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错算+番外 作者:附耳来(下)

字体:[ ]

 第71章 第 71 章
    
    萧谅让季澜候在外面,自己进屋找章怀民,说道:“舅舅,虽然太医看过季澜的腿伤,但我不放心,不如你帮他再诊治
 
一番。”
    章怀民微微一笑,说道:“我也是太医院出来的,既然他得太医诊治,你就不要太担心了。不过若我猜得没错,他是季
 
淑妃的侄儿,季朗风的孙儿吧?”
    萧谅道:“正是。”
    章怀民摇头道:“谅儿,你还是太大意了。你明知道他是太子的人,怎么还能与他如此亲近?万一他有所图谋,这可如
 
何是好?”
    萧谅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解释,也不敢坦白告知他与季澜的关系。他憋了半天,说道:“舅舅,太子之位已定,到时候太
 
子等着登基便可。我对帝王之位并无贪念,太子又怎会害我?”
    章怀民说道:“你可知道当年你两个皇伯父,与你父皇同母所出,也是一心为国,却都被害死了。你是皇子,那么对太
 
子来说,你就是威胁。不只是你,所有的皇子在他眼中都是如此。”
    萧谅无言,半响才道:“季澜……他是察天的徒弟,之前在黎州跟着云昭一起去见莫澜,也算为我尽心尽力。”
    章怀民道:“他去那里不过是为了太子之故,帮你是顺水人情。如此就能收买人心,让你对他深信不疑。毕竟谁也不会
 
轻易怀疑共患难之人,对自己有加害之心。”
    萧谅越发说不出话,心中着急,说道:“舅舅!他不是这样的人,我可以发誓。他甚至……”
    章怀民道:“甚至什么?”
    萧谅忖道:若舅舅知晓季澜刚接管了临花和折花,只怕对他更为猜忌,现在还是暂时不说为好。
    萧谅道:“舅舅,裴尚家里,与柳国舅交好,保不齐会是柳宸妃的人。他们还对我下毒,那你怎如此相信裴尚?”
    章怀民叹道:“看来,你真的很在意那个季澜。”
    萧谅道:“我、我没有……”
    章怀民道:“裴尚这小子,自小跟着我长大,有什么花花肠子怎能瞒过我。他与他父亲裴中玉不同,舅舅对他放心。”
    萧谅撇了撇嘴道:“那……我也相信季澜,他与他人不同。”
    章怀民道:“唉,你还太年轻,不知道人心险恶。好了,我还要专心救治云昭,你快打发他走。”
    两个人正说着,便听见外面有人敲门。下人来报,说有一个女子手持锦盒而来,是季澜请他出去接待。
    萧谅走到大厅,看到来人颇为惊讶,问道:“裴小姐,你怎么来了?”
    裴月华取出锦盒交给萧谅,说道:“此事稍后再说!这是我哥让我送来的血灵芝,你先交给裴师父,赶快用药要紧。”
    萧谅取了锦盒,送进去给章怀民,又不愿意留季澜一人在外与裴月华独处。无奈一时走不脱,还要帮章怀民的忙。
    裴月华看季澜坐着轮椅在大厅等候,便问道:“季、季公子……你的腿还疼吗?”
    季澜道:“无妨,多谢裴小姐关心。”
    裴月华道:“上次我托贺家妹妹送给你的手帕,还在吗?”
    季澜抱拳说道:“昨天与秦王殿下落马,我见他划破手臂,流血甚多,情急之下,用小姐所赠手帕为他裹伤。事后才想
 
起,失礼之处,还望裴小姐见谅!”
    裴月华听说,脸一下子就白了,又不敢对他发脾气,只好说道:“你为了救人,我自然不会怪你。”
    萧谅见章怀民这边不再需要自己帮忙,便急忙走去大厅,却见那裴月华满脸通红,正坐在季澜的轮椅边。
    他走上前道:“多谢裴小姐及时送来的血灵芝,看来云昭的伤不要紧了。”
    裴月华说道:“果然是云昭!我就说,大哥何必骗我说是秦王受伤,需要血灵芝急用。刚才见殿下好好的在这,便知道
 
定然是为了云昭。”
    萧谅问道:“哦?本王记得与贵府并无交情,何以为了本王送上这等厚礼?”
    裴月华道:“早前大哥得罪了您,总要稍作弥补,否则岂非显得我裴家不知礼数。”
    萧谅道:“你刚才为什么说,令兄是为了云昭才这般着急?据我所致,云昭将令兄悬与房梁之事惹你不悦,想来他本人
 
也很是介怀才对。”
    季澜咳嗽了几声,说道:“凤眠,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裴姑娘,请问令兄为何不亲自送来,反要你一个大姑娘抛头
 
露面?”
    裴月华道:“血灵芝珍贵得很,父亲藏匿得严。大哥匆忙回家,恰逢父亲外出,他也来不及禀报,便自行去取。没想到
 
倒被困在父亲差人设的机关里,一时也出不来。他找我帮忙送出血灵芝,等父亲回来就能脱困。”
    她没有明说的是,听闻季澜与秦王相交,自己向裴尚主动请缨送药,便是为了大厅季澜的伤势。没想到能见到本人,心
 
中颇为欢喜,不过又想到手帕之事,不免别扭。
    其实那套说辞,根本不是真的。只因血灵芝珍贵异常,是父亲打算今年送给柳宸妃的生辰贺礼,没想到大哥会偷出来送
 
给云昭。若被父亲知道,大哥只怕要挨罚。
    萧谅说道:“多谢姑娘,还望你回去之后,告知令尊,这药是为救治本王,不要牵扯云昭。”
    裴月华道:“殿下放下,我知道分寸的。”
    萧谅见她没有离开的意思,却直勾勾看着季澜,不由得皱眉,想了好一会儿,说道:“裴姑娘还有什么事吗?”
    裴月华道:“对了,我差点忘记,殿下昨日受伤,想必需要休息,那月华就先行告辞了。”
    她嘴上和萧谅道别,眼睛却看着季澜,依依不舍而去。
    萧谅问道:“鲸波,裴姑娘虽然性情略微直率,但也算是娇媚动人,你看如何?”
    季澜说道:“凤眠莫非想收她入府?”
    萧谅猛然站起,甩手就要走,却被季澜拉了一把,便死命挣脱。二人动作太猛,顿时连人带季澜的轮椅一并翻倒在地。
 
季澜龇牙咧嘴,闷哼了一声,吓得萧谅连忙起身。
    萧谅将他扶上轮椅,问道:“你摔得怎么样?是不是伤到腿了?我去喊舅舅来!”
    季澜一把将人抱住,说道:“以后莫要吃这些飞醋,实在生气,我被你摔一百次都可,只是莫要甩袖走人才好。”
    萧谅被他说得脸红,道:“快放开,若被舅舅看到,如何是好?”
    季澜这才放开他,只是两人手牵手,相互看着对方好一会儿,这才同时笑出声来。
    
    第72章 第 72 章
    
    云昭服下血灵芝后,到了这天夜里,方才悠悠转醒,却见萧谅和章怀民正坐在一边。萧谅歪着头小憩,章怀民正笑吟吟
 
看着他。
    云昭道:“你怎么在这里?”
    他知道章怀民是裴尚的师父,总觉得此人不简单,便有些避讳。现在自己受伤,萧谅武功低微,若他有什么举动,只怕
 
也无可奈何。
    章怀民说道:“老夫问你,你是如何拜入莫萱门下的?”
    云昭全然不理,说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章怀民道:“你若不说,我现在便制住秦王,到时候只怕你不得不说!”
    云昭无法起身,心中着急,说道:“你果然不安好心,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骗得秦王信任!不过我告诉你,你若敢动他
 
分毫,我定要找你算账。”
    章怀民笑道:“这性子倒确实和莫萱有点像,果然是她的徒弟。”
    云昭惊讶道:“你认识我师父?”
    章怀民道:“那是自然,算起来我们也算同门。”
    云昭说道:“不可能。我师父说了,她只有一个师兄察天。你休要花言巧语,骗我上当。”
    章怀民道:“我是神农一派之人。”
    云昭听说,急忙说道:“此话当真?”
    章怀民道:“若非如此,我怎能在短短一日之内,将你从阎王手上抢过性命?”
    云昭心知自己伤重,潜逃回府,不过是为了见萧谅一面,叮嘱他小心赵王。
    云昭说道:“也罢,有你在这正好。你既然神农一派传人,不知可否帮秦王解了百枯草之毒?”
    章怀民道:“哦?这嘛……你先交代你的身世,我们再谈。”
    云昭道:“你想知道什么?”
    章怀民道:“你如何拜入莫萱门下?如何进入皇宫,又怎么做了秦王侍卫?他在他身边有何企图?”
    云昭道:“我若对他有企图,秦王早已不在。啊呸~~呸~~”
    他自毁失言,连连啐舌,倒是看得章怀民忍俊不禁。
    章怀民道:“看不出你对秦王十分上心。”
    云昭道:“我是自小被猎户收养,打猎为生,后来遇到师父,被她收为弟子。从此跟着她习武,后来不知为何,她定要
 
我做大内侍卫。”
    章怀民道:“大内侍卫,大多身家清白,但一般人家,如何能说进就进?”
    云昭道:“我也不知道。师父给了我一个拜帖,我在那个帖子交给管事的,就得到考核资格。我武功不低,而后不久,
 
就慢慢的晋升。有一次遇到陛下巡营,有个难以驯服的马儿差点冲撞圣驾,被我拉住,故而得到他的信任,留在身边。”
    章怀民道:“只怕你说的不是全部的实话吧?”
    云昭道:“你又想说什么?”
    章怀民道:“那马儿当真是意外冲撞陛下,不是你制造的机会?”
    云昭道:“算你厉害,是我有心为之。”
    章怀民道:“如此用心良苦,再加上你师父与陛下有血海深仇,莫非是要你行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