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世交 作者:Fancy蝉

字体:[ ]

 
祖上世交
到了这一代却因为一个单纯的误会让两位小世子变成了小冤家
北堂奕恨死了那个“负心薄幸”的北堂澈
北堂澈恨死了那个“欺骗感情”的北堂奕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
却又为什么偏偏不是他、就不行?
 
CP:北堂奕x北堂澈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北堂奕;北堂澈 ┃ 配角:常风;袁琦 ┃ 其它:
 
 
  ☆、第 1 章
 
  灯火琉璃白昼夜。
  北境王奉旨回京,前脚下了马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召唤进了皇宫。拖家带口的刚下了轿,头还晕乎乎的呢就先干了御赐的三碗酒。好不容易能坐下吃点东西了吧,一同参宴的诸位大臣又开始一个接一个特别没眼力见的过来敬酒,还好北境王身子骨壮,这要换另一位当朝的王爷估计早就卧倒了。
  也没办法,世代镇守北境边关的王爷,世袭的爵位罔替的命。满门的忠烈不说,就是麾下曾带出的有为将帅也是数不胜数。而如今北境王这一回朝,朝堂之上自然有的是人想拉拢;就算不拉拢,如今终于同朝为官了,自然也有的是人想要和这位传说中的异姓王套套近乎,多敬几杯酒也是说得过去的。
  按理说在外为王,要封地有封地是要爵位有爵位,天高皇帝远,自己就是一方水土的山大王,那日子过得真是要多滋润有多滋润。但是这北境王一家也不知怎的,就跟有了执念似得,一天到晚心心念念的就是啥时候陛下才能让他们撤番回京。从第一代北境王到如今这代北境王,虽说祖孙三代早就生在北疆死在北疆已然算是北疆人氏了。但是祖宗有遗训,待到天下太平时,定要上奏朝廷乞指撤番,无论何时都不能忘了,那里才是他们的家乡。
  遥想桀朝开国那一代,还不曾成为北境王的年轻将军翻身上马,牵着缰绳坐在马背上听着踢踢踏踏的马蹄声看着树下的人。
  “北堂兄,等仗打完了,我再回来同你下完这盘棋可好?”
  树下的人笑盈盈的看着马上的人握紧了双拳,“那愚兄就等待将军得胜归来之时。”
  结果仗打完了,人却再也回不来了。
  那时新帝创业不久,内忧外患动荡不安正值用人之际。打了胜仗的将军封了爵位赐了封地,跪在地上接过御赐的金印那一刹,心里一下子空荡荡的,跪在地上半天愣是缓不过劲儿来。
  于是就那么盼着等着,想着什么时候这仗打完了、天下太平了、皇帝下旨撤番召他回京了,便再能回去把那未下完的棋局下完,再能把那为落下的棋子落定。结果就这么盼着等着,谁能想到,那一年桃花树下,一别竟然就是一辈子。
  等到了如今这位北境王世袭了爵位,终于等来盛世繁华,可是离先祖已经过去三代人了。可是即使这样,北境王依旧按照祖父、父亲多年来的节奏,没事就上上折子跟皇帝谈谈心。
  这边一道,“臣多年来未曾上京面圣,不知京中岁月可好?”
  那边皇帝回一道,“还好,不如北疆清闲。”
  王爷挠挠头,再来一道,“臣多年未曾踏入故乡土地,不知京中变化可大?”
  那边皇帝摸了摸北境王送来的裘皮大氅,再回一道,“挺大,人多,污染,不如北疆空气好,养人。”
  王爷一拍桌子,你来这一年十二个月有九个月都在下雪的地方养一养试试?!
  不过这话也就敢在心里说说,嘴上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于是王爷换了个套路。
  “臣世代镇守边关,手握熊兵,占山为王,拥兵自重,陛下就不怕臣哪天反了?快让臣撤番回去吧。”
  皇帝看着折子笑了一下,御笔一挥回,翻译成白话就是,“卿别闹了,朕信卿,卿在边关守着朕在京城才过着安心。再者说了,你反了也比外族人打进来强啊,你看你好歹也是同族的人吧,这要换外族的打进来,又得改语言又得换装束的,多吓人啊…”
  王爷看到回复的时候险些气结。
  不过最后皇帝终于还是准了北境王撤番回京的请求了,说是心疼王爷岁数越来越大了,几代人都在北方那冰天雪地的地方守着,如今天下太平也该回来享享福了。
  于是就有了此时这一幕,皇帝设了国宴为北境王接风洗尘。
  岁数已然不再年轻的北境王拿出年轻时在军中拼酒的气势一杯一杯的喝着酒,等到上面坐着的皇帝笑盈盈的看着差不多了,才笑着招呼道“爱卿尝尝这道菜做的如何”,北境王这才得了个喘气的功夫。
  结果筷子还没拿稳呢,一个人影又端着白玉杯款款而来,“王爷先赏脸干了我这杯可好?”
  来人语气谦卑,北境王原本以为又是哪个过来套近乎的官吏,刚想举杯随口应付一下,抬眼看到眼前人的打扮,细细端详个来回,那人正笑盈盈的看着他,于是赶紧站了起来,“这位可就是南义王殿下?”
  北境王身边的夫人一听这称呼,也不禁抬起头来细细打量起眼前人,面上也露出了温婉的笑容。
  话说这桀朝有两大异姓王,一个是刚刚班师回朝的北境王,另一位便是眼前这举杯带笑的南义王。
  南义王的背景与北境王差不多,虽然一直以来都在朝廷为官,但也是开国的元勋,几代的忠良,满门的忠义。
  巧的是两位异姓王竟都同姓北堂,而更巧的,两位异姓王的祖上曾是相交多年的好友。
  于是两人相视一笑干完了杯中酒,隔了几辈人的南义王和北境王,终于在这一年又能同殿为官了。
  就在北境王介绍完身边抱着孩子的夫人以后,南义王的身后突然矮矮的露出了一个小脑袋瓜,黑黑的眼珠子溜溜的转着,抓着父亲的衣服不敢说话。
  “这位可就是小世子?”
  世子奕抬起头看看父亲,在得到了允许以后有些羞怯的走到北境王夫人跟前,紧紧的盯着怀里正在熟睡的男孩不眨眼。
  北境王夫人坐在椅子上笑着看着南义王的小世子,拍着怀里的孩子翻了个身,露出了圆乎乎的小脸。差不多的年纪差不多的身型,长长的睫毛小小的嘴巴,粉雕玉琢的样子即使还闭着眼睛睡着也甚是惹人喜爱,正是比世子奕小了一百天的世子澈。
  可是世子奕哪里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只是看着小孩呆愣了半晌,抿着嘴巴露出个可爱的笑容,笨笨的叫了一声,“小妹妹!”
  这一声小妹妹逗得众人笑开了花,那边喝在兴头上的内阁大臣转过身,饶有兴趣的告知道,“这哪里是小妹妹,应该是小弟弟。”
  于是世子奕又转了转眼睛,心里一边琢磨着这怎么会是小妹妹,一边伸出一根手指头呆呆的戳了戳眼前这位小弟弟那软软的面颊,好像白玉团子一样啊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结果不成想这一戳,戳醒了睡梦中的小世子。被扰了清梦的世子澈睁开眼睛,圆溜溜的眼珠子四处一转,拽住戳着自己脸颊的那只手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吓得世子奕连忙把手往外抽。
  结果这边手越往外抽,那边拽的越紧,一来二去就撸掉了世子奕手腕上那镶着玉的银镯子,被世子澈紧紧的攥在手里哭的越来越大声。
  后来南义王抱着自家的儿子,笑着对北境王的夫人说,就当是扰了小世子清梦的赔礼吧。
  世子奕一听这话,也抿着嘴巴一头扎到父亲怀里红了眼圈,那可是他最喜欢的小镯子了,虽然带着还有点大,要不也不会被扯下来了。
  后来宴席散去,南义王的门客不解的问道,“北境王此次第一次入朝进京,王爷与他原本就认得?”
  北境王的随从也跟在自家王爷的身后小声问着,“王爷与那南义王不像是初识?”
  两个人站在不同的地点,却不约而同的笑着答了一句,“世交。”
  那一年,世子奕5岁,世子澈比他小一百天,也是5岁。
  
 
  ☆、第 2 章
 
  北境王一家从此便在京城安了家,朝堂上多出了一位王爷,民间又多出了一个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话说这北境王和南义王两家不但同姓又是祖辈上的世交,按理说原本这两家应该是特别亲近的关系吧,然而实际并没有想象中的来往密切。
  其实这事很简单,并不是两人均属不同派系,如今桀朝上下君臣之间还算同心同德,在座诸位想必也都通过北境王的折子和皇帝的批复了解到这个架空朝代的君王是什么气质了,那自然有什么样的头子就有什么臣子。所以整个桀朝上下党争甚少,根本不存在那些勾心斗角、结党营私的勾当,那就更不要说谋朝篡逆之事了,跟这些都没有关系。
  只是因为这南义王家与北境王家虽然是祖上关系甚密吧,但是无奈后世子孙基本都未曾见过面。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传到如今的南义王和北境王一代还能记得远在天边那位同姓的王爷和咱家不能说不认识已经就不错了,所以即使如今同朝为官了,一个偏文一个偏武,自然上班下班的也不怎么在一起玩。除了逢年过节都会送点礼物,十天半个月的也偶尔有些来往,逢事了就互相照应下,平日里就是个君子之交淡如水。没有想象中那么密切,这是很能理解的。
  而这不常有的来往之中,有大半还是皇上的功劳。
  如今在位的皇帝不算年老,前些年才刚刚迎来第六个皇子的诞生,不但不吓人吧还挺喜欢热闹的,有事没事就喜欢把这些公卿子弟召到宫里来陪自己的皇子热闹热闹。于是世子奕和世子澈也是进出皇宫的常客。
  今天就是,看那边北境王家的望美郡主正指挥着一帮傻小子玩骑马打仗呢,坐下先锋不是世子澈还能有哪个?果然这镇守边关的将门出来的都是能打仗的料。
  而另一边的世子奕就惨了点,书香门第出来的孩子都有点羞答答的文弱气质,脾气秉性也不如世子澈那么活泼,正特别乖巧听话的任由他的姐姐惠郡主领着几个小公主给他换裙子带链子,活脱脱就一个人形娃娃,可着劲儿的让这帮大自己几岁的姐姐们“祸害”。
  不一会,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公主就诞生了!
  世子奕年纪还小,对男人女人之分还没那么大的观念,就觉得自己身上这衣服花花绿绿的还挺漂亮的,身边的姐姐们都笑的那么开心他也挺高兴的,而且和姐姐穿的一样了多好玩啊,他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是那边正在“冲锋陷阵”的世子澈正玩在兴头上呢,一眼就看到了这边怎么多出了个从未见过面的小姑娘?于是风一样的就冲了过来,站到世子光跟前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一把拽住人家小手飞奔而去。
  一边跑着还一边念叨着“我有媳妇咯”
  这一席话弄得懂事的大孩子们都笑了,但是也没人拆穿他,就任由世子澈拉着他的新媳妇跑到假山那边倚着湖畔就着草地坐了下来,嘟着小小的嘴巴跟人家说,“等我以后长大当王爷了,你给我当王妃好不好?”
  世子奕眨了眨眼睛,怯生生的看着世子澈,“父...父亲说,我、我以后也要娶王妃的…”
  世子澈一听,瞪着圆圆的眼睛不解的说,“那不行呀,你要给我做王妃的,你不能娶。”
  世子奕低着头揪着自己的衣角看起来很为难的样子,不知如何是好。
  世子澈看了看世子奕,从怀里掏出块果子递给他。这一伸手,正好露出了腕子上一个镶着玉的镯子。
  世子奕愣愣的看了看那个镯子,又愣愣的看了看世子澈,接过了他递过来的果子咬了一口,然后皱着小眉头一脸严肃的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后来等到世子澈再问他愿不愿意给他做王妃的时候,世子奕就闷闷的点了点头。
  世子澈终于高兴了,又跳起来拍着手大声叫着,“我有王妃咯我有王妃咯!”
  世子奕看着世子澈笑着的样子挺好看的,也跟着笑了起来。
  世子澈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了一个金项圈,璎珞下缀着一个漂亮的长命锁,递到世子奕手里,语气也是黏黏喏喏的,“喏,送给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