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谁曾许君风与月+番外 作者:狐悦

字体:[ ]

 
【文案】
 
南风说,劳资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哪天能把君疏月八抬大轿娶回家去。
你问娶回去做什么?这么好看的人,就是搁在家里摆着也算养眼啊。
可是这君疏月是什么人,江湖人都说这是个不折不扣的妖孽,
天底下恨他的人千千万,而爱他的人又何止千千万。
但是君疏月平生只爱两样东西,南风和酒。
南风解意,美酒解愁。
你那么爱我,为什么又不让我娶你?
迎娶浮方城城主的聘礼可是很贵的,要不然你入赘可好?
 
第二卷的剧情就是:无所不能的大魔头变成小正太,身份逆转南风开始玩养成
 
看文提示
主cp:许南风X君疏月
副cp众多,你们看到的各种男男都是cp
 
内容标签: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疏月,许南风 ┃ 配角:池寒初,段闻雪,白轻衣,北辰襄 ┃ 其它:腹黑可爱攻,霸道傲娇受
 
 
 
 
第1章 从前有家店
 
    云汐城外二十里的山岗上有一家野店,许南风在那里住了近二十年。店是他祖辈传下来的,老爹交到他手里的时候只有一个期望,不求发财致富,但求填饱肚子。
 
    就这样一间店,还指望发财致富?光是修缮店面的费用已经败光了许南风所有的资财,那段时间家里亲戚都纷纷跟他断了往来,唯恐他上门求财。
 
    许南风才不是那样的人,他只花了五年就盘活了这家店,但既不是经营家族的老本行,也没有干脆开成打家劫舍的黑点,在这家野店里,他只做一件事,就是倒卖消息。
 
    现在很少有人再喊他许老板,来这店里的江湖人大多会尊称他一句许先生,因为他用了五年时间让江湖人人都知道,只要花得起银子,许先生的店里什么消息你都能买到,上至大内贵族,下至贩夫走卒,钱能解决的问题在许先生这里都不是问题。
 
    但是许先生之所以可以扬名天下,真正应该感谢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三年前死于千重山无为涯的浮方城城主君疏月。
 
    说到君疏月这个人,在他短短二十岁的人生里,所经历的大大小小的事迹,光是写成书大抵都够说书先生说上一年半载。
 
    多年前他还不是浮方城城主之时,有人斗胆调侃过他,说这世间万千红颜,在他面前尽皆失色,人间有此妖孽,江湖必不久安。这话不过一句戏言,君疏月当真把江湖搅得天翻地覆,令黑白两道谈之色变,避如鬼神。他十六岁投入浮方城门下,不到二十岁已是一城之主,各路江湖豪杰被他把玩于鼓掌之中,此人无论是相貌,胆识,谋略或者武功都已是天下一绝,这样的人,留着就是祸害。
 
    他活着已经是个传奇,死了之后更是。那一战群雄围攻无为涯,虽然终于置这个魔头于死地,但是百余号人上山,活着回来的不足二十。武林正道这一仗胜得也是惨烈。
 
    他死后的两年间,江湖之中仍时不时地传出有关他死而复生重出江湖的消息。他就像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始终笼罩在江湖正道的心中。
 
    他死了吗,当真是死了吗?为什么无为涯下找不到他的尸首,他会不会仗着自己的绝世神功逃出生天?
 
    对于这些疑惑,许南风从来只有一个答案,死了,肯定是死了,而且死透了,没有人能身中一百零八剑,又招招命中罩门,还被推入山崖,这样再不死,天底下也没人杀得了他了。
 
    至于为什么找不到尸首。许南风觉得十分好笑,万丈高崖摔下去,活人都摔散了,何况他不死也差不多让你们剁碎了,哪里找尸体去?
 
    众人花了重金听到许先生这么一句话,方才安心离去。
 
    君疏月大概是真的死了。
 
    死了好,死了天下就太平了,死了以后江湖上就少了个魔头兴风作浪。
 
    君疏月死了就真的天下太平了?
 
    他死后不到两年,浮方城新继任的城主池寒初率师南下,打着为前任城主复仇的名号,几乎把整个乾州的武林正道血洗了一遍。
 
    从此江湖人又过上了胆战心惊闻浮方城而色变的日子。有人说,早知道当初就不杀君疏月了,他虽性情乖僻目中无人,但起码的江湖道义还是讲的,这个池寒初简直比他可怕千倍万倍。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但不管怎么说,是君疏月成就了许南风,如果不是他把君疏月练功走火入魔藏身千重山的事泄露出来,也许这江湖还是君疏月的江湖,这天下还是浮方城的天下。
 
    从那以后,许南风的这间小栈几乎成了江湖人顶礼膜拜的地方。当然,掌握的秘密越多,仇人自然也多,这几年来许南风起码遭遇过大大小小的刺杀不下百余次,但是他既然还活着,那就说明根本没人奈何得了他。
 
    所以许南风的生意越来越好,好到想金盆洗手都不行。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第2章 店里住了个美人
 
    许南风近来已经越来越懒了,他从前一天起码有三五个时辰会待在小栈里喝茶发呆等人送钱上
 
    门,但是近半个月来,他来往一间小栈的次数十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对了,许南风这家店,就叫一家小栈。取名之随意实在令人震惊。
 
    但许南风本身就是个很随意的人,他是那种在路边看到只野猫或者撞见只土狗,只要看的顺眼就会抱回家的那种人,所以当小伙计阿吕看到他扶着一个大活人回来的时候真是半点也没惊讶。
 
    老板终于捡了点有价值的东西回来。以后客栈里跑腿干活的事可算是有人分担了。
 
    许南风捡回来的这个人长得白白净净秀秀气气的,就是看上去病弱了一点,瘦骨伶仃的煞是可怜。他被捡回来之后许南风就把人安置在阿吕的隔壁,南风每天会定时给他喂药,每次看他灌药的时候阿吕都特别心惊胆战,他还记得三年前南风抱了只不知从来抓来的虎崽,虎崽断了一条腿,原本只是小伤,被他喂养了一段时间之后差点送命,后来就算抢救过来也转了性子,每天跟许南风的护院神犬招财玩在一起,明明是百兽之王,结果入乡随俗,被按了个进宝的名字。
 
    虎落平阳被犬欺,古人诚不欺我。
 
    那人在一间小栈里躺了足足半个月,他醒来的那天晚上阿吕正巧吃坏了肚子,一晚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好不容易舒坦了准备睡下却感觉黑暗中好像有什么在盯着自己。阿吕惊得一个打滚从床上坐起来,屋子里没有掌灯,黑暗中他看到墙上映着一个黑影,他以为那是自己的,正准备躺下忽又一个机灵坐起来,这才意识到对面那不是影子,是坐着一个活生生的人。
 
    黑暗中,他的声音沉沉掠过,冷冽沙哑,不急不缓,似乎有种稳稳的气势隐隐不发。
 
    “这是哪?”
 
    “一间客栈,这是许南风许先生的店。”
 
    阿吕像是中了魔,自己不由自主地就接上了话。对方又问。
 
    “你是谁?”
 
    “我是他的伙计,我叫阿吕。”
 
    “许南风人在何处?”
 
    “大概,在隔壁?”
 
    阿吕在这客栈中见过无数有头有脸的江湖人物,他们中有沉稳如山的,有聒噪无礼的,但意气风发的,也有走投无路的,从他们的声音中多少能分辨出一个人的性格,但是对面的这个人,他就像是一个无解的迷,让阿吕忍不住好奇但是又莫名畏惧。
 
    对方问完了话,从床上站起身来。他身形很稳,实在不像是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垂垂将死之人。阿吕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许南风的药起了作用还是这个人恢复得太好。
 
    他看到对方走到门口拐向许南风的房间,突然间意识到什么,蓦地大喊道:“老板,快逃!”
 
    他这一喊把招财进宝都给惊醒过来,院子里顿时热闹起来,一犬一虎一阵乱叫奔着那人就冲了上来。阿吕看到他轻轻抬了一下手,本以为接下来会血溅三尺,没想到他竟摸了摸招财的脑袋,又拉了拉进宝的爪子,一副跟他们很熟的样子。
 
    “乖,不吵。”
 
    说话的明明还是刚刚那个冷冰冰的煞神,但是此刻的语气却又温柔得让人心都软了。招财进宝果然是看到美人就没魂,扒拉着他的大腿马上就安静下来。
 
    这时隔壁的房门被人碰地一声踹开,许南风打着哈欠摇摇晃晃走出来,挂在他脖子上的那条黑蛇是他最心爱的宠物,半年前花了一锭金子从捕蛇人手里买回来的,本来说要取了蛇胆泡酒,但是不知道怎么玩着玩着就混熟了,现在是一间客栈里地位仅次于许南风的二当家,只有它才有资格爬上许南风的床,因为据说用了它做枕头之后许南风再也没有失眠过。
 
    “吵吵吵,再吵打出去!”
 
    那黑蛇有样学样,盘在许南风的脖子上朝着那个男人张开大口呲呲得吐出蛇信,黑亮亮的眼睛里泛着森森寒光。那人没说话,蓦地伸出手不偏不倚正好抓住黑蛇的七寸之处,那蛇脑袋蓦地一歪,一副垂死模样。
 
    许南风总算是回过神来,盯着那男人看了许久,脸上睡意尽消,咧嘴道:“你醒啦。”
 
    “嗯。”
 
    “再不醒我就准备拖出去埋了。”
 
    “嗯。”
 
    “正好院子里养了棵海棠树,缺肥。”
 
    “嗯……”
 
    阿吕见许南风说了半天,那男人始终只是以一个嗯字作答,换做别人算是大大的不礼貌了,可是许南风却一直笑眯眯地盯着他,那笑容怎么说呢,真像是盯上肉包子的狗。
 
    “老板,你们之前认识啊。”
 
    “认识啊。不然我能把他捡回来?”
 
    敢情您捡招财进宝和小黑之前也认识他们?
 
    从那人手里溜出来的小黑绕着许南风的脖子一路盘上他的脑袋,一副大爷的模样居高临下睥着这个差点一只手捏死他的男人。可惜他既没有毒也没有牙,只能吐着蛇信狐假虎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