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逼“上”梁山+番外 作者:皮卡脩

字体:[ ]

 
文案:
从前,
有个小和尚,
他成亲了,
然后...
“夫君,要不我们今天试试这个?”
“夫人,现在是白天。”
半柱香后...
“夫君,你看我摆的对不对?”
“咳,夫人小心着凉。”
被包成粽子的某人...
主攻,1vs1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珏 ┃ 配角:梁山 ┃ 其它:主攻,1vs1
 
 
  ☆、第一章
 
  
  1. 
  云城最近流传着一件怪事。
  那梁家的小少爷啊,要成亲了! 
  而对方也不是城里哪家貌美的小姐,听说竟是一个小和尚。
  虽然也不知有几分可信度,但这也给大家平添了许多茶余饭后闲谈的话题。
  在晋国,虽然男男结合的例子不多,但它在法律上却是和男女之间的嫁娶同样平等的。晋国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如果夫妻皆为男性,又想要孩子的话,可以在同族之间抱养,却是不允许再娶的。因此,男男结合是以极少出现在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
  可那梁府哪是普通人家,几乎遍布晋国上下的食鲜阁便是梁家的产业。要知道,这京城食鲜阁的牌匾可是先皇亲笔赐了字的,虽然这些年食鲜阁的产业因梁老爷大力发展布业而有些缩水,但它仍牢牢占据着同一行业的上流地位。
  梁家子辈共有三人,大少爷梁熠,几年前已经娶妻,从父亲手中接过了布庄,如今生意是蒸蒸日上,生的一对儿女也都机灵聪敏,叫人好不羡慕。
  二小姐梁尔,许给了梁老爷世交家的公子,两人从小青梅竹马,成亲后一年就抱上了个大胖小子,小日子也是过的是和和美美。
  而这小少爷梁山,听闻他从小就因为身体不好而被梁家老爷跟养闺女似的养在府中,就连那学堂也从未曾去过,都是请了先生在家中上课,倒真是像极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小姐。
  大伙也都未曾见过这位神秘的小少爷,不过看那梁老爷和大少爷的样貌,这小少爷的模样定是不差的,而他如今也已到了该成家的年龄,城中不少人家可是盯着梁家三少夫人的位子,却没想竟是不声不响地落到了一个小和尚的头上。
  这小和尚究竟是何人,竟能凭男儿身嫁进梁府?
  可更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还在后边,就在挨着梁府的地界上,一座一个月前开始赶建的府邸,挂上了“沈府”的大匾。
  沈府?这城中也没有哪个大户人家是姓沈的,莫非,这是那三少夫人府上?
  不过瞧着这架势,倒不像是给梁小少爷娶亲啊,更像是把人嫁到这沈府去。这不知是打哪来的小和尚竟有如此本事,要娶了梁家的小少爷?
  梁家老爷把沈府建在自家边上,虽是挂了沈府的牌匾,却有那么几分让人入赘的意味,但这仍不能改变梁家小少爷将要嫁人而不是娶人的事实。
  这下城里可是炸开了锅,前些天传遍城中上下的事,恐怕是没的假,梁家真的要把小少爷嫁给一个和尚!
  有不少人坐不下去了,原先梁家老爷推脱说是幼子身体不好要晚些年才能娶亲,断了不少家中有女儿的人家的念想,他们倒也不好把自家女儿赶着往别人家送。如今这是要嫁儿子了,求亲的人怎少的了,于是来梁府拜访的人便又多了不少。
  既然是梁家嫁儿子,自家的儿子也不差,那小少爷何必嫁给个和尚。
  抱着这样的想法,带着媒人去梁府求亲的人家不在少数,而这几家都失望而归,倒没别的说法,梁家只是告知他们八字不合,便再也不肯多谈了。
  梁老爷这般避而不谈的姿态,倒让人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还没等到第二天,城中便传开了各种各样的说法。
  有人说那和尚出家前就和梁小少爷互有好感,但因遭到父母反对一气之下出了家,如今父母皆已亡故,那和尚便还俗回来娶亲。
  也有人说是两人在寺庙相遇,暗中相恋已久,暴露之后却遭梁家反对,如今梁小少爷更是以死相逼,让梁老爷不得不妥协。
  还有人说定是那小和尚生的貌美,梁小少爷看上想要强行将人带到府上做夫人,却遭美人以死相逼只能作罢,但因美色惑人甘愿以身嫁之。
  更是有不少人猜想是梁小少爷的命格不好,若是娶亲必不得善终,梁家便寻了个能与之相配的命格的人。
  在这小小的茶馆里,每人都说的眉飞色舞,谈论梁家婚事的人不在少数,那些人仿佛自己亲眼看到过一般,说的头头是道,可若是仔细琢磨,却是不少人把那些小说话本里缠~绵反侧的爱情故事背景强行安在了那两人身上,不伦不类甚是可笑。谈论的人太多,一时倒让人不知该信哪个说法,
  而此时,人们讨论的重点对象,正坐着一辆朴素的马车,慢悠悠地进了城。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古代的,感觉真是不一样,也不知道大家看着觉得咋样,会不会太奇怪?
说实话还没定下来后边要写的剧情,话说我从来都是开了脑洞就直接写的,就算事先想好了剧情,最后写的时候也是会各种跑,之前基本都是一次干掉全文,这次断断续续地写,也不知道会写成啥样,希望不要崩掉吧_(:зゝ∠)_
 
  ☆、第二章
 
  2.
  慧觉是静慈寺的方丈在外捡回来的。
  自有记忆起,慧觉便在这寺里了,他本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但几天前寺中来了客人,方丈和客人在厢房中谈了许久,之后便告诉他,他该还俗了。
  慧觉本以为是自己的亲人寻上门,却没想到方丈告诉他,那竟是他未来的...丈人。
  大概是幼时定的娃娃亲?
  这次慧觉没有从方丈那得到答案,但他是想继续待在寺中的,他自幼在静慈寺长大,方丈几乎就是他的父亲,静慈寺就是他的家。
  当晚,慧觉在方丈的房外跪了一夜,只得了一句话。
  “这是你的缘。”
  没能让方丈开口让他留下,慧觉只能下山了,他也只需要准备好等着,到时会有人来接他。
  寺中的僧袍不必带下山,慧觉将那些衣服用具收拾好留给了师弟,他也没有什么好带走的,只身上的一套灰麻布袍和一身换洗的衣服,还有一个由红绳串在颈上的锁片,这是他被带入寺中,身上唯一的东西。
  这平安锁很普通,只有薄薄的一层铜片,上边刻着他的生辰八字,只不过凹痕已经快看不出来了,红绳倒还是很新,那是之前的红绳断了之后,方丈重新给他串的,只是他怕红绳再断锁片找不回来,就一直放在盒子里,这次离开才重新带上,打算之后再找个盒子装着。
  一边摸着从衣领里拉出来垂在胸前的锁片,慧觉,如今是沈珏了,将身侧的布帘掀起一角,马车外传来小贩的叫卖声,不免让他想起在寺中仅有的几次入城的经历,但他那时年幼,并没有留下什么清晰的记忆,只记得那时烤葱饼的酥脆和桂花糕的甜香,这也是他童年中难得的美味了。
  没多久,马车就驶离了喧闹的市集,速度放缓停了下来。车夫将车帘掀开,沈珏探出头,看着沈府漆还未干透的大门,挠了挠自己刚冒出一点发茬的头顶,下了车。
  车夫已经敲了门,开门的应该是府里的管事,他看起来四十多岁,穿着深灰色的布衫,见到沈珏后便立马接过了包袱将他迎了进去,随后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这位管事姓赵,在梁府干了有二十多年,因新建了沈府,梁老爷便将他安排到了这边。沈珏听他一路又讲了些府中的格局,这府虽是新建的,但格局不小,他跟着赵管事拐了好几个弯才到了卧房。
  吩咐好小厮将早已准备好的热水和水桶抬进来,换洗的衣服也已经叠放整齐搁在了桶边的高凳上,见没有什么不妥的,赵管事弯腰行了个礼,便退下了。
  心中感叹了一下这完全不同于寺中的生活,沈珏脱下~身上已经洗的有些发白的布袍,跨入桶中,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
  拿了干净的布巾将身上擦干,沈珏本想要去换他从寺中带来的那套衣服,却想到之前包袱被赵管事拿着,这下也不知放到哪去了,只好去拿了给他准备好的那身衣服,衣服很合适,一穿上身,他就能感受到这衣服的价值绝不便宜。
  沈珏是听说过梁家的,不过了解的不多,只是知道梁家是开酒楼的,挣了大钱之后又做了别的生意,这样看恐怕也不是一般的有钱人家。
  至于这门亲事,沈珏当然是不会觉得自己是被人看上,毕竟他本是个和尚,又身无长物,哪会有人家看得上。若说是以前定下的娃娃亲,他的父母早已不在,而他又出了家,实在是没什么理由再去结这个亲了。
  况且那与他成亲的姑娘,怕也是委屈她了,或许能跟那梁老爷说说,不要勉强了这门亲事,他既然已经还了俗,找点事做也能养活自己。
  有了想法,沈珏便唤了赵管事,想到马上要见到的人现在的身份是他的丈人,他便对着镜子好生整理了一下衣服,最后看了看拿在手上的帽子,他还是给放下了,跟着赵管事出了门。
  赵管事没有带沈珏出府,而是去了花园,这时沈珏才发现那竟也开了一道门,连接的应该就是梁府了。
  赵管事摇了门边的铜铃,不一会门就开了,沈珏想这应该是一早就被吩咐在这候着了。赵管事没有跟着过来,那小厮也不多话,叫了一声“沈公子”就在前带路了。
  梁府明显要比那沈府大的多,穿过了花园,又上了一道廊桥,府内花木假山多的让沈珏看的眼花缭乱,等他鼻尖感受到的是食物的香气而不是花木的芬香的时候,小厮已经将他带到了偏厅。
  “梁老爷,”沈珏有些紧张地捏紧袍角,随后双手合十行了个礼,等他做完才发现这有些不伦不类,竟是一下涨红了脸。
  “过来坐吧,”梁老爷的声音带了些笑意。
  圆桌并不大,上边只放了四碟菜和两副碗筷,等沈珏坐下后,梁老爷就拿起了碗筷,示意他一起吃。两人都没有在吃饭时说话的习惯,在梁老爷停下筷子之后,沈珏也将碗筷放了下来。
  “梁老爷,”这下沈珏先开了口,“这门亲事,我自认为是配不上小姐的,还请老爷取消婚约。”
  其实他还想问一下自己父母的情况,之前沈珏只听方丈说是在他父母被恶匪杀了之后救下他的,但并不知道自己身世。他也不清楚梁府是否和自家有联系,一时倒是不方便开口。
  “我家可没有未出阁的小姐,”梁老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去看那沈珏现在的表情。
  “那...”沈珏有些尴尬,他本以为和自己结亲的是梁家的小姐,这下看来倒是他自作多情了,说不定对方只是和梁家有些关系,是他一厢情愿以为是梁家的小姐。
  “你要娶的,是我的小儿子,”梁老爷说出这话的时候似是有些纠结,但想到之前那人留下的话,最终还是轻叹了口气。
  “这,”这下沈珏更是摸不着头脑,“为何...”
  “我家杉儿自幼身体不好,有批命的先生给他算了,说他活不过二十,不过这些年调养的还算不错,没想到前段时间就一病不起了。”
  莫非自己是来冲喜的?沈珏平时不大相信这个,不过看起来梁老爷也是病急乱投医了。
  “当年那道士留下了个生辰八字,说是杉儿命不稳,只有那人才能压住他。”
  “我就是那人?”沈珏将锁片从衣领里拉了出来,那锁片上的字已经看不大清了,就是因为这个八字,便要他娶一个男人?
  梁老爷起初也是不大信的,只是梁小少爷那时高烧不退差点烧坏了脑子,最后梁老爷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按照那先生说的将大名中的“杉”改为“山”,据说这样能暂时稳定命格,没想到当晚梁小少爷的烧就退了,之后虽然身子一直不大好,却没再怎么生过病。
  梁家本以为这样就没什么事了,当时那人说的生辰八字也没放在心上,却没想到上个月,就在梁小少爷快要满二十岁的时候,就这样一病不起了,这时,梁家才想起那人说的生辰八字,连忙派人去寻,可这人哪有那么好找的,直到前些天才得到消息说是找到了,没想到竟是个小和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