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妃 作者:五色曼陀罗

字体:[ ]

 
文案
遇君焱本想着迎娶兵部尚书的千金以巩固自己的势力,却被皇帝在曾经的一句戏言上大做文章,被迫娶了太医院院判的傻儿子苏玉珩为王妃。他卧薪尝胆、逆来顺受,只为了等待时机,本想着这个傻了吧唧惹是生非的傻小子不给自己添麻烦就要吃斋念佛了,相处下来,才发现他非但没有惹祸还帮了自己不少的忙,遇君焱觉得自己简直要剃度出家皈依佛门才能表达对佛祖的感激。但是,一个越来越大的疑惑萦绕在心头:
苏玉珩,他真的是个傻子么?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于是,在解开疑惑的过程中,遇君焱失了身,生了子……唉~~不提了……
 
新故事,时间定在元国,但是是遇颂凌与承影后辈的后辈的后辈了……
属性大概就是女王受和腹黑攻……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遇君焱,苏玉珩 ┃ 配角:遇君谦,花雨仙 ┃ 其它:强强,生子
==================
 
    ☆、第1章 独处
    
    北方的冬天总是很冷的,今年冷得尤其的早,一连三天的大雪,将帝都覆盖上一层银装。
    帝都郊外一座装潢考究的庭院中,满园的梅花竞相绽放,在一片素白之中显得分外妖娆。梅园旁的屋子内,几个炭盆将整个房间烤得暖烘烘的,房间里的摆放极为简单质朴,没有太多装饰,但每一样家具都是由整块的花梨木雕刻而成,不见拼接痕迹,可见房间主人非富即贵的身份。
    床榻之上,一名男子裹着杏色绸被,黑发披散着,如缎子般垂到被面上,腰后垫着两个软枕,半倚在榻上。这男子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生的剑眉星目,英气逼人,但脸色却异常苍白,这样的天气下。高挺的鼻梁上竟冒出了颗颗汗珠,本就微薄的唇此时更是抿成了一条线,一条看不到血色的线。
    男子长得虽好,绸被下的身子却甚是臃肿,他将纤长的手指略带颤抖的搭在绸被一个弧度怪异的小丘上,浓密的眉毛再次皱紧。
    这时门被推开,一个白色的人影很快的闪进屋里随后将门轻轻关上,转过屏风,端着一碗粥走到床榻边,对着床上的男人温柔的询问道:“君焱,现在还疼得厉害么?”
    “刚刚好些,现在又……”被叫做君焱的男子话没说完便抿住了嘴唇,将头转向一边在也不说话了。
    他,就是当朝最年轻的郡王--幽安王遇君焱。而他身旁的男子,就是他的王妃,太医院院判苏信之子苏玉珩。
    偌大的庭院里只有他们两个,连一个服侍的下人都没有,以他们的身份地位来说未免太过奇怪,其实是他们遣走了所有的下人,因为即将要发生的事关系重大,关乎性命,绝不能让任何外人知道。又是什么事情要这么神秘呢,那就是幽安王临盆在即。
    苏玉珩见遇君焱疼得难受,急忙放下手中的粥,将一块帕子用温水浸湿,拧干后坐到遇君焱身旁,轻轻为他擦着额角的汗珠。
    疼痛的间隙,遇君焱无意中瞥见苏玉珩手指处烫伤的痕迹,心怀愧疚的说道:“让你做这种粗重的活儿,真是辛苦你了。”
    苏玉珩笑道:“哪儿有你辛苦。你是百里族圣童的事绝不能让外人知道,眼下我不照顾你,谁来照顾你。”
    说罢苏玉珩俯下身,隔着绸被在那个凸起的小丘上轻轻一吻,温柔说道:“好孩子,不要为难父王,快点出来。”
    “这孩子可真是磨人,从天亮疼到现在了,也没见有什么动静。”遇君焱不耐烦的说,想到什么似的又担心起来,问苏玉珩道,“你说,他不会有事吧?”
    “放心。”苏玉珩轻轻拍了拍遇君焱的手背,“我曾见过父亲为后宫中的百里族圣童接生,知道怎么做,你现在这样是正常的,不用担心。”
    “那就好……呃……”一阵阵痛袭来,遇君焱咬住嘴唇忍耐,苏玉珩急忙制止道:“不要伤了自己,疼的厉害就叫出来,这里只有咱们两人,你还见外什么。”
    遇君焱喘息了许久,才缓缓开口:“我、我遇君焱堂堂七尺男儿,纵横沙场数载,什么、什么样的伤没受过。不过是生个孩子,我才、才不要像个女人那样喊叫!”
    “好好好,你厉害,你神勇。”苏玉珩无奈,他自是知道遇君焱有多顽固,只得将手举到他唇边说道,“那你咬着我的手用行了吧,不要伤了自己,你不疼,我可是心疼得很呢。”
    遇君焱最没办法的就是苏玉珩的温柔,像是一团棉花包裹着他,让他觉得既柔软又温暖,丝毫不会觉得束缚。
    遇君焱靠上苏玉珩的身体,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咬住他领口出的一角衣服,双手环住他的腰。
    苏玉珩感觉到怀中人的颤抖,听着耳边粗重的喘息,知道爱人此时正在与痛苦抗衡,他心疼为遇君焱揉着腰,恨不得自己能替他承受这分娩之痛。
    过了一会儿,遇君焱的身子陡然一软,停止了颤抖,却是几乎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到了苏玉珩的身上。苏玉珩急忙拿起帕子为他擦汗,看着他娇喘连连的可怜模样,忍不住在他的额上轻轻一吻。
    “吃点东西吧。”苏玉珩将熬得软烂的粥喂到遇君焱嘴边,他却只是勉强喝了两口便皱眉摇头。
    “吃不下?”
    “嗯。”
    苏玉珩放下手中的碗为遇君焱检查了下体,微微皱眉道,“才开了两指,这孩子真是个慢性子。”
    遇君焱不明白两指是怎样的概念,但从他严肃的表情上看,似乎离孩子出生还有很久。还要……再痛很久么。
    “玉珩,我躺得累了。”遇君焱招手道,“你扶我起来,去窗边站站,我想看看梅花。”
    “这……”苏玉珩有些犹豫,但想着站起来或许能加快产程,就点点头将遇君焱扶了起来。为他披上件墨色大氅,扶着他小心翼翼的向窗边走去。
    “玉珩你看,今年的梅花开得真好。”遇君焱指着窗外说道,苏玉珩却没有心思赏花,只是紧紧搂着遇君焱略显笨拙的身体,生怕他会跌倒。
    “好大的雪啊。你嫁到王府那天,也是下着这样的大雪呢。”遇君焱眯着眼睛望着窗外,回忆着曾经的岁月,“那时候你装疯卖傻,蹲在院子里吃花叶上的落雪,呃……”
    阵痛来袭,遇君焱的身体再次紧紧崩住,像是一张拉满了的弓。双手扣住窗棂,咬牙忍耐。苏玉珩让遇君焱倚在自己身上,轻轻为他揉着肚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君焱,呼吸!大口呼吸!”
    “玉……珩……”遇君焱一边依照苏玉珩所说大口呼吸,同时腾出一只手与苏玉珩十指紧扣,仿佛这样才能够安心。
    遇君焱觉得肚子很坠,连同腰一起向下坠着,像是随时都会断掉一般。苏玉珩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回响,一遍遍引导着自己如何正确的呼吸。
    腹部愈演愈烈的疼痛让遇君焱的双腿无法继续支撑着身体,他轻声说道:“玉珩,我站不住了,扶我……躺下。”
    苏玉珩意外的没有照他的话做,而是贴在他耳边温柔的说道:“这样站着可以让孩子尽快入盆,君焱,你靠着我,再坚持一下好不好?”
    遇君焱顺从的点点头,闭着眼默默承受着产痛的折磨,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问道:“我听说皇上的那个百里族的妃子在生小皇子的时候整整哀嚎了三天三夜,真有此事?”
    苏玉珩没有回答,但是他记得父亲说过那件事,那个百里族的妃子苦苦挣扎了三天才将孩子娩出,整个人几乎都脱了相。看着眼前的遇君焱,一股悔意涌上心头。
    遇君焱见苏玉珩不回答,就知道传言非虚,吸了一口冷气,平静说道:“玉珩,如果……我也那样……你就出去,知道吗?”
    苏玉珩一愣:“你说什么?”
    遇君焱道:“我不想你看到……我那副狼狈模样……丢人”
    苏玉珩哭笑不得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逞强。你若真的不想让我看到,便把我的眼睛戳瞎好了,若是怕我听到呢,就把我耳朵割下来。反正我是不会出去的。”
    遇君焱白了他一眼:“胡闹!”
    苏玉珩不瘟不火的回应:“彼此彼此。”
    一波接着一波的腹痛让遇君焱愈发将重量移到苏玉珩身上,看着这个眉清目秀的温润男子,很难将他与一个疯疯癫癫的傻子联想到一起。
    阵痛的间隙,遇君焱打趣道:“你说,若是朝中大臣见到这样的你,他们会作何感想?”
    苏玉珩反问:“你当初得知我并非痴儿的时候,你作何感想?”
    遇君焱想了想,抿嘴浅笑:“老天总算……待我不薄。”
    
    ☆、第2章 危险
    
    “呃……”
    一声轻吟打破了温馨的气氛,遇君焱猛的咬住苏玉珩的肩膀,几滴汗水清晰的从他的额角滚落。
    “君焱!”
    “玉……珩……”
    苏玉珩知道长时间站立对于遇君焱来说太消耗体力,于是将他轻轻抱上床榻。遇君焱刚刚躺下便辗转反侧的扭动着身体,很不安稳,苏玉珩又为他检查了一次,皱眉说道:“进展不是很快,看来是之前那次延产遗留下的问题。”
    饱受折磨的遇君焱听到苏玉珩的话后惨笑道:“我自己造下的孽,理应我来偿还,孩子要多折腾我一下来报复,也是应该……呃嗯……”
    “君焱!”
    “呃呃……嗯……”遇君焱忽然抓紧身上盖着的绸被,头向后仰去,脖子上的青筋根根可见,嘴唇微微张开,齿缝间穿出来压抑的呻吟,“呃……嗯……”
    “君焱,不要强忍着,别为难自己。”苏玉珩上前托起他的头轻轻吻着,为他按揉着躁动不安的腹部。
    遇君焱猛的抓住苏玉珩的手,越抓越紧,指甲在他的手背上留下道道血痕,在身体紧绷了许久后终于瘫软了下来,睁开婆娑泪眼,茫然的望着苏玉珩,许久,轻轻的带着浓重鼻音的说了句:“玉珩……别走……”
    “傻瓜,你赶我我都不会走。”苏玉珩亲吻着遇君焱眼角的泪痕,这是他第二次见到这个倔强的男人用央求的语气让自己留下,第一次的时候他觉得,这个男人也不是那么冷口冷心,也是需要人陪着的,所以装傻充愣的留了下来,这一次,苏玉珩更是觉得,眼前的这个受尽苦楚为自己生子的男人,自己要用以后的生命来陪着他。
    “呃……玉、玉珩……又、又来了……”遇君焱再次挣扎起来,紧握着苏玉珩的手,无助的叫道,“又来了……玉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