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世参商,三世不忘 作者:九粟殿

字体:[ ]

 
文案:
佛曰,人世有三苦……
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依旧是多年前一时兴起的旧文……
脑子里有太多虐梗,于是来了个串烧,哈哈哈哈……
废话不多说,上酸文案:
天界,有参商二星宿……
参宿在西,商宿在东,二者在星空中,此出彼没,彼出此没……
世人却不知
一世参商,自有三世不忘,参不透,唯有神殇……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帛商,参颜 ┃ 配角: ┃ 其它:
 
 
  ☆、第一世
 
  楔子
  “参颜,你后悔吗?”一身月白长衫的人问道。
  “是帛商你,你说呢?”一身湛蓝衣衫的人答道。
  “此去,你我可再也不是天上的星君了……”
  “岂不更好!那个什么星君,我早就不想做了!”
  奈何桥上,白衣的人展开了许久不见的笑容,如朵朵白莲,看得人心醉,心碎……
  第一世 爱是愁,恨是愁,爱恨何时方止休
  端王府
  “辰飞,你真的愿意?”
  床上的少年没有回答,却直接吻了上来。
  我一愣,下一刻还是笑着闭上了眼睛……
  我端王爷李商煦等了三年,没想到真能等到他愿意的一刻。
  今生,我在人世间寻了二十年,才找到了转世的参颜。可惜他那时已经身受重伤,奄奄一息。我不得已,将他带回了端王府。三年间,我访遍了名医,才治好了他的伤,恢复了他的武功。
  虽然我盼这一刻盼了二十多年,但我还是希望,他这样,只是因为喜欢我……
  我小心的吻着身下的人,生怕他会反悔。
  身下的人满脸红晕,呼吸也有些急促。
  我的手慢慢解开了他的衣襟,轻轻的向后探去。
  白辰飞忽然眯起了眼睛,我眉头一皱,手上的动作不得不停了下来。
  “辰飞,你给我吃了什么?”
  “当然是让您无法施展功力的药……王爷,端亲王爷,您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心甘情愿让你上?”眼前的白衣少年脸上已经褪去了先前的□□,此刻留下的,只有阴沉的杀气,还有一丝……嘲弄……
  我苦笑了一声,只好坐起身来,整理了一下散乱的衣襟。
  “辰飞,你知道,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会让你如愿……”
  “哦?”少年冷笑了一声,“那就麻烦王爷跟我去一个地方……”
  去一个地方?这么晚了……
  “怎么?王爷不愿意?您刚才不是说,什么都能让辰飞如愿吗?”白辰飞说着,竟然从枕下摸出我的匕首,直接抵上了我的脖颈。
  我闭上了眼睛,“你想去哪里,我这就让人准备马车。”
  “就说你要去京郊别院!出了城门我自会告诉你要去哪里!”白辰飞把我颈上的匕首紧了紧,我只感到颈间一阵冰凉。
  马车转眼就到了城门口,守城的将士把我们拦了下来。按照朝廷法令,宵禁后,除非有令牌,否则谁都不得随意出入城门。
  “王爷,恕我们冒犯,您深夜出城,我们必须查看您的车辇。”守城的将军毕恭毕敬的说道。
  白辰飞显得格外紧张,握着匕首的手也微微的发抖,“赶紧把他们打发走,不然……”
  我笑了笑,如果我不想跟他来,他即使割了我的喉咙也没用。
  “你们把帘子打开吧!”我的声音不大,白辰飞却全身都僵了。
  我趁他分神,一下就把他拉进了怀里,匕首在我的胸前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我把白辰飞抱在怀中,刚好挡住了胸前的伤口,也让外面的人无法看见他的容颜。
  车帘下一刻就被撩开了,守城的将军看了看车内的情景,马上就红透了脸,赶紧抱拳弯腰行礼,“请王爷恕罪!”
  “无妨!本王也是一时兴起,想去别院小住几日。今晚走的匆忙了些,也就没派人提前告知你们。”我将怀中的人抱的更紧了些,胸口上顿时一阵冰凉,应该又是那把匕首。
  马车刚出了城门,白辰飞就一掌打在我的胸口上,挣脱了我的束缚。
  “别再想耍花样!你现在可没功力!”白辰飞的匕首又架在了我的颈上。
  白辰飞刚才那一掌,应该是用了十层的功力。他果然恼了,我微微一笑,胸口却血气翻腾,我不禁咳嗽起来,扯动了胸前的伤口,样子颇为狼狈。
  白辰飞把脸侧到了一边,不去看我胸前的血红。
  城郊
  终于,马车到了城外。
  “让你的人都走开!”白辰飞声音冰冷,身上的杀气更重。
  我一声令下,马车外的人就都离去了。
  我端亲王风流薄幸的名声早就传遍了整个京城,此时,下人们也只会以为自家的王爷是想独自在此逍遥快活,不会多想。
  看来有那么个名声在外,也不全是坏事。
  “辰飞,带我去你要去的地方吧……”
  我还没说完,白辰飞就面无表情的点了我周身的穴道,把我往肩上一抗,飞身出了马车。
  一路上,白辰飞都没有言语,我的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与落叶的沙沙声。
  果然好轻功,不愧为前朝名将之后……
  白辰飞带着我在林间飞了许久,到了一块空地才停了下来。我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情景,就被扔到了地上。
  白辰飞的力道很重,我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白辰飞没有理会我,而是扑通一声重重的跪在了三个长满了野草的土堆前。
  皎洁的月光下,我终于看清了周围的情景。
  这里是……当年我与前朝军队决战的地方……
  “端王爷,这里眼熟吗?”白辰飞冷笑着问我。
  我没有回答,只是努力的压住胸中那股翻腾的血气。
  “这里是乱坟岗,当年端王爷的军队与前朝宇文军最后决战的地方……”白辰飞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我似乎能看见他脸颊上滑落下的水珠,“这是我的父亲和母亲,这边是我的妹妹……今日,就是他们三年的忌辰……”
  原来是忌辰……
  “端亲王想不到吧,您收在身边三年的男宠,竟然是前朝将军的儿子。”
  男宠?我皱了皱眉。
  “当年我的父亲被你杀了后,你还记得你的军队……做了什么吗……”
  我的军队?……
  “宇文军败了之后,你竟然连军中的家眷也不放过……”白辰飞突然仰天大笑,笑得浑身颤抖,几近癫狂,“我的妹妹,她……她只有十四岁、十四岁……等我赶去的时候,你们竟然连完整的尸身都没给我留下……”
  白辰飞的妹妹?……
  “李商煦,端亲王,你可知从那天起,我就一直在等今天……”少年的声音冷的似冰,眼眸却又红的似火。
  “你想杀了我吗……”
  死很容易,但我还有眷恋。
  “杀你?”白辰飞站起身慢慢向我走来,俯身,戏谑的抬起了我的下巴,“端王爷可是久经沙场的名将,又是如此的绝代风华,就这么杀了你,不可惜吗?”
  白辰飞的眼神让我不禁浑身打了个冷颤,“辰飞,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做今晚王爷想对辰飞做的事……”白辰飞似乎对我的反应很满意,“王爷不是说,辰飞想要什么,您都会让辰飞如愿吗……”白辰飞说着就靠了上来,俨然又是以前在端王府中那个千娇百媚的少年。
  “辰飞……”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就是衣襟撕裂的声音。
  “辰飞,这三年,让你整日对着深恶痛绝的人,真是难为你了……不过,你的母亲与妹妹,不是我杀的……”我的声音很轻,很平静。
  身上的少年一愣,但马上就恢复了手上的动作。
  “如今,你说什么都没用了!你以为我会信你?我等了三年,忍了三年!今日,我就要将我所受的屈辱全部讨回来!李商煦,要怪,就怪你当年心狠手辣,自作孽不可活!!”
  山中风从身边吹过,寒冷刺骨……
  身后的碎石割着□□的肌肤,犹如凌迟……
  身上少年沉重的喘息,听的我胸口发闷……
  我紧紧咬着唇,嘴角,早有血腥流下……
  但这些,都比不上钝器对体内的折磨。
  我感觉自己已经生生的被撕裂成了两半,无论是身体,还是心……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人终于停了下来。
  “端王爷,觉得这滋味如何?”少年嘴角一弯,语气中全是嘲讽,“被人压在身下,端王爷恐怕还是第一次吧……”
  我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只是剧烈的咳嗽。咳嗽声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呕出了一团鲜红。
  我颤抖着拉过一旁破损不堪的衣物,哆哆嗦嗦的把身体□□的地方和血迹遮盖起来,也盖住了□□的一滩猩红。
  尊严被撕碎了,至少,衣要蔽体……
  白辰飞死死的盯着我,许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想不到吧,我的名字根本不是白辰飞……”
  “宇文辰飞……前朝宇文将军的独子……”我慢慢的说道。
  “你、你知道?!”少年猛的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我三年前就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
  “因为我喜欢你……”我抬起头,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少年愣住了,但下一刻我的脖颈间又是一阵冰凉。
  “把你这套把戏收起来,不然我绝不客气!!”
  你已经很不客气了,我苦笑。
  “你不叫白辰飞,我一直都知道……你不知道的,我也知道……”山中的风吹过,我把身上的衣物紧了紧,“我知道当年是谁重伤了你,也能猜到是谁给了你对付我的药……”
  “你……”少年张大了嘴,半天合不上。
  “当年,你内力尽失,不是受了伤,而是中了毒……”
  少年冷笑一声,“……当年真是辛苦王爷演了那么一出戏好,先是伤了辰飞,再把辰飞救回来……”
  “当年不是我伤的你,你的母亲与妹妹,也不是我杀的……”死很容易,只是我心中还有牵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