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皇兄在上 作者:浮凉美人

字体:[ ]

 
文案:
段凌睿,掌控生杀大权的冷酷帝王,却独独对他无可奈何,一宠到底。
一次次的纵容,一次次的霸宠,只为在这个冰冷的皇座之上,有你,在我身边。
段长安,一直以来看似呆呆傻傻,实则对世事漠不关心,薄凉而已,而他,却是他的执念。
段凌睿:你要的,只要我有。只求你在我身边。
段长安:如果没有了你,还有谁,能如此宠我,爱我?
大千世界,有你足矣。
 
霸道宠溺帝王攻VS呆萌智囊王爷受
男男生子、甜文无虐!
文案无能,请看正文。
 
内容标签:生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凌睿,段长安 ┃ 配角:林绣儿,长孙瑄 ┃ 其它:年上,宫廷,帝王,王爷,甜文,宠文,耽美,呆萌受,霸道攻
 
 
  ☆、段长安
 
  御书房内,一身白色长衫的男子在摆满了书的书架上翻找着什么。
  “玫瑰糕呢……”男子口中喃喃。
  “段长安!”一声怒喝,怒气中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把吃的藏在御书房里!”
  “哦……可是你这么忙,我怕你会饿到嘛……”段长安皱了眉,有些委屈。
  御书房内,一时无言。
  放下笔,靠在椅背上放松了紧绷了许久的身子,段凌睿叹了口气,原以为他贪吃贪玩,却没想是为了自己。
  揉了揉额角,段凌睿看着书案对面的少年嘟着嘴,有些委屈的样子,眼里藏着不易察觉的宠溺。
  身为皇帝这么多年,也只有他,一直陪在他身边,不为他是皇帝,只是为他。
  段长安是安平王朝唯一的一位王爷,更是当今帝王唯一的兄弟,殊不知,段长安,并不是先帝亲生的,段凌睿只记得那一天,他的母后怀里抱着小小的段长安,告诉他,这是他弟弟,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照顾好他。
  因此,段凌睿对他简直就是百依百顺的,就算偶尔做错了什么,也不会受到严重的惩罚,所幸,段长安并没有因此而养成了骄纵的性子,只是有些单纯……
  说好听些是有些单纯,实质嘛……简直就是单蠢……
  段凌睿脑海中时不时地还会浮现段长安小时候的样子,白白软软的,像个小包子,现在他已经十五,还是依稀有些小时候的影子,身形修长了不少,一张小脸白白净净的,软嘟嘟的样子,看着就想捏捏。
  “啊!我想起来了!就在这里!”段长安小眼神儿一亮,几步迈到案桌前,捧起了玉玺。
  就在打开盛放玉玺的盒子的那一瞬间,段凌睿的目光霎时间从疑惑变成震怒!
  只见制作精美的玉玺上方,一个小油纸包被放在上面,拿下来打开一看,赫然就是玫瑰糕!
  “段长安!你……竟敢……唔……”把吃的跟玉玺放在一起!还未说完,一块玫瑰糕就被塞进了嘴里,顺带还有一小截白皙的指尖。
  段长安忽略掉指尖传来的异样的感觉,无视掉段凌睿紧皱着的眉头,笑着问道:“怎么样?好吃吗?”
  说着还不忘塞一块儿到自己嘴里。
  段凌睿努力把清甜的糕点咽下,看着段长安鼓着腮帮子一副满足的样子,刚刚浮起的怒气不觉消散。
  “好吃吗好吃吗?你倒是说啊!这可是特意为你留的,总管大人不让人家多吃……”段长安嘴里嚼着,眼神里满满的期待。
  求虎摸!求表扬!
  “好吃……”段凌睿看着他,嘴里吐出两个字来。
  “嘿嘿,我就说嘛,这可是我最爱吃的!只分给你哦……”说着,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两眼弯成了两弯新月。
  “过来坐下,把这个抄一遍。”段凌睿把一本书放在段长安面前,准备好毛笔递到他手里。
  “皇兄……我……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怎么又要抄书啊?
  记得小时候总是喊他睿哥哥的,不知什么时候就换成了皇兄……段长安忽然想到。
  “……就当是陪着我,好不好?”
  段长安愣愣地点头,如此温和的皇兄并不多见,他更多的时候是在皱着眉问他又闯了什么祸……
  段长安坐在桌案的另一边,翻了翻手里的书页,提笔在宣纸上写了几个字,觉得无聊了,便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兄长批阅奏章的样子。
  锋利的剑眉微微蹙起,高挺的鼻梁,淡粉的薄唇紧抿,哦……还有专注的眼神……
  嗯……皇兄得真好看……
  段长安一手撑着脑袋,一手还没有放下毛笔杆子,就这么歪着脑袋看着段凌睿,待到段凌睿批阅完奏章看向他时,见到的是以一种别扭的姿势歪倒在案桌上睡着了的样子,紧闭的双目睫毛卷翘,粉嫩的小嘴还微张着打呼,右手拿着的毛笔险些就要画在了脸上。
  段凌睿不由得失笑。
  轻轻抽出他握在手中的毛笔,将人打横抱起,放在御书房屏风里的软榻上。
  “睿哥哥……皇兄……长安要睡觉……”似是被闹醒了,段长安神色朦胧地睁开眼睛,看一眼段凌睿,嘟囔了一声,又睡了过去。
  “小猪……”段凌睿扯来薄被给他盖好,嘱咐了宫女守着,待他醒了就来唤他。
  段凌睿轻轻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嘴角勾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普天之下,也只有你……
  不把我当皇帝看。
  跟我没规没矩,没大没小。
  让我记挂着,照顾着。
  疼爱着。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想写个充满爱的故事……
 
  ☆、入后宫怎么那么难
 
  “王爷请留步!”一个身着墨蓝色官服的年轻男子蓦然出现在看似鬼鬼祟祟的段长安面前,正是内廷总管大人延青。
  段长安看着眼前的面瘫脸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略显沮丧。
  不过就是想去后宫逛一逛,怎么就这么难呢……
  “好延青,我……本王又不做什么,你就让本王进去嘛……”段长安委委屈屈地看他,这延青一直规矩来规矩去的,本王本王的好不麻烦!
  看着段长安满是期待的双眼,延青面上没有一丝波动。
  “王爷,这于理不和。”就算是皇上的弟弟,也是不能随意入后宫的。
  “好延青……之前我……本王到处逛也没见你拦着本王,本王这不就是进去瞧一瞧……”段长安还想再说些什么。
  “王爷也说了那是之前,如今后宫入住女眷,男子自是要避讳的。”
  段长安沮丧地看着延青,一副被抛弃了的小狗样儿他自是知道宫中新选了一批秀女,不然他也不会想偷偷溜进后宫找那些秀女们玩儿了。
  “你不让我进去!本王就去告诉皇兄,说你非礼我!”看装委屈没有用,段长安换了个方式,只是其中的色厉内荏一听便知。
  “……”如此无理取闹,饶是延青也险些破功。
  “都在干什么呢?什么事儿要告诉朕啊?”
  段长安浑身一僵,一道明黄色的身影渐渐出现在眼前。
  “睿……皇兄……没什么没什么……”看着似笑非笑的皇兄,段长安一时觉得这一回要挨板子了。
  延青行了礼,不禁松了一口气,而后见到他的皇帝陛下给他一个“难为你了”的眼神,额上淌下一滴汗。
  “延青先去忙吧。”段凌睿手一挥,赶人。
  “是,陛下。”
  “皇兄,臣弟还有学业未完成,先行告退!”段长安面上一副严肃的样子。
  “皇兄?臣弟?”段凌睿在他身周踱步,“学业?!”声音蓦然变大。
  “段长安,你又想干什么?!再闯祸当心朕打断你的腿!”段凌睿怒。
  “皇兄……人家只是想去后宫找个人玩嘛,皇宫这么大,你又那么忙……”段长安有些委屈地对手指。
  段凌睿一时无言,偌大的皇宫,只有自己一人相伴,没有别的兄弟姐妹,下人们更是不敢以下犯上,难免会让他觉得孤单,这倒是自己考虑不周了。
  “好吧,朕准了。”
  段长安眼前一亮。
  “不过……”段凌睿下了但书,“不准往秀女的屋里放老鼠!不准半夜扮鬼吓人!不准调戏秀女!不准……”
  “皇兄皇兄……我只知道了嘛……”段长安有些脸红,这些真是他做的么?
  段凌睿转身“日理万机”去了,段长安大摇大摆地迈进后宫,远远地看见一个水蓝色衣裙的女子……
  坐在石凳上嗑瓜子……
  说好的端庄呢?说好的贤淑呢?说好的优雅呢?
  小王爷大吃一惊,走近一看,这人自己居然认识!
  “绣儿?!”
  “长安哥哥?!”
  两人大眼瞪小眼。
  “绣儿你……你是今年的秀女?”
  “嗯呢!”林绣儿把摆在面前的瓜子向段长安推过去一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林绣儿是林太傅之女,兄弟二人与她是自小相识的,都把她当妹妹看。
  “你竟然参选秀女?!皇兄知道吗?”段长安睁大眼。
  “哎呀,反正只是走个过场嘛,是谁又有什么关系……”林绣儿不以为然,继续嗑着瓜子。
  段长安一时无言以对,话是这么说,秀女选了那么多年,就没有留下过一个女子,通常都是走个过场,然后该指婚的指婚,该送出宫的就送出宫,要不然他哪能这么放肆。
  段长安百无聊赖地跟着一起嗑瓜子。
  “臣女章沉潇,见过王爷!”正当两人无聊地磕着瓜子聊天的时候,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段长安抬起头看一眼,林绣儿眼也没抬。
  眼前是一个身着水红色长裙的女子,盈盈的水眸正含羞带怯地望着他。
  段小王爷打了个激灵,这女人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转过头去,继续嗑瓜子。
  “臣女久仰王爷英姿,敢问臣女是否有幸能邀王爷共饮一杯?”
  “是啊王爷,小姐已经备了薄酒,请王爷共饮一杯。”身后的贴身婢女上前说道。
  段长安慢悠悠地把手里的瓜子壳扔掉,坐直了身子,抬头对着章沉潇一笑。段长安本就生得精致,这一笑简直勾魂。
  章沉潇得意地向林绣儿看了一眼。
  林绣儿翻了个白眼。
  “本、王、没、空。”段长安一字一顿,清晰无比。
  章沉潇脸上的表情简直精彩。
作者有话要说:  准备慢慢写,一两天更一章,绝对不坑~
 
  ☆、百花千层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