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却胜人间无数+番外 作者:狐添棋

字体:[ ]

 
 
 
  ☆、引章(一)
 
  
  月满中天,黄橙橙的,就像个烧饼,还是撒好了芝麻的那种。
  小谢盯了半天的月亮,肚子叫唤的越发的响亮,他抚摸着自己的小肚子,一脸的忧伤。
  他现在不仅饿着肚子,同时心灵还遭受着巨大的打击。
  这个巨大的打击,叫做韩玉。
  韩玉是谁?咱们暂且压下不提。
  先说说小谢这个人吧。
  按照他爹娘的话来说,小谢从小就是个傻孩子,一根筋,刚会爬的时候只会爬直线,教了好多遍都不会拐弯,气的她娘给他扔进了马圈,就让他就照着马圈沿边爬,结果弯倒是会拐了,出来之后直线也不爬了,光转圈圈了。
  他爹一看这样不行啊,这孩子太老实,容易被人欺负。于是稍微大一点后就被他爹娘给扔到西连山的马帮里去了。
  小谢的舅舅是马帮名义上的二当家,水的很,不管事,老大喜欢他,往死里宠的那种,整个马帮把二当家就当个吉祥物,整天乐呵呵的。
  小谢到了马帮之后,他舅舅那是一个高兴啊,成天抱着他,直到夜里都不肯松手,这让马帮的老大很有意见。不过二当家是真高兴,老大虽然很想把小谢扔出去,但是总要顾忌二当家的心情不是。
  所以,他找来了老三。要知道,一个帮派要是没有老三这个人物,那是要毁的啊。这老大靠手艺,老二靠脸,老三可是靠脑子的。
  老三听了老大的烦恼后,邪魅一笑,附在老大耳边这这那那,于是乎。
  小谢艰难的成长史拉开了帷幕。
  有一天老大和二当家带着小谢出去买菜,路上有人伏击,老大为了保护小谢爷俩受了伤,吐了好多的血,昏死前含着热泪拉着二当家的手,让他好好的带着小谢活下去。
  二当家自然不要不要的,抱着老大哭的那是一个惨。小谢夹在两人的中间,对着这悲壮的场景懵懵懂懂,嘴上蹭到了老大的血,下意识的舔一舔……好甜呐,于是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在那一刻彻底的改了方向……
  后来,老大自然没事,帮里的人及时赶到将人带了回去,将三人救了回去。不过自打这事出了后,二当家对小谢的教育方式就起了变化。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虽然练武已经晚了,可是小谢还小啊,现在练起来,学会个一招半式的,将来就算不能救人,自保也是好的。加之老大对他的想法也很赞同,于是心一横,便狠了心将小谢托付给了帮里训武的的师傅……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等小谢的爹娘终于想起来还有那么一个儿子的时候,小谢已经从一个傻孩子一下子就成长为一个抗打耐摔身体硬朗的傻气青年。
  对了,忘了说了,小谢还有个胞姐,这里姑且称为他姐,□□岁时候被舅舅带着回过一次老家,就是因为她姐被泼了出去。
  小谢同她姐相处不多,只记得她姐见到他时喜欢用手磨他的脑袋,口里念念有词道:“怎么就那么的不灵光,以后可怎么办啊……”
  ……
  他从舅舅那得知爹娘在远游之前将他付托给了他姐他姐夫一家,让他从马帮动身去一个叫做都城的地方,他在马帮的日子才到了头。
  后来小谢想过,也许就在那个时候,他站在西连山马帮的山头往都城方向姚望时,他和韩玉的命运就开始有了动静。
  毕竟,所有的相遇始于一个契机。
  而他和韩玉的无数次的相逢,却都始于小谢个人方面的不懈努力。
  小谢初来乍到,不了解详情,着实的吃了很多的闷亏。
  这些亏说起来,大部分都是做韩玉给的。
  现在可以来说说韩玉此人了。
  小谢后来打听了关于韩玉的很多事,知道了韩玉除了叫做韩玉外,还有韩玉卿、韩三变、韩佳人等等一系列的别称,其人在都城中可谓是家喻户晓,时常同郡主捆绑在一处,出现在都城大大小小的八卦风闻中。
  而在此之前,小谢对韩玉的印象实在是太偏离现实,这种偏离导致了接下来一系列的巨大打击。
  让他懵得有些不知道该怪谁。
  于是想来想去,就把这些打击都推到了那块手帕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按照习惯,是要喊一声求收藏的~
收——藏——我——吧!
(??????)?
 
  ☆、引章(二)
 
  
  那是一块手帕。
  轻飘飘的,带着柔和的香气从天而降,缓缓地缓缓地飘到了小谢的面前。
  小谢看着手帕从天而降,下意识的接住了。
  手帕上绣了一朵花,小谢没见过,认不出来。
  除了花之外,还有一个玉字。
  手帕不新,有些陈旧,花和字都褪了色,丝线都泛起了白,少不了有些年岁。虽然是条旧帕子,却被珍护的很好,一根丝都没有抽,香气也是清新的。
  小谢拿着帕子纠结了起来。
  这丢掉吧,不太好。这帕子一看就是主人的重要之物,那么旧了还留着,丢了一定很着急。可是去找失主,这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一条帕子要找到主人也不是容易事。
  于是小谢有点愁。
  有点愁,
  一点点愁。
  后来,他不愁了,他开始忧了。
  因为他似乎找到了帕子的主人,可是中间出了些小问题,导致他不知如何是好了。
  帕子的香味很好闻。
  有一天,他在街上又闻到了这个香味,在与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只用余光看见了那人的侧脸,顿时停了下来,脑袋发了白,心跳的飞快。
  小谢停下了脚步,先是有些熟悉,再来好像摸到些头绪,最后,恍然大悟了。
  可惜大悟的有些晚,等他明白时,人已经不见了。
  小谢自然赶紧的找人。
  一路问一路跑,终于抓住了最后一点线索。
  他看着那人的背影进了一户人家。
  门砰的一下,关了起来。
  他抬头一看。
  韩府。
  小谢想也没想,就敲了敲门。
  门开的不慢。
  一个姑娘探出头来,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才将视线放到小谢身上。
  姑娘的脸圆圆的,个子也不高,不是刚才的那位。
  小谢刚要出声。圆脸姑娘就缩了回去,门彻底的打开了。
  又换了一位姑娘隔着门槛站在小谢的面前,客客气气的问:
  “这位小公子有什么事?”
  “这位姑娘,我刚才看见一位小姐从这里进去了……”
  欢喜一听就知道是个来找人的主,只摇摇头道:“我们府上没有小姐。”
  “可我明明看到那位小姐从这里进去了。”
  “想必是公子眼花了,我们韩府只有一位少爷主。再说,有没有小姐我也用不着说瞎话啊。”欢喜好声好气的对付着,这也不是第一次有人上门了,温言细语的打发了就好。
  “那好吧。”小谢有些失望,见这位姑娘也不像是在骗他,只好转过身要走,可想着想着,他还是觉得不对,他是亲眼看见那姑娘进了这道门,这府周围也没有相似的宅子。
  若是只有少爷没有小姐的话,那么还有一个可能性……小谢涨红了脸,毅然转过身,将要关门的欢喜定住。他看着欢喜疑惑的眼,鼓起了莫大的勇气。
  “那……你们府上有少夫人么?”
  “……”
  欢喜看着眼前的这位脸色爆红的小哥,一股子赞赏之情油然而生。
  毕竟这年头啊,这脸皮能同他们公子一样厚的人不多,锲而不舍的人更是难能可贵。不过再可贵,也改变不了他们府上没有女眷的事实。
  “公子,我们家少爷还未娶亲,自然是没有少夫人的。”
  “什么……还不是少夫人。”小谢简直难以置信,那么好看的人还只是个妾。
  欢喜真是猜都不用猜就知道这小哥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这人怎么就不听劝呢,越想越远了。
  不得不说,小谢虽然脑子直,可直有直的好处。他不像旁人一般先打听打听情况,一个劲的就迷在了守株待兔的道上。
  韩府离他家一个城东一个城西,他竟能早早的醒来,赛过鸡鸣的去韩府外面守人出来,欢喜有好几次出门时看见侧边有个人呆着,心里泛起嘀咕,仔细一瞧,只觉得这人的面孔很熟悉,这才联想到那日叩门的人。
  哎哟,这小哥瞧样子不像是歹人,模样也本分,兴许是脑子是有病?
  欢喜摇摇头,想到府上那位罪魁祸首,对小谢反而同情了起来。
  韩玉这两年的作风已经收纳了许多,家里的女装除了他心爱的那几身,其余的也都收起来,虽不像前两年出门的时候那么作妖,看来还是能迷的人三五道的犯浑。
  只不过像这位那么投入的倒是头一个,让欢喜都不忍赶走。
  不过以防万一,还是喊魏侍卫来看看吧。
  欢喜想着。
  可还没等她将魏侍卫叫来,那人却不来了,头天便有人上府,说要还东西,是条帕子。
  韩玉此时不在府上,欢喜接待的人,巧的是,这人她还认识。
  城中只一家纸馆,这人便是那纸馆的老板娘,欢喜常替韩玉在纸馆买纸,好几年了自然熟悉。
  “这帕子是夫人在那寻着的?”
  “是我弟弟寻到的。”老板娘也没细说,只将帕子还了,承认了这几天守在韩府门口是自己的弟弟。
  欢喜接过帕子一看,顿时感激起来那傻气小哥,顺便将韩玉念叨起来。
  这要死的韩三变,怪不得这些天都不穿女装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引章(三)
 
  
  小谢守了几日后,家里人觉出异样了。一家人早上起来好几日都不见小谢,只当小谢不习惯本城生活,出去遛弯熟悉环境了。
  可这天天清早不见人,再怎么都要问一问情况吧。
  小谢的姐夫姓方,名仲义,本地人。在街上开了家纸馆,是祖业。小谢记忆里的印象只觉得姐夫是个斯斯文文的青年,一别多年再见,只在形体上有些变化,这日子过的安逸,年纪一上,儿子也过了烦心的年纪,人不免就福润了起来,整体瞧着是个儒雅的中年人。
  他对这小舅子很有好感,本来以为马帮出来的会有些悍气,他应付不来,当初答应下来的时候还有些忧心,直到见到人后才安然了下来,这小叔子看起来是完完全全的清爽,一点戾气都没得。
  只是这几天小谢异常的很,一大早就不见人影,让方仲义很是奇怪,于是晚上饭桌上就多问了几句小谢这些天的行踪。
  小谢还真的如实说了。
  捡的帕子寻到人了,便去人门口等着那人再出来。
  方仲义听了之后,觉得小舅子的行为着实不妥,这守人门口的行为听起来总觉得有些吓人,他要是那帕子的主人,恐怕以为碰到登徒子了,还是泼皮无赖的那种。
  他姐就淡定的多,知道这是小谢的个人风格,只问了小谢要了帕子,准备自个去还去。
  小谢无法,只好将东西给了。
  说实话,他也觉得起得太早不好,一到午后就犯困,也怪难受的。这下事情一解决,他就睡的安稳多了。
  只是没几天,他这日子又不好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