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思有园+番外 作者:九卢

字体:[ ]

 
文案:
一、文案: 
园有桃,桃下有君,君有琴;
琴有弦,弦击剑,剑如我心。 
 
二、指南: 
1.HE,不坑,晚8点日更,1V1,SC;
2.本书封面底图和专栏图片皆来自百度,谢谢,图侵删。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强强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南,周辰 ┃ 配角:庄武,庄雅,宋然,长莺,周景宏 ┃ 其它:暗恋,夺嫡,因果
 
 
 
  ☆、楔子 他和他
 
  一、相关说明:
  1、主角双处,结局He。
  2、剧情反转,剧透请看最后。
  二、楔子正文:
  他看着那天酒醉时自己挥毫写下的那篇《祝酒辞》,辞赋里洋溢着慷慨激昂的豪情与侠义,但是此时他的内心却满是苦涩与无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他而今才仿佛懂了愁滋味,真个是“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他想,他和他,近在眼前却如咫尺天涯,终归是越走越远,最终再也不见。他看着腰间那个如意图案的玉佩,喃喃道,我这一生大概都不会有心想事成的那一天了。说完踉跄而去,空留身后那张写了《祝酒辞》的画纸被风刮落在地,灰尘一点点攀爬上每一个字……
  《祝酒辞》
  园有桃,桃下有君,君鼓琴。
  琴有弦,弦击剑,剑如我心。
  三月暖风矣,风吹修竹竹拂桃,满院桃花自飘摇。
  九月秋风起,梧桐叶落十余里,残荷听雨绕锦鲤。
  我有嘉宾兮,八角凉亭秩比斯,佳肴美酒列在席。
  窖酒多且旨,钟声阵阵传千里,遥和今朝酒一醴。
  噫吁嘻!噫吁嘻!
  岂曰无酒兮?思君之酒甘且饴;
  岂曰无衣兮?思君之衣安且吉;
  岂曰无屋兮?思君之榻足相抵!
  与君同住南城里,且饮手中酒一杯;
  与君相识年十几,再饮双手酒一碗;
  与君相知无别期,后饮案上酒一坛!
  酒莫空,君莫停!
  我有嘉宾兮,鼓瑟听钟声;
  钟瑟声中陈三愿,请君为我侧耳听!
  一愿江山万万年,
  二愿世人皆美满;
  三愿与君长相伴。
  为此酒!
  为此琴!
  为今生相伴不虚行!
  为与君相恋心不空!
  干!
  
 
  ☆、初见 如意佩
 
  楚王朝。
  卫国公府,世子妃唐瑶被推进产房已经有一个时辰了。
  产房外面,一位身形高大的青年男子正在来回踱步,急得一直在抓自己的头发。旁边还有两个小男孩儿也眼巴巴地看着产房的大门,听到里面传出来的痛呼声时就会一起打一个哆嗦。
  小男孩儿的奶娘们急得团团转,弯着腰不停地劝道:“大少爷,二少爷,世子妃吩咐了,不能让两位少爷守在产房外的。求少爷去别的屋等吧。”
  两个小男孩儿一起摇头,坚定道:“不成,我们要保护娘亲,还要保护小妹妹。”
  奶娘心中腹诽:别的府都讲究多子多福,这卫国公府却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小小姐,连带着二位小少爷也口口声声地喊着要小妹妹。真是看不懂啊……不过主子的事儿哪里是奴才们能管的,奶娘也不过念头一闪,就继续劝说二位少爷了。
  这时,突然屋里传来一声惨叫,连几个奶娘都不禁身子一颤,抬头看去,就听见产房里一阵欢呼,过了会儿房门打开了,一个接生婆子喜气洋洋地抱着一个娃娃出来报喜道:“恭喜世子,贺喜世子,是个千金小姐!”
  卫国公世子,名唤庄成的男子黑红的脸庞上显出惊喜来,连声说好,又赶忙问接生婆大人是否平安,听到母女平安这才松了口气。
  庄成看到那婆子怀中的婴儿,连忙招呼两个儿子道:“阿文,阿武,快来看你们的小妹妹!”接生婆赶紧屈膝将孩子抱低了些,一大两小三个脑袋凑在襁褓上方看那个小女娃。
  这时,大少爷庄文的奶娘上前屈了屈膝,轻声道:“世子,是不是该去前院给国公爷说一声?”
  庄成一拍脑袋,恍然道:“正是,正是!阿文你去,去跟你祖父说你娘给你生了个妹妹!快去!”庄文答应一声跑开了。
  那抱孩子的接生婆看到这爷俩还盯着娃娃看个没完,便小声提醒道:“世子,二少爷,这孩子刚出生不能着凉,奴婢得抱回去了,您看……”
  庄成连连点头。
  那婆子小心翼翼地抱着国公府的大小姐回到屋里,刚跨进产房的门槛,就听见里面有两个接生婆的一声惊呼:“世子妃,您不要睡,里面还有一个呢!”这婆子一惊险些崴了脚,好在被打帘子的小丫头眼疾手快扶住了。这婆子顾不上道谢,赶紧进了内室。她是这群接生婆的领头的,接生之前竟没诊出世子妃这是双胎,这时才发现已是大罪过了,如果接下来再有什么闪失,自己这条老命就交代在这儿了。想到这儿,她脸色就是一白,脚步更快了几分。
  里屋里已是一片兵荒马乱,婆子丫头们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形吓蒙了。
  这接生婆领头的,也就是人唤李婆婆的婆子,看见众人的惊慌反而镇定下来了。她将怀中的女娃交给一旁早已准备好的奶娘,挽起袖子,麻利地用清水净了手,然后推开一个接生婆,呵斥道:“都回神!多大点事儿,就当成平常人家一般,做好自己的事儿,别想那有的没的!”
  那几个婆子被她一喝,都回过神来,也不多言,赶紧低下头忙活起来。
  李婆婆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探头对外间侍候的丫头道:“姑娘快去把这事告诉世子,然后请大夫来。”那丫头也知道事态紧急,应了声就掀帘子出去了。
  且不提那丫头出去报信后,外面又是怎样一通乱,单说里间,世子妃唐瑶刚生完那个小女娃时,很是松了口气,感觉自己力气也回来了,身上也舒坦了,心想:现在我都不累,还能再生一个!然后就合上眼睡着了。
  可是还没等眼皮合实了,唐瑶就感觉自己又被人摇醒了,她疲惫地睁开眼就听见产婆说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唐瑶摇摇头,道:“做梦呢?还真是梦想成真。”
  李婆婆看唐瑶头一歪又要睡着,连忙控制着力道轻轻掐了她一把,唐瑶吃这一掐又睁了睁眼,李婆婆赶紧大声道:“世子妃,您别睡!还有一个孩子没生下来呢!您想想肚子里的孩子啊!”
  唐瑶一下子就清醒了,弄明白怎么回事后,赶紧配合产婆继续深呼吸用力。
  唐瑶本就是将军家的女儿,从小身体就好,还能舞刀弄枪的,因此她这一配合还真是事倍功半。于是在府里的大夫还没跑过来之前,唐瑶已经把第二个孩子也生了下来。唐瑶听见产婆道:“恭喜世子妃,是位小少爷!”唐瑶点点头,问道:“婆婆快看看还有吗?”
  李婆婆知道自己命是保住了,心里那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此时忍住笑道:“世子妃您放心,这回是真没有了。”说完利落的擦干净这位国公府的三少爷,然后又缓了缓气,这才抱着怀里的娃娃出去报喜。
  等在外面已经急得火上房的庄成和庄武几乎是望眼欲穿了,这时看到产婆又抱了个娃娃出来,赶紧围了上来。产婆满面喜色:“恭喜世子!世子妃这是龙凤……”还没说完就被庄成打断了:“我家夫人可还好?”
  李婆婆连声道:“好好……”
  又没说完就被产房里传出来的一声打断了:“阿成哥哥,这俩孩子轮到我取名字了!我早就想用《诗经》里那句‘鼓瑟鼓琴,笙磬同音。以雅以南,以龠不僭。’来起名了!这姐俩,一个叫小雅,一个叫小南!阿成,你听见了吗?”
  庄成眉开眼笑的,连声答应,喊道:“都听你的。我这就去和咱爹说!”
  一边的庄武跳起来拉着父亲的衣角,大声道:“爹,让我去让我去,你都让大哥去报信了,我也要去!”
  庄成将儿子抱起来在空中打了个转,放下后笑道:“好好好!你去,你去跟祖父说,一个叫小雅,一个叫小南。快去!”话音刚落,庄武就跑远了。
  庄武一气跑到了前院,对着大厅里喊道:“祖父祖父!娘亲又生了个妹妹!这俩一个叫小雅,一个叫小南!”
  正屋里,卫国公庄同,也就是本朝庄太傅,听到这个消息后,拍手笑道:“好!阿武,你来,阿文你也进来。过来拜见贵客。”
  庄武和之前来报信的庄文牵着手一起进了大厅。二人进屋后先是看见了一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男孩儿。那个少年太显眼了,虽然穿着寻常,但却是一副明月晓风的谦谦君子的模样。二人对视一眼,都在心里嘀咕这是谁啊,竟然能和自家祖父平起平坐。
  庄同引着二人到那个少年身边一位年长的客人近前,还未说话,那人先道:“应该先拜见殿下。”
  庄同微笑不语,旁边那个少年轻轻笑道:“外祖父,可不敢如此,还是应该长幼有序。“庄同眼底显出满意来,那位客人无法只得道:”那就当今天只论家事好了。“
  庄同附和一声,然后对两个孙子道:“祖父和你们说,这位是宋丞相,既只论家事,你们要叫宋爷爷。”
  庄文和庄武听话地行礼叫人,然后又看向宋爷爷身边坐着的那个小少年。
  只听庄同介绍道:“这位是当今圣上的嫡长子,大皇子殿下。”
  二人有点吃惊,他们常年跟着父母戍守边关,并不曾见过皇子皇孙,难免多打量了一眼。只见那少年温声道:“我叫周辰,今年六岁。不知二位……”
  庄文忙道:“回殿下话,草民叫庄文,今年七岁,这是草民的二弟庄武,今年五岁。”
  周辰道:“既只论家事,二位便不可称草民了,咱们三人,我年纪居中,当称阿文你一声‘兄长’,称阿武为弟弟了,可好?”
  庄同和宋丞相对视一眼,都是含笑点头。庄文回头看见祖父的样子,便微一躬身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三人对视一笑,少年的情谊来得简单又真诚,这一眼竟生出惺惺相惜之感。
  宋丞相宋季恒,问庄同道:“方才听这小哥俩说,贤弟喜得两位孙女。这可是本朝难得一见的双胎,不知老夫可有幸一见?”
  庄同抚掌笑道:“你这爷爷还真当上瘾了?见了可要给见面礼的!”
  宋季恒大方道:“那是自然,区区见面礼老夫还是给得起的。”
  于是众人在一片笑声中去了偏院,这是两个新生儿居住的院子。已经有丫头在前将偏院里的奶娘婆子打发到隔间去了,屋里只剩下几个大丫头守着床铺,还有几个小厮守着门。
  众人进了偏院正屋,看见大床上并排躺着的两个娃娃,都是欢喜非常。
  宋季恒仔细看了看两个娃娃,在旁边丫头的指点下知道了大小,便指着其那个小的笑道:“这个娃娃着实漂亮!庄老弟以后有的愁了。”
  众人顺着他的手势看去,果然见那个娃娃才刚出生就已经显出几分精致来,皆是称奇不已。
  宋季恒从袖中掏出两柄小巧的玉如意来,皆是富贵锦绣的纹路,轻轻放在娃娃的床头,道:“爷爷给见面礼了,祝愿你们福禄双全、平平安安。”然后又道:“亏得今天出门带了些小玩意儿在身上,否则岂不是叫老弟看了笑话。”庄同听了爽朗一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