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锦衣卫厂花基情录 作者:狐中仙(下)

字体:[ ]

 
  第101章 惊天惨案
  
  “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何突然点我穴道?”顾怀清问道。
  “咳,那邪教聚会的时候,焚烧的香有古怪,我猜想应该是混合了鬮情和迷幻的成分。你不小心吸入,神智受了迷惑,因此我点了你的穴道,带你离开了。”
  顾怀清慢慢的坐起来,没想到自己竟然一时大意,中了迷药,简直好丢人!段明臣的话引发他的思考,脑海中闪过一些令人面红耳赤的癫狂画面,也不知是真实发生过,还是仅仅是他的幻觉。
  顾怀清的俊脸染上一层绯红,几乎不敢抬头直视段明臣,低着头问道:“那我们……我们有没有……”
  段明臣轻笑一声,故意贴到他的耳边,暧昧的道:“你希望是有,还是没有?”
  顾怀清想起什么似的,扭了扭屁股,感觉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便放下心来,瞪着段明臣可恶的笑容,晃了晃拳头,道:“幸好你趁人之危,不然看我怎么揍你!”
  “什么叫趁人之危?”段明臣不满的拧起眉,“刚才你明明都主动宽衣解带、投怀送抱了,是哥哥我定力好,才抵制住美色诱惑,将你救回来,你不知感激,还想揍我?还讲不讲道理?”
  “不可能……你胡说……”顾怀清嘴里说的硬气,可心里却是发虚的,刚才脑子里掠过的那些片段,虽然模糊,却异常真实,男人火热的躯体、煽情的粗喘、放肆的双手……就算他们没有做到最后一步,但肯定也有了亲密的接触。
  段明臣将别扭的美人抱到怀里,抚摸着他露在衣襟外一截白皙光滑的脖子:“清清,别老是口是心非,我不相信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如果是真的,为何你没有做下去?别说你不想。”
  “我当然想,做梦都想跟你合为一体,但是我知道你没有准备好,我会等你。如果在你神志不清、被药物控制的情况下要了你,这对你我的感情是一种亵渎。”
  顾怀清听到段明臣如此诚挚的表白,大为感动:“大哥,你对我真好……”
  同样身为男人,顾怀清清楚,男人是身和心不统一的,欲不等于爱。男人对一个人产生欲望,跟他发生关系,不代表就爱他;但若是男人愿意为了他克制和忍耐欲望,那才是爱。
  段明臣又道:“傻瓜,我不对你好还对谁好?别说你今天是中了迷香,就是没中迷香,咱们俩的第一次也不能在那种乌烟瘴气的环境下进行,对不对?等你准备好了,大哥一定会给你一个美丽的、难忘的夜晚……”
  顾怀清面皮发烫,心里却很甜蜜,十指紧紧扣住段明臣的大手,央求道:“再给我一点时间。”
  段明臣托起他的脸,笑着亲了亲:“我会等你。只是,也不要让我等太久哦,我忍得,它……却有点忍不住了呢……”
  边说边往上挺了挺腰,顾怀清感觉到那如铁的坚硬,身体顿时一阵阵的发软,嘴里却还是硬气道:“这么没节CAO的东西,要来何用?”
  “要来何用?呵,以后你就会知道它的百般妙用了,保证你试过就再也离不开它了。”
  论耍流氓的功夫,顾怀清还是太嫩,根本不是心黑脸皮厚的某人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又被压在身下胡乱亲了一通。
  不过段明臣也是自作自受,好不容易熄灭的火又被撩得老高,不得不鞠了一把冰冷的溪水浇在脸上,才好不容易熄了火。
  段明臣道:“好了,时辰不早,明日还要赶路,我们回客栈吧。”
  顾怀清道:“白莲教那些人呢?他们在这里兴风作浪、妖言惑众、聚众游行,就听之任之,不管他们了吗?”
  “不是不管,只是时间不对,我们此行还是要以护送萧世子为主要任务,最好不要节外生枝。何况,这些聚会的不过是小喽啰罢了,白莲教兴风作浪不是一日两日,背后的正主不是那么容易消灭的。此间发生的事情,我会写一封密贴上奏给刘指挥使,想来朝廷知道了白莲教的动向,以后就会采取行动的。”
  顾怀清闻言也觉有理,决定回去也要写封奏章传给皇帝萧璟,此间白莲教如此猖獗,对朝廷也是极大的隐患,最好在他们还未暴动之前,就设法瓦解他们,解救那些被愚弄蒙蔽的教众。
  段明臣道:“走吧,这会儿恐怕已经快四更了,天快要亮了,咱们快回去吧。”
  于是,两人携手返回客栈,却不知此时的客栈已经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故……
  浓厚的水汽从湖面上升腾起来,将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中。
  夜晚的街道冷清而静寂,一个人影都没有,家家户户紧闭大门,只有道路两旁的神龛里燃着蜡烛,散发出袅袅的熏香,神龛里供奉的狐仙像带着神秘的微笑,带着一股子诡异的气氛。
  段明臣和顾怀清运起轻功,如两缕青烟般掠过空寂的街道,片刻功夫,悦来客栈就遥遥在望。
  悦来客栈的门口悬着一对红色灯笼,在黑暗中分外显眼,而里面的房间却是漆黑一片,鸦雀无声,一点灯火都没有。
  “大哥,不对劲!”顾怀清警觉的拉住段明臣,“我们走的时候,大门分明是关着的,现在怎么是半开的?”
  段明臣迎着风吸了吸鼻子,分辨出一股浓稠的血腥味扑面而来,顿时脸色骤变。
  好重的血腥味!
  段明臣将食指和拇指抵住嘴唇,吹了两声唿哨,这是锦衣卫的暗号,若是客栈里的锦衣卫听见,便会出来与他碰头。
  然而,段明臣的暗号发出,却如石沉大海,客栈二楼静悄悄的,半点回应都没有。
  顾怀清不死心,仰着头对二楼喊道:“世子殿下,白大侠——”
  结果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只有他的声音在空旷的街道回响。
  两人俱是内心一沉,互相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凝重之色。不过,他们俩艺高人大胆,自然不会因此退却,一边凝神戒备,一边轻轻的推开了客栈虚掩的门。
  进门之后,血腥味更浓重了,熏得人几欲作呕。屋子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段明臣从怀里掏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点燃了拿在手里。
  段明臣一手持着火折子,另一手握着腰刀,借着微弱的火光,勉强可以看清周围。
  前厅的地上,面朝下趴着一个人,穿着一身褐色麻布衣衫,看上去应该是店小二。
  段明臣上前,小心的翻过他的身体,果然是之前跟他讲述狐仙轶事的店小二。只见他满脸是血,眼睛惊恐的瞪着,咽喉处被利器刺穿,流出的血染红了衣衫。他的躯体还是温热的,显然毙命的时间不久。
  段明臣心情沉重的将小二平放在地上,顾怀清已经迫不及待的往楼上走去,段明臣紧紧跟随。
  二楼的情况比一楼更为糟糕,简直可以用修罗场来形容。
  尽管段明臣和顾怀清都有了心理准备,但当他们看到躺了满地的尸体,心里还是难以平静。
  尤其是段明臣,他手下的每一名锦衣卫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放在任何地方,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厉害角色。这群弟兄们跟随他多年,个个都情同手足,彼此都有着深厚的情谊。然而此时,这十二张熟悉的年轻的面孔,却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再也无法呼吸言语。
  跟店小二满身染血的惨状不同,锦衣卫们似乎死得非常安详,身上找不出任何伤口,脸上也没有痛苦的表情,就好像睡着了一样,嘴角还噙着神秘的笑容,那微笑的表情,甚至翘起的弧度,竟跟神龛中狐仙如出一辙。
  在萧珏的房间门口,原本应该站岗的白氏双雄,也双双倒地,死状跟锦衣卫们相同,也是毫无痛苦的含笑而逝。
  认真说起来,白氏双雄的武功甚至不在段明臣和顾怀清之下,竟然也会毫无抵抗的死去,这简直太诡异了!难道真的有妖仙作乱?
  顾怀清正要推开萧珏的房门,段明臣却提醒道:“怀清,小心有毒,屏住呼吸。”
  顾怀清经他提醒,也警觉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碧绿色小瓶,这是施太医送他的避毒丸,含在嘴里可以避毒。他倒出两颗药丸,一颗塞进段明臣嘴里,一颗自己服下。
  萧珏的房门虚掩着,窗户紧闭,借着火折子的光,看到靠外的榻上,萧珏的两个丫鬟歪倒在上面,鼻息全无,就跟熟睡了一样,脸上也是带着诡异的微笑。
  然而,他们找遍了房间,却没有找到萧珏。
  床单有褶皱,留下被人睡过的痕迹,摸上去还微有余热,可见不久之前萧珏还在上面躺着的。
  顾怀清举着烛台,段明臣就着微弱的烛火,仔细的在房间内搜找起来。
  
  第102章 黑曼陀罗
  
  萧珏的衣物行李都在,只是他的人却消失不见了。
  桌案上的茶具被碰翻,瓷碗摔碎在地上,白色的瓷片碎渣洒了一地。颜俊遗留下的七弦琴也坠落到地板上,断了几根琴弦。
  顾怀清抬起头,用力吸了吸鼻子,问道:“大哥,你有没有闻到?似乎有花的香味……”
  段明臣仔细辨别,空气中的确有一丝清淡幽雅的香气,不仔细分辨还真注意不到,他们循着香气的来源,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最终在床脚处发现了一朵形状奇异的花。
  顾怀清戴上段明臣送他的鲛皮手套,弯腰捡起那朵花,托在掌心仔细端详。
  这花儿竟是通体黑色的,与夜色融为一体,花瓣呈喇叭型,边缘有波纹型锯齿,形状妖娆而神秘,散发着似兰非兰的奇异香气。
  顾怀清从未见过这样黑如墨却异常妖艳的花,便问道:“好奇怪的花,你可认识这是什么花?”
  段明臣其实也没有见过这种花,但是他曾经在书上读到过这种原产自天竺的带毒的花卉,再结合之前店小二说过的话,便大致有了猜测:“如果我猜得不错,这花应该是黑色曼陀罗。”
  “啊,就是传说中的彼岸花?”顾怀清惊讶道,下意识的拿得更近一点,想看个清楚。
  段明臣却立刻伸手阻止了他:“小心,不要凑得太近!这花通体有毒,其香气也有轻微麻醉和迷幻作用。”
  顾怀清这才想起,他太医院的朋友施大夫曾经说过,曼陀罗原产自天竺,全身皆有毒,尤其果实有剧毒,提炼其汁液可以炼制麻醉剂,人服下后就会失去意识,无痛无觉。
  顾怀清道:“外面的这些人会不会是被这曼陀罗的香气所麻醉,继而失去意识的?”
  段明臣却断然摇头:“曼陀罗虽然有毒,但只是这么一朵花是不足以毒倒那么多人的,而若是大量释放曼陀罗的毒香,必定是非常浓郁,瞒不过白氏双雄和锦衣卫高手。我猜想,凶手定然用了更厉害的毒药,那毒药必定是无色无味的,才会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之中着了道。”
  顾怀清皱眉道:“可是凶手是如何避开白氏双雄和锦衣卫,混入客栈的?又是通过什么途径施放毒药的?他掳走了安王世子,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任段明臣睿智机警,面对这些问题,一时也没有什么头绪。
  两人站在黑暗中,沉默了半晌,顾怀清突然一拍巴掌,道:“哎呀,我们快去后院看看掌柜的妻子,是不是也一样遇害了?”
  两人来到后院的小屋子,远远的屋子里透出一丝如豆的灯光,在暗夜中晃动不定。
  屋子里传出女子轻快的笑声:“嘻嘻,哈哈……珍哥儿,快到娘怀里来,乖啊,我的乖儿……”
  段明臣和顾怀清对视一眼,说话的分明是掌柜的妻子,难道说她丢失的儿子找回来了?
  他们悄悄走近,透过虚掩的门缝往里面望去……
  只见掌柜的妻子披散着满头长发,衣衫半解,白花花的胸脯都露在外头,怀里抱着原本供在神龛上的狐仙像。
  她的脸上散发着母姓的光彩,温柔的望着怀里的泥胎雕像,轻轻的拍打着,仿佛在哄婴儿:“珍哥儿,娘的心肝儿,来吃娘亲的奶……乖哦……你最乖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