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含桃 作者:绿野千鹤(下)

字体:[ ]

 
    第九十一章 训练
    
    金刀门弟子要无功而返了,洛先生送给他们一些土仪,叫他们带着回。有兵器厂木匠做的小梳子, 有王府厨子做的桂花糕,还有满满三坛剑阳金桂酒。
    周到的礼节让人生不出气来, 三人只能悻悻地离开。
    金刀门门主看着面前一堆礼物,抱着脑袋一筹莫展, “简王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没有见到简王,是简王府一位账房先生见的我们, ”大徒弟一五一十地把所见所闻交代清楚,“简王怕是根本就不愿意见我们……师父, 剑阳现在修缮一新,简王一点都不缺钱, 恐怕不会在乎那个养鸡场的。”
    在乎还有的谈, 不在乎就难办了。
    “莫非是几个徒弟身份不够, 简王不愿意见?”门主夫人插言道。
    “夫人说得有理。”金刀门门主叹了口气, 要说他的徒弟要见简王, 确实身份不够, 只是他们一直没把这个没什么势力的藩王当回事,也就没有把他放在跟皖王同等的位置尊重。
    “师父,这些东西您还要吗?”三个徒弟互相看了一眼,由大师兄开口问。
    “去去去,自己拿去分了吧,”金刀门主看看那不值钱的土仪,不耐烦地摆摆手,待三个徒弟抱着东西离开时,突然想起来,“等等,你们可有姜良才的消息?”
    因为姜良才失踪,皖王要派人去寻找,恰好他的徒弟要去剑阳,便让他们也留意一下。
    “剑阳太荒凉,多数百姓都是近一个月才从郊外搬进城的,并没有打听到姜大人的行踪。”
    见师父不再多问,三人便抱着土仪快速离开了。这些东西瞧着不起眼,他们在路上用了些,立时就喜欢上了,都有些舍不得交出来。
    剑阳桂花多,这时节正是桂花盛开的时候,新鲜的桂花糕香糯可口,里面还掺了芝麻,好吃得让人差点把舌头咬掉。剑阳的金桂酒,以前也很有名的,只是如今少有卖的。东街那间新开的酒肆,卖的就是金桂酒,老板原先是浔阳人,在浔阳开了两间酒肆,听说剑阳能做生意,便来这里租了一间铺子,专门收剑阳当地人酿的酒来卖。
    洛云生最近要做的事太多,不能再像以前那般醉生梦死,只能喝一些清淡的酒,近来就迷上了金桂酒,每天都要叫小厮去东街打二两回来。
    “先生,您去买一坛回来不就好了。”阿木看看拿着铜钱跑出去的小厮,不解道。
    “王爷可知一坛酒有几斤?这种甜酒开封之后就要立时喝完,放两天味道就不好了。”洛云生看看一脸愣怔的阿木,把手中的毛笔塞到阿木手中,“这是今日的账目,王爷把这些算好,今天的功课就不必做了。”
    因为阿木的书还没有读完,洛云生来到剑阳之后,就继续教他读书。
    阿木听说可以不做功课,立时来了兴致,接过算盘就开始算账。比起吟诗作对,他还是更喜欢算账一些。
    几日之后,辰子戚收到了一份洛先生的来信,信中言及阿木于经商算账之上似有天赋,询问他可否让阿木看王府的账册。
    辰子戚捏着手中的信,缓缓皱起眉头。当年收养阿木,只是因为他可怜,常娥不忍这么小的孩子独自受苦,他也不讨厌这个小胖子。以前只想着让他吃饱穿暖别被人欺负了,从没想过要把阿木培养成什么样的人才。
    他这个哥哥,是不是当的有些失职了?
    “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哪里能CAO心把别人养成什么样?”丹漪抬手捏捏他垂下的嘴角。
    “你小时候就知道,要我学龙吟神功、学治国之道。”辰子戚拍开丹漪的手,继续盯着信发愁。如果可以的话,他是希望阿木能跟着他舅舅学剑法的,毕竟如今的世道,不会武寸步难行。奈何阿木对于学武一点兴趣都没有,常娥又宠着他,以至于都十二岁了,还只知道玩耍。
    “我是养媳妇,你是养弟弟,那能一样吗?”说起这个,丹漪不免有些得意。
    “谁是你媳妇了?”辰子戚瞪他,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带着三分怒意七分笑,没有丝毫的威慑力。
    丹漪一点也不怕,伸手把他拉进怀里揉搓。辰子木如何,他丝毫不感兴趣,只想着让辰子戚快些把杂事处理完,好继续跟他去练功。
    辰子戚顺势坐到丹漪腿上,把他当靠垫,继续看信。
    兵器厂紧赶慢赶地做出了第一批弓,已经送到郊外庄子里给那些少年们使用。箭矢做得比较快,再有十天就能做出足够训练的箭了。
    这笔大单子结束,兵器铺就没有大宗货物可做了,跟庐山谈生意的事迫在眉睫。
    还有一个问题,洛先生在信中提到,他们请的教头武功一般,训练出一支精锐军还是可以的,但要达到辰子戚所说的射杀武林高手的程度,还远远不够。
    “凤元哥哥,求你个事。”辰子戚枕在丹漪胸膛上,仰头看他。
    “什么?”丹漪低头,薄唇在他光洁的额头上轻蹭。
    “借我两个鹰翎的高手吧。”辰子戚眨眨眼,务必使自己看起来柔弱可怜。鹰翎的人擅长射箭,由他们去教,肯定能教出真正的神箭军。
    丹漪想了想,淡淡道:“不借。”
    辰子戚坐直身子,有些惊讶的看着丹漪,“为什么?我以前要什么你都给的。”
    “你又不是我媳妇。”丹漪微微挑眉。
    辰子戚呲了呲牙,这家伙,真是越来越记仇了,也不知道跟谁学的,真愁人。用手抹了一把脸,辰子戚转身趴到丹漪怀里,哼哼唧唧道,“好哥哥,我这辈子非你不嫁了,你就借我两个人嘛!”
    矫揉造作的语调,听得丹漪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抬手在他屁屁上拍了一巴掌,“好好说话。”
    辰子戚磨了磨后槽牙,蹭地一下坐起来,伸出拳头在丹漪胸口挑衅地戳了戳,“老子都这么不要脸了,再不答应,女干了你!”
    “……”丹漪抽了抽嘴角。
    “哎呀,好哥哥,求你了。”辰子戚见丹漪没反应,又开始抱着他的腰耍赖,在无赖和粉头之间切换自如。
    丹漪忍笑忍得辛苦,终于装不下去了,以拳抵唇闷笑半晌,点头应下,交代刁烈去挑两个人。他的戚戚,实在是太有趣了,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未知的乐趣。
    起身,手拉着手回梧桐林练功。
    “你刚说话前,为什么要抹一把脸?”
    “把脸皮拉下呀!”
    “……拉下来作甚?”
    “不要了呗!”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戚戚:不听话,煎了你
    鸟攻:如何女干呀?(⊙v⊙)
    戚戚:拔毛,过油,放到平底锅上……
    鸟攻:等等,这跟我想的不大一样
    戚戚:你想的是什么
    鸟攻:应该先放点料酒腌一下
    戚戚:……有道理
    
    第九十二章 三叠
    
    关于到底要不要阿木学管账,辰子戚还没有做出决定。兵器厂的箭矢快做完了,他得去一趟庐山派谈生意, 想了想干脆把阿木带上,看看他有没有做生意的天赋。
    于是, 要先回一趟剑阳。左右要往庐山去,也是要经过剑阳城的, 并不绕路。
    练功刚刚有了点成效,辰子戚又要离开, 这让丹漪有些不高兴。
    “第二重的招式不是练完了嘛,这几日只消提升内力便可, 咱俩晚上还打坐继续练功,我保证不耽搁习武。”辰子戚举手保证。
    “你是叫我一起去?”丹漪转头看他, 眼中溢出点点惊喜。夏天已经过去, 他的内力不再那般躁动, 并没有理由时时刻刻跟着戚戚了, 然而戚戚却根本没想过要跟他分开!
    “当然了, ”辰子戚眨眨眼, 看看丹漪的神色,知道他在想什么,忍不住咧嘴笑,凑过去趴在他耳边小声说,“我怎么舍得跟你分开。”
    少年的声音,带着些变声期的沙哑粗粝,本来是不太好听的,此刻传到丹漪耳朵里,只觉得比仙乐还要动人,直撩拨到心尖尖上,把那一片都熨得滚烫。
    哄好了自家鸡仔,辰子戚又去找刁烈,让他把之前挑的两个高手给他。骑上快马,天上飞着两只身姿挺拔的鹰,怀里揣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凤凰,辰子戚就这么一身轻装地直奔剑阳而去。
    入得剑阳城,喧嚣繁华的景象让人心神一松,辰子戚翻身下马,牵着马匹在城中慢慢走。剑阳城主街上不得骑马,这是辰子戚定下的规矩,他自己也要遵守。
    时近黄昏,夕阳在青石板上度了一层金黄,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叫卖声不绝于耳。虽说商铺还很少,但已经有了人气。
    酒肆门前花花绿绿的旗子迎风招展,掌柜用剑阳口音带着几分韵律吆喝:“浔阳酒,金桂酒,陈年老窖状元酒!”
    兵器铺门前赤着上半身的匠人正在给新卖出去的大刀开刃,寒光闪闪的大刀在巨大的磨石上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旁边的帮工则不断地拿冷水浇洗。
    新开的一家卤味店门前,排了一条长队,足有十几人在等着买。辰子戚瞧着稀奇,便也过去凑热闹,好不容易排到跟前,店主却蔫蔫地摆手,“卖完了,不卖了。”
    “今日怎的这般少?”有常吃的人忍不住抱怨。
    “昨晚上遭了贼,家财全都给偷光了,只剩下这一锅卤味,”店主人说着,忍不住掉下眼泪来,“明日就要交租了,没钱交,得关门了。”
    “你家也被偷了?哎,我家也是。”排队的人里,还有那家布庄的掌柜,好在布庄里现银不多,全是布匹,即便如此,也被偷走了将近十两银子。
    “可去报官了?”辰子戚蹙眉,开口问道。
    辰子戚不常在剑阳,众人也不认识他,看看他的穿着打扮,只当是哪个大门派的弟子,不敢慢怠,应道:“又不知道那偷儿是谁,报了官也没用。”
    “都是些江湖人,说不得是什么大门派的弟子,衙门不会管的。”卤味店店主唉声叹气地说,想起来辰子戚可能也是大门派弟子,立时闭了嘴,想了想,用一只竹筒盛了一桶卤汤递给辰子戚,说他远道而来没吃上卤味,送他一壶老汤尝尝。
    辰子戚向店家道谢,抿了抿唇,终究什么也没说。布庄掌柜也要了一筒卤汤,唉声叹气地离去。
    回到王府,福喜兴高采烈地上前来迎接,低声快速把王府里的状况说了一遍:“洛先生去郊外了,乌侍卫陪着,涂侍卫在巡防营。庐山派的李大侠昨日来了,现下在后院练剑。”
    庐山派的李大侠,就是那个便宜舅舅李于寒。刚到剑阳的时候,辰子戚曾嘱托李于寒有空就到王府来,好震慑那些江湖宵小,李于寒很是守信,只要下山,就会来王府小住两日。
    “嗡——”长剑的破空之声,在花园中不断回荡。一人穿着宝蓝色箭袖劲装,手持一柄寒光闪闪的银色长剑,在草地上挥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