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朕的史官每天都在作死 作者:书归(下)

字体:[ ]

 
    ☆、第66章 【景仰多年的人】
    
    方知桐这一句默认,像是一把尖利的长矛猛地扎入了冰山——
    那座高大的,令人望而生畏的,那座温彦之一直以来仰望着,渴望翻过的山。
    ——冰面已开始从破碎处道道皲裂开来,那裂痕一直蔓延到了山尖的最顶处,几乎只需一片叶子落上,一捧枯草盖上,这座巨大的山就可以瞬间崩塌,灰飞烟灭。
    眼前凄迷的是寒风,温彦之觉得自己眼睛有些疼,遂抬手胡乱擦了一把,没有泪水,只是涩痛。
    ——他景仰了那么多年的人,怎会,怎会这样!
    脑中的记忆鼓噪着,他看着一臂之遥的方知桐,心脏就像是被他的这句话给戳出个窟窿来,狂风咆哮着灌进去,如同灌进一口极烈的冷酒,明明是冷的,却灼烧得胸腔中生疼,随即眩晕与疼痛涌上头顶,终于踟蹰着问出一句:“为何……?”然后是渐近崩溃地一推方知桐,厉喝道:“你是不是疯了!”
    图纸卷轴落在地上散开来,方知桐毫无预兆,径直被推倒在田篱边上,右臂撞在竹篾上被打得钝痛,温彦之那件华贵的裘袍终于从他肩头滚落在一边。他身上褐色的旧袄子又露出来,像是个玲珑盒子擦没了花纹,揭开盖子,当中尽是腐败的灰蒙。
    “为何……”他苦笑,“自然是为了钱!你温公子又何曾在意过!”
    温彦之被这话激得,眼看着就要冲上去揍人,还好齐昱已经快步走过来,长臂格在他胸前将人架住,温彦之被这一挡,却止不发红了双眼徒劳地一挣扎:“你为何从来都不说!我们本可以帮你的!”
    “方公子你快起来,”李庚年跟来扶起方知桐,又捡起温彦之的袍子。
    方知桐被他拉起来,对温彦之的话只是冷笑:“我怎么说?在你们谈起鼎盛家宴的时候,说我哥哥赌钱欠了几千两银子等着我去赎他?你们又怎么帮我?难道我要找你们借钱吗?纵使借了我还得上么?我能靠谁?……不过只能靠我自己!从来都只能靠我自己!”
    温彦之艰难道:“方知桐,你一身的才学,一身的抱负,你怎么如此傻——”
    “那我做什么?”方知桐清凌的脸上竟然露出好笑,一点点拔高了声音:“我一生读书,最擅长的不过是工笔临摹,我能做的能有什么!难道我甚么都不做,银子就能长了腿跑来?债主就能放了我哥?”
    齐昱将温彦之挡在后头,冷言道:“方知桐,你可知制假之罪,是剁手流放。”
    “知道又能怎样?”方知桐凉凉地看着他,“难道我要看着我哥死?看着我嫂子被他卖掉?你们以为我想么?我从来只想着画完一张就罢手,可搭线的人却威胁说不画下去,就要扭我去大理寺听审!我寒窗苦读十年书,一朝金榜题名探花郎,已官至工部侍郎!我凭什么要被打回去?凭什么!”
    于是一切像是进入了无声静默的悲惨循环,方晓梧在绝境之中竟然真盼来弟弟来救了自己,还以为弟弟在京中已混得如鱼得水,不久后愈发敢赌,债台高筑仿若赶在方知桐身后铺来的砖石,他要是慢一步,定然会被死死埋在其中,再也无法脱身……
    每一日都咬牙,上朝,上工,甚至要团起一张张笑脸面见百官,竟得了别人“性子温和、处事圆融”的赞誉,讽刺像是一道道刀锋,落在身上宛若凌迟,到最后,连老秦都说:“知桐,你脾气真好。”
    他记得有一回在府中与温彦之、秦文树小聚,饮酒之中得出现今的排水之法,温彦之趁着酒兴,竟然拍着桌子大笑道:“此法甚妙,来日我工部定然将它落实!知桐,我是真羡慕你,今后我也要同你一样!”
    ——同我一样?
    方知桐苦笑了一声。
    到底是年轻罢,那时的温彦之,还没二十岁。方知桐每每想到他这句,便是胸中酸楚——究竟该是谁羡慕谁?!温彦之是温府最宠的幺子,怕是小时候随意喝下的一口茶,都能抵上他穿一冬的棉衣;同样有哥哥,温彦之的哥哥是何许人物?再看看方晓梧呢?
    ——明明是我羡慕你啊!明明是我想成为你的样子啊……
    他不过是逞强披着层壳子,到现在悲的是,原本的好友,原本的恩师,竟也只把自己当做那么个壳子罢了。此时此刻,所有的壳子都破裂开来,所有的面具都被扯下,他最不堪最狰狞的面目和过往,竟然都展露在温彦之面前。
    而曾经,他最不愿意告知的人,就是温彦之了。
    温彦之从今日一见到方知桐,且被他否定了图造,到现在知道他是桐叶生为止,已经心力有些憔悴,终究是双腿失了力道,从齐昱双臂之中滑下,蹲在了地上,将脸深深埋进掌心里,再说不出一句话。
    齐昱叹了口气,几乎是有些恨铁不成钢。
    李庚年道:“这,方公子,怎么办?”按说是要送回大理寺的,真乃大案子啊,没想到这桐叶生居然在乡野之中。
    齐昱瞥了一眼方知桐,“方公子,你自己想怎么办?”
    “刘侍郎如此当面戳穿,难道不是要将我抓捕归案?”方知桐冷冷道。
    ——好赖是同呆子同一心性,被抓包时候说出的话都能一模一样。难道戴罪立功之类,他们就从未考虑过?何以求生不能非要求死?
    齐昱正要说话,却觉得自己袍摆被人扯了一下。低头,见温彦之正拽着他的衣袂,后脑勺一块冰白的颈子露在寒风里,垂着头道:“……你,你能不能……”
    齐昱觉得自己抱着丝侥幸:“能不能什么?”
    温彦之抬起头来,红着眼道:“能不能……算了?”
    ——算了?
    ——那你以为朕要做什么?要杀了方知桐吗?
    齐昱才歇下去没半口的怒气再次灌入胸腔,一撩手便抽出了袍摆,冷笑道:“温彦之,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在温彦之再开口前,齐昱终究是沉着目光再看了方知桐一眼,自嘲似的笑了一声,然后竟转身就往来的方向走了。
    李庚年一愣,连忙松了方知桐跟上去,跑了两步还回过头,连连对着温彦之招手让他跟上,神情很焦急。
    ——温员外你快来呀,我们皇上生气了!
    温彦之徐徐从地上站起来,一阵头晕,且退了一步稳住自己,又捡起地上的那卷图纸,递还给方知桐:“我……我走了,蓄水的法子,我自己想。”
    “你好自为之罢……”
    说罢他转身向来的地方走去,抬起头来,见不远处齐昱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不由叹了口气。
    .
    温彦之回到乡正处,沈游方已经在指点车夫安排回程,龚致远立在路边上等温彦之,见他来了竟抓着他焦虑道:“你和刘侍郎吵架了?刘侍郎说和李侍卫坐,已经上车了。”
    温彦之木然看那架车当先走了,疲倦道:“无妨,我同你坐就是。”
    沈游方正要上车,听了他这话,却放下脚来。虽想来此类事务,自己并不便插手,可过去自己同李庚年之间,齐昱并没少帮忙,于是便捡出重点,说了句:“温员外,方才刘侍郎临行前,给乡正家留了些银子,让他顾念着方家。”
    温彦之懵然:“他什么……?”
    “你与刘侍郎,想必有什么误会。”沈游方叹了声,“刘侍郎查询方家案底,不过是在考虑让方知桐反朝为官,同你争了那一句,你走了,他一看图纸,竟发现方知桐是桐叶生,当即忧心你安危,连气都顾不上生了,带了李庚年就去找你。谁知……”
    谁知还是被气了回来,不知发生了何事。
    温彦之有些无措:“他,他不想抓方知桐?”
    沈游方笑了笑:“你觉得是抓一个作假画的罪人重要,还是多一个治水的能人重要?是那些王孙虚荣的真金白银重要,还是淮南万万百姓重要?画是死的,人是活的,况且桐叶生的案子过去那么多时候,谁又真的那么在乎了?早一步晚一步抓他,又有什么要紧?刘侍郎只是闷在心里不愿说,可他不是个恶人,亦不是个傻子,温员外,你才是。”
    在温彦之的恸然中,沈游方不再言语,抬脚上了车。龚致远拉了拉温彦之的袖子,也劝道:“温兄,是你忧心太过了,刘侍郎确然是个好人呐,怎么可能对方家没有恻隐?只怕是这次,真怄气了,我们也赶紧跟上罢,明日又要赶路,你先回去好生劝劝他。”
    温彦之“哎”地一声应了,心里是愧,堵得自己发慌。
    .
    回到庆阳时已至夜里,街里早已息了灯,沈游方将齐昱等人送回沈府,自己依旧要走,再上马车前又被人从后头叫了一声。
    回过头,竟见是李庚年。
    “何事?”沈游方转过身问。
    李庚年眼见身后温彦之已经匆匆跟着齐昱进了宅子,龚致远也跟进去了,这才紧张地抿了抿嘴,清了清嗓子,拿捏好语调,认真道:“沈游方,前几日的事情,是我不对,我郑重道歉,你……别往心里去,我都是胡说的。”
    沈游方看着他,不由笑了一声:“也不尽然是胡说的。”
    “……啊?”李庚年愣愣抬头看他。
    沈游方唇角弯了弯,经一日奔波,不免显出些疲惫来,他垂着眼想着什么,宅门的灯笼在他脸上投出一片微黄的光,“说到实处,我哥或许真是被我害死的……只是,不是为了争家产罢了……你也别想那么多,江南一带用此事戳我脊梁骨的多了去,我犯不着要同你置气。”
    ——那你那天像是要砍了我似的!
    李庚年恨恨盯着他:“不置气你搬出去做什么?现在搞得我里外不是人。”
    沈游方浅笑着,看了他一眼,眸中像是什么闪了一下,蓦然道:“我不是因为生气才搬出去的,李庚年。”
    李庚年顿顿:“那是因为什么?”
    沈游方看着他:“你是装傻,还是真不懂?”
    李庚年莫名其妙:“我装什么傻了?”
    沈游方苦笑道:“李庚年,我喜欢你啊。”
    李庚年一愣,“怎,怎么突然……”
    “是因为你不想见到我,我才搬出去的。”沈游方静静地说出这句话,叹了口气,“罢了,多说已无用处,明日还要早起,你先回去歇着吧。”说罢,他转身上了车,也不再耽搁,车夫便驾车往街尾去了,转瞬间便消失在巷陌里。
    李庚年在宅子门口立着看了会儿,最终心烦地挠了挠脑袋,唉声叹气地走进了府中。
    作者有话要说:  智商情商决定攻受系列故事上线。
    胭脂: 哦哟黄桑生气了我竟然不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