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归来人 作者:毛团儿

字体:[ ]

  
文案:
盗墓挖出了自己的坟,拿走了自己随葬之物
本想转手一卖飞黄腾达,却未想成了瓮中鳖
那人说:我本是一颗顽石,五百年还等的起。你自家坟地都刨得,遇见我还不是迟早的事儿?
可自己投了胎,转了世,怎会是过去那人?
过了五百年,物是人非,
若我早已经不是我,你可还会喜欢?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昀(洛慕恒),苏祈(杜若堂) ┃ 配角:毛团儿,景路 ┃ 其它:
 
 
  ☆、盗皇陵
 
  阴山脚下尽王土,
  可寻遍贵人旧墓。
  不妨想那归葬时,
  尽是金银处处。
  阴山,是夜。
  李昀一边儿哼着此处民谣小调儿,一边儿递秋梨儿铁钎。
  秋梨儿看李昀那么轻松,顿时有些泄气,果然女子的力气比男子差些。
  “这石头闭得太紧了,用铁钎根本就撬不开。”秋梨儿坐在土丘上,左手举着火把,右手敲一敲自己发酸的腿,有些丧气。
  “你歇着,我来。”李昀从秋梨儿手里接过铁钎往地上凿去,饶是男子的力气确实比女子大些,约莫半个时辰后,石块慢慢变得细碎,慢慢可以看到稍微松软的红土。
  秋梨儿看李昀累的满头大汗,不禁叹道:
  “这墓主还真是聪明的紧,坟地旁边儿都铺一层厚石板,上面又浇了层白泥,若不是前年阴山天震,出了这裂缝,饶是谁都进不去,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住里面儿,非富即贵啊。”
  李昀擦擦汗,咕哝道:
  “再精细又怎么着,最后一把黄土跟他人也没甚么区别。”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他和秋梨儿来这里有几日了,如果这里还是没有收获,可能阴山这地方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有财路。可能早就被截胡了。
  今日月光不晴朗,再过一个时辰才会天亮。天亮就不好动手了。
  李昀想了想,找了一根儿长棍,又从包袱里找出喝水的竹筒,削通了底儿拿长棍直接绑上,找块松软的地方探了下去。
  老天保佑,师傅保佑!
  再往回一抽,乐了。
  “没错,这里面住着人,这土松软绵密,肯定没被人盗过。”
  两个月不开张,李昀觉得再不去下一铲子,估计自家米缸里连个底儿都没有了,这次和秋梨儿来阴山不过碰运气,辛辛苦苦小半个月,还真让他给碰到了。
  “要不拿包火药将这里炸了一了百了。”秋梨儿看到曙光,也发了狠。
  “你当这些皇亲贵族是傻子么?这阴山能探,能撬,就是不能炸,这地方邪乎的很,一炸就引山动,墓地会越埋越深,你我也定被埋在这。”
  秋梨儿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二八年华,死在自家老本行到不甚要紧,关键是还没大富大贵,这就被埋了心有不甘。
  再者自己死了,弟弟可如何是好?放在那么一个破地方,一定要把他救出来。
  “挖个小孔,咱们探进去。”李昀说罢从右方角找到柔软之处,开始一点一点用铲子撬孔。
  盗洞这东西,有些人穷尽一生也没挖对地方,有些明明知道里面有墓穴却不知如何下手,李昀和秋梨儿挖了几天,发现竟和过去不知是谁挖的盗洞通了。
  李昀和秋梨儿互看一眼,猫腰爬了进去,发现里面有具尸体,已经干了,看起来应该有些年头了。
  秋梨儿朝那另一条盗洞探了探,回来说:“这厮忒没运气,眼看挖进去了,遇到天震堵住了来路,这人前面没盗开,后面又被堵了,就这么活活困死在这里。”
  李昀叹口气,朝尸体拜了拜:“老先人保佑我们此次有去有回。”
  秋梨儿嘲笑李昀胆子小,也朝尸体拜了拜,道:“老仙人保佑我们此次金满银满!”
  说罢俩人继续凿洞,不知凿了多久,直到探到石板,秋梨儿松了口气:“到了到了。”
  俩人从石板底部挖出一条探道,秋梨儿身子软,被李昀一推便进去了,李昀见秋梨儿没了声音,喊:“里面是何情况?”
  “等等。”秋梨儿声音闷闷的,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到底如何了?”
  秋梨儿半饷没有声音,李昀皱眉,难道有险阻?正琢磨着,然后听到秋梨儿惊喜的声音:“乖乖!像是个皇帝墓!”
  皇帝墓?怎么可能?难道那些民谣小调说的是真的?
  不过秋梨儿这丫头年纪不大,但绝不是瞎说话的,而且眼光毒的很。李昀一听也兴奋了,自己猫腰也探了过来。就看秋梨儿眼睛愣愣的,“这真的是个皇帝墓。”
  看来秋梨儿已经兴奋到极点。
  秋梨儿指着正中央的棺材道:“你看你看,这是副棺,上面有朝鸟图案,旁边是随陵棺,估计主墓就在这的不远处,就不知道是哪个方位。”
  李昀点点头,靠在石板旁边稍作休息:“可这如果是个皇帝墓,是否也太寒酸了些。”
  秋梨儿拿勾杠敲开棺,有些纳闷,里面除了身上带的玉饰漆碗之类还值几个钱,其余的都是些零碎之物。
  李昀叹口气:“这个墓穴顶多也就几百年,古玩这些没戏了,但随葬这么穷,也是少见,要真是个皇帝墓,这位皇帝肯定是个勤俭节约到家的。”
  秋梨儿道:“古籍倒是不少,这边箱子里全都是。”
  李昀拿了一本《瑞德通鉴》来翻了几页:“这墓,貌似是洛氏一族的。”
  秋梨儿:“洛氏?你是说,那位承王爷?承王一族的墓在京城御龙山,这世人都知晓的,怎么可能在阴山。”
  李昀看着箱子上刻着“洛”字,用手抚摸一下,道:“是啊,承王一族的墓在京城,那么这里面住的又是谁呢。”
  他看着棺材朝位,棺材头朝东南角,两侧巨顶宝盆所向之处,道:“看来只能再往里面看了。”
  秋梨儿重新燃起一根火把,和李昀朝里面的主室走去,进了主室门,但见正中央摆着紫檀木棺,上面雕刻九龙飞天,旁边各大石俑会聚左右两侧。
  秋梨儿看了四周,叹道:“山林遮掩;北临淮河,九曲回转,金龙横卧。这墓穴不是集财富之地,却真真是休养生息的风水宝地,这棺材里的人,定非凡人。”
  李昀用手抚摸着棺壁,竟有些颤抖。
  “你怎么了?”秋梨儿看到此景,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刚才挖土到时候太过用力了。”李昀定了定神,尊崇百年礼法俯首跪拜,又点了根蜡烛在棺材旁边,见蜡烛安静祥和,便从棺材底部撬开一角,用力一推,百年皇棺就此打开。
  里面静静躺着一具尸体,身上龙袍已残,一副白骨。
  “这居然是个合葬棺!……但为何只有一具尸体”秋梨儿探出头来观看。
  夫妇死后安葬在一起,称之为合葬。夫之与妇,生则异室而居,死则同穴而葬。
  李昀抚摸着尸骨旁边儿空空如也的黄稠棺底儿,久久不能回神。
  “小昀?小昀?” 秋梨儿见李昀怔住的神情,心想莫不是这墓穴有什么说头,惹了哪位神仙。
  “我没事儿,就是,这儿有点痛。”李昀抚摸着自己的心脏,也不知怎么着开始抽抽的疼。
  “行了,这里面空气不好,出去便好了。”秋梨儿看棺材里没甚么值钱的东西,就去开旁边的随葬箱子,里面倒有些值钱的玩意,一个个搜刮到包袱里。
  李昀见尸骨身旁放着一个面具,还有一幅画,便拿出来看了看。
  李昀展开那幅画,是一个少年独坐窗前的模样,旁边有题词,笔迹柔和风雅:
  曾与君日落走马山水千程
  敛眉如画,笑意盈盈
  不敌一声长叹君先行
  此番尽头竟是故园杨柳
  千盏浊酒,却在梦中独醒
  杯莫停,杯莫停
  如今江水已平
  李昀又拿起那面具细细瞧看,是个青兽面具,这种东西苗疆地方到处都是,有的为了祭祀,有的为了庆祝节日。
  李昀想了想,这画儿定是人家的要紧之物,看着年代不久也不甚值钱就放回了原处,只将那面具收在自己怀里,又盖上棺木,跟着秋梨儿一起寻找陪葬宝物。
  “我知道这墓穴是谁的了!”秋梨儿拿着随葬者的“承”字铜牌道。
  “谁的?”
  秋梨儿叹道:“真没想到,真没想到……”
  “别卖关子,到底是谁的?”李昀有些焦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六百年前,崇裕皇帝在位时,那时候有个九王,人们称其为承王,被女干臣齐渊陷害了,以谋反的罪名死在烈宴之上,后有他儿子承世子九死一生,领军造反,居然就真的把皇帝给拉下了马,后来这位承世子就与前朝太子南北割据了,后前朝太子死了,这位世子就一统了南北,不过他也不走运四十几岁就死了,洛氏一族葬在京城旁边大家都知晓,但这位却不知其葬在何处,你看,这承字铜牌是当时御林军佩戴之物,你说这里面的人是谁?”
  “你说的不会就是……”李昀咽了一口口水。
  “没错,此人就是本朝的开国□□,文宗皇帝,当初的承世子洛慕恒!”
  李昀眨了眨眼睛:“乖乖,我们当真是盗了皇陵了么?”
  
 
  ☆、故人
 
  李昀接过铜牌:“你确定这真的是本朝的开国□□文宗皇帝的墓穴么?可这里怎么也不像啊,而且堂堂开国皇帝,死了不被安居在皇陵,而被葬在这阴山山脉上?”
  秋梨儿撇撇嘴:“谁知道,反正是咱们的老祖宗。”秋梨儿退后三步,向棺里那具尸体拜了拜。
  然后她又左右巡视了一下,摸摸墙壁和石头,又拿出探墓尺比量了一下,道:“或许你说的对,这墓穴不是集财富之地,却是休养生息的风水宝地。”
  李昀不说话,指示看着那馆里的枯骨。
  秋梨儿踌躇:“□□文宗皇帝生前拨乱反正,一生为国为民,死后安详于此也没什么不对,我们貌似不该打搅。”
  李昀点点头,觉得秋梨儿说的有理,便与秋梨儿将主室里的所有陪葬品放回原位。只拿了副室的一些财物,细细碎碎的也卖不了什么大价钱,不过既然来了,空手回去也怪可惜。
  两人对着主棺恭恭敬敬叩首三次,将棺材扣上,按照来路返回,在太阳没有完全升起的时候,填平了盗洞。
  这一路半个来月,回到晟州已经是风尘仆仆。
  秋梨儿正要跟李昀道别分道扬镳,李昀将刚拿的那些金银给秋梨儿:“你先拿着,虽然不多,但也能换些银两。”
  秋梨儿不收:“你这两年把所有的东西基本上都给我了,你再这么下去恐怕百草都要走了。”
  百草,李昀现在家里唯一的丫头。
  要说李昀十几岁开始跟着师傅走南闯北,也有好时候,家里奴仆成群丫头成堆的时候不是没有过,但自从遇见了秋梨儿,好像越盗越穷了。
  李昀毫不在意:“收着罢,赶紧将你弟弟赎回来,那个破地方,你当是什么好地方呢?”
  秋梨儿本想推辞,但想想弟弟如今的境况,还是将东西收下了。
  “李昀,你的好处秋梨儿记下了,做牛做马那些个鬼话我就不说了,总之,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尽管说。”
  李昀摆摆手,与秋梨儿分道扬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