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谢池春+番外 作者:飘绿如意

字体:[ ]

 
简介+排雷:
 
* 《上林春》中卫泠他弟、平安侯卫涟的故事。
* 悍匪出身忠犬攻vs位高权重美人受,年上,1v1 he。
* 因为作者的恶趣味,受永远是美人,美美美美美的山崩地裂日月无光。
* 受位高权重,攻君为抱得美人归一路在外辛苦练级,如果有时略背景板(尤其前期),请忍耐一下。
* 架空朝代,请勿追究细节。
* 【重要】由于故事背景和情节推动,《上林春》(np)中的人物不可避免的会出来打酱油,包括且不限于卫泠卫大美人和他的后宫们。鉴于这篇是1v1文,作者会尽量调整笔墨,避免np的部分带入,但情节上总有些避不开的地方。如果一点点np渣子都吃不下的姑娘,这篇文可能不太适合你……
 
 
    第1章
    
    烈战潼是被追到走投无路,才被迫纵身潜入那所恢宏的豪门院邸。
    苦守大半月,他耗费十年心血一手创建的山寨已经被夷平殆尽,手下也死的死散的散,只剩孤家寡人一个,顶着颗价值万两赏银的脑袋,四处躲闪,逃避着虎贲军的一路追杀。
    虎贲军,大周最精锐的军队,不知为何会被杀鸡用牛刀的派来剿灭他这小小山匪。也许是他占山为王的位置太微妙——长骞岭地处乾州、扈州交界,连接两大军事重镇,一路延伸下去,正对临潼关——那是守卫大周与西夷的门户。
    官家卧榻之侧,岂容草莽安睡。
    于是,规模堪堪初成的烈某人,在压倒性的军事力量下,被打成丧家犬。
    官方要的,是可以上报天听的、绝对性的胜利,包括匪首的人头。于是,一小队精锐被专门分出来,一路追杀,不死不休。
    十余日下来,他跑死了两匹马,昼伏夜出,精疲力竭,已近强弩之末。
    不知不觉,竟已逼近京城。
    西山,皇家骁骑营驻扎地,也是少数顶级皇亲贵戚避暑别院的所在地。
    深吸一口气,烈战潼吐掉一口带着血和尘土的唾沫,眼中闪过狠厉的光,单手按上砖墙纵身一跃,轻巧的攀住一根逸出的树枝,几下就消失在夜幕里。
    这别院太大,几乎不见人影,更摸不到方向。他小心翼翼的潜伏移动,时刻不敢忘记身后没有甩掉的虎贲军。他们应该已经发现他的踪迹。他必须尽快脱身。
    饥肠辘辘,疲倦至极,再不补充食物与睡眠,以凶悍出名的土匪头子,大约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强行压榨着最后几分精神与气力,他警觉的避开了灯火光明人流密集的主院,而是往人迹罕至的后院躲去。
    隐约的水声、湿融融的暖意与空气中似有若无的一缕酒香,鬼使神差的把他引到花园角落,一个偏僻的庭院。
    精致的八角亭四周植着错落的玉簪和绣球,亭中是一池温暖的泉水,四角点着小小的八宝琉璃灯。风动帘栊,吹起一角薄纱纬幔,惊鸿一瞥的现出半张人面,与一弯赤裸的肩膊。
    烈战潼霎时如被雷击,呆立在那里。
    “什么人?”对方凛然一惊,直起身向前。水波粼粼里,暖玉一般的身体浮起大半,精雕细琢的锁骨往下,两点嫣红若隐若现。对方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多具冲击力,只是面现隐怒,略一顾盼:“来人——”
    情况紧急,烈战潼顾不得咽下口水,条件反射的跃入池中,一把将对方搂进怀里,用力捂住他的嘴。
    “呜呜呜!”对方用力挣扎,手掌下的肌肤竟是异乎寻常的细致柔腻,赤裸的、骨肉亭匀的身体艰难的在怀中不停扭动挣扎,烈战潼心中一荡,浑身血液都往身下那物件上涌,直愣愣的迅速支了起来,毫不客气的正顶住对方臀缝。
    怀中美人仿佛被吓住了,浑身僵硬下来,面色涨的通红,眼中怒意渐炽。
    饶是如此,目如朗星,光芒璀璨,愈发美的惊人。
    悍匪对自己不分青红皂白的发情也有些羞愧,他急速呼吸,胸口起伏,仍然捂着怀中人的嘴,低头到他耳边小声道:“抱歉,我无意伤你!如果我放开手,你莫喊人,行吗?”
    美人艰难的侧过一点头,一双碧清的妙目斜睨着他,这才发现,逃命中的某人虽鬓发散乱胡子拉碴,却依然掩不了天生的浓墨重彩的五官,那眉眼竟有三分像了那人的味道。美人睁大眼,怔怔望着他,一下子忘却反应。
    烈战潼忍着擂鼓般的心跳,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移开手掌,然后略带歉疚的看着美人颊边几个浅红的指印,下意识的捻了捻手指。
    真是……好像碰一碰就能碎了啊。
    不经大脑的,一句蠢话脱口而出:“我没弄疼你吧?”
    这话太过歧义,美人一愣,随即颊染薄怒,低低哼了一声,挥手去打他揽在腰间的手。
    连生气都这么好看。犯蠢的悍匪张了张嘴又想说什么,忽然外头传来一阵细碎动静,一个模糊的身影跪在了纬幔外:“主子——”
    烈战潼猛然惊醒,下意识的再度手臂施力将这人捆绑在怀里,另一只手按住他颈后,虚虚压着他颈骨,也顾不得什么软玉温香,低头在他耳畔威胁道:“好生打发,明白?”
    美人挣扎了一下,没挣开,只得艰难的点点头,调匀气息,开口道:“什么事?”声如冷泉泄玉,清脆悦耳,哪怕不带一丝情绪,依然听的人心底发颤。
    外头的身影伏的更低了些,小心回答:“外头来了一小队虎贲军,说是追缉的匪徒逃入咱们园中,想……进来拿人。”
    “匪徒?”美人玩味似的咀嚼了这两字,回头瞥一眼浑身绷紧的某人,忽然嘴角微微上扬,在腰间手臂愈发收紧如铁链后,终于懒洋洋发了话,“虎贲军长出息了,有胆子到我的别院来搜人,林焰果然治军有方。”
    林焰?不是传说中的虎贲军主将?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被提到,这美人到底什么来头?
    仆人小心翼翼的询问:“主子,那奴才这就去把人打发了?”
    美人声音更冷了些:“怎么,还用我教你?”
    “是是,奴才告退!”外头的人磕了个头慢慢退下。美人有些不耐烦的低头掰了掰他的手臂,没掰开,于是沉下脸来。
    烈战潼忽然开始生出疑惑和警觉。怀中人模样太精致,他一开始便先入为主的将他定位成“王公贵族豢养的昂贵的禁脔”之类的角色。如今看来,难道竟是自己走了眼?
    他挑起眉,盯住他双眼,下意识的舔了舔干燥的唇:“你是谁?”
    美人面上似笑非笑:“这话该我问你吧——匪徒先生。”
    被一个赤裸的美人这样盯着,悍匪的一张老脸忽然有点烧。他转头从池畔的雕花小托盘中抓过酒壶,掀掉盖子直接就是一大口,清甜绵软,一点不够劲。不由叹了口气:“我叫烈战潼,虎贲军追捕的长骞岭匪首,就是在下。”
    “长骞岭……”美人喃喃,忽而一笑,“前些时邸报上说要清剿的那个‘聚匪三千、拥兵自重’的不知死活的家伙,就是你?”
    “邸报?”烈战潼有些懵。
    美人不屑的挥挥手:“松开!”
    他下意识的听话的放开手,愣愣看着他。
    美人慢条斯理的取过池畔堆叠整齐的浴衣,毫不避忌的当着他的面起身出水,穿衣系带。不知是被温泉熏的还是怎样,烈战潼只觉头越来越晕呼,下面那根东西却异乎寻常的精神起来,血脉翕张,一跳一跳绷的快要爆炸。他有些狼狈的低头,两线暗红的鼻血不受控制的蜿蜒而下。
    还能再丢脸一点吗!悍匪悲愤的闭上眼。
    美人仿佛被他的反应惊呆了,楞了一下,随即面上浮起愠怒,拂袖恨道:“就该把你交给虎贲军!”
    烈战潼将脸埋入水里,反手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然后湿嗒嗒的抬头,厚着脸皮恬不知耻道:“一客不烦二主,有吃的吗?”
    美人咬牙,却还是随手推过托盘,精巧的描金荷叶碟里,堆着几枚龙眼大的糕团,精致的不像人间食物。
    饿的半死的悍匪一看,差点厥过去,伸手一捞,两口就没了。舌头一转,咂摸着花蜜馅心悠长的余味,讪讪道:“还有实在点的吗?”
    美人看着那张脸,恨得牙痒,想扇却又舍不得下手。真的,那双眼睛几乎一模一样……不由冷笑道:“刑部牢饭管饱,要么?”
    这张脸简直宜喜宜嗔,怎么都好看。烈战潼呆呆看着他,脑中不受控制的闪过四个字:活色生香。
    望着雪白浴衣下,领口那一抹玉白的肌肤,回想起方才那一瞬间出水芙蓉般的撩人艳色,他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哑了声音,目色幽深的盯住他:“你是谁?”
    美人望着他,半晌,忽然微微一笑:“此地,是家母福宁大长公主的西山别院。鄙姓卫,行九。你可以叫我卫九爷,或者——平安侯。”
    
    第2章
    
    烈战潼以前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踏足皇亲贵戚禁地,把一位天潢贵胄的侯爷挟持在怀,呃,还是赤着身子的。
    关键是,这位侯爷还生的如此好看,比他生平所见所有美人全加起来还要好看。
    烈某人忽然觉得,自己这一路追杀竟是挨的不冤,好处都搁这儿等着呢。
    在他颠沛肆意的前三十年人生里,烈战潼见过最大的官儿,大约就数来剿杀他的那位虎贲军前锋营游击将军,不过是个从五品。哦,很久以前劫道时还宰过一个金珠满箱肥肠满脑的致仕的都指挥使,好像品级也不低了。可这样一个御苑兰花一样的秀丽少年,竟然已经是侯爵了。烈战潼不知道侯是几品,不过王公侯伯,这点基本常识还是有的。反正,总归是高高在上的所在。
    这样遥不可及的差距,高高在上的贵人,搂在怀里,竟是真真切切的丰温香软,叫人三魂七魄都散了一半。望着眼前天人一般的少年,粗糙了半辈子的悍匪呲了呲牙,眼中闪过凶狠的光,暗道:“CAO,真他妈勾人!”
    当然,也就是暗地里想想。当着人面,他可是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这娇怯怯的美人就被吹倒了。
    卫涟随手挽起湿漉漉的长发,用一枚木簪固定,一面侧身看向他,随口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烈战潼苦笑,几枚糕点下肚,反而让原本已麻木的胃活跃起来,饿的生疼。他毫不客气的抓过酒瓶就是一口,液体一路往下,温暖了肠肚,这才仿佛满不在乎的说:“凉拌!走一步看一步吧,只可惜我那群弟兄们,还有那一窖金银……”他摇摇头,心疼起自己的老婆本。想到老婆本,忽然不怀好意的抬头看看眼前的美人,心里开始痒痒。
    还来不及心猿意马,冷不防美人忽然捋下手上一串东西扔过来,他一把接住,是一串十八子的玛瑙手串,颗颗莹润,鲜红欲滴,拖着赤金镶珍珠的坠子,华贵异常,一见便知价值连城。
    他有些拐不过弯,楞楞的看着他不说话。
    卫涟望着他,嘴角泛起苦涩的弧度。便是为着这双绝似那人的眼睛,也会放他一条生路吧。明知自己此举有多不理智,可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