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踏雪寻梅+番外 作者:栗竹幽(上)

字体:[ ]

 
文案:
云翎霖因意外中盅而爱上了第一眼看见的人,他想尽办法将萧琅留在身侧。萧琅本是一介草民,又怎觊觎王爷,然他看着王爷眼中的爱意,渐渐动心了。
当云翎霖服下解药后却无法容忍为人身下的耻辱,看着面带笑意满含深情的身侧人,愈加羞恼
“滚。”云翎霖冷冷的看着萧琅,双眸间有一丝冷冽的寒意。
“霖,怎么了。”萧琅伸手揽住翎霖略有些粗壮的腰身,面上一片茫然。
“滚啊。”翎霖抬掌击向萧琅的左肩。
“好,我走,你不要生气,小心身体。”萧琅按住剧痛不已的左胸踉跄走向房门边,唇边划过一丝殷红。
翎霖看着萧琅消瘦的背影,心间不觉有一丝伤意。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琅云翎霖 ┃ 配角:周权孙晖蔡逊陈谦茗 ┃ 其它:小包子
 
 
  ☆、第 1 章
 
  第1章
  偌大金色的牌匾在光照下熠熠生辉,高大的府门紧闭,夹缝中似透露出一丝的森严之气。高大的侍卫两两相对站在府门前,腰间佩饰长剑,隐约闪过一线寒光。
  大路两旁杂草丛生,嫩绿的叶片间夹杂着几朵淡白色的小花,飘散着幽幽的清香。
  远处走过一道人影,背影十分消瘦,淡蓝色的衣衫随风飘扬,露出一双漆黑的靴面,略有些磨损。粗布麻衣下的手腕十分白皙细腻,腕骨突兀而指节修长秀气。
  滑下的碎发掩住了纤长的黛眉,眉宇间略有一丝淡淡的阴郁,丹唇稍稍抿起,面颊微微苍白,周身散发着一丝淡淡的儒雅之气。
  萧琅走到府门前缓缓停下脚步,微张双唇,声音温润如玉隐隐夹杂着一丝哀伤,“侍卫大哥,父亲前些时日在家乡中病亡了,能否容我进府收拾父亲的遗物。”
  “你是老萧的儿子?”侍卫走上前细细打量着萧琅的身形,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容,“没想到年老驼背的老萧也有这般俊逸的公子。”
  “老萧的那些不过是一些破烂罢了,你这个榜上有名的贡士又何必在意。”站在门边的侍卫看见萧琅微红的双颊,不过是一个下人的儿子罢了,还故作一幅官宦公子哥的模样,真以为自己是榜上有名的状元郎了。
  萧琅低下头用力握紧拳头,指尖微微发白,“请几位侍卫大哥通融一下,待我收拾完父亲的遗物后就离开王府,绝不耽误片刻。”
  侍卫摆摆手侧身让开了,“王爷不喜外人进入王府,你最好在午时之前离开。”
  “好。”萧琅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放下握紧的拳头迅速走入府门,时间不多了,他必须要快一些。
  “慢着。”侍卫看着萧琅远去的背影,似有些不甘心就这样放他进去。
  “侍卫大哥还有何事吩咐?”萧琅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侍卫不吭不卑的说。
  “老萧的房间在左边的最后一个,王府房间众多,你千万不要走错了,若是不小心惊扰了王爷,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侍卫言毕昂首挺胸的站在府门前。
  萧琅踏上台阶匆匆走向长廊的尽头,双眸深沉,甚至不曾在意府中别致的美景。
  一阵清风拂过,枝头盛放的娇花微微摇晃,探入长廊中,若轻抚萧琅的衣衫般,深蓝的布料染上了一点鲜亮。
  萧琅看着面前的房门缓缓停下脚步,神情愈加悲戚。父亲进京不惜劳苦为下人多年,攒下银两只为了他能榜上有名,而他却辜负了父亲的期望名落孙山。如今父亲已逝,他更不愿继续科举之路,留在污泥般的京城,愧对内心争夺一席之地。他只想带着父亲的遗物回乡,在村中安静的生活。
  萧琅伸手推开房门,红木桌上摆放着几册书卷,笔墨静置在砚台上,淌下的墨汁晕开了一片,一旁的茶杯飘散着淡淡的白雾,香茗清雅。桌边的年轻人,衣着华贵,面容秀美冷峻,精致的眉眼间若有一丝寒意。
  袖边白皙如玉的葱指上一个白玉扳指,毫无瑕疵宛若浑然天成,指腹圆润,修长的指节苍劲有力。
  云翎霖看着突然推门而入的萧琅,姣好的黛眉微蹙,指尖用力按住笔杆,一丝丝裂纹缓缓晕开。
  萧琅见云翎霖的神情高傲容貌不凡,隐隐猜到了几分究竟,门口的那些侍卫分明就是希望他触怒王爷,可他初次前来王府又可曾得罪过何人。
  “是草民唐突之过,无意走错房间打扰到王爷,请王爷见谅。” 萧琅俯身行礼,微微低下头,他从未见过朝中高贵之人,如今感受到翎霖周身散发的一丝寒意,心间略有几分紧张。
  “你是何人。”翎霖放下手中的书卷,俊美的面上若有一层薄霜。一介草民竟随意出入王府,府外站岗的侍卫又有何用。
  “父亲曾在王府中做事,前些时日父亲在家中病逝,我前来收拾父亲的遗物。”萧琅抬头小心的望了翎霖一眼。
  “下去。”翎霖冷声道,冷冽的视线从萧琅身上移开。
  “王爷,刚才却是草民之错,草民愿受王爷的责罚,但求王爷允许草民收拾亡父的遗物。”萧琅双膝跪在地上,眼中有一丝恳求。
  翎霖蹙紧眉头,面色有些发沉,他抬袖摆了摆手,洁白的衣袖落在宣纸上,染上了斑斑点点的墨迹。
  站在一旁的侍女给萧琅使了一个眼色,萧琅心下意会,起身行礼,“草民谢过王爷。”
  萧琅转身走出房门,他看着走廊两侧的房间,双眼一片茫然,抬脚迈下台阶却不知该走向何处。
  “公子。”萧琅听见身后的声音忙转过身去,他看着来人面容斯文俊秀,身着绸缎衣衫,眼中有些迟疑。
  “我是王府的管家。”林琛微微点了点头,白皙温和的面颜若沐春风一般。
  萧琅微张双唇想解释一番,林琛便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刚才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王府侍卫粗鲁无礼得罪了公子,是我管教不当,请公子见谅。”
  “管家别唤我公子了,就直呼我萧琅吧。”萧琅摇摇头,他不过是一个下人的儿子罢了,又何当得起公子二字。
  “好,老萧的房间在这边。”林琛抬手示意萧琅走向一旁的房间。
  林琛看着萧琅年轻俊秀的面容,隐隐忆起脑海中老萧的面庞,只是可惜老萧刚到中年便早早离世了,林琛不禁轻叹了口气,以后王府中再难有这般忠厚诚恳的下人了。
  林琛见萧琅看向他的视线,生怕提及老萧会激起萧琅的伤痛,忙岔开了话题,“萧琅以后有何打算?”
  “我想打理好父亲的遗物后便离京回乡。”萧琅缓缓道,他本无意留在京城中争名逐利,在学堂的那几年他更是饱受排挤看尽了事态炎凉,如今落榜后他正可以回乡安稳的生活。或许父亲在九泉之下得知他这般庸碌的想法会异常愤怒,但他家境贫寒,纵然榜上有名也难以在朝堂上留存光宗耀祖。
  “萧琅回乡守孝,待孝期满后再进京考取功名亦可。”林琛点点头,如今萧琅难忍心中伤痛确实不适合再参加今年的秋试。
  萧琅微微摇头,考取功名本是飞蛾扑火,他已尝试过一次,又怎会在执迷不悟。
  林琛眼中有些诧异,“萧琅不必气馁,此次落榜或许是发挥失常的缘故,待来年春试萧琅必会取得好的成绩。”林琛曾听老萧提及过萧琅,他本以为萧琅性情坚强,未料萧琅竟经不过一次的失败。
  林琛看着萧琅有些暗淡的神色开口劝道,“若萧琅暂时无意科举,先留在京城做账房,在做打算也好。”萧琅颇有才华,若不踏入朝中任职实在有些可惜了。
  “谢谢管家的好意,萧琅只是一介乡野村夫而已,根本不曾妄想过留在京城中。”萧琅轻叹了一声,他孤身一人穷困潦倒又凭何留下,况且京城中人心险恶,与乡下的淳朴善良相去甚远实在令他寒心。
  “难道萧琅真想永远留在乡野之中?”林琛扬声问道,但凡踏入京中考取功名之人绝不会在想离开,而林琛颇有些另类。
  “留在乡下教教书,闲暇时种种地,自乐在其中。”萧琅看向远处的双眼有些茫然,若不是为了凑进京赶考盘缠,或许父亲亦不会中年而逝。
  林琛看着萧琅的双眸隐隐多了一分赏识,“若萧琅有一日无意留在乡下,来京中寻我亦可。”
  萧琅上前一步伸手推开了房门,“我会尽快收拾好父亲的遗物。”
  “没事,萧琅慢慢整理便可。”林琛转身走向了远处。
  萧琅踏入房门中看着床上几件打满补丁的粗布麻衣,心间一阵酸涩,父亲生前CAO劳一生,未享到一刻的福,如今却是带着遗憾而亡。
  萧琅伸手握住粗糙的衣物,他是曾想过考取功名后将父亲接入府中,可那时他不曾得知京中的阴险狡诈势力横行。他只恨自己未能早些醒悟,带着父亲一起回乡。
  萧琅起身将几件外衣整齐的叠好,摆放在一旁,他转身走向一旁的桌子,拉开抽屉整理着一些琐碎的杂物。
  萧琅看见抽屉底压着的信纸,误以为是父亲的遗信,忙小心翼翼的抽出来在桌上摊开,他看着俊逸的小字,眼中有些疑惑。
  萧琅草草阅过后,心猛然沉了下去,信纸从指尖飘落而下。他竟不曾得知父亲提前预支了十年的薪水,可一百两银子以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又如何还的清。
  萧琅沉沉叹了口气,父亲做杂役多年,他不知父亲到底将这么多银两用在了何处,但无论如何他必须要替父亲还清债。
  萧琅俯身将信纸捡起,小心翼翼的叠好放在衣襟间,他会尽快出去找份活计凑齐这一百两银子。即使王府资产雄厚不曾在意着小小的百余两,但他身负债务亦不可能安心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重生之倾言
重生一世终相守,相爱却犹难明心。
漫漫长路无可悔,只恨爱人心哀伤。
此文为若惜言的下半部,卫瑄终于踏上世间最尊贵的帝位,可以如愿守护爱人一世周全。然他身居宫中思念府中的孩子,时常情难自已的将烦闷发泄在老师身上,看着老师隐忍的双眸,自责之意愈加浓烈。
卫瑄站在窗边望着重伤在床的老师,幡然悔悟,他深爱老师,又怎能看着老师为自己痛苦的留在朝中,或许放老师离开,方能让老师一世平安。
“太傅大人,皇上昨夜小产了。皇上异常伤痛不想再见到您,请您尽快离开皇宫。”
裴言眼中有一丝沉重的哀伤,俊秀的面容愈加苍白,他俯身低声咳着,雪白的袖边淌下一线血丝。
“老师,对不起。”卫瑄单手覆上微隆的小腹,转身离开了。他宁愿看着心爱之人远去的背影,独享一生孤独,只要老师无忧就好,然他殊不知让老师放下他又如何残忍。
 
  ☆、第 2 章
 
  第2章
  窗边摆放着一株兰花,淡白色的花瓣含苞待放,清幽的芬芳随风飘远,雅间的宁静似与楼下喧嚣的声音远远隔绝。
  一位身着粉群的女子坐在桌边,肤若凝脂唇如丹红,纤眉不画而黛。纤瘦的小臂微抬轻搭在桌边,猩红的指尖划过白瓷茶杯,愈衬葱根般的指节。
  衣衫领口微敞隐约露出精致的锁骨,脖颈下大片的香肌,衣领边娇艳的牡丹恰恰掩住了那一抹春光。
  宋蕊略有些无聊的看着桌边精致的菜肴,抬手拿起筷子轻轻戳了戳面前的肉段,她放下筷子缓缓起身走向窗边,腰肢纤细,裙摆娟绣的鲜花宛若盛开一般。
  宋蕊看着楼下熙攘的人群,眼中期待之情渐渐散去,樱唇微微撅起。霖哥哥该不会故意不来了吧,不可能的,她以父亲的名义请霖哥哥前来商议朝事,霖哥哥绝不会怠慢。
  宋蕊放下衣袖,转身走向紧闭的房门,若翎霖实在不愿来见她,她也只能亲自前去云府一趟了,纤指刚触及冰冷的门边,房门便被推开了,宋蕊看着来人俊美的面容,嘴角勾起一起甜美的笑容,全然无视翎霖周身散发的寒意,猛的扑了上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