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本座很忙 作者:璃下

字体:[ ]

 
文案:
萧澈之一生顺遂位高权重,不理庶务一心修练,是千丈红尘里第一洒脱人。
只除了……
“顾鸣生,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睡我?”
不曾料有朝一日挚友横死,下手之人不过是昔日匍匐参拜他的分家子弟。
二十年虚弱换一切重来,本以为只需弥补遗憾就能潇洒度日,不想自个成了麻烦体质,事情一桩接着一桩,根本停不下来。
不过……只要佳人在侧,忙一点又何妨?
 
萧澈之x顾鸣生,主攻,强强,无虐爽文,略苏,主职谈恋爱。
 
扫雷:1.伪心慈手软·温润如玉攻x真心狠手辣·忠犬受
2..非升级流。
3.双洁。
 
境界设定:先天--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分/身--合体--洞虚--渡劫--大乘
每个境界都分:初期、中期、后期、巅峰
 
内容标签:强强 天之骄子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澈之、顾鸣生 ┃ 配角: ┃ 其它:
 
 
 
  ☆、一梦浮生
 
  宽敞的殿宇内布置的极近奢靡,宽屏软榻,香炉玉器,桌上摆了一壶清茶一叠蜜饯,显得十足精巧。
  或许是因为色调偏冷的缘故,这样的布置未曾给人分毫明亮舒适的感觉,反倒显出几分阴森肃穆来。即使是以自幼富贵乡里泡出来的挑剔目光来看,这里的布置也透着几分内敛入骨的尊贵,叫人情不自禁的带了些小心。
  房间的正中有着两道身影,一坐一跪,尊卑分明。
  坐着的那人容貌俊美非常,眉梢眼角却如同寒冰笼罩,自成威仪;跪着的那人低着头,一张脸不甚明晰,只能看出年纪尚轻来。
  跪着的那人将身子压得更低些,他本就跪的谦卑,此时看去更是宛如低到了尘埃里,语气说不出的谄媚:“我愿以无上宫宫主萧澈之的死穴为交换……望尊上提携!”
  空气像是突然间凝滞了,原本漫不经心的目光变成了若有所思的打量,上位者的目光变了又变,只是跪着的那人礼数实在周全,半点未曾看到。
  良久,那被称为尊上的人低低笑了笑,不以为意似的:“萧澈之是修仙界正道第一人。论及修为深厚,本座亦逊他一筹。你能有什么法子?”
  “实不敢欺瞒尊上……只需……”语气之诚恳简直令人动容。
  “你冒这样大的风险,想自本座这里得到些什么?”那被称为尊上的人终于端正了些姿态,调整了原本慵懒的坐姿,眸色有些深沉。
  “前日里曾听闻南域首座之位空缺,属下……”自称悄然变化,一丝追逐权力的疯狂涌现在跪着的那人脸上,简直有些变态。
  “你若是当真能做到,许你也无妨。”
  ……
  夜色沉沉,山风在耳侧呼啸,天边高高挂着一轮弯月,洒下带些冷意的月光,平添了几分肃杀的味道。
  那被称作尊上的男子换了一身玄色的长袍,身长玉立,修长的手指反复把玩着掌中的卷轴,半响不语。
  方才跪着的人依旧是跪着,衣饰却分毫未变,只语气中透着欣喜:“盗得此阵图十分不易……”
  那尊上将卷轴收好放入袖中,缓缓开口,声音颇为暗哑:“不曾料到你真有这般本事,能盗得无上宫重兵守护的东西,”略顿一顿,续道;“自从知晓澈之麾下有你这等背主反噬之辈,本座实在日夜难眠。”
  “背主叛门也就罢了,还想暗算昔日的主子……”
  “萧存默,比起我阎教南域的首座之位,本座还是觉得你更适合去地狱一些。”
  嘭!
  凌厉的掌力直直的向那被称为萧存默的人扑去,萧存默下意识的抬头,正对上那尊上冷漠无情的眼。掌力加身,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满脸的不可置信,面色如同死灰,被掌风带离地面片刻后又狠狠摔下,眼见是不活了。
  “呵……”那尊上勾了勾嘴角,目光转向东南的方向,脸上竟难得的带了几分柔和。
  ……
  依旧是刚才两人,不过他们见面的方式终于由一跪一坐变成了凌空对持。
  一直存在于萧存默脸上的谄媚与卑微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毁天灭地般的疯狂。
  “顾鸣生!高高在上的阎教之主也有今日!你从来不知道,从来此处的那天起,我日日担忧惧怕,今日终究能够解决心腹之患!”
  那被称为尊上名唤顾鸣生的人眼神轻蔑,轻轻拭去嘴边鲜血,竟是没有再给他半个眼神。
  带着恨意和疯狂的一剑狠狠劈下,连空间都为之撕裂,顾鸣生仰了仰头,嘴边竟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
  双手背负于后的男子衣饰雍容,举手投足间有种浑然天成的威仪,眉头却是紧紧的皱着,眼底一片深沉。明明站在房间内靠窗的位置,目光所及却不是窗外的绿意盎然。
  一声低喃:“古传修行者不入轮回道,难道当真没有办法了吗?” 
  男子眼底的沉寂最终变成了最深最深的疯狂,最终轻笑出声,自言自语道:“就让我萧澈之,为了他任性一次吧。”
  映入眼帘的最后一幕,是天崩地裂般的剧变。
  ……
作者有话要说:  2016.11.10,更文第一天
 
  ☆、苏醒
 
  身为S省数一数二的世家公子,萧澈之的人生应当是一帆风顺风光无限的,事实上也相差不远,萧父老来才得了次子,自幼就是要星星不给月亮的宠着。
  只可惜他身体很不争气,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不说,稍有耗神就会大病一场,甚至有江湖术士断言萧家二少寿不过二十五。
  萧澈之临死前刚过二十四岁的生日,可见那位仁兄当真是个人才。
  萧澈之觉得老天待他不算太薄,虽然身子差些寿命短些,但好歹家庭和睦,父兄疼宠,临死前都是金尊玉贵的养着,比那些一生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人不知幸运几多。
  何况老天还满足了他最后的心愿,让他看清楚了二十四年人生中不断重复的梦境。
  从他记事起,梦中就反复的重复着四个场景,初始看的模糊,待得年岁渐长,才勉强能看清楚其中环境,至于听清楚梦中人的对话,则是奢望了。
  岂料人生的最后关头他竟然又看见了多年梦中的场景,而且看的比之前每一次都要清晰。
  当真没有遗憾了,临死前他是这么想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萧澈之悠悠醒转的时候,首先见到的是一片五光十色的光幕,绚丽的色彩让他有短暂的失神。
  所在的空间一片静谧,充足到近乎黏稠的天地灵气环绕在身周,在阵法的引导下争先恐后的没入眼前这具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为之前有所损伤的部位做着修补。
  他不是死了吗?
  身体虚弱无疾而终,年仅二十四岁,死前还看清楚了那一场大梦,应当是含笑而逝的。
  可眼下又是什么状况?
  置身于一个充满神秘气息的地方,无须尝试也能感受得到身体的强大,潮水一般的记忆涌入脑海,速度不疾不徐。
  萧澈之……无上宫顶尖世家风家前任家主嫡子,现任家主。
  十六岁拜师无上宫宫主风成,成为其真传弟子。
  与阎教少教主顾鸣生为至交好友。
  天资卓绝,不久前接任无上宫宫主之位,三月后闭关冲击大乘境。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从知晓这具身体也叫萧澈之,容貌和自己还十足相似后,萧澈之就有些懵。
  他这是借尸还魂了?那这身体跟自己相似的名字容貌,还有前世那些梦又是怎么回事?
  好容易消化了脑海中的记忆,萧澈之勉强翻身坐起身来,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眼前的阵法摆放的十足考究,不愧为原主记忆中无上宫为了宫主突破大乘境特意筹备的九阶聚灵阵。
  突破大乘境何等艰难,修为大不易,阵法能做到的,只是增添成功的几率而已。
  而萧澈之估摸着自己之所以能成为“萧澈之”,大概是因为这位在突破途中出了差错,才会出现如今的局面。
  令他诧异的是,这具身体与灵魂契合的近乎完美,接受记忆时轻松的可怕,仿佛只是唤醒深埋在心底的某物,雄浑的灵力充斥于身,不用细思就能如臂指使,灵决和武技像是刻入骨髓一样,抬手就可取用。
  这种感觉……是昔日里他梦寐以求的强大。
  更别说这具身体与他一模一样的名字,冥冥之中的渊源。
  萧澈之站起身来,笔直的朝着阵门走去。
  既来之,则安之。
  无上宫之主闭关参悟大乘境一事虽未广为宣扬,但也未曾遮着掩着。换句话说,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熏天赫地般的雷劫持续了整整三日,骤然停下的瞬间,不知有多少默默关注着的人感受到了萧澈之较之前强大数倍的灵压,又有多少人抓破了脑袋思考着如何应对。
  萧澈之方一踏出阵法,还来不及感慨一下无上宫总部选址的山清水秀,就看见了候在阵外的众人,挥手免去见面的礼节,望着来的齐全的无上宫高层,萧澈之笑了笑:“五域首座来了四个,看来这次突破闹出的动静不小。”
  无上宫属地辽阔,历来被划分为东域、西域、南域、北域、中域五域,一域主事被称为首座,在宫中地位仅次于宫主与左右护法,列席长老会,堪称位高权重。
  萧澈之记忆里“自己”开始闭关时布置防卫的高层只有左护法一人,如今却是除了年事已高的东域首座亓盛,余下四域之主尽数来齐,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外界掀起了多大的风浪。
  “可不是嘛,不说阎教那边一日里数次打探,来的人竟不是同一拨。正派上的所谓名门,借着拜访的名头来的也不算少了。”萧澈之话音刚落,就有人极为自然的接过口来,埋怨道。
  萧澈之望了一眼开口的人,见他着一身天青色的长袍,穿着配饰具是一域首座的仪制,看着不过而立之年的皮相,神色带有两分不羁,在一群仙风道骨的修士中显得尤为突出,在那人尤为精致的五官上停顿了片刻,终于接上了断层的记忆点。
  与他自幼一同长大的挚友,新任中域首座,谢棠。
  怪不得敢贸然接话,萧澈之一面在心中暗暗道,一面强硬的压制下仿佛来自肺腑的与好友久别重逢后的惊喜,嘴角还是不自觉的带出了一抹微笑。
  宫主成功突破自然是喜事,几个年纪尚轻的高层嚷着庆祝,所幸置了酒宴,连带着萧澈之也喝了几杯。
  他对这等喧嚣素来无甚兴致,看着席中大部分人都喝的微醺,只淡淡的笑了笑,就要抽身离去。
  行至回廊时萧澈之察觉身后有人匆匆追至,气息颇为熟悉,不由脚下一顿,果见谢棠从后面赶上,将手中薄薄的物事往他手中一塞,扬眉笑道:“鸣生刚刚才送来的,尊上今日不看岂不是可惜?”
  早已在梦中转过千百次的名字出现在耳边,萧澈之心头一跳,不由自主的低头看去,果然一眼就望见了信封上阎教的徽记以及“萧澈之亲启”五个大字,笔迹甚是熟悉。
  顾鸣生的字与他本人的张扬肆意截然不同,一笔一划间是苦练多年后的飘逸洒脱,天成的盛世风骨。
  萧澈之只记得这位与自己确是至交,更意外于梦中对方对自己的维护,一时竟有些拿不定主意。
  是一切如旧还是更加亲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