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子脚下,尽是流氓+番外 作者:八千楚翘

字体:[ ]

 
文案:
关于什么叫欺君之罪,季相的理解很强势——
就是欺负皇上没自己演技好,没自己脸皮厚,没自己……热情奔放,对皇上做了某些青青紫紫之事,从而受到严重责罚,比如被皇上用手肘顶、被皇上踢下床之类的。
据说每天都有不少人被帝相的千世情劫虐到吐血,于是季灼一片苦心,成全世人,不负众望,上下其手,皇上,这是民心所向~
到底是谁造的谣!?夜璟华咬牙,我们好像矛盾颇多,向来不和吧!
不和是吧?群臣默默掰了掰手指头,早朝上皇上瞟了丞相四十八眼,其中有意八回,无意四十回……
不和是吧?众人嗤之以鼻,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丞相每日在折子上写的话有多黏黏呼呼、含情脉脉、暧昧不清!
不和是吧?小狐狸瘪了瘪嘴,那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你不知道?水火不容的两人同时瞥向笨狐狸,异口同声,极有默契。
关于父皇父相谁更厉害的问题——
“按理说是父皇比较厉害,”小狐狸啃了口鸡腿,含糊不清道,“但父皇晚上会哭哦~
 
内容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灼夜璟华 ┃ 配角: ┃ 其它:腹黑流氓面瘫傲娇
 
 
  ☆、催泪宫廷虐恋
 
  故事的展开总是让人猝不及防。
  王城最大的茶坊里,说书人唾沫横飞。
  “就在那九头金龙厮杀无力渐落下风之际,忽的一声清亮的长鸣,赤羽凤凰涅磐重生,刹那间风云变色,电闪雷鸣——”
  众人摒气凝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一时间龙飞凤舞,甚是壮观。但那十万天兵岂是好对付的,激烈混战之下,两人势单力薄,落败不可避免……”
  下面一片唏嘘之声,有捂着胸口叹息的,抹眼泪的,骂娘的,还有忍不住摔杯子的。
  “血泊之中,一龙一凤痴痴地纠缠在一起,贪恋彼此给的温暖……”说书人叹了口气,“凌霄殿上,天帝网开一面,将两人贬下凡经历千世情劫。”
  “那后来呢?”有人忍不住问道。
  说书人合上扇子,一板一眼道,“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众人只好不情不愿地散开,喝茶的喝茶,八卦的八卦。
  一位看上去德高望重的老头捋了捋胡子,低声叹息道,“幸好这一世修成了正果。”
  周围耳尖的人闻言纷纷围过来,追问什么修成正果,我们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谁不知道当今圣上宠丞相?”老头反问道。
  众所周知,当朝季相廉洁清苦,心怀天下。
  众所周知,堂堂相府竟青墙白瓦,毫无奢华之气,简单朴素得让人心酸。
  众所周知,总有精心打扮的姑娘装作路过,在相府方圆几里之内来回晃悠,眼角偷偷瞟着那扇季府大门,满心期待能得到丞相大人的青睐。
  众所周知,如今四海升平,盛世繁华,当今帝相合作愉快,亲密无间,默契异常。当然,相传皇上极宠丞相。
  边上的大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可不,今早皇上还赏了丞相几大箱子宝贝。”
  “什么?真送聘礼了?”人群中总有几个理解能力超群的。
  ……聘礼?又一大群人蜂拥而至,什么聘礼?什么皇上丞相的……我们真的很好奇……
  之后,一群人撸起袖子,翻着最新版话本子,场面壮观,浩浩荡荡。众人边翻边流泪,原来皇上和丞相经历了那么多,原来丞相能每天咳着血处理政事是有皇上作精神支撑,原来皇上每夜都会思念季相思念到心绞痛,原来他们二人那么隐忍,呜呜,我们混蛋,我们不是人,竟然一直想把女儿嫁给季相!
  众人纷纷表示,什么也不能阻挡皇上和丞相相爱,除了季相以外的人当皇后我第一个不答应,神挡我们杀神,佛挡我们杀佛。
  就这样,在人民群众不屈不挠的深度挖掘下,一场宫廷贵族的生死虐恋开始漫天发酵。
  《帝相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那个与心上人苦苦相恋几世的人儿啊》、《你笑魇如花我灼灼其华》、《看到哪处你流泪了》《不买不是云羿人》……,诸如此类的小话本如雨后春笋冒出在云羿各个话本摊上,以星火燎原之势迅速火遍大街小巷,很快就跃升销量第一,供不应求。
  然而正在御书房兢兢业业的小皇帝并不知道城里发生了这一巨变。
  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那位清苦丞相,此时正饶有兴致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人。
  相府上下的狗腿子很感动,我们丞相就是尽职尽责心忧天下,连审问刺客这种破事都要亲力亲为!
  被蒙着眼睛的黑衣人一头雾水,此刻的气氛不应该是剑拔弩张严肃万分?为什么自己会有种围在一起吃火锅的感觉?
  只不过自己不是食者之一罢了,呃,不光如此,自己好像是那火锅……
  黑衣人越想越惶恐,但还是表现出一名刺客的职业素养,高傲地昂起头,一副威武不能屈的样子。
  在我们相爷面前拽什么拽?季府下人恨不得吐口水来表达对这种冥顽不灵之人的鄙夷。
  刚被人粗鲁地扯下眼罩,黑衣人立刻又被金碧辉煌的季府刺得眼睛疼。
  没错,金碧辉煌。……说好的青墙白瓦呢?妈的,骗子!
  “相爷,审问之事包在小的身上,您歇着就好。”家丁模样的人边说边往黑衣人身上踢了一脚,不知道我主子日理万机?
  黑衣人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原来是落在云羿丞相手中,都说季相高风亮节,爱民如子,这样一想,越发觉得侥幸,频频向椅子上的人投去求助的目光。
  那位引无数姑娘竞折腰的丞相勾起嘴角,“无妨,本相见得了血腥。”
  ……血腥?黑衣人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次是用鞭刑还是针刑?”问话的人眼里泛光,恨不得先鞭后针。
  黑衣人:“.…..”还没审问呢,什么情况?大刑不是最后才压轴的?
  “皇上一向以仁治国,”季灼轻笑,“滥用私刑这可不是我们云羿的待客之道。再说人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向皇上交代?”
  黑衣人松了口气,还好。
  季相顿了顿,宽宏大量道,“记得留口气。”
  那双骗倒无数老弱妇孺的桃花眼闪过一丝算计,过后喂些药,完全可以差遣人在相府喂喂马、试试药、打扫打扫卫生什么的。
  黑衣人瞬间觉得从云端跌入谷底,刚才好好的为什么要给我希望!
  而在场的季府下人又被他们主子感动的一塌糊涂,我们丞相就是心软,就是仁慈,永远都这么温暖。
  “是,属下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话的属下不知道是怎么理解的。
  看着泛着寒光的银针越来越近,黑衣人一个头两个大,先不说奢华的相府、与传言有很大出入的丞相,这一上来就点穴,把上刑当游戏的变态行为是怎么回事?想动又动弹不得,想说也发不出声音,黑衣人只得焦急地看着季相。
  “看什么看!”家丁显然会错了意,狠狠朝人脑袋抡了一棍,“癞□□想吃天鹅肉!”
  黑衣人被抡得头晕眼花,有苦难言。
  冒着寒光的银针快要触及指尖的一瞬间,黑衣人瞳孔放大,青筋暴起,脑门直冒冷汗,努力用嗓子发出饶命的声音。
  季相不急不慢地喝了口茶,终于大发善心,向施刑人使了个眼色。
  陈大,也就是季府的大管家,不情不愿地解开穴,顺手抡了下黑衣人脑袋。
  刚被解了穴的人抖个不停,哆哆嗦嗦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经过季府下人不断的威逼利诱,不对,只有威逼,黑衣人终于在吓晕前说完知道的所有事。
  没骨气!季府的人纷纷嗤之以鼻,几轮石头剪刀布下来,输的人自认倒霉,把人拖到柴房。
  在找人?季灼摸摸下巴,笑得高深莫测,得到这么重要的情报要不要进宫去邀赏?
  手还没离开下巴,就得知宫里送来了十几个箱子。季大丞相边假惺惺地谢恩,边偷偷瞟向那十几个朴实无华的大木箱子,试图从上面找到几颗钻。
  结果可想而知,季大丞相很失望。
  打开箱子后,失望变成了绝望。
  箱子里里摞得整整齐齐的各州志,十几个箱子无一幸免。季灼愁眉苦脸地翻开那本厚厚的《蕲州志》,首页是他家圣上龙飞凤舞的字体,“办不成事就贬为县令”。啧啧,的确是小皇帝的办事风格,简单粗暴,蛮不讲理,——不,是英明神武,雷厉风行。
  次日早朝,群臣都别有深意地瞟着季相,我们都听说了,恭喜恭喜啊。
  都在发什么神经?皇座上的人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扶手边缘,眼里光最亮的那个花老将军是时候该告老还乡了;次亮的御史大夫可以去藏书阁整理近些年的藏书,每日晒晒书、分分类什么的;聒噪的花小将军就发配边疆守城门好了……
  眼睛不经意瞟向丞相,至于那个最不顺眼的季灼,一向唯恐天下不乱——
  皇上又在偷看季相了!果然传言是真的,秀恩爱、秀恩爱,在朝堂这么神圣的地方就不能收敛点?还有我们要不要上礼啊?好烦恼。
  某皇冷冷地往下一扫。
  骚动的百官瞬间一脸庄重,看上去特别苦口婆心、含辛茹苦,妥妥的都是国家栋梁。
  其实大家都想问一问丞相,这么凶,你是怎么收了的?
  说起所谓要事,新帝继位三年以来,举国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外无虎视耽耽之徒,内无心术不正之辈,所以早朝基本上就成了君臣感情联络会。
  众人乐呵乐呵地东拉西扯一番后,某皇挥挥袖子,一脸嫌弃地退朝。
  没有单独留下丞相呀。一点都不合理!群臣的八卦心理没有得到满足,纷纷表示不满。
  提起这位年轻的丞相,群臣的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崇拜之情简直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不知多少人对自己不争气的儿子耳提面命,看看当朝丞相,青年才俊,一表人才,为国为民呕心沥血,通宵达旦,日理万机,简直是云羿人的骄傲,全民偶像当之无愧。
  当然,还有个别人不满堪称完美的季相。
  比如那个请了病假的国家栋梁李太傅。
  比如这位真龙天子。
  退朝后,御书房批奏折的某人正皱着眉看着季相写得极为精简的折子。
  臣季灼今有一本启奏:
  臣近日心有郁结,望皇上准臣休假散心。
  微臣草上
  夜璟华不知不觉把折子看了好多遍,毫不客气地画上个大红叉。……郁结?每日不是吟诗就是听曲还好意思有郁结?
  夜璟华握紧手中的笔,俊秀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宣丞相进宫。”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弥漫着着浅浅的伤痛、淡淡的忧伤。原因在于所有人都在考虑上礼的事,然而两位当事人的关系似乎并不和谐……
初来乍到,多谢支持,如此对仗,日更不坑!
 
  ☆、朕看你不爽很久了
 
  季灼稍加梳洗打扮一番便进宫面圣。
  夜璟华看着衣着华丽的人,皱眉道,“丞相就不怕有损自己清廉朴素的形象?”
  季灼受宠若惊,满脸感动,“皇上果然还是关心微臣的。”
  “丞相想多了,朕没有关心你。”夜璟华木头脸,“但丞相是不是已经过了鲜衣怒马的年纪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