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小金蛋护养指南+番外 作者:糯糯啊

字体:[ ]

 
文案:
宰相府家的大少爷,长得如珠似玉,给家里的老祖宗娇纵的没话说。
一日行至假山后,见一光裸上身的精壮男子,不由双眼一亮,垂涎道,“你这奴才,到我房里来乐乐!”
秦王殿下说乐便乐,将这细皮嫩肉的少爷弄得三天没从房里出来。
 
【提示:以上文案可以发挥想象,正文在和谐限度内。】
 
防雷:
1、1V1主受文 无虐。
2、年上,攻比受大十岁。
3、攻有通房生的儿女,未娶妻。
 
嘴甜骄纵少爷受CP皮糙活好武夫攻。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吕迟褚瑜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宰相府里的大少爷吕迟长得如珠似玉,给家里人宠成个宝。算命先生卜一卦更是不得了,说“此子福运昌盛,生而忘忧。”,自此越发骄纵的没个边际,胆子大的能捅天。一日遇见煞神秦王,将之误认为自家府中小厮,吕迟色心顿起欲占人便宜,却不想转头给人一顿屁股,可怜又委屈。褚瑜却也不料,一顿屁股打了,这软绵绵的小东西还敢用脚丫子踹人,竟一脚踹的他心头酥。本文讲述的是一个表面骄纵实则温暖又善良的小少爷在机缘下遇见秦王后,一个是细胳膊细不自知,天天幻想压猛男的小受;一个是假正经自作自受,天天被明撩忍无可忍武夫攻。一个要过安稳日子,一个转脸就造反。温馨无虐,专注送糖撒狗粮。作者擅长古风,笔触细腻,剧情人设均生动有趣,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相触之间都反差萌十足,是值得一看的好文。
 
 
    第一章
    
    盛夏闷热,暖风吹起衣角,熏得人头昏脑涨。
    两个婆子从厨房那边来,贴着游廊的墙走,堪堪躲过了落在脚边灼热的阳光。前面领路的丫鬟面色冷淡,不发一言只走的飞快。婆子们心中叫苦,狼狈跟上,也自知今天这趟给叫过去不会有什么好事。
    有那个小祖宗在,她们只恨前头没去海里将龙太子捞上来给他吃。
    汗珠从指尖滴下,瞬间渗进了土白色的砖面里,没了半点踪迹。
    身旁一阵更加匆匆的脚步声经过,婆子们偏头看去,是三个神色仓皇的稚嫩丫头,打头的那个拿着大盘,中间的那个拿着小盘,最后的拿着两块面料柔软,据传是上贡才有的好东西,此刻被那慌慌张张的小丫头纠的皱成一团。
    一个婆子张了张嘴,有心想开口提醒一句,只转念想到自己此刻已是泥菩萨过江,又眼见着那小丫头拐进了屋里头,便又将头低下去,单盼着自己今天能好过些。
    “老祖宗,人带过来了。”忘忧提着裙子迈步进了屋里,脸颊沁着些汗珠,面上通红,她两步上前,巧巧站在老祖宗懒洋洋的视线下。
    屋里的冰鉴正散发着源源不断的凉气,室温如同暮春初夏一般怡人。
    “中午的菜是你们两个做的?”老祖宗背靠着软垫,目光所及是正背身对着众人洗漱的玉色身影,余光里才扫到两个瑟瑟发颤的婆子。
    两人这般胆怯,又让她凭空多了不喜,语气于是越发不耐,“简简单单四个菜,你们倒好,虾仁炒老了,苦瓜的苦味竟都去不干净,当差多少年了,这些也不知道?”
    吕迟正在丫头端着的大盆里洗了手,耳边听着老祖宗说话时又用一旁小盘里的薄荷水漱了口,最后取过第三个丫头呈上来已经皱成一团的白色软布。他的动作停了下,引得侍候的丫头呼吸一窒,好在吕迟修长细润的指尖又从白色的布段上慢慢擦了过去。小丫头紧紧低着头,勉强能看见的是吕迟略透着些粉色的圆润指甲盖,从自己的视线里慢慢懒懒的划过。
    等做完这一切,她们又收拾好东西照着原路快步往外走,到了没敢抬头看一眼这在宰相府里给宠成一块心肝肉的大少爷的模样。
    这会儿老祖宗对着两个婆子的蓬勃怒气,为的也不过是吕迟中午少吃了两口菜。
    吕迟转过身来,目光跟着那块在小丫头手里越发皱褶的布片往外移去,强耐着没有将那点介怀说出口。两个厨房里有些地位的婆子给训两句碍不着大事,然而几个三等丫头在这宰相府里与草芥无异。
    “只不过是被暑气逼着了,少吃了两口菜,”吕迟道,“您却又放在心上了,这般往后我可不愿意过来麻烦祖母了。”
    他的声音清朗,声声如珠落在人心上。
    一个婆子偷摸的抬头看去。站着的少年面如桃花肤带玉色,杏眼红唇,琼鼻皓齿,说话时腮边的酒窝跟着隐隐现现,实在不知道是从小用金粉洗澡还是用宝石铺床才能长的这样出尘?
    当朝宰相吕益三十岁,其妻吕朱氏二十六岁时才有了吕迟,老祖宗如获至宝,请高人算卦曰:此子福运昌盛,生而忘忧。后两年吕氏果然一口气生下双胞此子,第三年又生下长女吕芙。老祖宗因此笃信吕迟的命数好,对他十分纵容。
    吕迟从小就是老祖宗的心头肉,眼见着如今已经十六岁,不仅没有半点收敛,反而一日日的越发过分起来。
    “哎呦呦,我的小心肝儿,”老祖宗连忙抬起手虚虚的要作势拉住吕迟,“你这么说,可是要让祖母心疼了,过来让我摸摸脑袋,可是给暑气闷着了?”
    吕迟却不愿意迈步,他瞧了瞧外头炙热的阳光,抬脚就要走,“我该回去了,不然一会儿太阳还要大。”
    老祖宗于是坐不住了,她直起身来一把拉住吕迟,“今天一下午的太阳都散不去,你这会儿走做什么?祖母知道你不喜欢看训下人,我这就让她们回去便是了,你在这里多呆一会儿,晚饭吃了再走,省的晒太阳。”
    她说着对忘忧使了个眼色,让她将两个婆子无声的带了出去。
    吕迟执意不想留,也不说话,只微微的撅着嘴,带着些孩子气的看着老祖宗。
    老祖宗在这宰相府呼风唤雨却也拿这小心肝儿没有半点法子,只得慢慢的松开了手,又带上六分笑意去哄,“好好好,阿迟不生气,这会儿走也好,我听说今天花园那边的假山池塘要做好了,不知注水进去没有,阿迟路过看一眼也是个新鲜好玩的,但是记住,莫要多留,此刻的阳光毒辣的很,晒多了要不舒服。”
    她说着又要絮絮起来,吕迟终于没了耐性,道,“明日阿迟再来给祖母请安。”话毕,转身便走没个停留。
    老祖宗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脸上却笑意不减。
    忘忧将她扶到软榻上,又捡着她喜欢听的说,“这般天气大少爷也日日都来,实在是有心的。”
    老祖宗合上眼眸,唇边带笑轻声应了这句。
    吕迟出了春熙苑,果真大步往花园去。
    花园里的假山池塘仿的是江南水乡的景致,为的也是吕迟看书时见着书里的描述,喜欢得不得了,因而将这原本种着不知多少难得花种的花园挖去了一半,又请来南边的工匠造出景致来。
    “小的听说今天秦王殿下来了府里,不知遇不遇得见……”吕迟身边紧紧跟着的枣木语气崇敬。秦王打了几乎奇迹一般的胜仗,在晋国也成了人人有所耳闻的英雄。
    吕迟撇了他一眼,嗤笑,“你个傻子,秦王那样的身份到花园里做什么。”
    枣木伸手将吕迟往游廊靠墙那边推,自己站在外头为他挡住所有阳光,他嘿嘿笑着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又看了看前后空荡荡的游廊,带着些好奇,“说起秦王,小的昨天看了本书,记的东西也不知真不真,上头说原本咱们晋国的皇位是要给当年的大皇子的……”
    大皇子是如今秦王的生父,也是秦地的第一位王。
    吕迟的脚步猛地停下,抬手用力的敲了下枣木的脑壳,骂道,“我说你傻,你还真是傻,方才那些话哪一个字是你能说的?活该让人拖你出去活剐了。”
    枣木给这一下打的懵了,又赶紧跟着赔罪,“小的,小的越矩了!”
    吕迟哼了一声,重新迈开脚步。枣木是从小跟在他身边的,心思好坏吕迟清楚的很。也正是因为清楚,才愿意开口提点两句,入不了吕迟眼睛的,便是当下给推到午门菜市口砍了脑袋也无关吕迟痛痒。
    只不过枣木说的事情,倒也并不假。他昨天看的书,也是吕迟自个儿藏在书柜最下头看了一半准备看完烧了的。
    如今晋王坐着的皇位的确来的心亏,到底才二十多年的事情,真相总是掩饰不完全。
    二十年前先帝去世时,晋国的版图雄霸中原,继位的晋王一是为了分管便利,而是为了安抚功臣与重臣之心,将周围的六块地方分封了出去。分别为吴、韩、秦、郑、卫、周。只没想到当政二十多载,封地便纷乱四起。去年末吴王、韩王与郑王明着反了晋国。晋国国力不比二十年前,加之卫王与周王前后顾忌不愿意出手,后面危难关头出手解了燃眉之急的竟是最偏最远最不得皇帝心的秦王褚瑜。
    除此之外,这一仗打的还极其漂亮,不仅退敌,更将三地的城池一座座接连拿下,中间甚至不曾用了晋国一兵一卒。晋王又是喜又是怕,特趁着秦王来京述职的功夫将他请到了宰相府,让宰相帮着看看,好体味褚瑜的脾气,以判断他是否有谋逆的念头。
    对于深居于晋国最中心的贵族们来说,战争的残忍可怕多半已成为了书中或者人们口中过激的描绘,连帝王也混混沌沌不知所感。
    “快些快些,一会儿人就没了!”走廊尽头匆匆跑过几个人影,满头大汗形色狼狈。
    吕迟心中原本的烦躁与不耐给这道冒冒失失的声音打断,视线随着那几个小厮移到了不远处的花园路口。
    “怎么回事?”他抬高了声音问。
    小厮回头,一见是吕迟,不敢怠慢,连忙行礼道,“回大少爷,刚在池塘里注好水,有个丫头掉进去了,那丫头不会水,正在挣扎。”
    别说那丫头不会水,在这北地的宰相府里就没几个会水的,若是救慢了,眼见着就要送命。
    吕迟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他加快脚步跟着往花园去,心里想着不知掉进水里的是那个院子里的丫头,嘴上却骂道,“笨手笨脚,怎么这般不经心?”
    刚走到花园门口就听见里面一阵如释重负的呼声,“醒了,醒了!”
    不知是谁已经将那小丫头救上岸来。
    
    第二章
    
    花园的拱门里匆匆忙忙的跑出来四个小厮,一人一边的抬着一个浑身湿透双眼紧闭的丫鬟,大夏天丫鬟穿的少,这会儿薄薄的衣裳紧紧贴在身上,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的那点曲线展露无遗。
    吕迟搡了枣木一把,“把衣服脱了给人盖上。”
    枣木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看着那个丫鬟给扛远了。
    吕迟忍无可忍,抬脚猛踹了他一脚,“还不追上去?”
    枣木这才恍然,一边解衣服扣子一边追了上去。
    吕迟将自己的视线从那不知怎么有几分猥琐的画面上移开,转而迈步进了拱门里。花园里的人已经散去,只留下池塘边上还站着一个没穿衣服的小厮。
    吕迟站在树下阴凉处,闲闲的将目光放过去,那小厮正背对着他,露出背部成块的肌肉,厚黑的皮肤上带着水珠,凝不住了就慢慢滑下来,滚成一颗大的隐没到了刚触到的布料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