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囚绿 作者:诣慈

字体:[ ]

 
文案:
囚绿于室内,这本非爱。
汤不热牺牲,
谢淇奥(yu)第四声
《囚绿》完结!
 
内容标签:生子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淇奥,沈从照 ┃ 配角: ┃ 其它:
 
 
 
  ☆、意外
 
  云落,风起。
  景帝喜竹,于是那藏书小阁旁的湾湾溪水便是种了许多,一片片成为绿色的海。
  竹林苍翠,风一吹过,便掀起一阵泛着森意的浪涛。空气中是竹叶互相摩擦后发出的“沙沙”响声,仿佛来自遥远方向的叹息。
  竹林间有一块空地,生出许多柔嫩的青草。一块大石置于中央,似乎是被人拦腰切断,极矮,只到人的膝间,又极长与宽,几乎能同时并排卧下两个人。截面光滑而平整,隐约能照出人影。
  风停浪止,林间安静下来,竟是连鸟鸣也听不见一声,只余下空洞的静谧。
  淇奥依靠在竹林边缘的一棵粗竹之上。这竹子生了好些年头,笔挺直立,苍劲有力。浓绿的竹节透着苍黄,粗如碗口大小,竹身上偶有细长的划痕。
  他本是一时兴起,身上只搭了一件薄薄的青衫。藏书阁里固然清静,可因为长久的不通风,空气里总有些尘埃的味道,叫人觉得气闷。阁子本就地偏,几乎无人问津,它身后这片竹林更罕有人至。淇奥随手挑了架上一本看着新鲜的书,就往竹林中去,没料这天气虽暖和起来,这阳光难得透进的竹林仍是清冷幽寂,寒意渗进衣衫与肌骨里,让他没待一会儿,手脚一片冰凉。
  天气自是晴朗,阳光俺的穿过竹间缝隙,丝丝缕缕洒在草地上。横陈在中央的石块被阳光笼着,光滑的石面显出亮眼的色泽,大概是被烤热了。
  淇奥将书卷起拢进袖子里。他想走到那片草地之中,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有些踌躇。
  自己的身份实在难以示于人前,否则皇上也不会选择将他变相地禁足于藏书小阁之内。他溜到竹林来已是冒险之举,哪怕这片林子除自己以外无人会踏足。
  一直隐于竹林深处尚且无碍,可是跑到那能被阳光所照的草地上……淇奥微微调转了视线,整个林间如此的安静,应该没有别人吧?
  他太久没有晒到阳光了,本来觉得无足轻重的东西这会儿乍一看却充满了诱惑。
  那片安详宁静的柔软草地,像是一个陷阱,正持着温柔无害的外表等着猎物自己踩入。
  淇奥犹豫着,心底不断翻搅着催促自己上前的念头。他的脚步刚动,却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咯咯”笑声,清脆甘甜,是个女子的声音。
  淇奥转身便往竹林深处躲去,奈何看似平整的土地却暗藏着的一翘突起的石块,将慌乱的他绊倒在地。
  起身再逃已经是来不及,女子不断说话的声音已经由远及近,几乎快要出现在那片草地上了。无奈起身,淇奥来不及将衣服上沾的泥土拍掉,先将身体藏于密密杂杂的竹子之后。
  “皇上,这里有这么漂亮的景色,臣妾以前怎么没发觉呢?”女子声音娇媚,宛如莺啼,在竹林间显得格外清丽。
  “你若喜欢,朕命人在长信宫旁替你栽一片。”景帝微微笑着,道,“这里太清寒了,地又偏,若不是你说想多走走,只怕朕也不会知晓宫中还会有如此幽静的景色。”
  “那只怕园中那片梅林要遭了殃,陛下,我可舍不得呢……”
  骗人。
  淇奥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压下,只怕自己暴露行踪。他没想到景帝竟会携着最近新宠的妃子逛到小阁旁来,随后又听见两人对话,一时怔然。
  这竹林是景帝命人栽的,小阁是他命人建的,见不得的东西是他藏的,这时候却张口便是“不知”,不过是怕那什么云妃发现罢了。
  淇奥笑笑,自己千不该万不该在今天从小阁溜出来。整个皇宫,哪怕地再偏,还不都是皇帝的东西,自己怎么能妄想他就这么容易撒手。
  他脸上不曾再有什么表情,只是心里抑郁了几分,脚下一动,身形一晃,竟是将竹子压弯了些许,传出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淇奥心里一紧,将身体缩得更矮些,凝神去听,那云妃仍与景帝在嘀嘀咕咕些什么,娇怯的笑声和男女之间压抑的亲密响动一点点切割着他快要崩断的神经。
  似乎无人听见那声轻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淇奥恍惚间听见尖细的声音:“请云妃回宫。”
  终于要离开了?林间寒意太甚,淇奥手脚发麻,只求能赶紧回到小阁。
  正当他以为草地上已经无人,竹林外却响起一声:“你出来吧。”
  是景帝的声音。
  淇奥缓缓从竹林间走出。他一身狼狈,青衣上粘着枯黄的竹叶,下摆上是泥土染的污渍。他径直来到景帝面前,双腿一曲,膝盖磕在柔软的草地上。
  景帝冷眼打量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青年。对方一直垂着头,沉默地露出乌发与衣领之间那段白皙的脖颈,真是无比柔顺的模样。
  “你为何私自出了藏书小阁?”景帝冰冷的声音暗藏着不悦。眼前的人也许看着乖巧,但若是真的如此,今天也不会离开小阁,藏于竹林之间了。
  “陛下,小阁太闷,本想这片竹林不会来人,所以……”
  “你当朕是什么?”景帝直接打断了淇奥的话,“若非听见了刚才的动静,你是不是准备藏在里面不出来了?”
  “臣不敢。”跪在地上的青年柔声答道,“只不过……”
  “你敢自称臣,什么臣?”充满恶意的话语在耳边响起,淇奥心中一涩,只能又沉默下来。
  “也罢……我今日不罚你。”景帝微微笑起来,他的目光落在那一袭青衣之上,似乎透过那层薄薄的衣料看到了对方柔韧的腰肢。宫中新晋了云妃,自己便很久不曾来藏书小阁。
  虽说淇奥也没什么特别,甚至比不上宫里藏着的那些千娇百媚的宠姬,不过男子与女子,总归感觉是不一样的……
  “我许久不曾来寻过你,今日凑巧你又败了我和云妃游园的兴致……”景帝往身后的大石上轻轻一靠,“莫说你许久不伺候,给忘了。”
  淇奥一直低垂着头,景帝自然是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见他膝行向前,伸手便去解景帝的衣带。
  “谁让你用手的?”景帝冷声问道。
  淇奥的手微微一顿,复又放下,低低应了声“是”,只能凑过去用牙去咬住垂下来的衣带,轻轻一扯——
  他没有什么怨言,脸上也是一片平淡,若不是皇上看不见,只怕又要责怪他扫兴。至于不准用手,不过是更麻烦些罢了。                    
 
 
  ☆、第二章
  两个人挨得极近,景帝沈从照只能看见淇奥的发顶二感觉到对方柔软的舌舔舐着自己的鬮器,在顶端转过一圈,复又上游,舌尖一挑便将其含入了嘴中。
  口腔的温暖与湿润不亚于他身体的内部,更何况还有轻巧的舌头不断游走挑逗。淇奥的技术并不比旁人好些,只不过当一个本该是清秀俊逸的翩翩君子的男人跪于面前,以臣服、甚至屈辱的姿态服侍、讨好自己时,心理上的满足却不是后宫那些佳人可以带来的。
  景帝沈从照略有些漠然地靠在石台上,一只手轻轻抚上淇奥的头,微微下滑落在后脑夕卜,将对方给住青丝的替子摘去。他自然是被挑起了情欲,欲望早已在对方的口中胀大,只是并不急着宣泄。
  然而淇奥希望能早够些结束。即便自己替沈从照如此发泄过不知多少次,但是永远也不可能享受这种过程。他甚至大着胆子轻轻吸吮了一下,只求对方能快些放过自己。
  然后很快淇奥就发现他错了。
  景帝皱着眉将青年的脑袋按向自己的胯间,下身猛然一顶,整个挤入了他的口腔。不顾牙齿磕碰带来的疼痛,只求一次又一改地深入。
  沈从照自是恼火于淇奥的行为,惩罚也不过是让对方更加痛苦罢了。粗大的物什直接捅进了喉咙的深处,淇奥本就艰难,这会儿更是被顶的连呼吸都不能。口区吐的欲望刺激着他的神经,但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咽声。景帝不喜欢这种短暂而急促的求饶,只是淇奥却无法控制自己。
  就像他厌恶哭泣,却无法阻止泪水因为粗鲁的撞击而渐欲漫出眼眶。
  唯有忍耐。
  景帝大概没有要太过在此折腾淇奥的意思,不一会儿便在他口中发泄了出来。抚在脑后的手突然抽走,青年上身向后倒去,左手胡乱撑在地上,右手抬了袖子掩在嘴边不住地咳起来一一他呛住了。
  明明是些液体,却快要梗住喉咙。淇奥只是沉默着将口中的东西尽数吞下,舌头舔掉嘴角残留的一抹银丝:“陛下……”
  他声音沙哑,透着疲惫与不堪,脸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人却是彻底伏于景帝脚下。
  沈从照不答话,也没有给淇奥将话说完的机会,一言不发地弯腰扯过他的左腕,将青年重重摔在石台上。
  背部的肌肤隔着衣物也能感觉到来自石头的寒意,一点点渗进骨头里。淇奥困难躺倒在石台上,原来阳光照了许久,却依旧无法使顽石暖和起来。而当他终于能踏足于这片柔软草地,太阳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披散的黑发遮住淇奥大半张脸,青衫在石台上滩开,露出他白色的里衣。沈从照不在意对方的失神,擒着他的手腕,只忙着撩起上衫,去解淇奥的腰带。
  直到皮肤感受到空气的冰冷,淇奥才发现自己下半身被沈从照扒了个干净,上半身的衣服虽然还算完好地套在身上,不过也被揉得乱七八糟。
  双腿被大力扳开、压向淇奥的胸口,沈从照几乎要将青年对折。这样的姿势很疼,就算他再能忍耐,也不禁将右手搭在景帝的肩上,想将对方推开少许。
  沈从照的手粗暴地在淇奥的腿间揉弄起来,但始终没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他看了一眼淇奥乌发下苍白的脸色,只能伸出两指探到青年嘴边:“舔。”
  淇奥乖乖张嘴,用唾液将那两根手指润湿。沈从照将手抽出,随即向
  又寸方身后摸索而去。
  许久不曾被使用,后鬮紧致中带着一份千涩。唾液终究不比油曹,不过是伸入两指,淇奥已经痛得不行。他想挣扎,可是没有力量反抗,
  只能徒劳地张大嘴巴努力呼吸,企图将身后的疼痛忘记。
  可是无法忽略。
  身体一点点被捅开,手指在柔嫩的内壁上不断地摩擦按压,试图让它变得温软湿滑起来。浅浅的鬮插初时极为困难,但是随着淇奥身体的展开,很快连三根手指都能畅阻地出入其间。
  淇奥的一席洁白长衫掩去了那只手暖昧的动作,可是眼睛看不见,身体的感受确实更加浩晰。
  毕竟不是血淋淋的第一次,两人虽许久不曾缠绵,但是对彼此的身体
  仍是熟悉。更何况事到临头,淇奥不想自己受伤,只能全力配合。
  他不过是砧板上一块任人宰割的肉,又何必太为难自己。就算无法享受,也不能付出太过惨重的代价。
  只是……当景帝滚烫的前端抵上自己柔软的鬮口时,淇奥仍然颤抖了起来。
  他已经付出太多。
  身体被填满的感觉并不算好。
  沈从照缓慢而坚定地将自己全部埋入淇奥的身体。他的动作绝不粗暴,比较之下甚至温柔,直到两个人下身紧贴而不留一丝缝隙,他才停止对青年的挤压。
  完全被撑开的后鬮,伴随着酸胀感而来的是古怪的麻意,从尾椎顺着脊柱蜿蜒攀爬,一丝丝地蚕食掉淇奥的理智。沈从照不急不缓地抽送,更是像温水一般麻痹了他的意识。
  快感如潮水一般,一波一波涌向青年的大脑,吞噬掉他的思绪,随后又席卷了淇奥的全身。原本被压住的大腿脱离了钳制,紧贴着景帝的衣物下滑,缠上了他的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