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江湖妖道+番外 作者:司徒九流

字体:[ ]

 
文案:
他俩一起在道观长大,竹马多年,师弟是名门之后,知名正道少侠,师哥却一朝堕入魔教,成为江湖上人人喊打的妖道。
多年后再度重逢,却是师弟中了某种不能描述的药,意外撞到了正在花丛徜徉的师哥。
江湖,真有意思。
腹黑伪面瘫真傲娇师弟x狷狂邪魅风流师哥
情节跌宕狗血,非传统相爱相杀,你骗我来我蒙你,谁动真心谁煞笔。
站稳CP不要动摇!
那人勾起嘴角微微一笑,露出两颗白净的虎牙,像是极为高兴的样子:“师弟,好久不见。”
楚策死瞪了他一会儿,咬牙怒道:“妖道!”
周光璟丝毫不以为意,笑着应:“是我。”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策周光璟 ┃ 配角:百里孤灯楚顾明玄殊玄煜梁上君 ┃ 其它:相爱相杀竹马竹马江湖少年报仇雪恨
 
 
  ☆、再相逢(一)
 
  盛夏时分,即便是日暮将至时,空气中也弥漫着暑气,蒸得街上空空荡荡的没一个人。其他店铺都早早地打烊了,这间茶楼的生意倒还好,一楼零零散散地坐着六七个客人,各自沉默着喝茶。
  一片静谧之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要一壶龙井。”
  原本打着瞌睡的伙计立时清醒,连忙堆起笑去将那客人带进雅座:“不知客官要的是哪种龙井?是西湖龙井、钱塘龙井还是越州龙井?”
  “西湖龙井。”客人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眉眼间略带疲倦之色,他伸手揉了揉眉心,又道:“尽快。”
  “是是是。”伙计满脸堆笑地应着,一边偷瞄了青年一眼,见他虽然一身素净青衫无甚特别之处,但生得明朗清俊,气宇轩昂,腰间那柄长剑一看便知不是凡品,想必不是哪位名震武林的少侠,就是某个江湖世家的子弟,不敢怠慢,脚底生风地赶去沏茶了。
  自那青年踏入茶楼之后,原来坐着的客人便纷纷放下了茶盏,有些虽仍佯装喝茶,眼睛的余光却在青年身上流转不息。青年似是丝毫没有察觉的样子,待自己那壶西湖龙井送上来后,一仰头便喝干了一杯,然后把玩着青瓷茶盏道:“诸位在这里等了在下许久,想必也感到疲倦了。”转头对那伙计道:“还请劳烦小哥,替这几位侠士各送上一盏西湖龙井,聊表在下对耽误各位时间的歉意。”
  伙计不敢不从,战战兢兢地倒了几杯茶送到那几个客人的桌上,自然没一个人动那几盏茶。客人们都侧身冷然地盯着他,右手按上腰间的刀。
  青年笑笑,将手上的茶盏凑到自己嘴边,将原先喝下去的茶水又吐了出去,然后搁在一边,从怀里掏出帕子擦了擦嘴,再对那伙计道:“以后别往茶水里加料了,白白糟蹋了一壶好茶。”
  先前还哆哆嗦嗦恨不能缩成一团躲在一旁的伙计眼神立时变得阴鸷冰冷,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青年道:“楚公子既知是陷阱,又何必自己往里面跳呢?”
  楚策缓缓抽出长剑,明镜一般的剑身映出他自己清澈的眉眼,他平静地说:“就当我做件好事,提早送你们上路。”
  “好大的胆子!”其中一个人怒喝道,拔出长刀就朝楚策砍去,楚策避也不避,伸出两指轻松将刀刃捏住,任那人如何使劲也不能再移动丝毫,见他急得满头大汗,楚策忽然一笑,两指发力,长刀被生生震成两段,刀尖“叮”地一声落到地上。
  楚策看看地上的断刀,歉意地笑笑:“不好意思,这就赔你。”说罢,手中剑芒一闪而过,还没人看清他是如何出剑的,那人的颈间已多了一道深深的血痕,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双手挣扎着捂上自己的脖子连连倒退,只是没退几步便栽倒在地一命呜呼。
  收剑入鞘,楚策平静地扫视了一圈周遭围着的人,眉眼间依然是倦意沉沉,他又抬手揉了揉眉心:“我累了,咱们尽快解决吧?”
  众人都望向那伙计,伙计冷笑一声:“楚公子既然发话了,你们还不快上!”
  霎时间,茶楼内喊杀震天,然而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又再度恢复安静,街上依旧静悄悄的,只有偶尔刮过的闷热的风。
  楚策身上多了几道口子,虽然并不严重,但也将他原本洁净的青衫染得血迹斑驳,不过他毫不在意的样子,扯着袖子悠悠然地擦拭自己的剑:“是谁派你们来的?”
  茶楼里站着的只有楚策和那个伙计了,伙计脸色灰白,但仍强撑着冷笑道:“楚公子莫不是以为自己已经赢了?”
  楚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伙计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遍,说:“你不是我的对手。”他的语气既不嘲讽也不冷酷,只是平静地在陈述一个事实。
  伙计道:“楚公子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们本来就没打算用这几个人留住你?”见楚策愣住,他得意而狰狞地笑起来:“我们本来就只打算在楚公子身上砍几个口子而已,至于你的命,刀上抹着的毒会替我们索要的!”
  话音未落,楚策已死死地锁住了他的喉咙,面色如沉水:“交出解药,饶你不死。”
  伙计听若未闻,喉咙被锁,却仍旧张大了嘴巴无声地大笑着,忽然猛地呕出一大口血,头一歪,断了气。
  楚策嫌恶地将伙计的尸体丢到一旁,冲出茶楼门,欲尽快赶回家中,脚下却忽地一软,一股诡异的热流忽然窜出,流向四肢百骸,他险些跪倒在地,勉强撑住,盘腿运气,却毫无用处,只觉胸闷更加。只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已浑身汗湿,心跳如鼓,楚策暗想,对方必定会派人来查看,此地不宜久留。竭力压制身体里莫名的冲动,楚策抬头望向远处此地唯一热闹的所在,暂且只能去哪里避一避了。
  唯一热闹的所在竟是一家秦楼楚馆,此时尚未入夜,大门前已是客流不断,身着纱衣的曼妙女子们摇着团扇轻笑,犹如百花盛开,隔着老远便能闻见一片香粉扑鼻。
  楚策体内的无名火烧得愈发厉害,他再度运功强行压下,不敢再多看一眼,直接翻墙入院,朝二楼奔去。他原本是想随意找间空的房间运功解毒,谁知一连推了几扇门都被锁得死死的,情急之下也不顾房内有没有人了,摸到一间没上锁的房间便踹门而入。
  绕过屏风,隔着纱幔,楚策拔剑指着纠缠在塌上的人影沙哑着道:“滚出这个房间!”
  榻上的一男一女俱是一静,出乎楚策意料的,他们并未惊慌而逃,那女子反而娇嗔道:“道长,他叫人家滚呢,人家好怕啊。”
  被称作道长的男人轻轻一笑,并不理会纱帐外执剑而对杀气腾腾的楚策,漫不经心地道:“乖,别怕,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叫我的宝贝滚。”说着撩开纱幔,悠悠然转向楚策。
  两人目光相接,俱是一怔。
  那人看起来亦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唇红齿白,眉眼清俊至极,自有一派仙风道骨,若不是身上素白的道袍凌乱,眼角泛着水红,便是书中谪仙的模板。
  看着看着,楚策原本烧得通红的脸隐隐透出一股铁青来,而那人则勾起嘴角微微一笑,露出两颗白净的虎牙,像是极为高兴的样子:“师弟,好久不见。”
  楚策眉头紧皱,憋了半天,似是想说些什么,榻上那女子将头靠上他的肩头,媚眼朦胧地看着楚策说:“道长,他是谁啊?”
  那人摸了摸女子的脸蛋:“这是我师弟,乖,你先回去,我要同我师弟叙叙旧。”
  女子不情愿地嘟起嘴:“不要嘛,你好不容易才来看望人家一次,这就要赶人家走?”
  他却不为所动,眉头微挑,眼神瞬间冷却下来:“乖,听话。”
  女子察言观色,不再多言,拢了拢衣服便朝外走去,路过楚策身边时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待女子离开后,那人端起床头搁着的酒壶仰头喝了一口,笑嘻嘻地对楚策道:“师弟今日怎么有空来寻师哥啊?是来同我叙旧呢,还是一块找乐子?”瞥见楚策复杂的脸色,继续调笑:“站着干嘛,过来坐下聊啊。师弟是来找哪位姑娘的?若是初次来这里还不甚熟悉,为兄倒是可以为你推荐几个,比如方才那位楚楚姑娘,她那对酥胸可是……”
  楚策忍无可忍地大吼:“周光璟!”
  周光璟眨了眨眼睛,笑意不减:“在呢。”
  楚策死瞪了他一会儿,咬牙怒道:“妖道!”
  周光璟丝毫不以为意,笑着应:“是我。”
  
 
  ☆、再相逢(二)
 
  楚策体内火气愈重,不想再与他多做纠缠,转身欲走,就听见周光璟在身后幽幽地道:“中了诉春情这药,若不及时排解,只怕要爆体而亡。”
  楚策猛地停住脚步,转身盯着他:“如何排解?”
  周光璟笑道:“分简单的和不简单的,你想听哪种?”
  楚策冷笑一声:“简单的方法,是不是找个女子亲热一番,这毒便自己解了?”
  周光璟惊讶地看着楚策:“不愧是我的师弟,脑子就是灵活。”冲他暧昧地眨眨眼睛:“怎么样,够简单吧,这里地方又方便,还不快去?”
  楚策只觉脑中一阵晕过一阵,看着周光璟明亮的笑脸,勉强克制着自己道:“不简单的方法呢?”
  周光璟敛了笑意,淡淡地看了他很久,叹了口气说:“不愧是江湖名门之后,正道后起之秀,果然与我这等妖道不同。既然如此……”缓缓浮起一丝笑容:“脱衣服吧。”
  楚策惊慌之下连连后退,站定后一把揪住自己的衣襟,警惕地瞪着周光璟道:“你想做什么?“
  周光璟从容起身,走下塌,笑弯了眼睛看着楚策:“还能做什么呢?师哥自然是想为你排毒咯,乖,站着别动。”说着缓缓伸手探向自己的腰带。
  楚策气得面红耳赤,破口大骂:“无耻妖道!”转身便想跑走,周光璟却闪身挡在他面前,笑道:“别走啊师弟,为兄这是为了你好,你就从了我吧。”
  楚策此时已是头晕脑胀至极,燥热得几乎要失去理智,咬破了一点舌尖,才勉强清醒一些,怒视着周光璟:“我即便是爆体而亡,也绝不会与你行……行那种苟且之事!”
  周光璟敛了笑容,颇无辜地眨眨眼睛:“苟且?”手探进腰间取出一只小布包,打开,里面插着数根长短不一的银针,他扁扁嘴,委屈地看着楚策:“阿策,为兄这就不明白了,针灸怎么就成苟且之事了呢?照你这么说,全天下的郎中都要跳河自尽了。”
  他嘴上说着不明白,眼里却光芒闪烁,甚是得意欢喜的模样,楚策心知又被这厮耍了一通,虽然心中不平,但也知自己快撑到极限了,当下也不再踌躇纠结,一把扯光了自己上半身的衣服,往塌上一趴:“来吧。”
  谁知周光璟却半晌没反应,转头一看,这厮先前还幸灾乐祸得意调笑着,此时却看着楚策愣住了,楚策心中生出恶念,故意轻笑起来,深情无限地看着周光璟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道长。”
  周光璟跟着笑起来,走到楚策身旁,弯下腰,把手放到他腰间,顺着脊柱一路缓缓地摸上肩头,凑到楚策耳畔说:“阿策,你好热啊。”
  楚策本来已经憋得不行了,周光璟这一撩几如灭顶之灾,额头青筋暴起,几乎是用了毕生的意志才忍住冲动,大吼道:“周光璟!”
  周光璟“哈哈”一笑:“好好,师哥的错师哥的错,不撩了不撩了。”从布包中取出一枚银针,在烛火上烤,侧眼笑看着楚策:“阿策,调戏人这种活儿虽然有前途,但是不适合你,你还是当自己的冷面公子比较好。”
  楚策没好气地说:“你话怎么还是这么……”多字还没说出来,一根银针忽然刺了进去,楚策咬住下唇,眉头皱得死紧,硬是没叫出半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