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倚枪论剑+番外 作者:渣三快住手

字体:[ ]

 
文案:
何为情?
李易山不知道,从未有人教过他这些。他的人生自那年起就只有国家大义,只有西北军。
直到有一天,谢凝远强势踹开李易山身边的未婚妻,抓住李易山的手道:你的情,是我。
李易山觉得,也许他这辈子为自己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回了中原,遇到了他。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破镜重圆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易山,谢凝远 ┃ 配角:叶姬 ┃ 其它:剑三,大唐,和剑三基本没啥关系
 
  ☆、第 1 章
 
  *
  李易山在天策的地位很尴尬,与在外统领浩气盟的谢渊有过而不及。明明是天策统领门下首徒大弟子,明明是从小在天策长大,却偏偏从未与这代的弟子、他的师弟师妹们有过交集。
  不知是圣上有意还是怎的,他自十一岁正式上战场起就像是脱离了天策府一样。他年少立下了无数军功,不过弱冠便已成了大唐沙场上名将之一。明明是与府内大将军们一样的军级,他却被圣上立令统领西北军,独立出府。
  自那日起,他就少有回府了。就算是新岁之时也少有回去,更多的是派人送上贺礼。
  李易山离府时府内这代不过刚刚有他一位弟子,师弟师妹们别说是见他一面了,许是更多的不知有他这位大师兄。
  也是,若是别人问起又怎能回答难道要说西北军统领云麾将军是他们大师兄那别人又问起为何他们大师兄不是天策人
  他还算是天策军吗?别人不知道,李易山自己也不知道。他自小在天策府长大,师父李承恩就像是他父亲一样的存在,府内的师叔们也皆是他的亲人。他曾以为自己会和师叔师父一样在天策府内任职,可万万没想到当他真正立下军功成为将军时,陛下却将西北军的虎符交到了他的手上,就连他的军籍都在那时起被移出了天策调入了西北军。
  离府时,师父曾与他说天策永远是他的家。然而事实却是他有家不能回,坐在金殿上的那人是不愿看到两大军队亲如一家的。他接下西北军虎符的那刻起,就是他与家人之间竖起隔墙的时刻。
  “李将军,里面请。”
  被早已等待在门外的藏剑二庄主叶晖请入内庄,李易山将手中的御赐之物交予叶晖。此次他是以陛下以及朝廷的代表身份前来的名剑大会,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到江湖。他本该是参加名剑大会的人之一,但如今他却因身份的原因只能坐在高高的看台上,看着那些同龄人在赛台中酣战。
  也许这就是命,侠义江湖并不属于他。
  他侧头看了眼来来往往的名剑选手,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着的活力,李易山只是低低轻叹一声,轻得难以让人发觉。
  “怎么?”叶晖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李将军,那边的侠士有什么问题吗?”
  “并无。”李易山收回视线,道:“走吧。”
  “将军随我来。”
  “叶二叔。。其实你不必如此。”李易山说道,“我,不过是你的小辈。更何况我与叶姬还有婚约在身,二叔你。。。”就像当初那样待我就好。
  “礼不可废。”叶晖抬手示意打断了他的话,“将军身为西北军统领定是要受到和其他统领那样的待遇的。”你不是当初的你了,易山,你早该适应。
  “对了,将军可有看到你那些师弟师妹们?鲜衣怒马好一群少年郎,颇有你们天策。。。”叶晖顿住了,原本脸上赞赏的表情也淡了下去,他收回为李易山示意指着参赛天策们的手,看着李易山那平静的脸一时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
  易山贤侄虽然面上平静其实内心是痛苦的很吧。若是没有那虎符,他在今日就是那些天策弟子中的一员了,如今别说是代表天策参赛了,就连下台都无法做到。他的师弟师妹们也甚是不知有他这位大师兄。
  “将军。。。”
  “无妨。”李易山垂下眼帘,遮掩住眼中控制不住溢出的情绪,“走吧。”
  不过是有家不能回而已,不过是家中的弟妹不知他而已,这又有什么呢?李易山从不后悔当初做过的事,从不后悔在一场天策灭府的梦后潜入安禄山府中将其斩杀、将其还未能实行的叛唐计划揭发灭于襁褓。
  只是早早赔上他潇洒自由的岁月而已,与府灭国破相比,他心甘情愿。
  
 
  ☆、第 2 章
 
  *
  李易山落座在看台上,垂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台下正在酣战的侠士们。他身边坐着的众多江湖名士,明明与他们相比他只是个小辈而已,他们却待他如是同辈相交,甚少有人与他交谈。他所坐下的地方并不只有他,他却更像是独自一人坐着,如同孤立一般。
  是了,说白了这里唯一一个从未入过江湖的人只有他,代表朝廷的也只有他。就连天策苍云都有接触江湖的地方,也更是有不少弟子参加了名剑大会。而他,在他们眼中不过是朝廷之人而已。
  “李将军怎一个人静声坐着?”也许是老辈们终于从名剑赛中回过神来,看到了被他们一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忽视的他。
  “只是觉得他们的比试很有趣,有些沉迷其中了。”李易山轻笑了几声,他紧紧看着赛台中互相配合默契的侠士们,道:“江湖。。看起来挺有意思。”一声江湖说得很慢,慢到让名士们都从中隐约听出了一丝向往。
  “现台上那位可是如今天策最有潜力的弟子?”他的目光追着赛台上那位和黄衣女子配合作战的小军爷,“叫。。李睿诚?”
  “那是,他就是天策这代大师兄,枪法可是连天策府的秦将军都夸过的。”一位名士身边的小辈说道,脸上带着隐约的自豪。李睿诚是他所在的恶人据点的首领,江湖上可是有小将军之称的军爷。可以说是天策目前这代弟子里最厉害的人了。
  “大。。师兄。”在听到这一词的时候李易山有一霎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狠狠捏住了,痛得让他脸都有些发白,痛得让他差点捏碎了手下的椅柄。如今,就连他那天策大师兄的身份都没了吗?彻彻底底地,被排除在外。“你说,大师兄?”他早该知道,早该想到的。这也许是当初陛下交给他虎符的目的之一,彻彻底底地让他失了天策的身份。
  “可不是?他。。”
  “胡说!”刚刚来到看台正好听到这句话的李承恩怒声打断了那小辈的话,“我天策这代的大弟子是李易山!”他踱步来到李易山身边一直空置着的座位上坐下,“是我从小养大的孩子,从未变过。”
  李易山有些呆滞着看着坐在身边的男人,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这个让他视为父亲的男人,还是像当初那样:
  “师父,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不,欢迎回来,易山。”李承恩打量着自家孩子的脸,可能是久经西北风沙的原因,变了很多,不再见当初的稚嫩青涩了,“成熟了很多,也是个真男人了。”
  “我何曾不是真男人?”李易山回过神来笑道,“倒是师父,多年不见越发是个老男人了。”
  “胡说八道,你一嘴大炮瞎说的胆子还见长了。”李承恩笑着给了李易山后脑一巴掌,“是不是这么多年没被我揍过皮痒了?想一回来就挨顿揍?”
  “师父你还是这么粗暴,师弟师妹们没被你少揍过吧?”李易山一手接下了自家师父的拳头,“这些日子我回来,师父可要在府内备好客房。”
  想来他年少离府,这么多年过去了,天策府内也怕是没了他的位置,当初他生活的房间也定是已被其他师弟占去了吧。如此想着,李易山的语气中不禁带上了难以察觉的涩意。
  “什么客房?”李承恩道,“睡你自己房间去,这么多年都给你打扫得干干净净,你不睡自己房间还偏偏要去占客房一个位子是不是欠揍?明知道府内空房不多。”
  我自己的房间吗?不知为何,李易山突然觉得眼眶有些发涩,他没想到他已离开了这么多年,如今连天策人都算不上了,师父竟还给他留着府内生活的地方。
  “你这些年也是,怎么连回来看一眼都没有过?西北区就这么忙?过年也不回来看一眼,送礼让属下来有什么意思?以后自己回来。”如今陛下对你的猜忌已过去了,有些避忌就不用了,至少让你一年里回家几趟也是可以的。
  李承恩拍了拍他的肩,叹道:“你也是辛苦了,有空回家看看几次。你曹阿姨都抱怨过你好几次了。”
  “嗯。”
  “对了,易山,你二十二了吧?”李承恩看了眼台下正在进行的新一轮比试,下面那位身着藏剑校服的黄衣姑娘让他想起了已被忘记很久的事情。
  “对,怎么?”李易山问道,他不知道师父为何突然提起此事。
  “也该成亲了。”李承恩示意李易山看向赛台上的那位藏剑姑娘,“记得吗?那是你未婚妻叶姬。如今也是个大姑娘了,拿剑打人的样子是不是和你无锋哥家暴顾小俊的时候特别像?”
  “无锋哥可没这么秀气。”李易山可记得他那位无锋哥最爱抡中间,以前总是将顾小俊打得满府跑。
  顾小俊严格的来说其实是李易山的师兄,天策曹雪阳将军门下的大弟子,然而当初他的那些师叔们说顾师兄年纪太大了,和真的新一代弟子相比大了一整轮,说是哥哥其实都可以当爹了,所以愣是把人的辈分往上拉了一辈成了师叔,让李易山成了这一代的天策大师兄。虽然说如今来说李易山其实也不是了。
  而叶无锋则是位藏剑弟子,被顾小俊拐得成了龙阳,两人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没少闹腾,愣是把叶无锋身上与天策某位军娘师叔的婚约换成了与顾小俊的。为了补偿藏剑少了位小后代出生的机会,天策统领李承恩就直接将当时还是小包子军太的李易山给卖了,成了与藏剑小小姐叶姬的新婚约。
  “易山,等等不如去见见你的未婚妻?”李承恩道,“算算日子,你们两也快成亲了。趁你回西北前两人好好培养下感情。”
  “好。”叶姬吗?李易山看着赛台中的那位黄衣姑娘,想起了她在他那可怕的噩梦中为大唐身死时满身血的样子,不由想要知道真实的她到底是位怎样的女子。若是真的如梦中那样豪爽可人,也许,有这么一位妻子也不错?
  
 
  ☆、第 3 章
 
  *
  做为叶英的养女、藏剑山庄的小小姐叶姬从小就知道自己有个天策未婚夫,还是天策这一代的大弟子名叫李易山。但自从他们两人六岁那年见过后,叶姬就失去了他的消息,直到她人出江湖,亲自去天策府寻找才找到了那位天策大师兄。然而,当他们俩间隔近十年后相见时,她那位已经成长为军爷的未婚夫已完全不记得她了,而且还改了名字叫李睿诚。
  就像叶姬所说的,李睿诚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一个未婚妻,他也根本不记得自己曾与这位藏剑小小姐见过面。但她的的确确说自己的未婚夫是天策这代的大弟子,而他也的确是这个身份。虽然说府内老将门不知为何从未在外人面前这样介绍过他,其实因为这个他曾怀疑过自己之上是否还有位师兄,但他寻找多次都没能找到那位师兄存在的证据。得以,他只能认下自己与叶姬莫名其妙的婚约。
  然,李睿诚在入江湖历练时遇到了他的真爱,而叶姬也同样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两人合计一下决定找机会在适当的时候解除婚约,此次名剑大会正是他们所认为的适当时机。他们原打算在大会后趁藏剑庄主们和天策统领都在的时候提出,但却万万没想到中途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姬儿,来见见。这是你未婚夫。”
  当叶姬被召到大会看台上时,她整个人都懵了。她的未婚夫不是天策大师兄吗?怎么又变了个人?难道说家里同时给她定下了两个婚约?
  她看着眼前这位与江湖老辈们坐在一起的黑衣男人,那男人一身黑衣,无论是他发辫上束起的白色武将羽须还是他外貉袍上的甲衣都昭示着他的身份——一个武将,不是天策也不是苍云的武将,甚至是多年身在高位的将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