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果事为媒 作者:天痕壹月/天恒有月

字体:[ ]

 
文案
 
为知道心上人是否当真要娶了别人共享齐人之福,凌云洛舍弃摘星城城主之位走出三岛六城前去查证。满怀希望,忐忑不安,然而亲眼见到昔日恋人与他人缠绵悱恻,不由痛彻心脾。
之后,却是遇见了早就出了三岛六城的亲生哥哥,凌云霄一代医仙,江湖中传言多不胜数,其人风姿更甚,恍若谪仙。
本是想向凌云霄寻求温暖,忘却曾经之痛,然而却发现,曾经恋上另一人的契机,另一人时时关心自己的假像,真实做那些事的人,却是凌云霄……
若他往日是恋错了人,如今对他如此好,如此温柔的凌云霄,又是否会是他一生的良人呢?
 
 
楔子
  
大胥王朝外海,有三座岛屿接连成环,岛与岛之间,最近的地方间隔可以直接跳过去,又按其地势接连阻断,隔开六座城,扶风、揽月、摘星、拈花、拥雪、挑雨。主城扶风通向另外五城,另外五城要去别地,必须经过扶风。
三岛六城地理位置卓越,贸易农商经久不衰。城主一脉少有人外出到陆。
没有人知道,那是因为三岛六城内特殊的规矩。
其中有一项规矩,么弟侍兄。
城主们都可让自己兄弟侍寝,除非那兄弟能打得过他们,甚至叔侄,若有两人同时看上一人,便按照血缘关系来决定顺序……城与城间的规矩虽不会尽数相同,然而,近亲相女干,却是三岛六城城主一脉的定文。
传言,三岛六城乃仙人后裔,古时候仙人正是同血脉相成亲,而岛上养有的雌雄果,可让男女有孕,甚至长生不老……
 
 
第一章
 
三岛六城远在海外,本是灾祸不临、风雨难以侵袭之地,然而,这数百年未曾有人侵入的圣地,竟有外人信原轩上得岛来,差点弄坏了圣果——雌雄果的根源。
六城中大部分人都将此事作为谈资,而摘星城医术高绝的城主,却在藏书楼中发现了一些端倪。雌雄果,竟可做出控制人的药,并且药性特殊,比蛊更加有用过。
「二少主还小……城主你当真要走?」凌氏大长老兼摘星城总管凌叔,面上浮忧。「那药虽重要,但未必能有人识得,一时间也出不了事,二主实在太过年幼,若是现下便担下这摘星城城主之位,恐其理所不能及,城主莫不过几年再出去?」
少年沉吟不语,然而却没有点头。
他负手而立,风华自然流露,面庞皎皎若明月,双眸明亮似星星,偷眼一看,只觉轻云闭月,流风回雪,令人心中一清,满满的只剩下惊讶与崇敬……
竟是如仙人一般绝美飘逸。
「城主,何况这城中留二少主一人,也是……也是……」凌叔说到这里,已是有些不忍,凌云洛的双亲才刚逝去不久,若是知道自己亲生哥哥也即将离岛,不知该有多伤心。
「凌叔,你可帮助云洛,这次事关重大,若有不慎,将是百年来难有的浩劫,我是非去不可……至于云洛,我只能把他托付给你,凌叔,你好好照顾他,教导他如何管理摘星城,如果他吃不消了,就也帮帮他……闲暇时候可以让他放松……不用太过努力。摘星城靠你们了。」
凌叔闭了闭眼,低声道:「老夫,只能尽力。」
凌云霄手抚上他的肩膀,低声道:「除了摘星城,云洛……更是拜托凌叔。」
「老夫省得,城主路上小心。」
「好。」
屋内人殷切互嘱,屋外人红了眼眶,凌云洛捡起一片落叶,动作十分地轻,敛着气息偷偷跑走了。
 
※※※※※※※※※※※※※※※※※※※※※※※※※※※※※※※※※※※※
 
「说!你干什么偷我家的鸡,把它藏哪了!你说不说!你说不说!」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对着蜷缩在地的十八岁还多的少年拳打脚踢,边打还边审问,「你再不说我就打死你!」
拳脚如雨点般落在那个少年身上,少年一声不吭,好似他打的不是他一眼,然而胳膊上的青紫,却证明了他并非铁打的人儿,定然会觉得痛。
「住手!」兄长不久前才离岛而去,出来散心的凌云洛抿着唇冷眼看他们,「你干什么打人?」
男孩撅起嘴,道:「他……他偷我家的鸡!我家只有那一只鸡,自己家里都舍不得吃,结果却被他偷走了,我母亲都着急病了……」
摘星城中虽没有人饿死的情况,不过也有贫困的家庭,凌云洛心头一软,却是道:「可是你打人还是不行。」
「我不打他,他不肯把鸡交出来,如果他不把鸡交出来,我就不能收集鸡蛋上街去卖了……」大抵是看见凌云洛的衣裳华美,男孩语气渐渐变得怯生生,怕他是家里有身份地位的人,而见自己打人送自己去见官。「我也是没办法,如果没了那只母鸡……我们家里会很艰难。何况他很有可能已杀了那只母鸡,如果……如果杀了,我不打他一顿,家里人都会觉得不甘心……」
凌云洛深吸一口气,从怀中取出一锭银两,道:「这里是五两银子,你可以去买好多鸡,也可以买些猪什么的养养,这样,你们家以后就会好过一些……以后有人偷东西,尽量送去见官,不要滥用私刑,不然,到时候不是你错,也变成了你错,如果吃了官司,你们家就会更艰难……打人还是不好。」
男孩热泪盈眶,接过银两时不但手颤抖,声音也颤抖,「多……多谢恩公……」他竟然连声道谢,跪下来向着凌云洛嗑响头,每次都发出极大的响声。
凌云洛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阻止,男孩却是磕完头跑了个没影——欣喜的想回家报信,以及大概也是有些怕他把钱收回去的。
相比那男孩的活泼,被打的少年只是蜷缩起来,不露脸也不露脖子。哪怕打他的人已走,他也仍旧采取了这样防卫的姿势。
凌云洛蹲到了他面前,轻声道:「你是家里有什么困难吗?」看他不说话只是挨打,显然有些倔强性子,恐怕也和他一样,孤身一人,无依无靠。
少年僵了一下,微缩了一点,不说话也不动,也许他更希望凌云洛立刻就走,免得被人看见如此丢人的模样。
「你家中可有人在?」
少年缩得更紧。
凌云洛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和一片绸布,绸布上写了地址。
「你若是不想要继续做这样的营生,可以来找我,我家就住在这里,缺许多干活的人。」
凌云洛说着,看了他一眼,「只要你有上进的心。有自尊,不想再做这样的事情。」
起身,走远,没有回头,那少年露出略偏阴暗的眼,盯住他的背影许久不说话。
第二日,摘星城城主府中便迎来了一位客人,那位客人很快成为了城主凌云洛的书童,接着又变成了侍从,最后……好像还对凌云洛颇有亲近之意。
凌云洛父母双亡,大哥又出了岛丢下他一个人,凌叔虽然对他好,毕竟只能算长辈的关心,有这人的陪伴,却是开心了许多。
凌叔看在眼里,欲言又止,其实凌云洛新收的这个人,很有问题,不但有问题,而且还有些阴差阳错。然而凌云洛喜欢上一个人后,开心了太多,他却不忍心阻止。暗自感叹凌云洛独自一人太过寂寞,心中又想起出城的凌云霄……
城主啊城主,你若是不早点回来,怕是你弟弟就要被人拐跑了。
不知道凌叔的心里是这么想的,凌云洛却是过得很快活。自从那人出现,他年年生辰都能收到特别的人送来的礼物,十五岁时更加,除了宗亲们的礼物外,还收到了副美人图,上书:好风凌云,成岁贺词,明月无知,但知我心。
落款未提字,而是画了两朵依偎在一起的云。
凌云洛第一次羞红了脸,心砰砰砰直跳,情窦暗开,咬着手指道,原来……他喜欢我,少年长得不丑,越大也越俊朗,虽然平日里和他说话并不像很有文采和情趣的样子,但这幅画,却打动了他。
好风凌云。
他是在说自己。
凌云洛心口砰砰直跳,暗暗开始期待每年的生辰礼物,渐渐与这少年也走得越来越近,少年姓杨,名勍,据说来三岛六城是为了躲避仇家,中原武林中有人害死了他的叔父,连累了他一家,他要练好武功回去报仇,凌云洛想教他习武,他却说不用,他有家传的武学。
凌云洛闻言,也只能陪他一起练武,经常处理完城中琐事就与他练武下棋。
两人渐渐便可算十分亲近了,若非三岛六城中有岛规,任何城主不得在二十五岁之前和除有血亲之人之外的人欢好,说不定他们已发生关系了。并且凌云洛总有些羞涩,想要等到二十五岁与他成亲,再与他欢好。
待到凌云洛十八岁时,杨勍忽然提出告辞离开,说要回中原复仇,并承诺定不负他,凌云洛满心不舍,却知道自己心上人的性子,既然无法阻止,只好放他走,同时,也日日想他,期待着与他再见。
只不过……不过几年工夫,杨勍竟在武林中闯出了大名堂,歼灭大量关外潜入中原的陈氏余孽,更有人认为,那首领阿福华已被其杀死。
杨勍对此不置可否,只道自己不会重蹈当年武林盟主杨三思的覆辙。
武林大惊,一直关注着杨勍的凌云洛在三岛六城中也有些吃惊,原来杨勍,却是道貌岸然的前几任武林盟主杨氏的侄子。
子孙未必肖父母,何况是侄子?中原武林盟主之位,本是由武当白眉道长暂任,而谈之歆与叶钧和均是下任人选,前一个娶了明见山庄庄主白子羿,白子羿整日腻歪着谈之歆,恐怕谈之歆根本无法抽出时间管武林的琐事,后一个娶了千机教中的信成蹊,虽然叶钧和任武林盟主之职位十分尽责,并且做得很好,不过他伴侣信成蹊总是不耐寂寞,出去玩玩,然后再因为是天生的路痴,找不到路,走着走着就走丢了,叶钧和每每思及他往日因不认识路,去一趟峨眉都要提前三个月出发,总是一身冷汗,几次下来,也有些退位让给其它贤才的意思。
现下武林中新人前辈人才辈出,最大的毒瘤就是关外陈氏中人未除尽,如今杨勍如此,叶钧和便也渐渐有让位之意。
当年杨家不是没有出过好的武林盟主的,只为一代就毁了一族,许多人都觉得可惜,包括叶钧和,这样那样的情况下,杨勍竟然当真如愿以偿坐上了武林盟主之位,虽然只是暂代,但叶钧和让他暂代这武林盟主之位,自己却与信成蹊四处游历,让位之意图十分明显。
三月份,武林盟主杨勍传出消息,要娶他在关外灭敌时救了的一对姐弟。
亲事却是在凉爽的秋季。
白玉楼楼主带着这个消息拜见了凌云洛,凌云洛久久沉默,几乎令人以为他被点了穴,轻声叹了口气,低声道:「凌叔……」
凌叔垂首,目中闪过心疼。「城主。」
「若我想让你暂代城主之位,准我出岛一段时日,你会不会同意?」他此话说得虽轻,却已含有十分疼痛之意。
这等事情,如果是短日子,完全可以,就如同当年凌云霄出岛一般,凌云洛虽是城主,但事务大部分由凌叔暂代。可若是长久下来,他并不怕辛苦,却怕凌云洛出什么事情,甚而……受的打击太大,不想回来。
「城主若是想出去,便出去吧……」
「雌雄果……」
「城主并不需要吃雌雄果,你只必须要找到你大哥。」
凌云洛想起先前在众兄弟婚宴上见的掩了面具的凌云霄,低声咕哝了两句。他怎么可能有心思去先找大哥?
「摘星城中的雌雄果与别岛有些微不同……其实每个岛的雌雄果都有些许不同,城主若是某一天带了心上人回来,那心上人不是岛内人的话,等回来之后,再与他同吃果子吧。」
凌云洛只道凌叔是为了自己着想,怕自己受了噬心之痛,其实他已对人动过心,吃雌雄果就不会痛的,而他现在心酸难抑,也没什么心思去摘雌雄果,只恨不得快马加鞭去杨勍面前问个清楚明白。闻言便点了点头。
白玉衡却又道:「凌前辈在江南偏西,白玉楼附近……你的心上人,近日应当要在武当山附近出现,若是快马急追,先寻到凌前辈再寻到杨勍,也是可行的。若要我说,凌城主却还是先找到医仙较为妥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