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徒弟帮帮忙 作者:穆久

字体:[ ]

 
文案:
刚接了个清穿的剧本,季禾就穿越了。
啥?这是个修仙的世界!我都是化神期大神了就不要再乱吃东西了!
这都是些什么鬼?明明是个连炼气都不会的废柴啊!
导演你给错剧本了!
哦,我还有个徒弟?温柔体贴任调**教?
那……徒弟!帮帮忙!
王八气爆表闷骚流氓攻X活力四射二货吐槽受 
好吧这里纯属我自个儿YY胡说八道~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禾,贺澜 ┃ 配角:南山 ┃ 其它:HE
 
 
  ☆、导演你给错剧本了!
 
  山东青岛,金沙滩景区。
  盛夏阳光正烈,地面温度已接近四十度,空气中似乎都有了草木被烤焦的味道,大多游客都躲在宾馆饭店纳凉,海滩上几乎空无一人。
  景区边上的五星级酒店里,季禾摘下架在鼻梁上的雷朋□□镜,站在十八层的套房窗边往外看,嘴里正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季哥,林姐让把剧组改好的剧本也拿过来了,咱现在看看?”助理小周整理好季禾的行李箱,见季禾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便拿出一个文件夹翻开,走到窗边递给他。
  “不想看。”话是这么说,季禾还是接了过来,哗哗翻几页,伸手捏了捏眉心,“林婕接的这什么剧啊,清穿?哦,女一是穿越的,进宫当了个宫女,皇帝跟王爷还都爱她……靠!我是那个温柔体贴又多愁多病的王爷?这分明就是领便当的命啊!洒这么多狗血当观众白痴啊?”
  小周忍不住笑:“季哥你阳春白雪惯了,得适应适应下里巴人。这年头,不都是越雷收视率越高嘛。林姐的意思是,当主角好几年了,还正当红,这次给别人做配是委屈你了,可男主都是用来走剧情的,咱长这么张脸就是让观众爱的啊,又仙又美的,多好!”
  “靠!说过多少次不要说我漂亮的!你们都以为我来度假?妈的,就不信了,我天天晒,还能晒不黑么!”季禾转过脸,瞪了瞪小周,想想又不过瘾,直接把剧本扔床上,开始换衣服。
  沙滩裤,泳帽,泳镜,季禾琢磨了一会儿,又拿出了冲浪板。
  “季哥你没吃午饭呢,啊不对,下午听说有台风要登陆,多危险啊,咱还是别去了!”眼前的情况还不明白么?小周有些急了,试图阻止季禾去游海泳。
  季禾扛着冲浪板往门口走,摆摆手,“没事儿,还信不过你季哥的游泳水平?我就是一下子去演个雷剧的男二,心里堵的慌,去换换心情。六点前肯定回来,对了,把香辣小龙虾啊蒜蓉扇贝啊什么的给准备好,来这儿就想吃口新鲜的。”
  小周小跑到门口,用他的身体挡住门板:“不准去!”
  “真不让么?”季禾眯了眯眼,微微低头,与小周额头相触,白皙柔软的指尖搭上小周的脖颈,轻轻摩挲着他后颈,低声询问着。 
  小周忍不住心神一荡,赶忙闭上眼睛。
  跟了季禾一年多,这家伙惯会用这样的招数,立场坚定点!不行,绝对不行!
  “我答应林姐了,得好好看着你!”
  “游个泳,会有危险吗?”季禾对着小周的耳垂吹了口气,暖暖的热气让他浑身发麻,想要避开,又怕季禾跑了,只转过了头。
  “哥,真的不行……你别让我难做。”小周简直快哭了。
  “靠!老子□□你不干,非得来回暴力的是吧?”季禾没耐心了,干脆一把搂过小周转了个身,把他往后一推,直接上手开门。
  等小周反应过来追到门外,只来得及看见季禾扛着冲浪板跨进电梯的背影。他们这次来青岛算是对外保密,这要是让粉丝知道季禾在这儿,得把酒店都给吵翻了!
  追也没得追,小周对着缓缓合上的电梯门狠狠比了个中指,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安全!保密!季禾怎么就没点儿当明星的自觉呢?
  季禾游了回泳上岸,懒懒地躺在沙滩椅上,眯眼看了看四周,还是没什么人,估计游客都嫌热,躲在空调房里吹风呢。
  这敢情好,整片儿金沙滩都是他的。
  季禾把手伸到眼前,白皙修长的手指,粉红圆润的指甲,定定地看了会儿,忍不住有些惆怅。
  林婕对他不可谓不尽力,作为一个经纪人也算合格了,只是自己想转型的意思跟她说过好几次了,就跟一拳打棉花上似的,愣是一点儿回信都没有。
  二十岁出道,接的第一个角色就是一古装剧里的少年公子,俊秀出尘温润如玉,再加上演技过得去,直接一炮而红。之后这五六年接的剧大多都这个性格,为数不多的几次客串,面瘫杀手、隐忍帝王、死宅程序员之类的,反而都是些一直想尝试的类型。
  不得不承认,这张脸实在太适合温润公子的形象了!可确实限制戏路发展了啊。自己想做出改变,谁会递出这个橄榄枝呢?妈的,好不容易度个假,林婕又给塞了个清宫王爷的剧本!
  还是个多愁多病的!
  一大男人磨磨唧唧优柔寡断的,活该是最后成全皇帝跟女主,一叶孤舟远遁江湖的结局啊……
  编剧的脑子里开了朵大奇葩!
  季禾烦的很,揉了揉头发,起身准备去冲浪。
  空气逐渐闷热起来,没有一丝风,扑进海里浪花迎面而来时,季禾只觉浑身每个毛孔都张开了,舒服得只想叹息。
  远处乌云渐起,天际轰然有几声巨雷炸响。
  季禾恍若未觉,踩着冲浪板踏浪而起,迎风展开双臂。“啊——爽——太爽了——”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现在我发现,我们就是这样哎啊……夜太美,尽管再危险,也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季禾一边嘴里哼着歌,一边踩着冲浪板闭着眼睛做了个自我陶醉的动作,“耶耶耶耶耶……”
  咦?什么东西溅脸上了?
  好像有什么不对?
  大雨瞬间倾盆而下!
  “哇哇哇……靠还真来了!”季禾下意识地踩着冲浪板往岸上跑,此时天际黑云翻墨,几道雷电时不时炸响,狂风迎面而来,吹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浑身都湿透了,触目所及全是暴雨跟海水。
  “周舟我谢谢你!真是乌鸦嘴!”躲闪不及,被一个从后面扑来的浪花抛起,之后重重落在海里,季禾简直要疯了。
  伸手抹了一把脸,季禾闷头潜进水里,没两秒海水就变得浑浊起来,又赶忙钻了出来。
  此时水天一色,茫茫海天之间,季禾的冲浪板早不知丢哪儿去了,只能一个人奋力往回游,“轰隆隆——”又是一道闷雷,钻进海水里,滋滋地飞速扑向了季禾。
  “靠——”
  季禾只觉浑身一麻,金光闪闪的小星星在他眼前一个劲儿打转儿,听觉视觉瞬间放空,扑腾了两下,支撑不住的身躯随即软软地沉了下去。
  ……
  累,真累。
  季禾的眼睫微微一颤,感觉跟赶了场夜戏似的,整个人累到连根手指头都懒得动。
  季禾试着掐了一下手心,真是疼的。
  靠!没死么?周舟你个小崽子还算有良心,知道把你季哥给捞上来。季禾扯了扯嘴角,慢慢睁开了眼。
  好硬的床啊……不过挺大的,床边还挂着柔软的雪色纱帘,咦,看起来质量不错啊,床头悬着一串造型漂亮的风铃,季禾试着伸手碰了碰。
  声音还挺清脆悦耳的。他忍不住坐起身,环顾四周。
  房间挺大挺空的,光线不错,木地板,两扇月牙窗,一面窗边的案几上放了把琴,一面则是待客的地方,一柄玉壶,几个玉盏,房间里还随处散放着几个毛绒绒的垫子,床边堆了不少线装书,随意了些,却不是很乱。
  季禾呆傻了一会儿,才注意到一个男人大踏步走了进来,眉若刀削,唇如涂朱,面容冷峻,一身玄色广袖长袍,袖口还绣着若隐若现的流云,头上还弄了个发髻,垂下来的长发乌黑油亮,季禾忍不住想吹口哨,什么时候剧组连发套都用得这么上档次了!
  哦,挺俊的小鲜肉。
  这个剧组好像挺靠谱的?拍个清穿剧,剧组临时搭建起来的房间至少看起来还不错……季禾愣了一下,靠!接的明明是清穿啊!这么一身仙气飘飘的广袖长袍算个怎么回事?
  你们把观众当白痴了吗!还有我为什么已经进组了!也不对……不是冲浪遇上台风了吗?
  “醒了?”男人低沉平静的声音响起,吓了他一跳。
  季禾呆了呆,点头。
  “你是谁?”男人站在床边,微微俯下身,一双沉着的眸子望过来,周身似有强大威压,盯得季禾忍不住心里一颤。
  “季禾啊。我是男二你不认识我?”简直莫名其妙!什么剧组啊!季禾默默吐槽。
  男人明显愣住了,过一会儿,才艰难开口:“你不是……神魂已经进入休眠状态了吗?”
  神魂?!
  季禾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导演你给错剧本了!
  咱是清穿不是仙侠啊!                        
作者有话要说:  《徒弟帮帮忙》,跟各位宝贝们见面啦!
一对伪师徒谈情说爱附带刷个副本的修炼手册,日更保证,嗯,就这样!
悄悄说出来,作者是亲妈哟。
有兴趣的宝贝们动一动手指,收藏一下吧!
么哒,爱你们。
 
  ☆、果然是不作就不会死
 
  两人大眼瞪小眼,用了好一会儿才搞明白彼此说的根本不是一个人。
  “哦……你说的那个季禾还有个法号是吧?叫什么真人来着?”季禾感觉不太好,任谁一觉醒过来,发现自己直接进组了,都会觉得荒诞吧。
  男人点了点头,“浮薇真人。他是我师弟。”
  “那你是他师兄啊。” 季禾嗤笑一声,用近乎看白痴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人,剧组从哪儿找来的这么轴的人,刚出道吧?脑子明显缺根弦啊!
  “照你这么说,我不是浮薇真人,咳,这名字真娘。那我又是谁?”
  男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浮薇休眠之前说,会有人代替他醒过来的。”
  “靠!老子陪你对台词,你还上瘾了啊!”季禾皱皱眉,不太明白眼前的情况,“导演!小周!林姐!”
  挨个喊了个遍儿,一点动静都没有。季禾快疯了。
  看来真进错剧组了。哪里来的疯子,拖出去斩了!他已经快无力吐槽了。
  “我设了隔音禁制,想和你仔细谈谈。”男人干脆在床边坐下来,拉过季禾的右手腕,两根颀长的手指搭上去,一副问诊把脉的架势。
  季禾愣住了。这是……做什么?
  男人面上的神色逐渐凝重起来,许久才放下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既然你连神魂都没有,那还是……从炼气开始吧!”
  什么玩意儿?季禾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听不懂。
  “你不是云荒大陆的人?”男人似乎也觉得眼前的情况棘手,有些头疼,“炼气,凡人修仙第一步,懂吗?”
  季禾摇头。他现在开始怀疑是自己智商出问题了。怎么睡了一觉醒过来,整个世界都变了啊!
  男人伸手揉了揉眉心,一筹莫展,想了一会儿,缓缓开口:“这样,我先跟你讲讲宗门的情况。至于其他的,你以后可以自己去万册福地了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