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汉]永平纪事 作者:冬月青

字体:[ ]

 
文案:
楚归以为他就是意外身亡到一个新世界重新开启一段人生罢了,可是明显重生大白菜哪是随随便便就给你的,不来点刺激,重生个毛线!可他没想到自己一个身正体直的现代好青年,为毛就变成了表面纯良内里招人的总受体!招惹的一个个TM的还是男人,男人就算了,一个还比一个彪悍!嗯,数数,被灭族的大将军,短命的帝王,TM的他一个都不想要啊!当他是个吉祥物不行么!当摆设的!
楚归:嗯,当一朵洁白的被人仰慕的高岭之花也是可以的,被人采也可以有,被男人采不可以有!
大将军:呵呵,你可以考虑当一朵秋天里的菊花!
楚归:阿西吧!这样的男人要来干毛线!
 
单纯聪慧文武双全受X腹黑煞星温柔攻;1VS.1;HE,宠文,报仇雪恨
 
一句话简介:大将军和皇帝都喜欢我肿么破!(感觉有点苏,好羞耻)
故事发生的朝代从东汉第二代皇帝汉明帝到第四个皇帝汉和帝,嗯,汉明帝就是光武帝刘秀与阴丽华之子,而本文小攻母亲就是废太子嫡长女,外祖母是废后郭太后。涉及历史人物较多,但YY也很多,不要考据啊。不过大家感兴趣也可以多了解了解相关的历史。
 
PS.1.这篇文的故事主要是因永平年间的事而起,主要不是写永平年间的事
2.写古风文每次设定背景多打了擦边球,老想直接拿历史开刀了,以前总觉得驾驭不住,不敢直接写,现在嘛,死猪不怕开水烫了,管写得好不好,写了再说。。。这篇文在蝶岸之前先开,大家感兴趣地捧个人场哦。。。3.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报仇雪恨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归,窦宪 ┃ 配角:许然,杜安,钟离意 ┃ 其它:单纯聪慧文武双全受X腹黑煞星温柔攻;1VS.1;HE,宠文,报仇雪恨
 
 
  ☆、1.鹿鸣书院
 
  1
  永平二年,也就是汉明帝即位后第三年,随着护羌校尉窦林获罪得诛,拉开了窦氏一族衰亡的序幕。永平五年,汉明帝因窦家矫阴太后诏,令六安侯刘盱休掉发妻,再娶窦家女,大怒,窦氏一族朝中为官者几乎尽数免去;同年,窦家家主安丰侯窦融去逝,汉明帝拿窦氏一族开刀更无所忌惮。不久,窦融嫡长子窦穆及嫡长孙窦勋及窦勋弟窦宣,俱死在狱中。
  是年,窦宪年方十六,乃窦穆嫡长孙、窦勋嫡长子。
  时间再倒退几年,大约在永平元年的时候,年方二十的新世纪大好青年楚归,醒来时发现自己竟变成了一个出世未久的婴儿,裹在襁褓中竟然被扔在了深山里。耳边还有潺潺溪水声,触目是高大森森的树林,清晨的阳光从树梢中洒下来,如果不是眼前的情境,楚归肯定要感叹一声这环境真好。
  可惜他被丢在这里久了,地湿露重的,让他十分难受。他扑腾着小身子也没能挪动分毫,没几下便控制不住哇哇大哭起来,顿时中气十足的婴儿啼哭声响彻山谷。
  却说也是楚归运气好,虽这地处南境的深山老林,不远处却有一座书院。这书院名叫鹿鸣书院,创办人为当世大儒,西汉末年为避战乱,携妻、子躲入这深山老林中,一呆就是三四十年。即使战火平息后,这大儒也没有离开,仍是守着这书院,过着清净简单的日子。
  这大儒早已去世,如今的院长是他的独子楚颜,如今已三十好几的年纪。楚颜虽年幼便与世隔绝,可在深山老林中,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在其父的教养下,学问却是当世一等一的好。即使很少涉世,却也早已声名远播,周边各郡很多大族都将子弟送过来读书。即使如此,但鹿鸣书院位于深山野林,各处都不是很方便,楚颜收学生讲究个缘分,因而鹿鸣书院的学生从来也不超过二十个。
  楚颜清晨都有在山中漫步的习惯,山中空气清新,早晨伴着山光雾语,从来都觉如醍醐灌顶。这日恰好听得婴儿啼哭声,寻声过去,只见谷中溪边不远处有个裹在襁褓里的婴儿。
  楚颜心中大异,什么都不及想,便将小婴儿抱回了书院里。这楚颜如今三十好几,却也未婚娶,外人只道这深山野林,好家里的姑娘,没人父母愿把女儿嫁到这的。
  本还在哇哇大哭的楚归,看到一个好看的男的看着自己,顿时便止住了哭声,睁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好奇又带着渴望的看着对方。这么荒的深山老林,这么巧地看到一个漂亮人物,楚归再傻也知道得好好卖萌抱紧大腿啊,要不然小命都玩完。
  楚归很久也没能弄明白是什么样的天意和巧合,上天要和他开这么一个大玩笑!他好好地一个21世纪的三观正能量的正直青少年,怎么会就这么匪夷所思地掉在了东汉永元元年的一处深山野林之中。好吧,他应该感谢上苍的,谁让他年纪轻轻、满是热血地鲁莽跟了什么驴友团,跑到湖南重庆贵州交界的深山野林之中,要感受什么大自然真正的神秘迷人。后来楚归才知道当时这地境被称作南山,还是所谓的蛮夷之境。
  结果他体力不支、经验不足,便悲催地失足跌落山崖,这简直比一跌回到解放前还夸张,他可是一跌跌了两千年,回到了公元初,穿越了时间,缩小了身量。呵呵,他还能和耶稣生活在一个时代了。
  他应该感谢上苍还能给他一次生命,给他一次活着的机会,毕竟,活着比什么都强嘛,活着就是人与生俱来的职责,生存繁衍就是所有生命与生俱来的使命。可是,还是暂时让他为他上一世的生命默哀一下好,他的爸妈,他的亲人,他的同学,他的朋友,他要和他们永别了,他还没见过的恋人和妻子,还没来得及出世的孩子,哎,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好吧,这默哀也就能维持五秒钟而已,他这小婴儿的身子和大脑根本就不顶事,外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像光怪陆离的新鲜事物一样大量的涌入,没一会就让他十分地疲倦嗜睡,这么点时间,他都只能尽量拿来卖萌抱紧大腿求生了。
  所幸这卖萌还是很成功的。这好看的男人穿着一袭云白长衫,青丝长发只松松挽了个髻,飘曳到腰部以下,如瀑如云,加上这周身的山人出尘气质,简直迷人得不要不要的,楚归被抱在男人怀里时,脸蛋可耻地红了,心跳可耻地砰砰砰了,他觉得这人真温柔、真好看。
  山中不知岁月,转眼楚归便长到了十四岁。说来还真是巧,这男人让楚归随了他的姓后,便取了个归字,竟也和他前一世的名字一模一样,不过再耸人听闻的事情都发生在他身上了,他倒也不在意这些巧合了。只是再回首,还真是恍如隔世,前一世那些因缘,除了偶尔引得几丝怅惘,楚归倒也真像个十四岁的孩子般,再也毫无挂碍了。
  此时正是初秋时节,天气凉爽,楚归如往日一样,晨间在山中像猴子一样奔了几个来回,洗漱一番,诵读了几篇他小爹交待的书经,吃过早饭,便到了早课时间。他小爹有近二十个学生,每两三年便有年纪大了入太学往更高处奔或出山在家族安排下出仕或娶妻生子谋生了,因而每两三年倒也有新的学生入学。
  不过,自楚颜捡到他后,便很少收新学生了,现在书院里也就十多个学生,楚归还是最小的。楚颜是老来子,他父亲有他时年纪已比较大,因而去得早;无人管束,他到如今也没有娶妻生子。刚开始带小楚归时,简直整天都是手忙脚乱,鸡飞狗跳;幸好他不是一个人。
  书院里除了楚颜一个教书先生外,还有一个教学生武艺的,便是楚归的大爹。楚归的大爹也是楚颜当初从山中捡回来的,当时身受重伤,那时楚颜才二十多,照顾并治好他后,这人便以身相许了。最初楚颜父亲还在世时,楚颜还有所犹豫;等到他老父亲离世后,又经不住这人的死锤烂打,所谓好“女”怕缠郎,经了许多事,终还是接受了这人。
  楚归也很是无语,这以身相许哪是报恩,明明就是占便宜嘛;如果他早个几年,他也想以身相许啊,当毛儿子,当然,现在也就只能想想了。
  楚归大爹名叫当义,身量一米八左右,身材劲瘦,但能感觉到身上的肌肉爆发力很强,眉目轮廓有些深邃,鼻挺而尖,楚归觉得他大爹定是个少数民族,像是西北一带的,但是西北一带受重伤流落到南境深山野林中,还是有点奇怪,楚归燃烧的八卦灵魂猜测他大爹可能是北方派过来的刺探,结果中了他小爹这美人计。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因为他大爹小爹都对他特别好,他小爹捡到他后,年纪已经不小,楚归和一般小孩不一般,乖巧懂事又玉雪可爱,楚颜便觉得这是上苍对他们的恩赐,他们注定不能有自己的孩子,能捡到楚归,他们觉得像命中注定一般,这便是他们的孩子,是他们的缘分。
  他和当义便将楚归作亲生孩子一般养大,也算是延续了楚家香火,让他面对他父亲和列祖列宗在天之灵稍稍没那么愧疚。和这些比起来,他大爹背后的过去,又算个毛线啊,他还是个有故事的男人呢。
  不过两个大男人都是没带过小孩的,幸亏楚归也不算真正的小婴儿了,否则被他们玩死几道都不知道。当义在山中抓了一头刚生崽的母鹿给楚归挤奶喝,两人磕磕碰碰,总归把楚归平平安安养到这么大,不仅身强体健,还聪明伶俐,让他们看着就老怀大慰。
  神奇的是,楚归虽然和楚颜没什么血缘关系,但日子长了,楚归竟然和楚颜越发有几分相似了,只是楚归的面貌更稚嫩。而且不仅面容有些相似,连性格、脑子里面想的,很多时候都很像,即使是亲生孩子,也只能这么个像法了。这不仅让楚颜更是大叹惊奇,当义更是喜爱这个孩子了。
  书院上午由楚颜教授四书五经和杂艺,下午便由当义教授他们骑射和武艺;山中岁月清净,倒也没有其他俗事烦扰。当初楚颜挑选学生时,便也是选的性子沉稳、天性聪慧、家风颇好的小孩。
  楚归在书院年纪最小,又是楚颜和当义的小孩,从小性子也活泼得很,向来倍受师兄们喜爱。
  晚间,楚颜将楚归叫到书房,他颇有些忐忑,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又被他小爹发现要挨训了。不过他小爹向来心软,他倒不怕,撒娇耍痴一番,再大的火他小爹也发不出来了。到如今,除了多一世的记忆,他心智反倒真正变成了个小孩子,和一般的小孩子无二般长大。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啦啦啦,大家多多捧个人场啊,打滚求收藏求花。。。(呜,大家觉得某冬不萌的话,放哪只出来溜溜?)
 
  ☆、2.离开
 
  2
  鹿鸣书院位于的山谷虽然局势开阔,但用作书堂、学舍和骑射场地后,能得的开阔的平地便不多了,毕竟是在山中。但山人自有妙计,依山向阳之处,就着山势和山体伸出来的部分,凿石凌空架木,围着山体倒也造了许多屋子和楼阁;楚颜的书房和便在此处,楚归一家的住处也是在靠西的一角,除此之外其他便是书阁、琴房、画室、冥思堂。
  虽说依山而建,但房子之间的空间是留足了的,整个布局也并非死板的一整排,而且处的地势较高,视野、通风、采光都很不错。楚颜的书房布置得很简单,靠窗一张长榻,三面墙全是木架,对面和左侧面全是书,右侧则是学生的作业、教本、笔墨之类,房中铺着一张竹垫、一层兽皮毯子,正中靠墙些放着一张很大的案几,案几上杂乱地摆着许多书。
  靠窗长榻上也摆着一张矮几,其上摆着茶,几碟点心,楚颜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案前注书,而是有些悠闲地坐在长榻上,矮几上放了本书也没看。看到楚归像等了许久似的,将他拉坐到跟前,给他温柔地擦了擦额上的汗,喂了喝了杯茶、吃了几块点心,像对待小孩子一样。楚归倒也习惯了,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等楚归缓下来,楚颜道,“归儿,你许师兄来年开春便要赴洛阳入太学,归儿你年纪也不小了,可想也去见见外面的世界?”
  楚归顿时露出兴奋的神情,“爹,你让我也去洛阳入太学吗?”
  楚颜见他这兴奋的样,有些好笑,又有些怅然,“本来你年纪还小,我们也不放心,但你许师兄向来颇疼你,这次他要先回蜀地看望父母,再由汉中经长安再到洛阳,你若跟着,能见到的地方风情方物倒也颇多。你大爹说,男孩子还是要多见见外面的世界才好,好男儿志在四方。想想也是这个理,你便跟着你许师兄一道上洛阳吧。”
  楚归知道他大爹肯定是早不耐烦他这个大号电灯泡了,能把他踢多远就踢多远才好。但真要离开这个他生活了十四年的地方,倒还有点不舍,不过他现在是年轻人的心性,想着可以去洛阳,见见两千年前的繁华古都和帝王盛世,那点不舍早就被挤得烟消云散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