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奴才 作者:白漆

字体:[ ]

 
 
备注:
卖身为奴的苏钰竟偶然间得到主人的青眼,一朝成为主人枕边人
可惜,也就是个玩意儿,而且是个会生孩子的男玩意儿
渣攻渣攻渣攻
弱受弱受弱受
生子生子生子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一
 
  苏钰是御剑山庄的卖身奴才,自五岁那年父母双亡便沦为奴隶,在这山庄长大,管家怜他身世凄苦便养在身边,让他学着管家。他还未真正管家,庄主便要了他去,让他做贴身伺候的书童。
  庄主秦钧是个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人物,苏钰虽然没有在江湖上行走,但是城中的百姓都十分敬畏庄主,下人里也多是流传秦钧的传说。十五岁出道,十八岁又将江湖上德高望重的剑士打败,无论黑白两道都怕他。在十五岁的苏钰眼里,这庄主就跟神仙似的让他敬仰,知道庄主要他做书童,他高兴都来不及,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苏钰是第三次与秦钧面对面,第一次是在他被卖到御剑山庄,秦钧是主人,相看了跟他一起被卖的几个孩子,最后选了他。
  第二次是他十岁那年调皮掉进荷花池,秦钧正好路过,一个蜻蜓点水跃到水面,将泥猴一样的他救起来。他至今还记得当时秦钧嫌弃他的眼神,但是他却被秦钧如舞蹈般优雅轻盈的轻功迷住了。
  现在,在秦钧的书房,他第三次见到了这个被世人奉为传说的男人。他有些紧张,捏紧衣角站在紫檀雕花书案前,而秦钧撑首随意慵懒地坐在书案后,盯着他……
  苏钰不敢与秦钧视线相对,但是也不敢轻易低下头,微微垂目强自镇定。但是他依然能清楚地感受到秦钧那赤’裸‘裸的打量,秦钧毫无顾忌地盯着他,仿佛……仿佛自己是一件被估价的货物。
  半晌过后,秦钧沉稳低沉的声音响起,“眼睛,看过来。”
  苏钰一怔,微垂的眉眼缓缓抬起,一双晶莹清澈的圆眼展露出光辉,令人心神一震。
  秦钧依旧面无表情,只是轻轻颔首,身边的女子便道:“苏钰,从今以后你就留在庄主身边伺候,时刻都要以庄主为先,庄主的话不可违背……”
  秦钧抬手打断这女子的话,“今晚便搬来玉华院,收拾好在来伺候。”
  女子惊讶地看着秦钧,但是也不敢多说什么,便领着还在云里雾里的苏钰去安置新的住处。
  带路的女子是秦钧的贴身侍女,苏钰知道这位姑娘很是得势,因此对方说什么他都乖乖听从。
  流苏对他耳提面命,一再警告他在玉华院中要谨言慎行,尤其是是要记住两句话:“庄主所言必须遵从,无论何时都要做好奴才本分。”
  苏钰当时并未太将此话放在心上,因为这些他自认都会做到,记与不记都无差别。
  但是,后来,他才明白流苏所言有多重要。
  那晚,他住进玉华院,毫无防备的,与庄主行了那事。
  他成了庄主的娈宠。
 
  ☆、二
 
  苏钰躺在床上发呆。
  早上醒来时他浑身赤‘裸地躺在锦被中,不知此身是何处,转眼却看到窗外的桃花,浅粉娇艳,这是庄主的玉华院。脑子里回想起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昏暗的帷帐,令人面红耳赤的喘息声,还有那可怕的凶器在自己后处不断进出的痛楚。
  他苏钰,爬上庄主的床了。
  就在他脑子一片空白时,流苏来了,说赶紧收拾起来,今日不用当差了,要躺着就回自己房里去。他有些茫然,流苏丢了个小药盒给他,说自己上药。
  然后他就回到自己房里躺着了。
  一直躺到了现在,他也没想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错。为什么他当书童就当到了床上。
  跟他同住的两个小厮却是回来了,阿元走到他床前惊讶地看着他,“你吃饭了吗?”
  苏钰撑着坐起,不好意思地摇头,“忘了。”
  阿奇也走过来,从怀里掏出一个馒头,“吃了吧,我就说你没吃饭。”
  阿元挠挠头,“我这不是乱说的吗,谁知道庄主……”不过阿元也没有把话说完,自己就闭嘴了。
  阿奇有些同情地看着苏钰,他们三个是一起长大的,阿奇和阿元比苏钰先一步到玉华院当差,不过是做些粗活。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苏钰搬来第一天就没在房里睡,天亮后大家也都知道苏钰去哪儿了。
  苏钰感激地接过,“谢谢,我真有些饿了。”
  阿奇无奈地拿了壶水放到床前小凳上,“你先垫垫肚子,等晚膳开了再好好吃一顿。我们先去歇会儿,一会儿还得继续干活。”
  苏钰连忙点头。
  腹中空空的苏钰埋头啃起了馒头,突然想到两人也是被庄主要到主院中的,他猛地抬头,不管不顾地问了:“你们也跟庄主……”
  阿元连忙摆手,“你可别胡说!”
  阿奇拉住阿元,怕他说出什么伤人的话,“阿钰,咱们不一样,你读过书,你别把自己轻贱了。”
  苏钰想笑却笑不出来,他有些害怕,也很茫然,但终归还是选择沉默。
  御剑山庄的庄主是天底下人人敬畏的高手,但也是天下少男少女爱慕的对象,而秦钧是一个来者不拒的情场高手。
  苏钰并不知道这个情场高手到底有什么手段,他唯一知道的只是后院中从不缺少花儿一样的男男女女。
  但秦钧却将他带上了床。
  这是为什么?
  苏钰百思不得其解,有一日他便去问了,在书房里站得直直的,就如那天秦钧见一般,但是却不像当时那样低眉顺眼,而是如个学生般向夫子询问,“庄主,您喜欢奴才吗?”
  秦钧似是愣了下,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脸上似有笑容,苏钰此时并不了解秦钧,后来他回想起这一幕才知道原来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个笑话。
  “喜欢,你的眼睛很漂亮。”
  这一句话像是毒、药,害了苏钰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  这文大概不是长篇,脑洞产物,会陆续更的
 
  ☆、三
 
  苏钰在书房当差已经十来日了,除了那晚之外他当真就是个小书童。而这十几日,苏钰过得相当自得。
  就如现在站在秦钧身边为他磨墨,看着秦钧那俊俏的侧脸暗暗花痴。他想着其实自己也有些爱慕庄主,所以才会在听到庄主说喜欢的时候雀跃不已。再想起那晚的事情也不是那么难堪委屈了。
  秦钧放下狼毫,又浏览一遍手上的信笺,抬头看向一直对着他发怔的书童,这个孩子很天真烂漫,对他也是满腔热情,他能感受到。想着这孩子也在一旁伺候了半天,道:“出去玩吧,这里不用你了。”
  苏钰被秦钧看着的时候就脸红心跳了,听到秦钧的话倒是回过神来,“庄主忙完了吗?我去给庄主拿些吃的吧?”
  秦钧摇头,挥挥手让他出去。
  苏钰有些小失落,外面风景虽好,却没有庄主相伴。不过作为一个合格的书童,他很听话地拱手行礼退出书房。
  玉华院是御剑山庄的主院,院中左右都种了几株桃花,如今正是四月天,桃花烂漫。苏钰从进院子第一天就喜欢上了这几株桃花,庄主是个冷漠寡言的人,恰恰是这几株桃花让庄主多了几分柔情。
  如果真的是无心无情之人又怎么会留下这样多情的艳桃呢?
  苏钰站在桃花树下想着,自己倒被自己想象出的那个侠骨柔肠的秦钧给迷倒了,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
  一阵风拂过,浅粉的花瓣被吹落,树下的那少年与落英竟是融为一体成就一幅美景。
  站在窗前的男人沉默地看着这一幕。
  午膳后苏钰回到书房打扫收拾,却看到书案上摊着一张墨迹未干的宣纸。
  苏钰好奇地看去,宣纸上画着几株红桃,桃花下站着一人,却正是今日他在院中的场景。画上桃树只用几笔勾勒,倒是树下的人,神态清晰,眼神清澈天真烂漫。
  想到这是庄主专门为自己所画,苏钰的脸红透了,心中欢喜,心跳加速甚至都有些头晕发昏,可不就是春心萌动的少年郎吗?
  晚膳时苏钰才又见到秦钧,却是一对上秦钧的眼就羞得转开了眼,行个礼就匆匆躲开。
  秦钧意味深长地看着小书童离开的背影,对流苏说:“让他今晚过来。”
  流苏低头应下。
  苏钰在入夜后被洗刷干净带到了秦钧的卧房,直到看到秦钧穿着中衣坐在床边看书,他才回过味来,庄主是要……
  想到那天夜里被庄主抱在怀里欺负的场景,又想到自己对庄主的爱慕之心,苏钰的脸马上烧起来了,脑子也开始晕乎,磕磕巴巴地向秦钧问好,“庄,庄主……”
  秦钧抬起头看他,在烛光下那张俊俏的脸庞更是让苏钰神魂颠倒,恨不得拜倒在他脚下。
  “过来。”
  苏钰抖着身子走到床前,秦钧早已听出他那粗重的喘息,对这样一个轻易就脸红心跳的孩子,秦钧自然是怜惜的,一把将他拉到怀里抱住。
  苏钰吓得差点跳起来,但是看到秦钧认真的眼神,他有些腿软,不由自主地抱住对方的肩膀,用一种自己也不能理解的温软语气喊着:“庄主……”
  秦钧眉头一跳,转身将他压到床上,大手一挥将床帐挥下,遮住了一床的春光。
  这是苏钰第一次心甘情愿地被心爱之人拥抱,身上男人的热吻让他意乱情迷神魂颠倒,肌肤相亲的快乐让他失了神志,顺从而放、荡地听从那人的要求。
  他喜欢庄主,他是庄主的奴,能够有庄主的喜欢,他愿意用一切去回应这份几乎不可能获得的喜欢。
 
  ☆、四
 
  苏钰成了庄主的新宠。
  山庄里所有人都在传这样的消息,一个卖身奴才爬上庄主的床,还日日都睡在庄主房里,不知是使了什么狐媚手段把庄主给迷住了。
  秦钧的后院一直都很是热闹,露水情缘有之,趋之若鹜者有之,心怀不轨者亦有之,无论哪一个都是样貌一流,不是有才就是有谋。这些人精被一个奴才抢了秦钧的宠爱,又怎会罢休?
  是以苏钰时常在办差时被为难,他一开始也不甚明白,但后来也醒悟过来,是自己碍着旁人的路了。
  秦钧在书房里总有许多事情要做,苏钰伺候在一旁,一边欣赏心爱人的美色,一边走神。庄主是不是也知道呢,知道后院里的那些花花草草打着各种坏主意要害自己?他知道了会怎么样呢,会不会帮自己?
  秦钧看完手上的书信,伸手让苏钰把其他的文书交给他,但是手举了片刻都没有拿到东西,他奇怪地看向苏钰,道:“走神了?”
  苏钰惊了一下,连忙把先前整理好的东西交给秦钧,“庄主恕罪。”
  秦钧将东西放在案上,眼睛却还是留在苏钰身上,“怎么了?”
  苏钰受宠若惊地看着秦钧,想了想却还是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只是憨笑着道:“饿了,想一会儿吃的点心呢。”
  秦钧似是信了,宠溺地捏了把他的脸,“馋猫,一会儿喂饱你。”
  苏钰闻言一怔,顿时满脸通红。
  午膳后秦钧果然身体力行地喂饱了他,用点心和一些不可言说的物事喂饱了苏钰上下两张嘴。
  这一日又被美色耽误了。
  苏钰躺在床上无奈地想着。
  美色则在一旁搂着他满足地睡着。
  翌日,秦钧要外出办事,苏钰照旧在他屋里等着。秦钧见他便让流苏退下,要苏钰为他穿衣束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