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权宦 作者:陈灯(上)

字体:[ ]

文案
 
一开始傅双林只是低调求存,却阴差阳错到了太子楚昭身边
他不得不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努力辅佐太子
而当他终于扶着楚昭登上了那九五至尊之位
却悄然离开了深宫,放弃了那唾手可得的权宦之位
这是两个不懂爱的人在深宫内跌跌撞撞,有着并不美好的开头
经过了漫长的岁月,终于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爱的故事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主角:傅双林 ┃ 配角:楚昭 
 
 
作品简评
 
穿越为小内侍的傅双林低调求存,却阴差阳错到了太子楚昭身边,他不得不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努力辅佐太子,而当他终于扶着楚昭登上了那九五至尊之位,却悄然离开了深宫,放弃了那唾手可得的权宦之位,这是两个不懂爱的人在深宫内跌跌撞撞,有着并不美好的开头,经过了漫长的岁月,终于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爱的故事。本文讲述了一位小宦官与一位步履维艰的太子在深宫和权力漩涡中相濡以沫相互扶持渐渐成长成熟的故事。文章构思新颖,人物形象丰满、生动,感情自然而真挚,描摹细腻,文章突出了宫廷和朝堂阴狠诡谲的阴谋冲突以及种种血肉丰满的人物形象,人物之间深沉而纠缠的感情更是其中亮点,情节环环相扣,文笔流畅优美。
 
 
 
    第一卷 龙潜于渊
 
    第1章 深宫权宦
    
    作者有话要说:  扫雷提示:1.太子在与受相爱之前会有太子妃会有继承人,请洁党止步;2.本文慢热,前边剧情较多攻受互动较少;3.受是真太监……
    得桐有一个隐秘的愿望,她想和人对食。
    宫里并不明文禁止内侍和宫女对食,但是大部分宫女们都不会与内侍们搅合在一起,因为宫女们大多良家出身,在宫里当差几年就能放出去,由父母做主,拿着积蓄下来的钱财,嫁一头不错的亲事。内侍们却大部分无家可归,祖宗不容,只能在安乐寺等地方养老。
    得桐却和其他宫女不一样,她喜欢上了一个内侍。
    偏偏那个内侍还不是一般人,那位可是滔天权势凛凛屹立后宫之巅,翻手云雨的权宦——御前总管傅双林。听说他自幼服侍陛下,后来又跟着陛下去了藩地,出征狄戎,曾领监军掌兵权征战四方,又曾得先帝元狩帝的青眼,曾任过先帝的御前副总管,算起来可是伺候了两朝帝皇,深得陛下宠爱,在宫里炙手可热,便是在前朝也是独霸朝纲,权倾四方。
    按说这样权势滔天的权宦,能在深宫内多年屹立不倒,必然不是个简单的,更何况历史上有名的权宦,哪一个不是手段非凡,冷心冷情的,似这种人,一般宫女早避之唯恐不及,得桐偏偏喜欢他。
    刚认识他的时候,哪里知道赫赫有名的一代权宦,是这般年轻斯文又那样和气的,她当时刚入宫没多久,在惜薪司当差,一天出去当差结果丢了牙牌,那牙牌是各宫各衙门进出都要查勘的,她吓得面白青紫,一个人在宫墙脚下哭到手脚发麻,也不敢回去交差。
    这时有人路过,看她哭得伤心,问她:“你哭什么?”她抬头看他,见是个十分年轻的青衣内侍,面容清冷,眉尖略略蹙着,睫毛低垂看着她,她虽然小家出身,却也是娇养长大,满肚子委屈如何忍得,见有人询问,态度温和,已是忍不住如数倾诉。那内侍笑了下,他眉梢眼角原本犹如寒霜笼着,一笑却宛若春风熏暖,寒冰乍破,她一肚子凄惶惊吓,却被他这轻轻一笑怔住了,只见那内侍笑道:“我当什么大事,哭成这样,不过是个当差临时出入的牙牌,又不是有名字宫室的那个身份牙牌,也值得你哭成这样。”一边却从袖子里拿了个牙牌出来递给她道:“你把我的拿走吧,记好了别再弄丢了。”
    她紧紧捏着那牙牌,怔怔看着那内侍问:“那你呢?”却又有点舍不得还给他,这毕竟如同溺水之人抓到浮木一般,如何肯轻易舍却。
    那内侍笑了笑道:“我没事,叫他们补办一个就好了——我当值的那边都认识我,不看我这东西的。”
    得桐当时年纪小,得了解释如同心上大石挪开,欢天喜地攥紧了那牙牌致谢后便匆匆忙忙回宫了,危机解除后她却忽然想起,别人帮了她这么大忙,她却忘记问别人叫什么名儿了。
    后来她悄悄问一个相熟的老乡,也是内侍,进宫后才认识的。他大吃一惊道:“宫里门禁森严,丢了牙牌可不是好耍的!若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拾了混进宫里怎么办?那人将他的牙牌给了你,轻则吃板子,重则发落到浣衣房去做苦役,哪有那么轻松?莫要说是个年纪轻的,便是年纪长些有品级的老公公,你看我们宫里的总管太监,进出办差一样要看牙牌!御前侍卫们可不管你在陛下面前有多得脸!”
    得桐吃了一惊,偏偏又不知道那内侍的名字,担心了许久,女人好猜疑,她又亲眼见过几次因为违反宫规被处罚的内侍宫女,越发想着不知道那小内侍因为一时好心是不是已经被处罚了。因着这次教训,她一直谨慎小心,似乎入了上头人的眼,那日却得了调令,居然能调到乾华宫做宫女,和她一样的小宫女们羡慕不已,虽说伴君如伴虎,但是这位陛下虽然沉静威严,却不是个苛刻暴戾的,待下宽严有度,并不难捱。
    真进了乾华宫,发现这里宫规比外头又分外森严些,乾华宫里进出每道门都要盘查身份牙牌和当差牙牌,出入比外头又格外难一些,只一条,待遇自然也是比外头好许多,时时有赏下衣食来,吃穿用度都比别宫好许多,人人脸上都带着笑容,脚步轻快,手脚利落,只一条,都不爱说话,她刚来,因着好奇,少不得和姐姐们打听些事,那些姐姐们却都极为小心,除了规矩,旁的事情一概不说,尤其是陛下身边的事,那是一丝风都不透,嘴巴闭得紧紧的。
    她心里有些佩服,又有些害怕,这一日她在收拾御书房里的杂事,忽然听到有人走进来,她抬眼却看到居然是那将牙牌给她的内侍!她喜得不行叫道:“这位小公公!原来是你!你也在这宫里伺候?”
    那内侍手里拿着一叠奏折走进来,听到她说话,抬头看到她,显然怔了一怔,有些迷茫,想是已不记得她,她有些失望,却更惊喜他没事,提醒他道:“牙牌。”
    内侍这才记起来,有些疑惑道:“是你,你原来不是在这里当差的吧?怎么调进来了。”忽然仿佛明悟了什么,脸上忽然有些好笑道:“在这里也好,好好当差吧。”
    得桐笑道:“我叫得桐,你叫什么名字?我后来知道丢了牙牌不得了,还替你担心了好久呢,现在看你没事才放了心,这里管得这样严,你当时没有牙牌怎么进来的?”
    那内侍笑了笑道:“你叫我双林就好了。”
    得桐没想多,只顺口道:“那我叫你小林子好不好?你进宫多少年了?”
    双林拿了奏折放在御书房桌子上,摞整齐,顺口答道:“总有二十多年了吧。”
    得桐吓了一跳:“你才多大,就二十多年了?”
    双林将奏折一本一本打开看了看,夹上不同颜色的签纸放在桌面不同的地方,长睫微垂,微笑道:“我生得面嫩,其实已经不小了,我五岁就入宫了。”
    得桐不可置信看了又看双林,半晌然道:“二十多年……那还是先帝在的时候了吧?难怪你在这宫里可以不带牙牌。”一边又十分艳羡问道:“你认识字啊,真厉害。听说小公公们都能去内书堂读书,可惜我们宫女没这个机会。”
    傅双林看她满脸天真娇憨,听了自己名字还没反应过来,这乾华宫里宫女少,还大部分都是年纪较大稳重谨慎的,少见这么小又天真活泼的小女孩,不免有些怜惜,笑道:“只要想认字,随时都能学的,你还小呢,每天学三个字,一年下来也能认上一千多个字了。”
    得桐看他亲切,笑问:“那你教我好不好?”
    傅双林迟疑了下,看着她目如点漆,脸上红粉馥馥,耳后有着细细的绒毛,一派稚气,什么都不懂,有些难以拒绝道:“我有空就教你吧。”
    得桐喜不自胜伸了手去拉他袖子道:“那可谢谢你了!”
    这之后她回去想起傅双林的名字,才惊觉就是那传说中的权宦,而且也算不上十分年轻,其实已有二十多,只是生得面嫩,才把他当成了才入宫的小内侍,但是她却一直没办法将他与那传说中幸进上位,骄横无礼的权宦联系起来。
    宫里生得好些的公公,虽然面目俊秀,却大多一股阴柔之气,傅双林却不同,他身姿挺拔,言语舒缓,不觉卑微,五官算不上秀美出色,眉目间隐隐有着锐意,年纪虽轻,待人谦和,隐隐有着一种让人不敢小觑低看他的气质,即便是宫外的那些全人,也没几个男子比得上他这气度。况且他待自己一直和气亲切,甚至真的找人送来了一套纸笔和习字的字帖来。而也因为得了傅双林的照应,其他姐姐和内侍们待自己都分外客气和气些,所有差使都仿佛好当了许多。转眼数月过去,得桐到底是少女心性,在这宫里寂寞的很,与傅双林来往几次,不免动了少女绮思来,给傅双林做了几双鞋子汗巾。
    这日她却接了差使,让她开始值夜,这差使非贴身重用的内侍宫女是不能担当的。
    得桐第一次值夜,十分紧张,一直问常欢道:“万岁爷半夜会起夜多么?需要注意什么?”
    常欢似笑非笑:“不用注意什么,只需要准备好热水和干净的布巾子,布巾子要放在薰盆上薰着,准备二十条,还有银挑子上的桂圆莲子淮山八宝汤,也要温着。”
    得桐连忙问:“是陛下会叫传热水么?要送进去么?”
    常欢以一种微微有些怜悯的目光看着得桐:“不必,只在帐子外头伺候就好,热水陛下会自己拿。”怎么能让陛下自己拿?得桐满头雾水,却不敢再追问下去。毕竟常欢是从太子小时候就伺候着的大宫女了。心里又想着大不了去问傅双林好了。
    结果直到晚上当值,她都没找到傅双林,只好硬着头皮值夜去了。宫里帐幔低垂,有淡淡香气弥漫,她立在帐外,过了一会儿便听到了寝殿内传来了暧昧的响动,她虽然未经人事,却也懂得这些,脸涨得通红,却又有些好奇,没有看到殿下传宫妃侍寝啊,后宫并没几个有牌有名的妃子,都是些采选进来低级的嫔妃,并未听过有承宠受封的,听说陛下是对前头太子妃情深意重,登基后只追封了前太子妃为元后,后位便一直虚悬至今,里头却不知是哪位幸运的娘娘,一朝承宠,兴许便能问鼎后位。
    开始只是呢喃的低语声,听得出是陛下的声音,却一反白日那种冷酷沉静,而是有些温柔款款,似乎在诱哄着什么,然而却一直没听到女方的回应,仿佛只是沉默着,只听到陛下含含糊糊地说话,然后很快便有了响动,终于到了最后有了些呻吟声,低而婉转,并不是特意做出来的,却十分的……勾人……
    得桐听着听着,忽然在那低低的鼻音中,听出了一丝熟悉来,她的心一跳,不由自主往那层层纱帐看了进去,正是暑热之时,天气炎热,这寝殿里挂了小纱帐,无风也自清凉,更何况开了窗,凉风习习吹入,素绡软帐水波一般拂动,烛焰摇曳,得桐从缝隙中,果然看到了那交叠的身影。
    白日她没找到的傅双林,那权倾内宫的宠宦,如今正趴在大迎枕上,露出了光裸紧致的背,那背仿佛被拉紧的弓一般向上拗起来,他头往后仰,长发凌乱地披散下来,玉白脸上依稀看到一双深蹙的眉,睫毛紧闭,嘴唇微张,唇上血色十分鲜艳,比平日里清冷面容,多了一分清润媚丽,脸上从脸颊至脖子至胸口,全是绯红一片,像是被热水蒸过,然而他身上交叠压着的身躯肌肉块块隆起,充满了力量,将傅双林玉白的肩膀按压到了柔软的软缎枕头中,使之深深陷入。傅双林神情看起来有些熬不住了,伸手去推拒那只手臂,然而显然反抗的力量十分微弱,根本无法撼动那强壮的臂膀分毫。引人注目的纤瘦手腕上,箍着一道三指宽的金臂环,臂环上镶着红宝石,衬着肌肤分外璀璨,精美得仿佛只是饰品,然而边上垂下一条细细的锁链,却预示着这是一道华丽的黄金镣铐。锁链顺着手腕一路蜿蜒而下,却不知连往何方,很快锁链被陛下的手紧扣着绕紧了傅双林的手腕拉上去,锁链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纤瘦的手腕被拉向了床头,然后似乎被锁链缠绕着双手并在一起被锁缠在了床头,肌肤在金黄色的锁链缠绕下终于泛了红痕,帐幔里只能看到他的手臂在挣扎却没法子收回来,身子仿佛被强制着拉长,腰背显得越发修长,陛下手从傅双林肩膀一直顺着背抚摸到尾椎处,忽然用力地将他双腿分开,身子重重压了下去,傅双林又发出了那种倒着抽气一般仿佛疼痛的声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