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祸国祸水 作者:三木李子

字体:[ ]

 
文案
 
辛络绎与好友打赌,要拿下天下第一美人,就算将来不能醒掌天下权,也能醉卧美人榻。
于是乎,从当年开始,那傍上第一赫然写了“梨杉枬”三个字,你特么的为什么没告诉我现在开始男的也可以上榜呀……
男人上榜也就罢了,他,他还谋杀亲夫……
梨杉枬遇到一个不详人,那人见他第一面就说他谋杀亲夫,据说那人出生的那一刻,他奶奶正好死亡,更加不详的是……
这家伙见他第一面就粘着他,用了一生就为了解释他看上他是出自真心,而不是只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谁信谁傻逼)……他实在不明白自己跟这家伙有何怨仇,竟然想着要克死他……
 
霸道吐槽忠犬纨绔攻vs孤傲冷漠冰山美人受 
温馨向,1V1,双c,he,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强强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辛络绎,梨杉枬 ┃ 配角:作者是个逗比 ┃ 其它:作者是个逗比
 
 
 
  第1章 相见
  
  “络绎,马上出榜了。别到时候不认账。”一身华贵,打着折扇的男子轻笑,折扇上面不是丹青,而是一句对联,对联还颇文雅:钱财,美女。
  他似乎还有意的提醒辛络绎,他怕辛络绎这个无赖的家伙会不认帐,辛络绎作为天下第一纨绔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一天到晚跟着自己的狐朋狗友混吃等死,没有人敢管他,因为他出生的落地的那一刻,他皇奶奶正好死亡,他皇帝老爹本来要处死他,后来被夜客属属长风夜抱回,他对皇帝说,如果这个孩子真是不详人,他会杀了他。所以,跟着风夜那种游戏人生的家伙,他也就变得游戏人生。
  几天前,辛络绎抱着酒壶搂着美女凌云壮志说非要拿下天下第一美人,如果追不到,他就脱光衣服学着狗叫围着京都跑三圈。此话一出,几个酒肉朋友立马起哄,于是乎,在美人阁的对面醉仙楼里订着一个顶级的专房里,一旦那个民间统计的榜单发出来可以方便第一时间看见。
  “五殿下,世子,放榜了,出来了,这个……”小厮跑得气喘吁吁,还没走到楼上就摔得狗啃泥,一张黄色的纸薄落在了地上,微恒文与辛络绎看过去。
  微恒文打着折扇的手停下来了,辛络绎以为自己眼花了,捡起来一看,那头三个字真的把他震傻了。
  辛络绎立马开始脱衣服,微恒文立马用手捂住胸,问道:“你干嘛?”
  辛络绎做出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表情道:“裸@奔呀。老子是一个讲信用的人。”
  微恒文还一脸懵了的状态,打着折扇,对自己的这个酒肉朋友报以万分的同情悲痛的安慰说道:“络绎,这是我第一次见你这么认命的。”
  辛络绎很不甘心,他一个天下第一纨绔,什么荒唐事干不出来?没想到如今栽在一个男人手里。看着那罪魁祸首梨杉枬几个大字,他咬着牙吼着微恒文:“你小子为什么不告诉我男人也可以上榜?”
  “殿下,这你可冤枉我家主子了,这个本来就是民间的一个统计,以往都是女人上榜的,只是在前几天,风夜风大人说,美好的东西不分界限,男人也应该上榜,于是得到了一众人的认可,才有了这个新版美人综合榜的。”
  辛络绎扶额:“风夜那个老不死的,要不是看他救我一命的份上,我真想活埋了他。”
  微恒文道:“络绎,你就不想知道这个梨杉枬是谁?”
  小厮立刻抢答:“主人,这是玖雪王世子,七岁因为陛下的一句话‘天之娇子,人之君子’而名扬天下,被奉为当世‘夜明珠’。”
  微恒文一扇子拍在小厮头上:“要你多嘴,稀罕你说废话。”
  小厮嘟嘟嘴:“小的以为你不知道呢?毕竟你们不是一路人。”
  微恒文:“滚!”
  微恒文看着辛络绎不说话外衣已经脱下来了,脸上十分悲戚,于是推了他一下:“喂,不是被吓傻了吧,不就裸奔吗?咱们又不是没有奔过,要不兄弟请你去美人阁,据说新来了两个姑娘,那胸足有绣球这么大,一两银子一摸,那手感,啧啧,这次让你先摸……”
  辛络绎纳闷了,想来想去想不通,唏嘘了一声:“你说这次是不是那个姓梨的使了手段?你想想他一个深露简出的家伙,连我们这样的败家子都没见过他,那些民众从哪儿看见过他,又是从哪儿知道他比京都第一花魁还好看呢?”
  “我哪儿知道,他不就在阁楼对面吃饭吗?我听说他经常一个人来醉仙楼吃饭,就在对面,喏,看到没有,就是那个很安静的房间里,那儿几乎成了他一个人的专房。赌一把,你要是敢把他的门踹开,我给你一千两,叫你一声大爷,如果不行的话,你给我银子,叫我大爷,怎么样?”
  辛络绎一拍桌子:“记得叫大爷。”
  微恒文还没来得及告诫他这个梨杉枬不好惹,辛络绎已经跑到对面,一脚踹开梨杉枬的门。
  微恒文一看,坏了,完蛋了……
  辛络绎踹开门的时候,梨杉枬正在自己跟自己下棋,晶莹剔透的白子还没有落下来,那砰的一声让他一愣,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个来者不善一身酒气的家伙,手里的棋子捏得紧了紧,眼中清明如水。
  辛络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将眼前这个人看得清楚了,清秀绝伦的面容渐渐的明晰,就如同一副美丽的画卷,在重重重彩之中慢慢的勾勒出美丽的线条,成了绝世名作,就那么一幅画……貌似天人,宛若谪仙……
  远黛群山在薄雾之中凝聚成的冷眉,蝶翼清湛而勾勒出的双睫,细雪春雨连绵而成的脸庞……
  这瞬间,仿佛所有的赞美用到他面前都显得苍白而多余,纤尘不染的玉色长袍随着开门带来的风寥寥飘起又落下,本来只是一副素淡的画卷却又美的如此惊心动魄。
  他的眼中,空无一物。他的眉间,孤寂绝伦。本来看上去十分单调的色彩,却给人一种凄艳绝伦的感觉,宛若摄人心魄的花魂玉魄……
  “络绎!”微恒文喊道,看见梨杉枬的那一刻,他也愣住了,如果不是常在百花丛中走,他也一定以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是多余的了。
  亲娘呀,这世间真的有神仙呀……
  辛络绎立刻反应过来,推搡着微恒文,把他推出门去:“你大爷的,我叫你少喝点酒,你就是不听,把我身上染着酒气也就罢了,你还推我,让你推我,看看把人家的门都推开了……”
  把微恒文推出去之后,他自己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把微恒文关在门外,然后对着一脸淡漠如水,清冷似梅的梨杉枬说:“不好意思,我朋友脑子有点问题,他喝醉了,一不小心就把我推了进来,没有打扰到你吧?”
  “死络绎,你有种的别回来。”微恒文气得在门外大吼大叫。
  辛络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仿佛打量着一件绝美的物品,眼睛里发着光:“我叫辛络绎……”
  他一句话没有说完,梨杉枬一枚棋子已经朝着他的面门打过去了,辛络绎立刻左躲右躲:“喂,江湖规矩,打人不能打脸呀……”
  梨杉枬没有理他,继续出手,辛络绎立刻叫了起来:“我是皇子,你杀了我就会灭满门……喂,你听到没有,我叫人了呀……非礼了……有人非礼绝世美男子呀……梨杉枬世子非礼无辜美少年呀……”
  梨杉枬停了下来,他深邃寂入幽谭的眸子中闪过一次杀意,淡漠疏离宛若镜中水花,手中不知何时换了一枚黑色的棋子,他看着眼前这个冒失的家伙,声音极其冷淡:“出去。”
  辛络绎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家伙出手简直够狠,一点余地都不给他留,幸好他功夫算是不错,要不然现在恐怕早就去见黑白无常了。
  “你叫我出去,我就出去,那是不是太没面子了?”辛络绎竟然毫不客气的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还给自己倒了一杯美酒,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十分惬意的看着梨杉枬:“梨杉枬,是个好名字,那啥,本大爷觉得你毫不装逼毫不做作,本大爷想跟你交个朋友。”
  其实辛络绎此刻内心是,这个家伙毫不装逼毫不做作长得真好看,好想上他……
  “出去。”梨杉枬继续说道,他不明白这个衣衫不整满身酒气的家伙为什么要赖上他,但是他对辛络绎的第一印象是极其差的。
  辛络绎依旧没皮没脸的笑了笑:“不都说了吗,你叫我出去,我就出去,那实在是太没面子了,我来,只是想跟你做个朋友的,不是来打架的。尤其是,打你这样的人,我会心疼的。”
  “我不需要朋友。”梨杉枬实在是不想跟着这个纨绔子弟废话,对于辛络绎,他早就有耳闻,这个皇子从落地的那一刻都被赶出皇宫,一直住在夜客属署长风夜的家里。
  夜客署是晚上维护皇城治安的组织,可以不听任何人的话,只需要听皇帝的,夜客属署长风夜是个神经病,所以教出这样的纨绔也不例外。
  “你不需要是你的事,我需要就可以了。”辛络绎忽然凑近梨杉枬,一伸手就搂过他的腰,在他把手里的那枚棋子在发射出去之前就握住了他的手,他的外衣已经脱了,看上去吊儿郎当异常纨绔,嘴边诡异的笑了笑:“天下第一?恩?”他一只手按住梨杉枬的两只手按在背后,顺带还搂着柔韧的细腰,另外一只手摸上了梨杉枬的脸:“当得起,确实当得起,绝色……真是绝色……”
  他的个头本来就比梨杉枬高那么一丢丢,这样的姿势真的是尴尬,梨杉枬感觉莫名其妙的觉得被侮辱,体内血气氤氲,如果他这几天不是经常被恶梦缠身又感染风寒,辛络绎这家伙早就死在进门的那一刻了。
  辛络绎按着梨杉枬的头,就那么亲下去,一点余地都不留,舌头如同丝绸般搅和,突然舌尖一痛,脸上一痛,辛络绎还没有在温柔乡里面回过神来,就被一枚棋子擦着脸而过。
  梨杉枬挣脱过来,恨不得杀了这个无耻的家伙,他抽出剑刺过去,辛络绎竟然没躲,手臂上被箭刺开长长的一道口子,殷红的血渗透出来,渗透在华贵的衣衫上,宛若杜鹃泣血。
  辛络绎吐了一口血出来,他此刻感觉舌头上有腥甜溢出来,才想到原来舌头破了,他淡定的看着梨杉枬:“是你咬的吧?”
  “无耻。”梨杉枬怒着正要出剑。
  辛络绎立马往后躲了三分:“你别把人招来呀,把人招进来,我就脱掉裤子,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出去做人。我名声不大好,再差一点也无所谓。只是,杉枬你,你名声太好了,你可千万别给梨家蒙羞呀。”
  梨杉枬没有理他,非要出剑,辛络绎躲闪不急,立刻大叫:“谋杀亲夫了……快来人了,有人谋杀亲夫了……”
  说完这句话还不算,他还把自己的衣服给脱掉,裤子也脱了,梨杉枬看见辛络绎光着身体,顿时觉得更加怒了,转过身去,怒着:“出去。”
  “我得把裤子穿好才能出去,要不然,你知道我的名声不大好,光着出去,别人以为我把你怎么了。”辛络绎说是穿衣服,但是他光溜溜的坐在屋子里,梨杉枬看了一眼,怒道:“出去。”
  辛络绎举起自己的裤子:“裤子破了,你刺的,杉枬,你行行好,帮我找一条裤子来吧。”
  梨杉枬没有理他,打开门自己走出去了,这是梨杉枬一生之中的耻辱。
  微恒文靠在楼梯口抱着扇子看着梨杉枬冷着脸走下来,立马惊吓得跑到屋子里一看,辛络绎活得好好的:“你竟然能活着,太牛叉了……”
  “那是自然,我是谁呀,我福大命大。去,给我找一套衣服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