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说影(忠犬影卫受) 作者:沙田柚

字体:[ ]

 
 
文案
 
人妻 忠犬 易推到!
沉默 隐忍 武功好!
影卫,忠犬中的战斗犬!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主角:许晏之/许庚 
 
 
 
 
    第1章
    
    刚执行完任务,许庚回到山庄,算算时间还是庄主在书房休息的时间,庄主向来不喜欢一天难得的休息时间被人打扰,于是许庚便准备先回房取掉人皮面具,把自己收拾一下再去向庄主禀告任务情况。
    进了山庄,还没走几步,却看到几个侍卫带着一个人出来,许庚不经意瞥了一眼,却没想到是云公子。许庚心里觉得奇怪,这云公子是庄主身边的人,但是看这架势,却分明是要将他送出庄去。下意识的,许庚暗暗跟上了这几个人。出了庄,那几个侍卫安排了一顶轿子,将云公子请了上去,许庚仔细看了看云公子的脸色,虽然面无表情,却分明能看到一丝悲戚隐藏其中。看来是跟庄主有了争吵,但是许庚却奇怪,是怎样的争吵,以至于庄主将云公子逐出庄呢,而且还是这样一种无视的态度。
    也不能怪许庚多想,这位云公子,本是一个贵族世家的公子,因皇恩而得家族隆盛,但是世间向来无恒常,遭人陷害恩宠不再时,万人踩千人踏,也是凄惨至极。族人流放的流放,斩首的斩首,能卖身为仆的都算是好的。
    这位公子正是在流放途中试图逃跑,即将被人追上之时,被庄主救下,或许庄主刚开始只是觉得有趣,当时正是庄主游览无聊之时,救下他后,刚开始只是让他跟在下人中,可是这位公子倒真是个让人不得不欢喜的人,不知何时,庄主渐渐对云公子有了照拂之情,庄主从来没对男人有过兴趣,只是渐渐似乎对云公子生了情意,许庚他们是暗卫,日日跟着庄主,庄主的变化是都看在眼里的,后来两人你躲我猜,再加上庄主作为上位之人难免会有的自我和考量,两人倒是花了点时间才互诉情意。
    后来庄主便将他带回了庄,之后感情一直很好,虽然庄主之前也结识过不少情投意合的红颜知己,许庚却一直以为这位云公子便是以后自己的另一个主子。
    许庚一边跟着轿子走,一边想庄主准备如何安置云公子。庄主以前的红粉知己,不是江湖门派的闺秀,就是独行江湖的女侠,也有路上偶遇便钟情的平名女子,都是随性而至,在一起时,庄主虽然是自我惯了,对女子却还是温柔备至的,最后分手之时,也是安排得当,不会闹得不愉快。其实谁又不知道凡庄庄主许晏之呢,他能为你停留,却不可能常驻。
    只是这位云公子…他难道不是不一样的吗?许庚有点疑惑。
    许庚想了想,或许这次就跟往日偶尔的吵闹一样吧,只是这次架势大了点。或许过几天庄主气消了,又想念了,说不得又得找他,庄主本不是个喜怒不定的人。但一遇到云公子的事情就没了平日的淡然。记得之前有一次,庄主跟云公子在游春途中吵架,庄主一怒之下,撇下云公子走了。回到庄后,等了许久却没见云公子回来,坐立不安却还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直至第二日,云公子在林中被野兽所伤好不容易逃出来,被出庄办事的许庚发现,连忙带回庄来。
    那日庄主的怒气现在想起来还有点让人发怵。许庚是第一个被责罚的人,理由是他那日是跟着两人出来游春的暗卫,庄主怪他在自己走后竟然不好好保护云公子。许庚苦笑,那日的情况,怎敢留下来照顾云公子,再说自己是庄主暗卫,必须紧跟庄主,那日两人不带其他仆从出游他也无法。只是庄主怒气无处发泄,自然自己只得受着了。
    其实庄主平时不是如此喜怒不定蛮不讲理的人,大多时候是非常沉稳冷静的,只是那日云公子实在受伤严重,关心则乱也难怪庄主失常。
    许庚想了想,也罢,自己还是继续跟着吧,这云公子对于庄主是真的不一样。
    轿子被抬到离闹市不远的地方,侍从便将云公子请了出来。却没想就这样离开,竟留下他一人在原地。许庚暗自惊奇,庄主不会就这样将云公子置于不顾吧。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在暗处继续观察,这云公子却静静地立于原地,似乎在发呆,许庚心想,看来他定是伤心得很。过了不久,站着的人动了动,向闹区走去,却貌似毫无目的,在街上不快不慢的走着,步伐虚浮。
    许庚跟了一段路,见他来到河边,默默地又停下了。
    不会是要寻短见吧?许庚心下一急,不行,不能让他这样下去。摸了摸脸上的人皮面具,幸好还没换下,暗卫若非必要不在人前露面,即使是云公子庄主也从未透露暗卫之事。许庚现出身来,走到那人身旁。
    “云公子。”
    云萧回过头。
    “云公子,”许庚心下琢磨着如何用词,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下已经给你安排好住处,想来云公子也乏了,先去休息吧。”他没有提是谁让他来,不过对方一定会以为是庄主派人来的。这样的话,就当是庄主虽然在跟他生气,却也没忘了给他打点。
    离闹市不远,许庚有个住处,那是他难得闲暇有假时才会去的地方,这是难得属于他的私人空间。
    幸好上次,也就是三个月之前离开之后,换过新的被褥,其他家具他也不常用,也看不出新旧,许庚将云萧带至地方后,又出去买了两个婢女带了回来。就先将就着让他住着吧。之后再看庄主反映了。
    许庚看了看静坐于堂前的云萧,依旧是淡然的表情,那丝悲戚似乎已经被隐藏起来。许庚暗暗叹了口气,其实这位公子倒是个好人,究竟是何故呢?
    看看时辰,已经过了很久,再不回去怕是迟了。许庚想跟云萧说点什么,可是自己又不知情,想安慰他几句,却本就是嘴拙之人。最后只好作罢,他将自己随身带着的所有银两和银票放在了桌上,这是他这次出任务分配到手的用后剩余以及自己带身边的私用,等回去报告好任务所用的钱后,其他是要还回去的。现下给了云萧,看来回去得先去自己房间把过去所存的钱两拿出来当作所剩交上去了。
    许庚又是叹了口气,虽然他存钱也没有用得上的地方,但毕竟花了些许时间,却没想到要用在这种地方。
    “公子,你在这里好好住着,一切都安排好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尽可以找老五,他就住于隔壁那户人家。”许庚不敢说让他去找庄主,毕竟庄主什么都没说,或许是真的对这人没了兴致,那自己的多此一举反而会惹庄主不快,老五本也是他在镇里认识的难得说得上话的人,便拜托让他照看着点。
    “……”
    没有回应,许庚便决定转身离去,这次的事情是除了有关庄主外,他难得上心做的事了,虽然也不能说与庄主毫无相干,想来自己也是尽力了。
    却没想身后传来一声轻唤:“多谢……”
    许庚转身回望,“……保重。”
    
    第2章
    
    回到山庄,许庚先回去自己的寝房,因为刚刚的事情耽误了时间,也没有余暇整装洗漱,他打开自己平时存钱的柜子,拿出足够的银票和银两后便迅速出了房间往庄主的书房赶去。来到书房前,许庚调整了一下呼吸,轻轻地用特定的节奏叩了四下门,这是庄主的十个影卫所用的特定敲门方式。
    里面传出低沉的一声“恩”。许庚轻推开门,悄声进去。庄主正靠坐于窗前软榻之上,似是在闭目养神。许庚尽量再把声音放轻,走至其身前,单膝跪下,轻唤道:“庄主。”这一声是让庄主知道他是哪个影卫,毕竟他脸上的人皮面具还没来得及摘下。
    许晏之也没抬眼,似是完全没有觉察身边多了个人。许庚知道他是心情极其不好,看来自己刚刚那事情应该是做对了,想必是两人吵了大架。不过他也不能多说,他要做的只是汇报自己的任务情况。
    “庄主,莫明宫这几个月来,得手的比较重要的有少林易筋经,秋凰楼的落凰十式,紫纱仙子的翩跹舞,其他还有他们盗得骗得抢得的各门各派的武功秘籍都已写在这张纸上。”说着,许庚递上从怀里摸出的一张纸,“而且传言天下第一剑无名剑已被他们从剑客苦茗手中骗得。”
    接过许庚手中的纸,许晏之摆了摆手。
    许庚于是再从怀里拿出另一张纸,这是他这次出任务的花销清单,把它置于庄主身边的矮桌前,然后再把身上的银两和银票压于其上,立刻快速退出了书房。
    出了书房,许庚轻轻呼了口气。刚刚差点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心里还有点余悸。能对庄主的怒气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还敢掳老虎胡须的,至今也就只有云萧一人。许庚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敬佩,便觉得刚刚交上去的钱也没那么心疼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许庚打开他储钱的柜子,还是禁不住有点泄气。他每月的月例是十两银子,而且他不用担心吃穿用度,所以每月他都把月例收于专门腾出的柜子里,铜钱用绳子串好,整齐划一,银两则排好位子整齐地摆放在另一边。
    其实许庚不是爱钱。只是像他这种在暗处呆惯了的人,有时候会突然觉得很恍惚,心里会有一瞬间的空虚,许庚当然不知道那是空虚,或许说他根本不知道空虚是什么。只是在某些深夜,当他蹲在每天蹲的同一棵树上的同一个位置,耳边是风吹着树叶的沙沙声,四周是一片黑暗,只有他守着的那间屋子隐隐得从窗户中放出些微烛光。许庚会突然有一种已经在这呆了很久很久的感觉,或许他就是一棵树,在这已经站了几十年,或许什么都不是,犹如空气,其实他也没那么复杂的心思,他只是迷茫地继续蹲在那里。
    后来他开始存钱,十个影卫的月例由庄主单独划拨,当庄主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将铜钱和银子清点好,然后轻轻地放于他的手掌中,这时庄主或是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或者是对着他轻轻一点头,手中沉甸甸的,心里便也有种踏实的感觉。他会小心地捧着钱,回到自己的房间,按着庄主做的那样,再数一遍然后小心放好。以后只要他心里有着一种空空的感觉的时候,只要打开柜子看看,再想想庄主的那个眼神或者点头,他便又好像心里有种满满的感觉。
    他摸摸那块方才拿走了银两,空出的地方,叹了口气,希望庄主和云公子快和好吧,不然他还要定期给云公子送银子去。
    可是之后的日子,庄主却完全不见动静,只是大多呆在书房里。许庚暗自奇怪,几天了,庄主不闻不问,要是以前,整个扬州大概都要被他翻遍找人了。许庚也没去跟别人打听,这些庄主的私事,他们是不能在私下置喙的。
    今天的天气不错,有点阳光,但不猛烈,透了树叶一点点洒在身上,倒是惬意得很。三个时辰很快过去,该是许壬来换值了,许庚才刚想起,许壬便踩着点跃到了树上,与他互看一眼算是打声招呼。许庚悄然下了树,天已经彻底黑了,踌躇了一下,便向冥门跃去。
    冥门既是凡庄的一处院落,也是凡庄的一个组织。冥门下分三楼,分为信,卫,暗。信楼负责消息,卫楼负责安全,暗楼则训练影卫。
    历任庄主都会有影卫十人,分别以十天干为名,十人只听命于凡庄庄主,月例不像其他人由账房分发,而是直接出自庄主,其实可以说他们不属于凡庄,而是只属于庄主。影卫若死,名字不随死者,转为下一个顶替之人所有。所伺之主若仙去,或随之而去,或转到卫楼信楼,或自废武功获自由之身,三者自选其一。影卫自幼被买入凡庄,基本都是十岁以内的孤儿,在暗楼训练,若是在多年地狱般的训练和竞争中没有死去,并且在最后通过了层层试炼,便真正开始影卫的生涯。
    如果在庄内,十人每天轮值,两人一班,三个时辰一换。非在值的时候,上午他们就在专门的地方练武,其他时间虽然没有什么规定,但其实他们也大都会呆在离庄主不远的地方。若是出门在外,则有不同安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