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朕的史官每天都在作死 作者:书归(上)

字体:[ ]

 
    文案:
    起居舍人,寅时入宫,申时出宫,专职统录帝王起居。
    自从御前来了个新舍人,皇上感觉好日子到头了。
    ——批奏折骂骂街会被记下,看个闲书会被记下,和弟弟多说两句话会被记下,就连挑食都要被记下!
    皇上想打人!
    ……
    “温舍人,朕甚么都没做,你究竟在记何?”
    温彦之木木地向堂上伏了伏身:“微臣记载属实,便是皇上甚么也没做。”
    ——不做事也不行?!
    齐昱面上笑着,只觉自己一口血卡在喉咙口,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当然不能吐血,不然一定又会被记下:
    庆元某年某月某日,帝徒坐高台,甚么也没做,只吐了口血。
    - 欢脱!这是一篇涉及逗逼官场日常的小白文,帝史CP不逆。
    - 主攻!腹黑帝王攻x呆萌工科受~ 全程1V1,HE,小梗激萌!
    - 暖心!首章正剧向铺垫,后文为轻松向架空,没有考据必要,开心愉快最重要!~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彦之,齐昱 ┃ 配角:齐宣,方知桐 ┃ 其它:
    ==================
    
    ☆、第1章 【新来的舍人】
    
    “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北风阴寒,大雪疏忽而落。
    一百三十八道刀光齐齐落下,划破隆冬凛冽的寒风,晃得人眼前一花。
    殷红的血水,混着刑台上经年的尘垢漫溢而下,直直逼到观刑百姓的脚边上。
    人群连连后退了几步,生怕脏了自己的脚。
    “……人说工部养贪官么,这秦文树也是胆子大,不仅贪了朝廷治水的几十万两银钱,还将兵防图纸卖给藩人……”
    “想着发财罢了,这下倒好,一家子全砍了脑袋,有命赚可没命花了!”
    “作孽哦!瞧瞧最里边那孩子,怕只有十三四岁吧……”
    ……
    明德十九年的年尾尚未翻过,皇帝重疾不治,驾崩了。自此明德盛世结束,二十四岁的皇五子齐昱灵前继位,率兵包围皇城,以护先皇梓宫。
    先皇之弟靖王深为哀恸,急火攻心,亦追随皇兄而去。新帝感念其忠义之情,着其子齐宣秉承父爵,增其封地千亩,食邑万人。
    国丧之日,御史台的大门缓缓打开,一道消瘦的人影蹒跚行出。他身上薄青色的长衫皱了,清秀的眉目迎着雪,满是萧索。
    风雪凄迷,他只觉四肢麻木。将欲软倒之际,忽有一双手将他扶起:“彦之小心!”
    他沉沉地回头一看,下一刻却是将那人恨恨地推开:“你给我滚!”
    被推开的人亦是刚从御史台出来,神容苍白憔悴,头发凌乱,褐色的袍子上也多是灰尘。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青衫人红着眼睛瞪向那穿褐袍的,“方知桐,贪墨银钱的人究竟是谁?仿制图纸的又是谁?……老秦待你如亲人,你——”
    “我没做过!”穿褐袍的男子双目满是血丝,神容怔然,“老秦待我如父,我断然不会害他!我没做过!老秦也没做过!你信我!”
    “我信你?你自己做过甚么,你自己心里清楚!”青衫人兀自站稳,嘴角噙着冷笑。他看向那褐袍男子的双目,比卷雪的狂风更寒,更冽。
    “方知桐,待我查清此案为老秦平反昭雪,秦家这一百三十八条人命……定要你血债血偿!”
    ……
    三年后。
    京城的七月,酷热难当,眼见着挨过了三伏天,终于盼得天降暴雨。
    寅时,庆元帝齐昱在御书房后的龙榻上睁开眼来,听着窗外如雷般的大雨声,英挺的眉间结成个川字。
    皇帝自有皇帝CAO心的事。
    热则疑疫病横行,寒则怕谷物受侵,天干亦忧旱灾,暴雨却恐洪涝。
    洪涝之事,乃是当朝第一大患。
    齐昱侧身,忖度着今年的江淮堤坝是否足够牢靠,回忆着河道总督数月前的上表,觉得胸中不甚安宁,索性坐起身来唤内侍宫女准备洗漱。
    内侍、宫女鱼贯而入。齐昱如常地盥洗一番,不经意抬眸扫视,却发现少了个人。
    他英挺的长眉挑起,又仔细看了一圈,问道:“左舍人何在?”
    左舍人名曰左堂贤,乃先帝时就常伴君侧的起居舍人。起居舍人每日寅时入宫,申时出宫,专事统录皇帝言行举止。先帝驾崩后,左舍人仍当旧职,跟随齐昱左右,到如今已有六十九岁。
    齐昱登基两年以来,除却官员休沐,左堂贤从未误过时辰,今日却是不见踪影。
    大太监周福道:“禀皇上,左舍人昨夜里突发胸痹,在家中过了身,今日吏部会拟好新的舍人遣来。”
    齐昱动作顿了顿,将手中的丝帕放回瓷盆里,一时没说什么。
    过了片刻又嘱咐周福:“封赏之事,让礼部瞧着多添一些罢。”
    周福妥善地应了。
    天刚蒙亮,雨还在下,齐昱紧赶着去向惠荣太后请了安,又到御花园用过早膳后便回了御书房。各地的折子络绎从殿外送进来,不一会儿便堆起一座小山似的,估计又要看到半夜。
    这还是经太傅太师们滤过了一道的。
    齐昱尚来不及翻开第一本奏折,外面竟又报上一道火漆的文书。
    齐昱打开一看,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疼。
    淮南果真决堤发大水了。
    雨渐淅沥,宫门次第开了。六部各官到职应了卯,便有黄门侍郎来传户部、工部要员速速觐见,另说还要请三公,便匆匆走了。
    两部尚书并侍郎人等不敢耽搁,连忙结伴出了司部。
    “……河决于荥泽渡口,漫流于原武,抵寿阳、祥符、扶沟、通许、沋川等十一地,举目汪洋,村舍倒塌,受灾之地约三百余村,人畜冻饿溺水而死者不计其数,无家可归者上万。虽及时堵塞,然河道似欲改道南流……”
    齐昱合上折子,冠玉般的面容神色淡然,垂着杏眸瞧着堂子上杵着的十多个人,道:“暴雨数日,淮南决堤发了大水,死伤上万,众卿还不知道?”
    口气十分和蔼,仿若一点点怒气都没有,可其中的冰冷,却叫人闻之刺骨。
    六部官员咽了咽口水,面面相觑,心有戚戚,不知如何答话,都把目光投向上首站立的周太师。
    周太师着一袭紫袍绿绶,抱着板笏。他已年过六旬,鬓眉花白,乃是先皇定下的顾命大臣之一,诸官本指望他能劝解一番,哪知周太师却是扑通一声跪下了。
    众人一愣,连忙也跟着跪下。
    周太师沉声道:“禀皇上,六月以来淮南伏汛频频,河口堤坝偶有小决,皆因填补迅速,并无大碍。臣等日前已督促沿淮各地严防暴雨,万没料到此次汛情凶猛,臣等无能,望陛下治罪!”
    既不说知道,也不说不知道,且认罪态度坚决,神情诚恳。
    诸官很是受教。
    齐昱展颜笑了笑,将治罪一事轻轻掠过:“事已至此,治罪尚且是后话,今日朕想听听众卿有何应对之法。”语罢也没让诸官起来,却点了个人:“林太傅,你先说说,这荥泽口大堤三年前才整修完,如今怎么又塌了?”
    林太傅略一思索,毫不犹豫道:“回禀皇上,荥泽口大堤是前工部侍郎秦文树被罢免前督建,罪臣秦文树贪墨治水公款,定是在河堤之中偷工减料,才造成今日……此种惨状。”
    瞧这责任推得,多干净。齐昱挑起眉头,目光向他旁边移了一格:“唐太保,如今有何应对之法?”
    被点到的唐太保心里一紧。此事出突然,他还无甚想法,可今上着实恼怒官员毫无主见,说“不知”难免受骂,于是思忖片刻,只好硬着头皮道:“臣以为,应当阻断北流河道,开七宝河,以恢复建元故道。”
    工部的张尚书抬头瞧了他一眼,像是很不能苟同。
    然则今上亦讨厌朝臣争执于殿,故他也没有马上开口。
    “张尚书,”齐昱看在眼里,“你如何看?”
    张尚书伸着脖子道:“回禀皇上,建元故道已堙塞了二十余年,臣以为,此道难以恢复,倘若强行恢复故道,淮南北流宣泄不及,更会决口!”
    齐昱点点头,又笑着点了他身后的工部郎中:“徐郎中以为呢?”
    工部郎中徐佑是去年的榜眼,文章写得好,人也甚老实,只是心思不活泛,故御笔点他进了工部做主事,想让他历练一番。谁知两月前,前郎中恶疾辞世,此生运气尚好,顶替了郎中之职,跑腿之事并不曾做过。
    此时徐佑只当皇帝在问他赞同哪一边,自然觉得没有不帮恩师而帮外人的道理,便爽朗道:“臣以为尚书大人言之有理。”
    张尚书只觉背脊一凉,心里已打了徐佑十八个脑袋瓜:傻小子哟,皇上是问你有没有其他意见!
    果然,齐昱相当和煦地笑了两声,“徐郎中倒是敬爱恩师。”
    徐佑还以为在夸自己,更是喜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皇上谬赞!”
    张尚书已经快背过气去。
    从御书房出来,徐佑同张尚书行在后面,沾沾自得,携着恩师的手跨出门槛,小声道:“老师,学生今日也算是悦了龙颜了。”
    张尚书怄得一口气憋在喉咙口,说不出话来。
    走在前面的户部人等听了,皆是闭着眼摇了摇头。
    常事君侧便会知道,今上这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比之先皇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寻常斥责两句,倒还无甚大事,若是惹他笑出声来……
    呵呵。
    呜呼此生,自求多福就是。
    齐昱刚散了十几个朝臣,正翻奏章看,又听外面报:“吏部侍郎求见!”
    不一会儿,吏部侍郎董谦领着个人,恭恭敬敬走进来请了安,道:“禀皇上,昨夜里起居舍人左堂贤去了,其职空缺,蒲尚书已着臣拟了新的起居舍人,臣现在给您带来了。”
    他身后跟着的人已跪下了,此时伏身道:“微臣内史府温彦之,参见皇上。”
    此人吐字清透,声音如撞玉般,一听便是个知书达理的年轻人。
    齐昱从奏章里抬起头来,见董谦身后跪着个清瘦的男子,伏着身子,不见脸,便道:“平身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