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重生之宠你一世 作者:叶默凉

字体:[ ]

 
  文案
  萧君默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个决定,就是在敌军的威胁面前,选择了放弃苏澜清。
  当一切回到原点,心念的那人再度归来,萧君默在心底发誓,这一次再也不会轻易放手!
  内容标签:强强 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君默,苏澜清 ┃ 配角:各种杂七杂八人等 ┃ 其它:叶默凉,重生之宠你一世
  第一章 .转世重生
  第一章 .转世重生
  北狄国嘉敬元年,新皇萧君默登基初始,两朝重臣、前兵部尚书赵如海勾结外族,于宁邑起兵造反。为抗外族侵略,平复民心,树立威信,新皇萧君默决定御驾亲征,不日率二十万大军前往宁邑抗敌。
  不料赵如海心机深沉,暗中兵分两路,竟是妄图从陆路与水路同时进攻,截断萧君默后路,萧君默虽反应及时,立刻派兵增援水路,但仍损失了不少将士。
  阳春三月,本是春暖花开的好季节,萧君默却是愁云满面,如今大军与赵如海的叛军在濮阳郊外的平原上展开拉锯之势,本是他们占了胜面,但几日前他麾下的常胜将军苏澜清不慎着了赵如海的道,被俘虏了去,赵如海阴狠恶毒,苏澜清在他手上定是不好过,想到这,萧君默惴惴不安,夜不能寐。
  更甚的是,听闻赵如海有意以苏澜清威胁他退兵投降,萧君默沉吟不语,他不愿就此认输,但也不想苏澜清有事。他与苏澜清乃是青梅竹马,小时候苏澜清甚至做过他一段时间的太子伴读,直至后来他随父亲去了边关,两人才分别了好些年。
  数年以后,苏澜清携赫赫战功再度归来,此时的他已不再是儿时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毛头小子,常年的沙场历练令他看起来更是气度非凡,虽整日与三军将士混迹一块,却丝毫不染粗糙,愈长大愈发是温润如玉,真真应了他名字的那话:内含玉润,外表澜清。
  若非几日前的意外,他们现下或许已将叛军击退数余里了罢,萧君默心想。
  与此同时,叛军地牢中,内外重兵把守,戒备森严,只因里面关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俘虏——苏澜清。
  幽深阴晦的走廊,伸手几乎不见五指,微弱的烛火在黑暗中跳动着,不时有惨叫声从远处传来,血腥漫鼻,气氛压抑。
  走廊深处的最里间,腐朽的牢门散发出难闻的味道,发黑的草垛上有老鼠吱吱跑过,墙角处,一个人蜷缩在那,背靠墙壁,长睫虚掩。
  此人正是被俘虏至此的苏澜清。
  大刑刚过一个时辰,冷汗再度湿了衣襟,原本整洁的白衣已是血迹斑斑,竟成了血衣,不难想象方才发生了何事。苏澜清蜷缩在角落里,闭着眼睛,意识混沌。
  咔哒一声,朦胧中他听到地牢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有人上前来抓住他的胳膊往外拽,将他绑在木架上,绳索缚紧他的手腕,几乎嵌进肉里去。
  ——哗啦,凉水从天而降,泼了满身,略显浑浊的水珠从乌黑的发丝上滴落,滑过苍白如纸的脸颊,木架上的人不禁打了个寒颤。如今还是三月天,在这昏暗的牢中呆久了,森冷寒气早已深入骨中,只是一盆凉水,都令苏澜清微微发抖起来。
  “苏将军看来是醒了。”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苏澜清缓缓睁眼,直视赵如海冷笑的脸庞,他神色淡淡,垂眸,不愿理会。
  不就是想让他投降,或是说出军事机密么,不论哪一样,都是痴心妄想,苏澜清轻笑,抬起头眼神蔑视,“别白费力气了。”
  “我知道,苏将军生性高洁,自然不愿与我们这些人同流合污。”没想到,赵如海并没有露出前几日的气急败坏,而是波澜不惊,然他手中匕首却是一转,挑开苏澜清衣襟,尖锐的匕首从右肩缓缓刺入,往下拉开一道口子,鲜血迸溅而出,赵如海见此冷笑起来,“听闻萧君默忧心如焚,苏将军猜,他愿不愿舍弃二十万将士,舍弃他的皇位,只为换你一人性命?”
  刹那间,苏澜清明白了赵如海话里隐含的意思,他这是要拿他威胁萧君默退兵?!只惊讶了一会儿,苏澜清不在意地回答:“皇上深明大义,自有他的抉择。”
  此话激怒了故作平静的赵如海,他大笑三声,面目狰狞地抽出尚插在苏澜清右肩的匕首,任那鲜血滴落在早已辨不清颜色的地上,道:“好!那便让我们拭目以待,萧君默是会选择救你,还是不救!”
  脚步声渐渐远去,苏澜清背靠木架,支撑住无力的身体,手腕早已被绳索磨得鲜血淋漓,腕骨高高肿起,遍体鳞伤,他失神地虚掩双眸,脑中浮现出萧君默的模样。
  他与萧君默从小一起长大,是君臣亦是知己,儿时作为他的伴读,两人同进同出,形影不离,萧君默就连沐浴就寝都要他陪着,后来他去了边关,也时常思念着萧君默,记挂他是否安好。
  苏澜清知道,他对萧君默早已不是普通的挚友之情,而是爱,北狄民风开放,对男风之事并不忌讳,但皇室中鲜少有人传出偏爱男风之事,这也是他不敢告诉萧君默的缘故。
  他不清楚萧君默对他是何感情,故就让他把这份感情深埋在心底,这样默默地陪着他一辈子,仰头就能看见他便好。苏澜清深吸一口气,眸中散发出坚毅的光芒。
  他必须要撑住!
  他坚信,萧君默不会舍弃他,他定会救他!
  次日临战,苏澜清模糊间感到有人解开了他手腕上的绳索,拖着他出去,久违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苏澜清眯起眼睛,被刺得睁不开,载着他的囚车缓缓前行,朝战场驶去。
  耳旁传来簌簌的风声,隐约能听到将士们呼喝的声音,再次睁开眼,苏澜清被绑在木架上,远远的,他似乎看到了萧君默高大挺拔的身影。
  “皇上,那好像是苏将军罢。”左护军傅淳眼尖地看到远处木架上的人影。
  萧君默未答,他紧盯着远处,那日被抓去时,苏澜清分明着的是白衣,如今却血迹斑驳,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萧君默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内心却如惊涛拍岸一般,无法平静,半晌才云淡风轻地问:“不知赵大人这是何意?”
  木架旁,赵如海从袖中掉落一把匕首,反手抵在苏澜清的脖颈上,细小的眸中迸发出尖锐的光芒,“萧君默你可看清楚了这是何人?老夫也不多言,若你缴械投降,归顺于我,老夫便放了他,若你执迷不悟,呵。”说着,手下的匕首又抵近了些,隐约有血丝顺着刀锋流下。
  果然来了!
  萧君默眼神微变,要他投降那是万万不能的,但让他眼睁睁瞧着苏澜清赴死,他似乎也做不到。
  许久没有回应,赵如海心中有些慌,以为自己手上的筹码还不够重,于是他贴近苏澜清耳边,轻声说:“来,就让我们看看,你在他的心里有多重要。”
  话音刚落,他将匕首狠狠地捅入苏澜清的肩头,之前被划开的伤口再次受创,鲜血迸溅,苏澜清猛然咬牙,硬生生将痛吟吞入腹中,额上顿时冷汗涔涔。
  “苏将军!”傅淳等人自是看到了这一幕,他们都是苏澜清带出来的,感情非同一般,看他被俘,如同自己受伤一般难过,故他当即转向身旁一直不发一言的萧君默,眼神急切:“请皇上救苏将军性命!”
  萧君默沉吟不语,他又何尝不想救苏澜清,但是事到如今,若他不受威胁,一鼓作气定能取得胜利,待赵如海被俘,再救苏澜清也未尝不可,赵如海不就仗着这个筹码,妄图威胁他退兵,若他偏不,定会令他乱了脚步,届时趁机发起猛攻,定能大获全胜。
  但若是受制于人,必然要耗费更多精力才能让赵如海落网,不是万全之策。
  澜清一定能明白他的心意的,萧君默心想,待大军胜利,他定会第一个去救他!
  两厢权衡之下,萧君默吐出一口浊气,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似是做了甚么重大的决定般,朗声笑道:“赵大人只怕是活糊涂了罢?如今你身处下风,便想妄图以此威胁朕?”
  赵如海一震,眼神怀疑,“莫非你不管他的性命了?”
  萧君默笑得更是开怀,满不在乎地瞥了眼苏澜清,眼神冷漠,“赵大人可真是好笑的紧,你以为苏将军在你手上,便能以此威胁朕投降了么?痴心妄想!区区一名将军罢了,死了也不足惜,我北狄良将多得是,死一个朕也无所谓,况且被俘虏本就是他的无能,他该死!若是赵大人乐意,你随意处置。”
  话音刚落,木架上的苏澜清猛地抬起头,震惊地看着远处萧君默邪肆的笑容,不敢相信这是他说出的话,但萧君默冷漠的表情与尖刻的言语,又不得不让他认清现实,他被放弃了……萧君默根本就没想过要救他,他说他该死……
  这一刻苏澜清忽然觉得这个相处了近二十年的人很陌生,多日来支撑自己一定要撑住的希冀在刹那间破灭,他只觉得很可笑,像是做了一场白日梦般,面上的表情似笑又似哭,干裂的双唇细微地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一瞬,苏澜清再度低下头去,眸中的光芒缓缓熄灭,如同死灰一般,浑身的伤口也不觉疼痛,连呼吸都低不可闻。
  他以为萧君默会救他,他可以等,等他打赢了再救自己,牢中生活万分折磨,他却不愿放弃希望,就是为了活着回去见他,原来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了。萧君默根本不在意他的性命,他死不死,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身为一名将军,苏澜清每上一次战场,都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他明白,为国捐躯是应该的,但是得知自己被萧君默毫不犹豫地抛弃,心爱之人完全不在乎他的生死,强撑着到战场,只换来一句你该死,心中的痛还是如活剐般蔓延开来。
  苏澜清垂着头,腹部受了重重一击,他咬牙忍住疼痛,眼看着赵如海泄愤一般,刀起刀落,霎时便是数个血口在身上,红色的血溅到脸上,还是温热的,但他却觉得身体很冷,体温一点点在流失。
  耳边嗡嗡作响,两方似乎打起来了,苏澜清垂着头,眼前一片白茫,只觉胸口如同被人探进了一只手,揪住心脏狠狠撕开,又用千万根针在上面猛戳,疼得几乎要窒息,眼角也微微濡湿,迷了眼眶。
  大抵是他太无知了罢,萧君默心里根本没有自己,所以他没错,错的是他,他以为自己在他心里会有一点点的分量,但是并没有,满怀希望却换来这样的结局,换来一句你该死!
  呵,何其可笑?
  不知过了多久,手上的绳索被胡乱地解开,苏澜清顿时脱力地倒向前方,没有摔在坚硬的地上,却是倒入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中。
  “澜清,澜清。”萧君默接住苏澜清的身体,感觉到他的身子瘦的可怕,触及都是铬手的骨头。他手下全然不敢用力,生怕碰疼了他身上的伤,萧君默让他靠在自己胸前,急声唤他。
  幻听了么……
  苏澜清缓了一阵,慢慢睁开双眼,定了好一会儿,才看清东西,他对上萧君默焦急的眼神,嘴角牵出一个难看的弧度,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不是觉得他该死么,如今这又是何意?
  胸口渐渐泛起难忍的疼痛,苏澜清重重咳嗽起来,浑身的伤口在这一刻很不客气地造起反来,鲜血夹杂着血沫大口大口地从嘴里涌出,五脏六腑如同有烈火在烧一般,恨不得当即死过去一了百了。
  “澜清撑着,朕立刻带你寻军医。”萧君默大惊,连忙抱着苏澜清站起身。
  苏澜清闭了闭眼,忽的余光瞥见离他们不远的一名叛军,装死躺在地上,见萧君默起身时不注意,骤然跳起,手中匕首重重掷出。
  “唔嗯!”苏澜清后心剧痛,匕首没入身体,口中喷出鲜血。
  “澜清!”萧君默接住他的身子,满手的红色刺激着他的神经,他目眦尽裂,心中如同有刀在剐一般,嚯的起身冲到那名偷袭的叛军跟前,一脚踩住他的胸口,直直将这名叛军踩得口吐鲜血,萧君默又拔出随身佩剑,歇斯底里地朝叛军的身上刺,扎出无数个血洞,染红他的裤脚。
  丢下剑,萧君默扑到苏澜清身边,小心翼翼地将他揽入怀中,“澜清!朕这就带你寻军医去,撑住!你会没事的!”匕首刺入苏澜清后心的那一刻,萧君默慌了,他紧抓住怀中人的手,抱他起来,脚步凌乱,如今是三月天,苏澜清的手却冰凉刺骨,他颤抖着手握住他的掌心,想以自己的体温温暖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