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全江湖只有我不知道自己是男神 作者:羽小飞

字体:[ ]

 
    文案:
    传说剑阁的主人收了一个天赋超群、才华横溢的弟子,名叫司徒崇明。
    传说司徒崇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手凌云剑法出神入化,剑路锋锐犀利,足可令仙佛鬼神动容。
    传说司徒崇明为人孤高冷漠,让人难以接近,却又风姿卓绝,令人见之忘俗。无论身在何处,他都是众人视线的焦点,宛如皓月,轻而易举便能遮掩住所有的萤火之光。
    传说司徒崇明生性冷僻,喜好独来独往,身边一柄剑,一壶酒,一溪云,霜晨月, 马蹄声碎,雪满长安道。这样的人物,这样的身姿,足以令世人倾倒。
    ——身为一个江湖人,你可以不知道隔壁卖豆腐花的漂亮姑娘叫什么,却决不可能没有听说过司徒崇明这个名字。
    司徒崇明: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要逼着我装逼!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甜文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徒崇明,侯青倬 ┃ 配角:墨渊,温宁 ┃ 其它:
    ==================
    
    第1章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江湖上开始流传一个传说。
    传说剑阁的主人收了一个天赋超群、才华横溢的弟子,名叫司徒崇明。
    传说司徒崇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手凌云剑法出神入化,剑路锋锐犀利,足可令仙佛鬼神动容。
    传说司徒崇明为人孤高冷漠,让人难以接近,却又风姿卓绝,令人见之忘俗。无论身在何处,他都是众人视线的焦点,宛如皓月,轻而易举便能遮掩住所有的萤火之光。
    传说司徒崇明生性冷僻,喜好独来独往,身边一柄剑,一壶酒,一溪云,霜晨月,马蹄声碎,雪满长安道。这样的人物,这样的身姿,足以令世人倾倒。身为一个江湖人,你可以不知道隔壁卖豆腐花的漂亮姑娘叫什么,却决不可能没有听说过司徒崇明这个名字。
    然而没有一个人敢于接近司徒崇明,就像没有谁会伸手去够天边高高在上的日月。司徒男神是属于大家的男神,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每一个试图捷足先登攻略男神的小婊砸都会被愤怒的人民群众们群殴致死。
    ——于是,“高冷”的司徒崇明被迫孤高冷漠地度过了他二十一年的男神人生,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和大家好好相处,并暗搓搓地期待能够交到那么一两个朋友。
    显然,这个愿望实现的难度有点大。看着桌上一杯白水,一碗白粥,一叠小菜,司徒崇明脸上毫无表情,心中默默滴血。
    为什么,为什么每次出门在外到饭馆点菜,店里的客人就会一哄而散,小二也从来不问他要点些什么,永远都是在过很久之后才会自顾自地拿来一些寡淡无味的鬼东西,然后躲得远远的,用一种诡异无比的表情死死盯着他看?
    到底是有多厌恶他,才会费尽苦心用这种恶作剧来作弄他啊?他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要被所有认识不认识的人不约而同地仇视讨厌啊?!
    而另一边,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的小二正站在墙角幸福地咬着衣袖。
    嗷嗷嗷嗷嗷嗷,司徒少侠往我这边看了,有木有,有木有。果然江湖传闻,司徒少侠高洁出尘、不喜俗物 ,所以口味清淡不好大鱼大肉是真的!不枉店里知道司徒少侠光临之后,特意去山上打来鲜甜的泉水,又跑了足足十几条街去西城买了九制斋的腌萝卜!快尝尝快尝尝嗷嗷嗷嗷司徒少侠吃了我亲手切的腌萝卜,就算这个时候死了我都值了!!!
    为什么要在他吃饭的时候这么看着他,难不成恶作剧还不够,对方还在小菜里面下泻药了?
    司徒崇明在小二热切的目光中打了个寒战,终于败退下来,默默地放下了筷子,默默地放下了银子,默默地走出店门,决定为了生命安全随便去找个荒山野地露营,不跟这群蛇精病一起玩了。
    苦逼的司徒今天仍旧没能好好吃上一顿饭,而刚刚跑出店门远远围观的客人们立刻都涌了回来,跟双眼冒星星的小二一起遥遥望着一言不发、飘然而去的司徒崇明,心中暗自赞叹。
    不屑于跟愚蠢的凡人们对话,饭菜随便吃一口就丢下,随心所欲、独来独往、有钱任性,我家男神就是辣么帅!
    无法理解脑残粉们的脑回路,司徒崇明一路出了城门,随即选了个方向,认命地独自一人朝着山上走去,准备打只兔子打打牙祭。
    今天的事情虽然很糟心,但幸亏他已经多少习惯了。
    没错,早在6岁的时候,司徒崇明就已经开始面对这些残酷的误会。那个时候,轮值打扫卫生的他,不经意间在同门小师弟的枕头底下发现了一个奇丑无比的白色布人偶。人偶上写着他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怎么看怎么像是用于诅咒下蛊的那种污秽之物。受到惊吓的司徒小朋友屁颠屁颠地跑去临猗楼,把东西交给了自己的师父墨渊求摸摸求安慰。
    墨渊拿着那个人偶端详良久,一脸慈祥地揉了揉司徒崇明的脑袋,悠悠然开口道:“崇明,看来你被师弟师妹们讨厌了呢。”
    司徒小朋友抽了抽鼻子,特别委屈地问道:“为什么,我又没干过什么坏事。”
    “人心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
    墨渊摇了摇头,表情高深莫测:“太过弱小会被人轻视,可太过优秀也同样会被人排斥。太强,就成了异类,他们会害怕你,敬畏你,嫉妒你,唯独不会亲近你。或许其他人都对你笑脸相迎,可崇明,你仔细想想,为何很少有人主动与你搭话,为何每次分组练剑,你都是被剩下来的那一个?”
    司徒小朋友受伤地瞪大了眼睛。
    墨渊弯起唇角,继续忽悠道:“你是为师从烟瘴之地亲自捡回来的,为师不会害你。下去吧,记得与其他人保持足够的距离。”
    真是这样吗?
    将信将疑地从临猗楼出来,司徒小朋友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师弟师妹们问个清楚。
    而此时,丢失了人偶的小师弟魏岚正焦急地翻找着自己的床铺,双眼红彤彤的,看上去简直就快要哭出来了。
    不过身旁的另外一个小豆丁,可没打算对他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买账:“喂,你到底把特制大师兄玩偶藏到哪里去了?大师兄的生辰八字是大家一起努力才拿到的,玩偶也是大家一起好不容易才缝出来的。大家都约好了的,轮流掌管玩偶,今天轮到我抱着大师兄玩偶睡觉了,你可别以为靠这样就可以赖掉。”
    “灯久你胡说什么,我明明放在这里了呀。”魏岚一把将枕头泄愤似地丢到地上,懊恼地说道:“大师兄长得那么好看,武功又好,大家都想多跟他亲近,可又觉得自惭形秽。还是师父他有办法,教我们做了特制大师兄玩偶,这玩偶一做出来就抢手得很,说不定是哪个混蛋想要独占,就偷偷地拿走了! ”
    “什么?!”灯久像个炮仗一样一点就着,顿时咬牙切齿地一跺脚:“一定是温宁,她偷偷喜欢大师兄很久了,走,再叫上几个人,大伙儿一起找她算账去。”
    温宁是剑阁唯一的女弟子,住得地方跟他们不一样,这个年纪的男孩女孩又有着天生的隔阂,所以温宁跟众人的关系没有那么亲近。出了事情,灯久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她的身上。
    呼啦啦一群豆丁凶神恶煞地来找说法,成功地吓坏了软妹纸温宁。温宁瑟瑟发抖地缩了缩,小小声道:“不是我拿的。”
    灯久上前重重推了她一下:“哼,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喜欢大师兄喜欢得不得了,除了你还会有谁这么不要脸?”
    温宁到底年纪还小,猛地被戳破了心事,又被人无端栽赃陷害,第一反应就是矢口否认,眼泪刷地留了下来,大声哭喊道:“我连话都没怎么跟大师兄说过,我才不喜欢大师兄,我最讨厌大师兄了!”
    司徒崇明到处在找自己的同门,刚走到附近,就听到了温宁石破天惊的一声大吼:“我这辈子要是喜欢上大师兄,就让我下十八层地狱不得好死!”
    司徒崇明:……
    被这句话兜头浇了个透心凉,司徒小朋友转身就想走,却听到了灯久嚣张无比的声音。
    “你以为说这种话,我们就会放过你吗?给我打!”
    愣了愣,司徒崇明心中挣扎片刻,还是本着作为大师兄的责任感走了上去,冷下一张脸看了看围着温宁打算开揍的师弟们,开口道:“住手。”
    “大、大师兄!?”
    被一直憧憬的人看到自己欺凌弱小的丑态,对视片刻之后,熊孩子们登时大惊失色,争先恐后地丢下温宁一哄而散。
    长篇大论的说教憋在喉咙里,司徒崇明有些寂寞地叹了口气,随即才缓缓地走向了跌坐在地的温宁,伸手想要拉她一把。
    谁知温宁却没有回应的意思,只是羞愤难当地咬着下唇,一边流泪一边木呆呆地望着他。
    难道之前的话,大师兄全部都已经听到了?她说了这么多大师兄的坏话,大师兄却还挺身而出保护她,她对不起大师兄,她不配喜欢大师兄,可是怎么办她还是好喜欢大师兄啊!
    想到这里,温宁脸色忽红忽白,突然猛地推开司徒崇明的手,转身跑进了后面的竹林,留下司徒崇明维持着伸手的姿势,一个人在原地默默风化。
    ……好歹是救了人,对方却连手都不肯拉一下还跑得这么利索,他果然是被所有的师弟师妹们讨厌了啊。
    那一刻,司徒崇明终于悟了,一代高冷男神就此出世。
    竹林深处,经历了痛苦的感情折磨之后,软妹子温宁就此黑化,司徒男神第一个病娇死忠粉,就此诞生。
    临猗楼中,墨渊用白皙修长的手指戳了戳那个人偶,幽深的眸子中闪过兴味盎然的情绪:“进展得很顺利。随便指点了几句,那群小家伙们做得倒是不错,也好,这丑得有趣的玩意,就由我先收着吧。”
    这时候背景音乐请放《小白菜》,旁白请用播新闻语气读出:“司徒男神的生活,自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第2章
    
    由于长年不能在饭馆好好吃饭,司徒崇明牢固掌握了烤兔子技能,堪称厨艺棒,能暖床,三从四德三纲五常,间歇有空的时候,他想了想,还把收拾干净了的野兔皮收了起来,打算回去给敬爱的墨渊师父做个兔皮手套。
    事实上,在屡次跟别人交流失败之后,除了生孩子这一难关尚未攻克之外,司徒男神已经无奈地学会了一切独立生活必要技能,包括且不限于洗菜、做饭、扫地、缝衣服、收拾房间,内心正以一百迈的速度朝着人妻的方向一路狂奔不回头。
    简而言之,外表高冷的司徒男神,其实,是一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温柔体贴的好人……
    作为好人,当一个陌生人出现在面前并要求分走一只兔腿吃的时候,司徒崇明理所当然地好心提醒道:“不想死的话,离我远一点。”
    没错,他已经不止一次看到,有人就因为跟他多说了几句话,便在事后被其他围观群众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了。虽然这里是荒郊野外,但也不可不防。决不能让无辜的人再受到他的连累,只因为和他说过话就一块儿被人讨厌,甚至被打了。
    闻言,侯青倬略微愣了一下。
    如此直截了当地被拒绝,这还是第一次。难道司徒崇明一眼就看出,他是故意来接近他的?不可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