑身的鲜血弄脏了庄主的衣服,赶紧说:“庄主,我来吧,别弄脏了衣服!”说罢便要伸手去接。
  “滚”连君越朝刘连平怒吼道,看着十一身上的伤痕,他恨不得杀了这个人!说罢便拦腰抱起十一走出刑牢,边快步走边跟旁边的影九吩咐:“立马传花老医到恒霄殿,命人备好热水,给我查清楚十一为什么会在刑堂!”
  “是”语闭影九便消失在连君越跟前。
  刘连平在刑牢面对眼前的一切就就回不过神来,暗自疑惑,这是怎么回事?
  十一迷迷糊糊的靠在庄主怀里,耳边还能听见庄主心脏跳动的声音。十一想,好像在做梦,但愿这场梦永远都不要醒来!连君越把人抱到恒霄殿,冲进房间,把殿内的丫鬟吓了一大跳,眼中无不带着惊讶。连君越轻轻的把人放在床上。心疼的看着十一苍白的脸庞:
  “很疼吗?花老医很快就来了,先忍忍!”
  十一刚想开头回答不疼,就瞥见自己身上的鲜血染红了被子和床单,忙翻身跪在床上:“属下弄脏了庄主的床榻,请庄主责罚”。
  连君越看他连自己伤口都不顾了还下跪请罚,顿时脸一黑,气不打一处来,却还是耐着性子温柔的说道:“被子脏了就脏了,换了就是,赶紧躺下,身上还有伤呢,听话!”
  十一低着头,听着头顶传来的话,心里更是胆怯了,庄主从没对他这样过,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可是生理上的疼痛又无时无刻不提醒他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事实。若不是眼前这张俊美无双的脸,他真的认为自己认错人了!
  连君越看着面前跪着的唯唯诺诺的人不敢躺下,知道他是害怕了,便不再说什么,伸手把他轻轻的扶起扶起,硬是自顾自的让他乖乖的躺在了床上!连君越心想,原来还是自己动手效率更快啊!十一浑身僵硬的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帐顶,一动不动。连君越坐在床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十一。
  正当十一想避开那道火辣辣的目光时,影九从门外掠了进来,手里提溜着个花白胡子的老人。影九把花老医放在地上,高大的身影便恭恭敬敬的立在一旁,静候差遣。那老人背着个药箱,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花白的胡子一抖一抖的,此人正是花老医。
  “快点!”不等这花老医喘口顺畅气,连君越便把人提到床前,瞪着人吼道。
  花老医带着布满皱纹的脸笑笑,心想庄主大人怎么变成这样了,莫不是睡一觉睡傻了。平常文质彬彬谦和有礼的人这会儿怎么跟阎罗王似的。心里虽然敢这么想,面上却是不带任何想法,赶紧立马抬手就要诊脉……
  
 
  ☆、伤病
 
      
  正当花老医探手去替十一诊脉时,忽然见十一的手腕上多了一块薄薄的素色丝滑手帕。花老医被这莫名的动作弄得不解,只能继续探手诊脉,探了一会儿,转头对身旁的连君越说道:“庄主,这影卫脉象薄弱,手帕遮手更是很难探清......”。连君越听闻立马拿掉手帕,一双美丽的桃花眼狠狠的瞪了下花老医,花老医莫名打了个寒颤。
  “脉象亏损虚浮,亏空严重,底子受损极为严重,身体常年带伤,又未曾痊愈,又常受夺命蛊折磨,如今这具身体浑身上下都是新伤旧伤,日渐愈下,如不好好调养,再经此几年,只怕......”花老医说到此处止住了话头,连君越已是明白未尽的语句。
  花老医的话句句回荡在耳边,十一是影卫,外出行事常受重伤,却也不能得到多好的医治,那些药品也是算不得好的。夺命蛊是连云山庄控制影卫的蛊毒,每月发作一次,服下后每月若是不能及时服解药,便是让你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身上的伤口还好没伤到骨头,清洗干净后去药堂拿些药涂抹上去,伤口会慢慢结痂掉落。”花老医捋捋花白的胡子,张口本想说些怎么调养,安病的法子,可转念一想,他是影卫,怎么有机会有时间有能耐好好调养,没被逐出山庄就已经是大恩大德了。只能语罢至此。
  连君越看着床上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十一,又急切的问道:“还有呢,该怎么调养,怎么才能好起来?”花老医眼含深意的看着面前面带焦急的连君越,似是了悟了什么,随即开口便说:“好好休息调理,切勿再受任何损伤。每日饮食药膳,中药,若能同时服食丹药补品更好。切忌不可再受任何损伤,再有几次就是大罗神仙下凡也难保”。
  连君越接过花老医的方子便命影九送走他,随后便唤丫鬟准备好热水沐浴。连君越轻轻的搂住十一的腰身,想要将人抱起来。哪只刚碰到十一,十一立马翻身跪起垂首,急切的吼道:“庄主!”。连君越伸手挑起面前人的头,语气满含无奈和心疼:“伤口要清理了才能上药,我帮你清理,闭嘴,不许说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