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王爷不好撩 作者:浪花点点

字体:[ ]

 
  父王快回家,爹爹要出墙了,怎么办?
  隔壁美人小侯爷要把爹爹勾走了,怎么办!
  三岁的小胖子豆豆,转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努力思考中!
  对,他要保护爹爹,保护父王,保护小胖子,绝对不让隔壁坏美人得逞……
  
  第1章 来人
  
  萧家村地处偏僻,这里十七年前走出一个状元,那就是萧锦程他爹。
  可惜这样的大好事,萧锦程是五年前才得知的,他娘在得知消息后,告知他爹接走奶奶,自己却立刻就出家为尼,据说是为萧家祈福日夜诵经。
  萧锦程不知道他娘亲对他爹说了什么,就连那位有着三品诰命的夫人丞相之女,居然就这么放过他,让他在萧家村自生自灭,美其名曰守护萧家祖坟。这对萧锦程来说简直不可思议,这位丞相之女,三品诰命夫人,不应该学包青天里陈世美的夫人,一次次暗杀他,一直到他死为止才对吗?
  不过幸好这位夫人画风不对,也免了萧锦程不少麻烦,虽然他萧锦程早已不具怕任何一个凡人,但是能够少一事,自然还是清闲自在的好。
  萧锦程守着萧家祖坟,这一守就是五年,十七岁的少年依然有着一张粉嫩的娃娃脸,看着就非常可爱,让人恨不得去捏上一把或揉上一揉。是村子里上至八十岁老太太下至三岁娃娃都喜欢的,年纪大的看着母爱泛滥,年纪小的看着可亲可近,萧锦程可是附近村子里出了名的小大夫。
  但凡村人生病有个头疼脑热什么的,萧锦程总会热心帮忙看病,不但不收分文诊金,经常还会把自己踩来的药免费倒贴,这对于并不富裕的村里人来说,真的节省了一大部分的银钱。毕竟生什么都不能生病,不管是华夏,还是这异世都差不多,生个病,那可是能够把一家子拖垮的,穷人是生不起病的。
  一大早萧锦城背着个药篓离开家,慢悠悠的走出村子,慢悠悠的走进山里,当进入山林后,萧锦程那无害的气势突然一变,他飞快的朝前跃去,在林间奔走,灵活的就像山间的野猴子,不过眨眼的时间身影就消失无踪。
  在萧锦程的头顶,一只普通的野山雀震动着翅膀,不紧不慢的跟在萧锦程的后头。但凡村子里的人,大家都认识这只野山雀,是他们小大夫养着的伙伴,村里人没有一个人打过这只山雀的主意。因为萧锦程这孩子太乖巧了,乖巧的让人心疼,人又好,但凡谁家有个难处,萧锦程总愿意热心帮忙。
  就这么一个好孩子,那狠心的爹,居然舍得不管,五年来,也没见那状元给孩子带句问候,寄点银子回来。
  真的是可怜孩子,爹当官了,他这个长子长孙没得到一点好处,竟跟着那个出家为尼的娘吃苦。不过大家也庆幸萧锦程没有被带走,若不然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今天,要知道大宅子里头那些阴私,可算是吃人不吐苦头,杀人都不偿命的。
  越过几座高山,这里已经是大山深处,大荒和邻国隔着这十万危险的大山,山中野兽无数,群狼嘶吼,即使村里的老猎人也不敢轻易深入。却见萧锦程仿佛进入自家后院一般,显然这家伙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晃悠了。
  萧锦程看着抬头看着深入云层的岩壁,他朝着跟在后头的雀儿吹了一声口哨道:“雀儿你看到了吗?那里有一颗紫灵草,看叶片差不多百年,可入药炼制养魂丹,是好东西。喂,雀儿你可别瞎来,你要是在把这颗灵草毁掉,我可不会原谅你的,绝对扣你一个月的炎果你信不信,别靠近它,我自己来采。”
  萧锦程尖叫着朝着岩壁攀去,上辈子他虽然活的不长命,不过该做的该玩的基本都做全了,除了没有把处男之身结果掉。
  说起这事情都是泪啊,萧锦程真不太愿意回想,他上辈子小时候家庭不是大富大贵,但也在小康之上,父母很疼爱他,有个可爱的妹妹。日子真的不要太幸福了,大约是老天爷也妒忌他吧,所以才特意赏了他一颗花生米,把他送来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上辈子他家姥爷是个考古的,还说家里祖先出现过修炼大能,你想萧锦程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那里会相信这些,总认为他家姥爷说大话吹牛逼,因此他从来没有相信姥爷说挂在他脖子上的九层小玉塔是神器。不过现在的他自然是相信了的,因为穿到这里来后,这小小的九层小玉塔,它居然不在是挂在脖子上,而是滞留在他脑海中,闪闪发光,很有神器风范。
  说起萧锦程的上辈子,还真有些戏剧性,妈妈说他是某某家的长子长孙后,他妈妈是妈妈,爸爸却是继父,之前他也不相信,觉得妈妈是开玩笑,等到某某家来人后,从此他的日子就充满了刺激。
  好不容易在父亲的支持下,一路干掉各路叔叔伯伯表哥表弟,爬上家主之位,结果家主之位屁股还没有坐热,他真一次外出坐个飞机就遇到劫机的。这当然不是最倒霉的,最最倒霉的,劫持者居然一枪过来,你倒是瞄准一些啊!没有击毙边上那个见义勇为的,倒是直接能够脱靶射死他这个距离两米外的无辜人士。
  这一天,萧家村突然热闹起来,一匹匹骏马从村口快速冲进村,一辆极为奢华的马车紧跟其后,看着这架势,谁都清楚,这绝对不会是普通人家。他们村子里除了那位被状元爹爹丢在这里的萧锦程,还真没有那个可能有这样的派头了。
  也亏得萧锦程在村里人缘极好,立刻就有村人偷偷溜走,想去找萧锦程告密,让他赶紧逃走。这若是被带走,说不定就会尸骨无存,豪门森宅里那些个龌龊事,连萧锦程出家的娘亲都知道,村子里大部分人都看的明白。
  别以为古代消息就落后,村子里的人就傻了吧唧的什么都不知道。镇上那些说书的,除了说些风花雪月和战场风云外,他们不能说皇宫里的争斗。但是那些大宅子里头的阴私却是那些说书人最爱说的,因为不少小娘子爱听,愿意给赏钱,当然其中不乏干掉当家主母上位之类的故事。
  萧锦城很早就知道,这是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大晋帝国,地处大荒边缘环境比较恶劣,国家也比较贫瘠,这些都是萧锦城在说书的茶馆听来的。
  不过这里民风开放,男女可见面议亲,还有男人和男人一起成亲的,甚至还有一个比较稀有的种族,天赐一族。据说可以生子什么的,他们镇上就有一个,男人生的娃娃。
  他也是在给娃娃看病的时候,才得知孩子是男人生下来的,他还专门看了这个能生孩子的人。和别的男人没有什么不同,要说区别,唯一能够看出的,就是对方骨架子稍微纤细,容貌稍微柔和俊秀一些,其他声音都和普通男人没有区别。
  村里人奔到萧锦程家,并没有找到人,这萧家小子应该又跑去山里采药去了。这茫茫大山,何止千里,萧家小子萧锦程去采药就没有个准,有时候当天回来,有时候三五天,个把月也是有的。这么长时间不见人,村民都以为这小子在山里出事了,被熊瞎子给吃了,结果一个多月后,萧家小子终于回来了,采了一筐药据说是在山里迷路了。
  发现萧锦程不在家,通风报信的人立刻遁走,很快那群人就冲到萧锦程家,看着紧锁的院门,一个老管家摸样的人从马车内出来。
  老管家站在院子门口,招呼一个骑兵过来打开院门,接着又吩咐对方去找村民了解情况,这院门虽然被锁,但是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居住,看着挂在院子里的衣服,就知道对方应该是个少年,身量都还未张开的那种。
  很快隔壁老萧家的门被敲开,当侍卫询问萧锦程的时候,老萧告诉这群人,萧锦程应该是去山上采药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他也不清楚,萧家小子每次进山都没有个准,三五天可能,十天八天也有,不过看院子里的衣服,应该三两天能够回来。
  老萧在刚才得到消息的时候,就打发两个在家的儿子出去,一个守在山道旁,另外一个自然守在庵堂外,免得和萧锦程错过了。老萧在心里叹气,他能够帮上萧锦程的也就这么多了,希望这孩子千万别出什么事情,好人一定要有好报啊!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求支持
  
  第2章 得知
  
  萧锦程三两下嗖嗖嗖就爬上峭壁,雀儿应该是真的被自家主人威胁到了,它只是站在边上等待着主人到来。
  也因为如此,萧锦程确信这个世界不但可以修真,妖怪什么的,肯定是有的。就他五六岁时收留的一只小小雀鸟,都能够听的懂他的话,没有妖怪他绝对不相信。毕竟这世界在萧锦程的意识里,它早已被崩坏了,不过能够修炼,萧锦程也挺高兴。
  至少能够在这个没有电视、没有网络、不能网聊的世界,找到点感兴趣的事情做了,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高兴的。
  小心的把这百年紫灵草采下,萧锦程满意的看着没有丝毫损伤的根须,这说明他采药更加娴熟了。把紫灵草装入玉盒收入九层塔中,最近他并不准备开炉炼丹,这紫灵草等回去后是要种在九成塔中,等那天需要炼丹的时候在挖出来就可以了。
  萧锦程看着守在边上的雀儿,心中高兴,他伸手就丢了一颗一年生炎果奖励他家听话的雀儿。他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尤其是娘亲也去了庵堂,小雀儿从他五岁的时候就陪着他,如今都十二年了,他们的关系就和亲人一般。
  继续朝着岩壁往上爬,半个时辰后,萧锦程站在高耸入云霄的山顶,一朵朵白云飘过,萧锦程展开双手朝着远处的云朵大声叫喊,边上扇动着翅膀的雀儿,差点被这声音震的乱了振翅频率摔下去。
  好在它一直呆在主人身边,只是摔在崖顶岩石上,并没有摔下这万米高空。
  萧锦程仿佛没有看到一半,他家的雀儿即使从这里真个摔下去,萧锦程也不会担心它会摔死。毕竟在他捡到这只雀儿的时候,就知道这雀儿很是不凡,因为当初碰到雀儿的地方,就是一个极大的深坑。
  萧锦程也是在听到一声巨响,才找到那个地方,当时那地方仿佛被陨石肆虐过一般,深坑内高温还冒着烟。这只小小的雀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在坑底仰望,一个在深坑边缘俯视。当两双眼睛相互注视后,当时五头身的小锦程,朝着这只小雀儿伸出了胖乎乎的手,从此一人一鸟就结下了这不解之缘。
  这里已经是大荒山脉深处,平日里萧锦程并不常来,尤其是爬这高入云霄的峭壁,是真的很累人也很耗费灵力的。
  他如今也不过是刚凝结金丹,加上手里材料有限,除了从华夏带来的九层玉塔,他手里还没有一件能用的灵器。除了那一尊他从镇上淘来的小丹炉,不是什么好品质,应该是比较好的凡品炼丹炉,被人当成香炉来卖。
  他算是捡了个漏,却也舍不得拿上好的灵药在凡品炉子上练,通常只是练那些比较普通的,比如辟谷丹,比如灵气丹,止血丹等等,九层玉塔内这些丹药已经堆积不少了。
  好的灵药,若是没有好丹炉来练,不但无法发挥其药效,失败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九,萧锦程也是吃了这样的亏后才明白过来的。
  如今他已经十七了,心儿就仿佛这放飞的风儿一般,他想离开萧家村,想去外面看看。还有一年他就成年了,娘亲也支持他去外面看看,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他等到十八岁。
  萧锦程有些迫不及待,他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雀儿,把对方放在肩头站稳,这才朝着后边走去。这高耸云霄的绝壁峰顶并不平坦,上面怪石嶙峋非常难走,萧锦程在这些怪石中仔细搜寻着,很快他就找到一片犹如指甲大小的银鳞。
  萧锦程相当高兴,即使只有这一片,也算不虚此行,这银鳞在九层塔玉简记录中,属于灵物录里面的碧雪龙鳞,据说只有龙血洒落之地,还要集灵气浓郁,和一些其它苛刻条件下才能生成。
  某日雀儿叼了一片回来,萧锦程询问雀儿很久,才得知是在这高耸入云的绝峰之上。若是一般的普通人,压根就不可能上来,即使他这样的高手,也得花上半个时辰。若是他能够得到锻造飞剑的材料,萧锦程想着都要流口水了,这样的话,他脚踩飞剑就能够上来,压根不用那样快速攀爬,没办法谁让萧锦城有那么点怕怕,压根不敢使用灵力往上跃,他总觉得一旦摔下去,绝对会变血肉一滩,这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来说,实在太残酷了。
  上来一次不容易,萧锦程瞪大了眼睛,一点点找过去,不放过任何一处可能生有碧雪龙鳞的岩石。
  碧雪龙鳞可是真正的好东西,这东西可入锻神丹,锻神丹这可是逆天的东西,可以洗去人体内的杂质,提升人的资质。资质这东西人生下来就既定好的,但凡能提升人资质的丹药,那都是极其珍贵的。
  而且一般和神扯上关系的丹药,那可都是属性逆天的,全都是高级丹药,凭现在萧锦程的能力绝地做不到。他现在只是在收集材料,等到有机会得到灵器丹炉后在尝试炼制,他现在的修为,全都是靠着自身努力得来的,并不是任何丹药催生出来的。这一点萧锦程并不明白,其实他本身就已经是资质逆天了,当然也不能不说他有一部极好的功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