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代嫁之冷宫皇子 作者:醋椒银鳕鱼

字体:[ ]

 
文案:
寇思淼出生在冷宫,十八岁时,一纸诏书,代替七皇子和亲,长路漫漫,他对敌国使者动了心,却在新婚前夜惨遭背叛。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寇思淼,淳于诰珏 ┃ 配角:寇谨涵,寇铭录,景颜,淮卿安 ┃ 其它:
 
 
  ☆、第 1 章
 
  1国之危难
  “报!龙岩已攻破荆玉关!盐城失守!”
  “报!北方告急!漯河城门将破!”
  “报!前线粮草不济!卢将军请求支援!”
  ………
  朝堂之上,一国之君一夕之间苍老了许多,“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天要亡我日照?”
  “臣有事启奏!”
  站出来的是左相淮倾安。
  圣上颓废的挥手,“讲!”
  “龙岩使者昨日到达日照城都,臣昨日已经将使者安排住下,不知今日圣上是否要宣见?”
  “那龙岩这时候来作甚?难道是要看我日照的笑话嘛?圣上英明!万不可被那龙岩轻看!”
  右相年过半百,服侍君王左右二十余年,最是清高。
  左相淮倾安冷笑,“就算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来者是客,若是拒不接见,岂不是失了我日照颜面?国难当头,两国若能和解,自然是极好,还是右相有什么别的想法,希望我们日照不战不休!?”
  左相一番话说的右相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拂袖归位。
  圣上虚弱的挥手,“罢了罢了!宣龙岩使者觐见!”
  不消片刻,大殿之上来了两位衣着华丽的年轻貌美女子,朝堂上的大臣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却不禁失了心神。
  左相淮倾安面上闪过一丝鄙夷,尤其是瞧见上座的日照君王也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更是面露厌恶神色。
  “龙岩使者□□,双燕,见过圣上!”
  两女子款款欠身,更显得身材曼妙,曲线优美。
  日照君王寇陵南心神一晃,“免礼!赐座!”
  “谢圣上!”
  待龙岩使者坐好,左相拱手开口,“启禀圣上,午时已到,倾安先行退下,为两位使者布置午饭。”
  “准了!”
  淮倾安领命退下,只是退下的时候貌似不经意给了两位使者一个眼神,意思是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双f,双燕也不多费口舌,直接奔入主题,“日照与龙岩交好数十年,这次若不是贵国三皇子在龙岩国宴上触怒了岩皇后,龙岩断不会对贵国刀戈相向!”
  右相嗤笑,“三皇子宅心仁厚,况且一直被扣押在龙岩,日照岂能只听你们一面之词?”
  双f双燕也不恼怒,“你们的三皇子什么样,想必你们比我们心里更清楚,龙岩若是有心朝日照挥兵,也不屑于找些不入流的理由,从战争开始,贵国便没有开口为三皇子求情,想必也是自知理亏吧!”
  右相气的胡子直颤,三皇子寇铭录是他的亲外孙,在朝堂上,他费劲口舌也换不来圣上的庇佑,想必寇陵南心里早就放弃了这个不学无术的三皇子,而是认定了那个才貌双绝的七皇子寇谨涵。
  寇陵南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淡淡说了一句,“铭录做错事,总归有家里教导,就不劳烦龙岩君主费心了!”
  右相听到这句话,险些老泪纵横,看来圣上并没有放弃铭录,可喜可贺啊!
  两位使者微笑对视,“人都说日照君主是个宽厚爱子的好父亲,果然所言不虚!龙岩并不会越俎代庖,三皇子在龙岩也并未受苦,请放心!”
  寇陵南点点头,“如此甚好!”
  “龙岩此次出兵,实则有个不情之请,不知日照能否满足龙岩这唯一的条件?”
  “说说看!”
  “自古以来,两国交好,亲上加亲,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龙岩唯一的王爷,当今圣上的亲弟弟,年方二十四,形貌昳丽,恳请贵国许一门亲事!”
  双f双燕双双起身,单膝下贵,足以表现龙岩的诚意。
  只是朝堂中突然开始阵阵恐慌的窃窃私语,“龙岩的王爷听闻是个断袖!这谁家的女子若是去了龙岩该怎么办?”
  “不只断袖啊!那王爷随心所欲,仗着兄长的保护,残忍暴虐,听说凡是进了王府的人,都死的异常凄惨呢!”
  “那王爷想必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龙岩年轻貌美的女子那么多,何必要来日照选人呢?”
  ………
  寇陵南对那个断袖王爷也是略有耳闻,只是国难当头,日照百年的基业不能断送,若是那王爷看上的,哪怕是个公主,许给他便是了!
  “不知王爷看上了哪家的女子?”
  双f双燕沉默片刻,终究开口,“回圣上,我家王爷是喜好男风的,能让我家王爷倾心的,自然也不是旁人,正是日照赫赫有名的七皇子,寇谨涵!”
  这下朝堂上整个炸开了锅,且不说寇谨涵是皇子,虽然母后身份不高,单相貌学识,样样出挑,也是日照未来继承人选之一啊!
  寇陵南也是吃了一惊,“谨涵,竟然是谨涵!来人,送龙岩使者回府!”
  双f双燕领命离开,走之前二人又说了一句,“日照皇子一共十一人,况且只要日照答应,龙岩立即撤兵,等到和亲的轿子一到,三皇子便安全送回,现在的日照,受战争折磨已经够苦了,还望圣上思虑周全!”
  寇陵南疲惫的挥手,“都退下吧!”
  欲开口的大臣皆被制止,无奈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短篇作品,恶鬼系列:沈落(捡个孤魂野鬼),左安笙(梦里约会痴情鬼),欧铭(与鬼为妻),苏白(强爱)
情敌(分手后才发现所爱非人),债情(be谁欠了谁一世的债),草原情(草原狼王的绝唱),亲家(分手后的两人却因儿子结成了亲家),江湖百科(江湖造谣者的悲惨下场),倾妖(be单纯蛇王爱上天届太子),为君生(重生后爱上面瘫助手)
作者热衷脑洞大开,反转再反转,偏爱虐恋,短篇以开脑洞为主。
长篇,错孕之玉止周琅(新文,文笔有保障,王爷被强上自己养包子的文),四人行必有□□(唯一的非耽美文!惊悚恐怖,推理悬疑),犬杀同人之深爱(甜虐),盛世晴天(卖娃救父狗血),大厨的小媳妇(轻喜剧,大学食堂厨师长和傻白甜大学生),完美代替品(虐心虐身,精英攻平凡受),代嫁之冷宫皇子(虐身),小媳妇要离婚(为了虐而虐,三观不正),友妻(强攻强受,摩羯攻,射手受),差生待遇(虐师生恋,痞子学生攻温润老师受)
微博名::唐吉唐鱼
 
  ☆、第 2 章
 
  2双生姐妹花
  寇陵南下了朝便直奔谨涵生母孟妃的邀月堂,有些事,还是需要由自己开口,才会好一些!
  “圣上有烦心事?”“孟妃是寇陵南还是王爷的时候入府的,跟随他身边多年,自然是知道他的一些脾性的。
  “孟柔,龙岩得攻势越来越严峻,今天龙岩使者觐见,要求,咱们谨涵去和亲。”
  孟妃的脸色惨白,跪倒在地,“圣上……那是我们的亲儿子啊!”
  “你快起来!我当然知道那时我们的亲儿子,谨涵性子随你,模样也像你,如璞玉一般,我一直想他绽放光彩,却没想到引来这等大祸!那龙岩的王爷,我见过,虽然容貌上等,只是人品堪忧。”
  寇陵南的心痛纵然再严重也比不上孟妃,寇谨涵是孟妃好不容易怀胎十月生下的儿子,年方十五,而且是孟妃唯一的儿子。
  “圣上,我做错了什么?要这样惩罚我的儿子?谨涵那么乖,我只希望他这辈子快乐的度过,为什么要让我的儿子去服侍一个男人?圣上!我求你!放过谨涵好不好?”
  孟妃哭的梨花带雨,她不能忍受,这些年都熬过来了,眼见立位在即,为什么谨涵会被一个男人肖想?若是谨涵去了龙岩,她这后半生还有什么指望,她根本无法再生出一个孩子,这后宫里,没有孩子,是多么可怕的存在,一年两年,她的容貌不再的时候,冷宫便是唯一的去处!
  不!她不能让这件事发生!绝对不可以!
  那晚,寇陵南睡在了邀月堂,安抚孟妃。
  而后宫里其他的妃子处,则是一片喜气洋洋神色,“活该!她每天把谨涵挂在嘴边,耀武扬威得,这下看她怎么得意?”
  “没了谨涵,她孟妃就是个后宫里的老母鸡,还是不会下蛋的那种,哈哈哈!”
  ………
  而后宫里还有一处不为人知的存在,冷宫。
  冷宫原是有名字的,名倾心阁。
  一见倾心,这是寇陵南对孟婉的第一印象。
  孟柔和孟婉是双生姐妹花,长相一模一样。
  刚到冷宫的孟婉给冷宫取了这个名字,她温柔的笑着,对刚出生的思淼说,“你父皇时生母亲的气呢!很快他就把我们接出去了。”
  寇思淼自有记忆开始,就在冷宫里,他温柔的母亲多数都在笑着,这里没有下人,没有侍卫,有的只是冰冷的宫墙。
  孟婉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父皇很忙,因为他要操劳整个国家得事情,思淼,我们不能去打扰他,明白吗?”
  思淼乖乖听话,哪怕对外面再好奇,都没有踏出去一步。
  七岁以前,寇思淼是幸福的,母亲会给他讲故事,会抱着他看月亮,会给他讲他的父皇。
  他的母亲会把冷宫收拾的很干净,笑着对思淼说,“如果你父皇看到我们两个脏兮兮得,会不高兴的。”
  小小的思淼听到父皇,就像听到了鼓励,他渴望得到那个男人的认可,小小的身躯和母亲一起行动,打扫。
  “思淼,你知道吗?你父皇对我们很好的,你看,每天都有人给我门送吃的,对不对?”
  思淼点点头,他不知道东西的好坏,他只知道,母亲告诉他很幸福,他就会很幸福。
  七岁那年,一切都打破了。
  孟婉被叫了出去,再也没回来。
  寇思淼牢记孟婉的话,千万不要出去,千万!
  黑夜降临,冷宫的一切都阴森森的。
  没有蜡烛,没有光亮,寇思淼蜷缩着身子,一夜不敢睡觉。
  天亮了,母亲还没有回来。
  冷宫里来了一位和母亲一模一样的人,但那不是她母亲。
  “就是这个小兔崽子?”
  那声音很冷,比冷宫还要阴森。
  “交给你了!”
  接着寇思淼被打晕了,等他醒来,他发现自己双腿间全是鲜血,疼痛难忍。
  那残酷的疼痛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寇思淼在这一个多月里慢慢接受了,他身上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而他的的母亲也回不来了。
  冷宫里被关进了一位新的妃子,是个疯子,每天歇斯底里,疯狂得自残,却意外的没有伤害过寇思淼。
  寇思淼在那一声声的凄厉的控诉中渐渐明白了,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倾心阁!
  他也渐渐明白了,那个残酷的男人对他的母亲做了什么!
  他更渐渐明白了,他的母亲之所以来到这里还会那么开心,是因为她其实早就疯了,只不过和这个妃子不一样,他的母亲活在了自己的想像里,想象着自己是幸福的!
  寇思淼感觉从未有过的冷,从头到脚,这个所谓的皇宫,到底是幸福的所在还是牢笼?
  他恨过,他自暴自弃过,也崩溃过,冷宫里时不时来了新的妃子,又走了,永远得离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