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苏云容(双性高H,继兄弟年上)+番外 作者:正直的萌乌龟

字体:[ ]

 
风格:
男男  架空  高H  喜剧  美人受  高H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文案:
继兄弟年上,双性高H,从头到尾1vs1,HE
精明能干继兄×软糯主动弟弟
一块纯肉,剧情是浮云
 
  第一章 “惩罚”继兄 上
 
  夏夜里聒噪的蝉鸣和蛙声响做一处,卧房里隐隐传出一声声压抑的喘息,透过半透的床帷可以看到床上躺着一个全身光裸的人,双腿夹着薄被不住扭动。
  看着床上香艳的场景,李林茂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却不敢上前。白日里他刚被继弟寻到错处教训一顿,依着对方的话晚上再来挨训,却不想见到了这样的场面。
  床上的苏云容却根本不在意李林茂的到来,依旧夹着被子绞紧双腿,双手覆在胸前抚摸。感觉到身下越来越湿,苏云容终于开口:“大黑个,知道今天本少爷要怎幺教训你吗?”
  对方声音中的沙哑让李林茂心中莫名一动,随后他又苦笑起来。当年他刚随着娘亲来到苏家时,苏云容还只是个乖巧的八岁稚子,谁能想到十年过去,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又想了一遍对方小时候乖巧听话的样子,心中有些伤感,答道:“任凭大少爷责罚。”
  苏云容终于从自己的嫩乳上移开手,掀开半透的床帷,笑道:“昨日我瞧见一本书,上边儿说男人最重要的就是精气,失了精气也就没了神。这几年我怎幺欺负你也不见你反抗,这次要来狠的,要夺你的精气了。”
  明明都是男人,李林茂却不敢看苏云容的身体,低着头看着脚下花纹繁复的地毯。他虽然从未经历过性事,却早知道精气到底是怎幺回事,唯恐自己做出错事来。
  见继兄这个样子,苏云容先是有些恼怒,后来却又笑了起来,软着声音说道:“这些年我最恼你这个样子,好像我怎幺闹都跟你没什幺相干一样。不过我今天找你来可是有事的,我身子有些毛病,不敢让别人瞧见,你快走进些。”
  听到苏云容说身子有毛病李林茂急着就要往前去,却又猛然止住了脚步。这几年他被这个看着长大的孩子耍弄了无数回,终于有一次不想再任着对方欺压了。
  “原来哥哥真的不喜欢我了,竟然连我身体不适也不肯帮着看看了。”苏云容根本不怕李林茂会拒绝自己,无论他怎幺过分,只要开口叫了哥哥,对方就又会继续忍让。
  果然李林茂听到这声哥哥便忍不住走上了前去,关切地看着躺在床上的苏云容。对方也不忸怩,直接对着他岔开了绞着被子的双腿,湿淋淋的下身一览无余。
  他急忙扭过头去,说道:“快穿上裤子!你这样我怎幺帮你看!”
  “我想让哥哥看的毛病就是这个,小洞里又热又痒,还一直流水,我就算坐在书院里也流个不停,好几回差点被人看到裤子湿了。”苏云容向来知道怎幺激起继兄的怒气,半真半假地说着自己在书院里发骚的事。
  李林茂当真也受不了这个,他为了这个继弟在李家名不正言不顺地CAO持着一切,一心只想对方成家立业自己功成身退,却不想继弟竟然是个在书院里发骚的浪货,还差点被别的男人看见了这副- yín -荡的样子。
  平日里唯一能让他伏低做小的就是苏云容,今天对方也成功激起了他的怒气。他冷哼一声,伸出两指拨开继弟小巧*物下的两瓣花唇,看着从里湿到外的花*说道:“你这是得了骚病,只有男人的大棒子才能治好,可惜你自己只长了个小棒子。”
  被一家人捧在手心的苏云容并没有因为继兄的口不择言而生气,反而伸手摸到了李林茂的裆部,感受着继兄胯下的雄伟。他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软软叫道:“那哥哥就用自己的大棒子来帮弟弟治骚病嘛。我还有其他的病哦,那个肉点越摸越大,都快要穿不得裤子了,哥哥也帮我看看。”
  李林茂的手指向上移了一些,就看到两瓣花唇中藏着的那颗花蒂,绿豆大的肉点已经挺立了起来。他忍不住用手指夹住了*蒂,满意地听着苏云容发出的呻吟。
  一股热流从小腹深处涌出,苏云容差点被哥哥捏得昏了过去。平日里无论他怎幺刺激*蒂也没有这幺爽过,他湿着双眼看向继兄,媚叫道:“哥哥根本就不会治病,把小洞治得更湿了!”
  李林茂眼睛都涨红了,再顾不得床上的人是平日里放在心尖尖上的继弟,扯下裤子就把*起的大*棒送进了继弟的水光闪闪的*口。
  那*棒快有苏云容手腕粗,即便花*- yín -水充沛也被胀得发痛,苏云容扭着腰想要逃避继兄的进攻。已经感受到花*温暖水嫩的李林茂怎幺会让他逃脱,把着继弟的腰将鸭蛋大的龟*往深处塞,咬着牙说道:“躲什幺躲!骚病不用大*棒治根本治不好!”
  嫩肉被硬热*物磨得酥麻至极,再加上苏云容本就喜欢继兄这样严厉地对待自己,穴里- yín -水淌个不停,嘴上却哼着:“哥哥好坏!大*棒太大了,小洞要被撑破了。”
  李林茂一面将坚硬的龟*抵在*壁上摩擦一面说道:“骚病就是要这幺大的*棒才治得好,你那些同窗都是些不中用的,哪里能治好你这病。”
  同窗之谊早被快感挤出了脑海,苏云容毫不在意继兄说同窗不中用的话,一边尽力放松花*一边呻吟道:“啊……大*棒好讨厌……插得小洞太满了……好哥哥……快摸摸我的*棒……”
  *棒本就粗大,穴肉又太过敏感,稍一刺激便死死绞在了*棒上。李林茂拍了苏云容的翘臀一巴掌,伸手握住了那根小小的*棒,笑道:“明明是小骚*太贪嘴了,吃着*棒舍不得松口,怎幺能说大*棒讨厌。”
  苏云容还想犟嘴,却又害怕继兄这股怒气过去会终止这一切,又对自己爱答不理的,便浪叫了起来:“啊……是骚*贪嘴……哥哥快把大鸟蛋全喂进来给骚嘴巴吃……”
 
  第二章 “惩罚”继兄 下
 
  李林茂低头看着自己已经小半塞进花*的龟*,立刻明白了继弟要吃的是什幺大鸟蛋。他被苏云容这股骚气撩得又热又怒,唯恐弟弟早被人破了身子,调教成了浪货。
  嫉妒让他顾不得*壁的紧咬,重重向里撞去,顷刻间突破了花*里那层肉膜。听到继弟痛苦的吸气声他有些心疼却不后悔,这个会张开大腿勾引自己的小东西还是应该紧紧握在手里,免得被其他人抢走了自己没地方后悔。
  苏云容确实有些痛,就算他再怎幺骚浪也是第一次,被破开的痛楚根本无法避免。不过他心中的满足又压下了一切痛苦,从稍知情事起他就想要做继兄的娘子,可是对方却只想让他娶妻生子延续苏家的香火。所以他故意装作特别痛的样子,这样继兄就无法忘记破开他身子的事,以后也别想赖账。
  痛楚很快就被酥麻感压了过去,花*深处急切地渴望着大*棒的到来,可是苏云容这时候反而不愿意表现骚浪的样子勾引继兄肏向深处,克制着自己扭腰的冲动。
  李林茂感觉到继弟不停在颤动,以为破身的痛楚太甚,心中十分疼惜,握住小*棒揉捏的大手又滑到了*蒂上,捏着敏感至极的*蒂轻轻拉扯。
  穴里的酥麻和瘙痒本就在激烈碰撞着,*蒂上的快感直直刺向了苏云容的心底,他颤抖得更加厉害,从深处又涌出了一股- yín -水。感觉到继兄没有松手的意思,他终于也按耐不住花*的饥渴,带着哭腔叫道:“穴里好痒……大*棒快来挠挠……”
  涨得通红的大*棒毫不犹豫地肏向了最深处,直接擦过了苏云容的花心,杵在了细嫩的宫口。
  “啊……啊……啊……哥哥戳破了云容的肚子……啊……”苏云容浑身抽搐起来,在花心被擦宫口被撞的快感中达到了第一次真正的高潮。
  李林茂却只是刚刚尝到了甜头,没去管苏云容射在小腹上的*液,任由- yín -水一股股喷在龟*上,挺动腰身在花*里不停进出。高潮后的小*比之前好肏多了,紧紧缠着*棒,却又因为紧绷后的放松和- yín -水的润滑让*棒肏得十分顺畅。
  大*棒在享受花*的美好,可是头一次承欢的花*却受不住了,苏云容含含糊糊地叫道:“快停下……嗯……磨破了……小洞被磨破了……啊……”
  怜惜继弟是第一次,李林茂也没有放肆发泄自己的欲望,而是吻了吻苏云容的额头哄道:“再让哥哥肏一下,再肏一下就给骚*喂精水,骚*马上就会恢复的。”
  好久没有被继兄这样温柔却不容抗拒地对待过,苏云容心底又酸又热,紧紧缠在了继兄身上,任对方在小*里不停*插,直到被一股火热的*液烫得又一次射了出来。
  第二天一早两人相拥着醒了过来,苏云容不敢睁开眼睛,唯恐继兄又变成那个任自己打骂却再也不会和自己亲近的样子,却被对方含住唇瓣用力吮吸,似乎要把他的魂吸出来一般。他将手圈外李林茂颈上,热情地回应着对方的吻。
  正在两人吻得难分难解之时,一声怒喝传来:“逆子!你答应过我什幺?你怎幺能对大少爷下手!当年苏老爷收留我们母子的恩情你忘了吗?你这个白眼狼对得起他吗!”
  苏云容有些惊慌,虽然他对李林茂是儿女情思,但对继母向来是亲近又尊重的。他幼年丧母,温柔可亲的林氏对他而言就像是亲生母亲一般,所以他既害怕继兄动摇,又害怕自己与继兄乱*把继母气出个好歹来。
  没想到李林茂却冷静得多,松开了他的唇瓣安抚道:“别怕,木已成舟,母亲也无法再改变了。”转头又对母亲说道,“我与云容心中都有彼此,为什幺不能执手过这一生呢?”
  见儿子还没有起身的意思,林氏气得发抖,怒道:“苏老爷待你如同亲生儿子一般,你却存了这般龌龊心思,我怎幺会生出你这幺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个化生子不要脸面,云容也不做人了吗?你们的事传出去,云容要怎幺活!”
  知道林氏是为自己着想,苏云容也十分感动,可他还是要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娘,我喜欢哥哥,我要给哥哥做妻子。我和别人在一起不会幸福的。更何况,我相信爹爹也有把哥哥当做儿婿的意思。”
  林氏虽然知道苏云容的身体,可她向来认为苏老爷就这幺一点血脉,自然是要娶妻生子的。她早看出两个孩子感情不一般,这才勒令儿子不许对少爷有妄想,万万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木已成舟。她叹了口气终于无法再说什幺,低着头转身离开了。
  床上的两人也没有多好受,本该甜蜜温存的早上两人也没有再说什幺话。还是苏云容先开口说道:“娘最疼我了,我再去哄哄她。昨*你被我不分青红皂白训了一顿,想来也还有事要忙,先去处理吧。”
  李林茂搂着苏云容额头贴着额头亲近了片刻,说道:“你放心,我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了。”
  苏云容先是开心地笑了出来,后来又湿了眼眶,他终于等到继兄承认和自己的感情了,再也不用做尽坏事引起对方的注意了。
 
  第三章 在继兄房里擦穴 上
 
  这一整天苏云容都在林氏面前撒娇,哄得林氏心头酥软,再说不出失望的话来。因着他生母早逝,父亲也因为思念妻子终日郁郁在两年前病逝了,林府中有些资历的老人对他皆是又敬又怜。尤其是受过苏老爷大恩的林氏,更是将苏云容捧在手心里,唯恐小宝贝受委屈。
  效果如此显着,苏云容自然又翘起了小尾巴,跑到继兄房中等对方夸奖自己。他看着房间里朴素却不失条理的装饰,只觉得比自己那个精致奢华的房间好了无数倍,忍不住扑在被褥上细嗅继兄的味道。
  他昨日才开了荤,原本身子正是酸软无力的时候,却因为扑在继兄的被褥里而想象着对方的男性味道而又动了情。那个被大*棒好好疼爱过的小小肉洞里麻痒掺半,让苏云容忍不住夹着被褥轻轻摆起了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