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以君倾 作者:杰克与狼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伪装成太监的细作在后宫的故事。
 
君合从小被宰相培养,后安排进后宫做细作,配合前朝动作传递消息实施阴谋计划。
 
一同进宫的炜衡背负皇帝灭门之仇,平时以调戏君合为乐。
 
宰相之子天同性格古怪,对君合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后当选驸马进入皇宫。
 
在宫中偶遇单纯傲慢二皇子,并被迫教授其功夫。
 
一同被迫做师父的还有沉默寡言的侍卫观韬。
 
通过二皇子又结识了城府极深的建元王。
 
一切计划的终极目的当然是扳倒冷酷无情的皇帝。
 
但是,
 
世事难预料啊。
 
(25/26/62三章全文见对应章节评论)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恩怨情仇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合,炜衡 ┃ 配角:天同,建元王,二皇子/忠慧王,观韬,寻梅,皇帝,程斓,晴云,金杜 ┃ 其它: 
==================
 
☆、逢乱世宰相设毒计,遇贵人细作诉衷情
 
  夜凉如水。
  君合和衣仰面躺在床上,凝望着窗外的寒月一点点下沉。
  今日是在相府中度过的最后一夜了,明日夜里就要入宫,去执行一个细作的使命。他无心去分辨这件事正义与否,只是知道金杜金宰相抚养他十八年,授他诗书武艺,唯一的目的就是送他入宫,尽管他可能只是千千万万的棋子中的一颗,尽管金杜可能对他毫无感情只是当做手下培养,他依然觉得这是他唯一回报金宰相的方式,也可能是此生唯一活着的目标。
  “笃笃笃!”
  平缓而轻悄的敲门声。
  君合心中思忖一下,便起身打开了门,迎上炜衡的笑脸。
  “怎么都不问一句是谁就开了?”
  君合笑道:“这日子,这时辰,除了你,还能是谁呢?”
  二人掩上门,进屋坐下,未点油灯,也无茶点。炜衡见床上被褥平整,道:“就知道你是肯定睡不着的。”
  君合道:“你不也是一样。”
  炜衡道:“哪里一样了?你是惆怅,我可是兴奋!一想到可以报仇,我简直彻夜难眠!”
  君合忙按住炜衡握紧的拳头,道:“你可切勿冲动,大人本就不同意你进宫,就是怕你复仇心切乱了他的大计!”
  炜衡见君合紧张的神情,不觉好笑,拍了拍他的手背,道:“我自有分寸。”
  君合放下心来,又与炜衡多聊了几句,不觉已闻鸡鸣,炜衡道:“左右也不能再睡了,去练功吧。”君合点点头,取了佩剑与炜衡掩门而去。
  便是往日最枯燥的习武练剑,也因是最后一日,显得意义非凡。君合的身手比不过炜衡,从小到大,武术之上他从未占过上风,每每都以被炜衡击落武器认输投降收场。今日自然也不例外,“咣当”一声,君合失了武器,炜衡一柄长剑抵在他下巴之下,又故意挑了挑,露出有些张狂的笑容。君合看着他额间的汗珠,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拨开长剑,炜衡伸出手,君合抬手握住,站起身来。炜衡笑道:“看来进了宫还得靠我来保护你呀。”
  君合拾起佩剑道:“不过是功夫好些罢了,此去是做太监又不是侍卫,靠的可是嘴皮子,你那笨嘴拙舌的,惹怒了那个贵妃娘娘的,可别指望我去捞你。”
  炜衡张口结舌,却说不过君合,便一把将他搂过来,死命的搔痒。这十多年来,君合每每嘴上不饶他,他只能以武力制服,但自己又怕真伤了他,最后反又被君合开口挖苦回来,最终发现了君合怕痒的弱点,每回都以搔痒来降服君合,屡试不爽。
  而君合早已痒的上气不接下气,笑的浑身无力,眼泪汪汪,只得哀告讨饶,炜衡这才开放他。
  经这一闹二人身上都出了不少汗,各自回房更衣,而后一同去向金杜请安。
  金杜用过早膳,转入后室,见君合炜衡二人早立在门口,便招呼他们进来。
  请安行礼完毕。金杜缓缓饮了一口茶,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日便是考验你们的时候了。”
  君合炜衡立刻抱拳下跪道:“君合、炜衡定不辱大人使命!”
  金杜点点头,道:“我对你们二人自然放心,你们与他人不同,我自小看你们长大,也对你们寄予了最大的厚望。
  “当今皇上昏庸无能残暴不仁,偏信女干佞谋害良臣,我与众多朝内重臣为此已踌躇良久,须得想个法子拯救百姓于水火。而你们,是我们计划中的重要的一环。
  “你们要以太监的身份潜入后宫,监视帝后的举动,探听前朝与后宫的联系,随时向我汇报,等我命令安排。
  “我视你们如己出,不忍你们受净身之苦,也为了大功告成之*你们可以功成身退,不给你们净身,但你们须得千万小心,隐藏好伪装太监的身份,若出纰漏,我整个宰相府将万劫不复。”
  君合炜衡再次抱拳道:“君合、炜衡明白!”
  金杜又道:“过了今日,你们与金府不再有任何瓜葛,君合姓柳,炜衡姓夏。今日夜里,江公公会派人接你们进宫,三个月后新的一批小主入宫,他会安排你们到殷尚书的女儿殷氏宫中服侍,你们先想办法辅佐她,而后再有任务我会想办法通知你们。”
  “是!”
  金杜慢慢的呼出一口气,像是下了决心一般道:“去吧,最后一日,各自休息整顿吧。”
  君合炜衡再次向金杜施礼叩拜,金杜只是摆摆手,命他们下去了。
  转眼已近黄昏,日渐西沉,燥热的天也有了一丝凉意。君合起身来到后花园,这一草一木也是自己看着一岁一枯荣慢慢长起来的,今夜就要离开,恐怕永远不能回来,他心中不免黯然。
  忽闻身后传来一声轻咳。
  君合回身一看,只见金杜之子金天同正抱着胸立在身后,连忙向其行礼。
  天同由上至下扫了君合一眼,问道:“今日便走了?”
  君合应道:“是,公子。”
  天同又问:“竟也不来向我辞行?”
  君合沉默一阵,道:“大人吩咐,不准我们与他人交往过甚——”
  话未说完,天同冷笑着打断道:“而今我也竟成了‘他人’?”
  君合一时语塞。天同又斥道:“果然是金宰相养出来的一条好狗!”
  君合闻言,亦不敢答话,只低头不语。
  天同拂袖道:“罢了!真是锯了嘴的葫芦,无趣得紧!”说罢便欲转身离去。
  君合见此,忙道:“公子留步!”
  天同听言,停下脚步,却并未回头。
  君合又道:“君合在宰相府十余载,承蒙公子关照。”说罢对着天同的背影施了一礼。而天同听此言不过轻笑一声,并未答话。
  君合道:“君合素知公子极是面冷心热的,从小到大,对君合百般的好,从未看不起君合,是真的当作朋友看待,便是大人不准往来,也从未在意。公子几次为君合解围,揽下我闯的祸、犯的错,这些恩情,君合从不敢忘记。”
  天同沉默不语。
  君合继续道:“只是此去前路未卜,也不知道此生是否还能与公子相见。便是真有大人计算周全大功告成之日,君合也自知难免兔死狗烹的下场。若真有机会报答公子的恩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若无此机会,来世当牛做马,君合亦当报还。”说罢附身磕了几个响头。
  良久,天同勾了勾唇角,转过身来道:“这倒像句忠仆该说的话。——只是谁要你当牛做马了?你那一身排骨我还嫌硌得慌呢!”
  天同踱了两步,又道:“不过你记着,既是你自己说了欠了我的恩情,便要把你这条小命保全了。金宰相他筹谋什么我不管,同样,我想要什么,也不容他置喙。而今你要报他的恩是你的事,千万记得恩情了了还要来算我这里的账。年幼无知时既把你当了朋友,便没有再不认的道理,而今又付出了这么些个心思,我可不做赔本的买卖。”
  君合跪在地上听这着一席话,心中不免感动,只是听到“付出这么些个心思”之语,又不禁惶恐,只得低头答道:“君合明白。”
  天同顿了顿,又道:“入宫之后既是伪装的太监便自个儿多留个神,莫让那些深宫寂寞的老宫女惦记了去。那些宫女,连真太监都肯去对食,别提假的了。还有,那炜衡私下里对你言辞举止轻佻狂放打量我不知道?你若因他负了我,来日我不让你们两个生不如死!”
  君合越听越觉着离谱,却也不敢反驳,更不敢解释,良久,只得答了一句“是。”
  而天同见他如此回应,却不觉火冒三丈,痛骂一句:“当真是蠢笨不堪!”
  君合亦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不敢回话,半晌,天同气冲冲的走了,只留下君合跪在原地,额头滴下一颗汗珠。
  是夜,阴云闭月,君合与炜衡在一片昏暗之中离开相府,进入皇宫。
  未知他二人此去如何,且看下回:解困局奴才掌宫权,送簪花小主拢人心。
  
 
☆、解困局奴才掌宫权,送簪花小主拢人心
 
  却说君合与炜衡顺利入宫,三个月转瞬即逝。
  他二人虽有江公公仰仗,却半点未得到好处,上到搬运花木,下到洒扫茅厕,宫中所有的脏活累活无一不做了个遍,唯有教导太监李公公听了单独的嘱托,未曾将那些裸身殴打羞辱之手段用在二人身上,才万幸没有露出破绽,而同入宫的其他的小太监,见李公公对他二人另眼相待,都以为他们自有背景,亦不敢招惹靠近,因而有惊无险的完成了入宫教导,未曾被人怀疑身份。转眼新一批小主入宫,已到了分配差事的时候。
  这日清早,李公公将众人拢在前院当中,命人搬了一张楠木椅摆在前头,不多时江公公带着一个小太监便到了,气定神闲的坐下,立马又有人奉上茶水。
  江公公啜了一口茶,冷眼望了望众人,开口道:“明儿个便是新晋小主入宫的日子了,各宫安排伺候的名单也拟好了,哪个到了贵人宫里,哪个到了才人宫里,哪个又去御花园培植花草,都是看你们这三个月的表现,你们自个儿心里也该有个谱。”说着又饮了一口,润了润嗓,接着道:“今*你们看好名单便各自收拾好东西搬过去,可切莫忘了这三个月李公公给你们的教导,若是让我听着哪个小主挑理了,让人以为我内务府是个不会调理奴才的,仔细你们的皮!”
  众人这三个月身心皆受了巨大的折磨,听闻此言,都唯唯诺诺的应承着。江公公又嘱咐了几句,命人将名单交给李公公便去了。
  李公公本想将名单贴在墙上让众人自行查阅,也好早点回去休息,偏偏一众小太监没几个识字的,只得命人一个个的念下来,听到自己的差事,有的欣喜有的绝望,只是个个都不敢出声,李公公看着一个个谨小慎微的样子,心中颇为满意。
  “夏炜衡,殷贵人,合余宫!”
  炜衡不易察觉的点了点头,与金杜的计划无异,不会有什么差错,想着不免抬头望了君合一眼,而君合只不动声色,继续听着分配名单。
  “柳君合,程才人,庆宁宫!”
  君合心中一惊,程才人?为何没有把自己也分到殷贵人宫中?他心中着慌,扭头看向炜衡,炜衡显然也有些意外,但还是给了君合一个坚定的眼神,示意不要慌乱,君合点点头,又转过头继续听着。
  待名单念完,李公公又训导嘱咐众人几句便散了。君合与炜衡走到避人处,君合道:“这是何意?莫非出了什么差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